Commit 8321ce70 authored by Sixpoints's avatar Sixpoints

[add]嘆きの亡霊は引退したい88-96

parent fdf62068
「最坚固的可以吗?」
「啊啊,谢谢。帮大忙了」
伊娃运来一个放在推车上的大玻璃箱。
我的个人房间是一间密室。虽然机关简单到只要是猎人就看得出来,但是不能让外部人员进来。
原本宽敞的个人房间,因宝具增加过多而显得狭小。
宝具对我来说既是收藏品,也是实际使用的武器。如果放在不能随取随用的地方,那就是本末倒置。
嘛~,即便使用,也并不会变得很强,这不过是心情的问题。
安置就等卢克他们回来后帮我,暂且先把箱子放在角落。
这是由特殊玻璃制成的非常坚固的物品。在美术馆等地也被用于展示,还能承受一定程度的猎人的力量。
费劲地打开沉重的盖子,把一脸消沉的伪『转换的人面』放进里面。
我戴上后改变的表情,不管经过多久都没有恢复的迹象。恶心度也因外眼角下垂而减半。
听亚克说,这个面具好像附在大小姐身上并引起了一场大骚动。
像是大幅提升大小姐的力量,发挥出超过中坚猎人的力量之类。
如果那是真的,这就是我长年追求的宝具。
虽然顶着宝具这一夸张的名字,但宝具终归也只是一种道具罢了。
在我拥有的收藏品中,使用者没有一定的身体能力就不能启动的宝具比比皆是。如果用这个面具能轻松地提升力量,我就可以不用如此提心吊胆地度日也说不定。
为了慎重起见,我向玻璃箱中无精打采的面具确认道。
「喂,真的办不到吗?」
跟宝具说话通常是笨蛋的行为。
但是听到我的询问,面具嘴巴的开孔缓缓地动起来。
「不可能。凭吾的力量无法解放你的潜在能力。最好去寻找更高级的面具。话虽如此,如果提升能力超过吾,那已经是人体无法承受的,限定使用者的军用品──」
是不是很寂寞啊。我一边看着话相当多的面具,一边深深地叹起气。
看来这个面具似乎拥有让人的可能性发挥出来的能力。
然而,由于我的潜在能力弱得离谱,所以无法解放的样子。
虽然除了这个面具,使用上存在某种条件的宝具不在少数,可那也就说明,我的潜在能力在贵族的大小姐之下。这个世界,是不是对我太苛刻了?
叹出一口气,默默地自我安慰起来。
虽然性能令人失望,但至少稀有度有所保证。毕竟像这样明明没碰却能说话的面具,可是闻所未闻。尽管魔力用尽就会停下,但也许对说话的人有好处。
宝具都有存在意义。虽然外观非常丑陋,但这件宝具也是应需而生的吧。
虽说会引出潜在能力,可似乎连感情都会强化,也很怀疑是否具有两亿吉尔的价值,不过由于是免费收下的,我也就没有理由抱怨。
虽然我想要的是『转化的人面』
在身后听到我与面具的对话的伊娃,诚惶诚恐地插话道。
「那个⋯⋯克莱伊桑,关于那个面具⋯⋯」
「嗯?伊娃,难道说你想戴?我觉得最好放弃呢」
如果伊娃戴上后变得比我强,我的玻璃心可是会碎成渣。
「才不是」
听到我的话,伊娃露出像在看异常者的眼神,然后无奈似地说道。
<Library>
「⋯⋯⋯⋯这个难道是『知识库』吗?⋯⋯我第一次看到」
「⋯⋯⋯⋯」
⋯⋯诶?
听到那句话的瞬间,我的内心受到一阵冲击。我皱起眉,试着向面具再次确认。
面具不服气地说道。
<Over Greed>
「吾名『进化的鬼面』,乃是推进人类者。与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混为一谈令吾不服」
我真是笨蛋。明明比任何人收集的宝具都多,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就像是拥有自我一样会说话的面具。『知识库』。完全符合标准。
我感到羞愧起来,而后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真亏你知道呢」
「那当然,我也在学习宝具的知识,而且看到那么多就知道了⋯⋯⋯⋯⋯应该只会以天文学的概率出现⋯⋯没想到有亲眼见到的一天──」
那样的伊娃的表情不知为何抽搐着。我本来也应该更感动的,但是错过了时机。无论何时我都会在关键时刻出岔子。
『知识库』
那并不是宝具的名字,而是具有某种特征的宝具的总称。
伊娃用力深呼吸,身体颤抖起来。似乎少见地有些兴奋。
总是沉稳的声调也有些激动。
「虽然要视内容而定,但克莱伊桑的债务也许能清偿。本来还以为是老毛病又犯了──」
尽管西特莉也说过,但毛病毛病的⋯⋯是不是过分了?
好了,知道迄今为止售价最高的宝具是什么吗?
一挥就能劈山裂海的宝剑?
装备就能在空中自由飞翔的手镯?
能容纳一座城的道具的『时空包』?
不对。
有史以来以最高价拍下,并且大概最有名的宝具是⋯⋯某书本型的宝具。
『沙之书』
以封面的颜色而命名的宝具是──汇总了高度魔導具时代存在的各类宝具的图鉴。
恐怕是在文明的鼎盛时期被制造出来的东西吧。虽然那本书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却拥有足以颠覆常识的情报。
在宝物殿发现的大部分宝具都是,曾经存在过的巨大文明之一,人类以量产的各种强力魔導具来繁衍生息的高度魔導具文明的产物。然后在至今发现的基本被当作未知道具的宝具之中,那本书揭示了过半的宝具的能力。
也有人说『沙之书』的发现宣告了寻宝猎人时代的开始。
虽然不知道现在那本书在何处。不过发现书的人凭借卖书的钱建立了国家。
这是在上千年后的今天,以世界最大的王国为人所知的米尔王国的起源。
只要是寻宝猎人,谁都知道这个传说。
『知识库』
能给所有者成为宝具起源的文明的情报,那是此类道具的总称。
形状各式各样。以书本型为主,还有海报型和纪念碑型等各种形状,不过面具型应该是第一次吧。
这种宝具极少出现,从学术角度来看非常有用,交易价格惊人地高。
虽然不知道拥有多少知识,可提到具有一定程度的智能并且能口头交流,就无法想像能以多高的价格交易。
完全是意料之外。
「两亿便宜吗」
「可能十倍都算便宜⋯⋯」
况且我没付出金钱。
『沙之书』上记载的大部分情报,自发现以来便流传上千年。
也就是说这个面具大概率不是,情报已经广为人知的高度魔導具文明的产物。这样的话,即使先不谈宝具自身的性能,交给国家也能得到可观的金额。清偿债务也未必说错。
或许还能获得名誉。泽布鲁迪亚的皇帝以重视实际利益而出名。认证等級能上升也说不定,搞不好还有可能被赐予爵位。
⋯⋯可拍下这个的是艾克蕾尔小姐。是不是最好还回去?
想到吃下本人【千变万化】准备的蛋糕,因无上的美味而瞪圆双眼的少女的模样,我苦思起来。
不管理由如何,既然说了给我,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但是如果知道免费交出了『知识库』,那个自尊心高的大小姐会怎么想啊⋯⋯⋯
伊娃一脸严肃地嘀咕着。
「慎重地交涉吧。对象选商会好呢,还是应该选贵族呢──亦或是,和其他国家交涉会比较好也说不定。米尔王国似乎长年致力于收集『知识库』」
「不,我不卖哟?」
「⋯⋯⋯⋯诶!?⋯⋯不是为了卖掉,即使玩弄计谋也要得到的吗⋯⋯?」
「⋯⋯至今为止,我有过以倒卖为目的来获得宝具吗?」
尽管从倒卖商以高价买过,可我一次也没有出售过。
没有察觉到这是『知识库』的自己,虽然难以明确说出,但我可是──宝具收藏家。
自己无法使用。能高价出售。若是因为那种程度的理由就卖掉珍贵的宝具,将不配做收藏家。
伊娃睁圆双眼,慌忙地反驳道。
「⋯⋯那是个人承担不起的东西。虽然确实很珍贵,但我认为尽量把知识提取出来然后尽快脱手才对克莱伊桑有好处⋯⋯」
「所以说这是我和伊娃,只有两人知道的秘密」
「可我认为亚克桑和格拉迪斯卿身边的人也知道⋯⋯」
确实,艾克蕾尔小姐知道面具会说话而且具有高度的智能。
如果不是像我这样有眼无珠,就算察觉到面具是『知识库』也不奇怪。
应该能封住亚克的嘴吧。他是一个物欲和名利心都很淡薄的男人,就像寻宝猎人的模范一样。
我考虑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像往常一样听天由命。又不是在做坏事,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嘛~,肯定没问题哟。为了讨好艾克蕾尔小姐,姑且给她送一个蛋糕去。这是糖和鞭子作战。还有别忘记蜡烛」
「⋯⋯⋯⋯我知道了⋯⋯⋯⋯⋯明明是难得的清偿债务的机会⋯⋯」
伊娃有些不满地应承道。
非常抱歉给你添了麻烦。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克莱伊桑,格拉迪斯家送来了感谢信⋯⋯」
「嗯~,啊,先放在那边」
「⋯⋯之后请务必拆开看哦?」
伊娃把装帧过度豪华的信封置于桌上。
与猎人不同,贵族和商人会直接寄来书信,因此很令人困扰。在氏族Master室的桌子上放着无数封仍未读过的信。
我看了看放在最上面的信封上,印有格拉迪斯的纹章的封蜡,然后移开视线。
没有理由收到感谢信吧,再说来得是不是太快了?
随着认证等級的上升,寄给我本人的书信日益增加,数量多得吓人。
自从我担任氏族Master,又基本不离开帝都,这种情况就尤其明显,请求帮助的信、邀请函、感谢信、挑战书或者简历等,即使寄来我也不觉得高兴,还只会令人为难的信件堆积成山。
尽管明白早晚要拆开,却怎么也伸不出手。毕竟我是那种把麻烦事不断搁置的人。
最近因为过于放任不管,伊娃便替我拆看部分信件,甚至还会给出回复。我的名声也因此变好,所以我的应对是正确的吧。
「毕竟你看,我也很忙呢⋯⋯」
「⋯⋯寄到氏族或隊伍的书信姑且不论,可让我拆开寄给个人的信件不合适吧⋯⋯毕竟也有包含机密的可能性⋯⋯」
没有哦。才没有对伊娃隐瞒什么。看看平日的我就能知道吧?
如果我只有一个优点,那应该是没有秘密这点。伊娃轻轻叹出一口气,低头看向即便精挑细选过也还是堆成山的信件,随即说道。
「看来艾克蕾尔小姐似乎⋯⋯ 非常喜欢克莱伊桑送的蛋糕」
啊,对了。好像还有一个优点。
听到伊娃的话,我充满自信地用力点头。
「那是自然」
「⋯⋯」
不是自夸,我对这个帝都的甜品店可是了如指掌。从咖啡馆到西式点心店,每一处都亲自去过。不知道的只有伊娃以前告诉我的【贫民区】的店,而拿来款待亚克的蛋糕是我能自信推荐的一道甜品。
这是刚来帝都时第一次踏入的,难以忘怀的西式点心店的新作。
由于选址偏僻,第一次去的时候很冷清,但现在总是有人排队,即使排队也很难买到。接待客人和甜品味道都是三星级。而且我和店主相识。
就算被问到推荐的武器店、道场或情报屋,我也回答不上来,但若是蛋糕店,无论多少我都能回答。
虽然艾克蕾尔小姐是贵族,但正因如此,她吃的全是高级品,对市井之味应该不熟悉。材料高级并不意味好吃。
可是,没想到我的选择竟然迷住了伯爵千金的舌头⋯⋯就像实力久违地被称赞一样,我非常高兴。猎人们似乎因为吃到剧毒物的机会颇多,所以味觉很迟钝,难以得到认同。
注意到被伊娃看着,我急忙清了清嗓子。
「那个。虽然不怎么喜欢甜品,但在这座城市我可是无所不知」
是不是很冷酷?
「⋯⋯⋯⋯说得也是呢」
但是,这样啊。这表明我交到了新的蛋糕同伴吗。原以为是麻烦的贵族小姐,不料她的舌头却相当优秀。
尽管不能替代缇诺带去甜品店,但希望她能给我介绍贵族常去的店。
嘛~,虽然那个和这个是两回事。
我决定把桌上的信件全部集中处理掉。
「嘛,随便给些不会引人反感的回复吧。委托和邀请这类全部回绝⋯⋯毕竟你看,我也很忙啊」
伊娃冷眼看着我。
非常抱歉不拆封就退回,可是我看到文字就会犯困,而且权贵和商人的信总是使用晦涩的词句和拐弯抹角的表达,实际上很多信件我读过也不太理解。因此交给这位优秀的副氏族Master最为稳妥。
虽然我想索性当作信没有送达,然后全部处理掉,可是以伊娃的感性来说,那样似乎『不行』
「⋯⋯可是你没有安排」
「⋯⋯⋯⋯⋯我有腾出空来的必要哟。话说,不觉得大家给一介猎人寄信过多了吗?其他的等級8也是这么忙吗⋯⋯明明猎人的本分是探索宝物殿」
我既不想被卷入麻烦的权力斗争,也害怕与老奸巨猾的商人打交道。
信件开始寄来的当初,我以为什么都不做的话数量就会逐渐减少,可是却没有那个迹象。明明我光是自己的事就竭尽全力了。
当我打哈欠时,装在画框里并挂在墙上的纯白拼图忽然映入眼帘。
这是请伊娃帮忙一起完成的。实际上那个拼图最后需要自己画上图案,但因为麻烦我就没有画。
「啊,对了。也该在那上面⋯⋯画上图案啦。唔~嗯,可是要从何处着手呢⋯⋯」
我既没有绘画才能,也很缺乏想象力。说起来,必须先买来绘画器材吧。为什么买了那种纯白的拼图啊,越看越想训斥一下过去的自己。
当我皱起眉并歪着头时,伊娃像是要转移话题一样说道。
「⋯⋯说起来克莱伊桑,为亚克准备的蛋糕,还有剩哦」
「诶?啊~,我忘啦。几块来着?」
「两块。放在冰箱里」
思考瞬间就转向蛋糕。拼图下次再说吧⋯⋯就算不画图案也并不会为难。
可是两块吗⋯⋯真是不上不下的数量。款待了亚克等人和艾克蕾尔小姐,我吃了一块。又分给伊娃一块──剩下两块。
那是秋季的新作。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买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可不是读信的时候。
虽然给莉兹和西特莉也行,但她们不是太喜欢甜品。不如说,猎人大多都没有能感受细腻的甜味的舌头。
我认真地苦思冥想过后,便像往常一样因思考而疲惫,然后放弃了。
「缇诺吧。就选缇诺」
「⋯⋯⋯⋯选缇诺⋯⋯吗?」
我是个温柔的Master。而且还很冷酷。
在猎人之中,缇诺也是为数不多能感受甜味的蛋糕同伴。
还剩两块的新作蛋糕。即使现在说是为了让缇诺品尝才剩下的也不为过吧。
我和缇诺一人一块。正好合适。缇诺会高兴,能替总是添麻烦的莉兹她们给出回礼,我也会很高兴。许多方面都在让那个后辈操劳。我觉得非常抱歉。
今天的我──头脑很清醒。
「伊娃,不好意思,能帮我装起来吗?我要带去缇诺家」
「诶?现在吗?」
哎呀哎呀,伊娃真是不懂呢。
如果不赶紧带去,难得买来的蛋糕就走味啦!
「!明白了。请稍等片刻」
或许是发现自己被惊住,伊娃急忙端正坐姿。
那个,可以不用那么慌张⋯⋯尽管伊娃很优秀,反应却总是过于正经。
虽然上次去缇诺家是在很久以前,但因为离氏族建筑很近,所以还记得位置,而且我不知为何拥有备用钥匙。是啊,是因为莉兹鸠占鹊巢呢⋯⋯⋯
可以的话想带上护卫,不过去缇诺家的路上行人很多,我应该能顺利抵达。
久违地做好外出的准备后,在一脸疑惑的伊娃的目送之下,我得意洋洋地走出氏族建筑。
最近尽是让你看到不堪的一面。久违地让你看看Master体贴的一面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