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800ddb90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駆除人

parent 06ee011f
......@@ -4,11 +4,11 @@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後过了三个星期。生活总算是步上了正轨。
还在地球上的时候,我做着清洁员兼驱除害虫的工作,被垃圾房里崩塌的垃圾压死的时候,被这个世界的神给捡到了。
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自从察觉到这是个和RPG游戏一般的世界後,就开始熟悉起这个世界了。
加入了冒险者公会,粗略接受了一下战斗的训练,但我没有剑和魔法的才能,于是便决定像和在地球上时一样,以清洁员和驱除害虫为主开始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麼,自从察觉到这是个和RPG遊戏一般的世界後,就开始熟悉起这个世界了。
加入了冒险者公会,粗略接受了一下战鬥的训练,但我没有剑和魔法的才能,於是便决定像和在地球上时一样,以清洁员和驱除害虫为主开始生活。
今天也来到冒险者公会,寻找扫除的工作。
讨伐魔物和魔兽以外的任务没什人气,要多少有多少,每天都闲不下来。
我所在的城镇离王都很远,附近的魔物和魔兽也很弱小,所以也没什冒险者。
讨伐魔物和魔兽以外的任务没什人气,要多少有多少,每天都闲不下来。
我所在的城镇离王都很远,附近的魔物和魔兽也很弱小,所以也没什冒险者。
但即便如此,注册在案的也有200人左右。
打扫药店的工作拿到了5枚10诺特的银币。
......@@ -20,18 +20,18 @@
告诉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任务已经完成。
公会裡也同时设置着旅馆。
旅馆的收费是20诺特,还剩下30诺特。
因为想要尽快租到属自己的房间而开始存钱。
因为想要尽快租到属自己的房间而开始存钱。
“直树先生!请等一下!”
“什事?”
“什事?”
“有给你的委托”
“委托?有委托给我这种新手?”
“是的,你不是基本只做清洁和驱除害虫的委托吗?”
“恩,基本没离开过镇子”
其实,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最近的城镇之後就一次都没有出去过。
和那些与哥布林和野熊战的冒险者们不同。
或许会被人在背後笑話,但反正也基本听不懂在说什么,就不怎么在意了。
和那些与哥布林和野熊战的冒险者们不同。
或许会被人在背後笑話,但反正也基本听不懂在说什麼,就不怎麼在意了。
之前和接待员妹子的交谈也是夹杂着手势的谈話。
交给我的委托是下水道的老鼠型魔兽繁殖得太多所以希望能驱除掉。
......@@ -52,7 +52,7 @@
梦寐以求的租房生活已经触手可及了。
火速去昨天打扫过的精灵药店问问有没有灭鼠剂。
手舞足蹈再加上用画图来向卡米拉婆婆询,虽然没有专杀老鼠的药,但有能给大多数魔物造成伤害的药。
手舞足蹈再加上用画图来向卡米拉婆婆询,虽然没有专杀老鼠的药,但有能给大多数魔物造成伤害的药。
我说有多少要多少,结果要价是100诺特。
想求个优惠价,说是只要偶尔来做做扫除就只收10诺特。
瞬间变一折。
......@@ -73,4 +73,4 @@
总计做了100个左右,明天就来试试威力吧。
材料还有得剩。
把灭鼠丸子装袋,在公会食堂吃了一如既往没味道的肉食套餐,今天就这睡了。
把灭鼠丸子装袋,在公会食堂吃了一如既往没味道的肉食套餐,今天就这睡了。
我在旅馆裡付了2天的租金,当我在餐厅吃着晚饭的时候,艾露回来了
满身污秽,筋疲力尽(少女你今天经历了什么?)
满身污秽,筋疲力尽(少女你今天经歷了什麼?)
普通的冒险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在进行了清理之後还把给过去的回药一干而尽
普通的冒险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在进行了清理之後还把给过去的回药一干而尽
“不好意思,得救了!”
“讨伐顺利吗?”
“啊啊,是打倒了,不过真是不划算的任务啊”
“那个回复药好厉害啊!连骨折都能治好么?肯定很贵吧”
“那个回復药好厲害啊!连骨折都能治好麼?肯定很贵吧”
“不会哦,是自己做的所以只需要材料费,因为材料也是报酬的一部分所以相当于免费吧”
“直树还真是什都能做到啊”
“直树还真是什都能做到啊”
“我其实很多东西都做不到啦,只是在驱除魔物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了啊”
“我打算明天去接个别的任务好了”
“是吗,不过我明天还是继续今天的任务吧”
“有那赚么?” “谁知道呢,总之够我住两天吧”
“真的吗?真害啊,我也不能输呢!”
“有那赚么?” “谁知道呢,总之够我住两天吧”
“真的吗?真害啊,我也不能输呢!”
就那样在食堂一起吃了顿饭 艾露的报酬听说是200诺特,也就是两枚金币的样子呢
“真不愧是B级呢”
“这也不算高了,而且可是搞到骨折了呢,要是没有直树的回药的話可就亏大了”
“这也不算高了,而且可是搞到骨折了呢,要是没有直树的回药的話可就亏大了”
“身体才是冒险者的本钱呢”
“没错,没错!真好吃啊,这个,果然所有的野猪肉都很好吃!”
艾露一边吃着肉串一边说到
顺便和我纠缠的冒险者都被艾露给打飞了,这大概就是冒险者们热热闹闹的晚餐日常吧
在喝完酒在微醉的状态下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艾露抛下,向奴商人的屋子走了过去
在喝完酒在微醉的状态下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艾露抛下,向奴商人的屋子走了过去
屋子裡到处都是死掉的巴古洛琪,将他们打包装袋在中午前将1楼和地下的巴古洛琪全部回收了起来装进袋中已经装了3个袋子了(发家致富系列)
接着去了昨天没有去到的2,3层虽然没有多少,但是阁楼的房间裡还有马苏马苏卡如(マスマスカル不知道什么鬼,看下边放杀鼠团子估计是老鼠类的吧,反正知道是只不知道什么鼠就行了,名字我不会翻,希望能有会日语的朋友来接坑吧)
接着去了昨天没有去到的2,3层虽然没有多少,但是阁楼的房间裡还有马苏马苏卡如(マスマスカル不知道什麼鬼,看下边放杀鼠团子估计是老鼠类的吧,反正知道是只不知道什麼鼠就行了,名字我不会翻,希望能有会日语的朋友来接坑吧)
但被对方要求了“一定要驱除掉”所以在阁楼的房间裡转悠着,一边清理一边放置着杀鼠团子
在等了一段时间之後,肥胖的奴商人来跟我打招呼了
在等了一段时间之後,肥胖的奴商人来跟我打招呼了
“你对奴隶有什么兴趣吗?”
“你对奴隷有什麼兴趣吗?”
对我说着的同时汗水不断流过他肥腻的脸庞似乎很是焦急
1000只巴古洛琪的讨伐报酬总计是2000诺特,也就是20枚金币
简而言之,是希望用奴来支付报酬吧
虽然对奴隶不是很感兴趣,但如果说一定要20枚金币的話,好像也没有那么渴望钱财
在考虑要怎么办的时候,就被介绍了各式各样的奴隶
基本上在这裡干活的人都是奴隶
如果是会料理的人的話我会很高兴,这说了,然後会做饭的人就被找过来了,然而全员都要30枚金币以上
简而言之,是希望用奴来支付报酬吧
虽然对奴隷不是很感兴趣,但如果说一定要20枚金币的話,好像也没有那麼渴望钱财
在考虑要怎麼办的时候,就被介绍了各式各样的奴隷
基本上在这裡幹活的人都是奴隷
如果是会料理的人的話我会很高兴,这说了,然後会做饭的人就被找过来了,然而全员都要30枚金币以上
“我没有太多钱呢,所以这回就算了吧”
“是。。是吗”
当我拒绝的时候奴商人脸上布满了遗憾的表情
当我拒绝的时候奴商人脸上布满了遗憾的表情
“那,接下来让我们来决定之後的预定和规则吧”
“那,接下来让我们来决定之後的预定和规则吧”
“好的”
......@@ -62,13 +62,13 @@
“是的,你要跟着一起去吗?”
“我是奴,所以直树大人去的地方我也会跟着去的”
“我是奴,所以直树大人去的地方我也会跟着去的”
“虽然是这样,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如果テル(teru)能找到工作的話,就把你从奴隶中解放出来,我是这么想的。顺便说一下在クーベニア(Kubenia 库本尼亚?)时已经解放过两名奴隶了”
“虽然是这样,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如果テル(teru)能找到工作的話,就把你从奴隷中解放出来,我是这麼想的。顺便说一下在クーベニア(Kubenia 库本尼亚?)时已经解放过两名奴隷了”
“是那样的吗?”
“是的,一个人去做了守墓人,另一人前往了王都魔法学院,虽然听说原本是奴隶的話找工作会比较辛苦。但是,如果找到好的工作的話,我想马上把你从奴隶中解放出来,如果希望的話也可以现在解除让你回家”
“是的,一个人去做了守墓人,另一人前往了王都魔法学院,虽然听说原本是奴隷的話找工作会比较辛苦。但是,如果找到好的工作的話,我想马上把你从奴隷中解放出来,如果希望的話也可以现在解除让你回家”
“不,那是不行的,因为那个房子裡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 -76,11 +76,11 @@
“当然了,但是我可以稍微问个问题吗?”
“怎了?”
“怎了?”
“我几乎都是在宅子裡度过的岁月,计算和料理虽然没问题,但是从没有与魔物战斗过,没关系吗?”
“我幾乎都是在宅子裡度过的岁月,计算和料理虽然没问题,但是从没有与魔物战鬥过,没关係吗?”
“啊啊,那个的話没问题的,我也几乎没有战斗过,作为冒险者也只是F级”
“啊啊,那个的話没问题的,我也幾乎没有战鬥过,作为冒险者也只是F级”
“是,是吗,那我一定会。。。”
......@@ -98,18 +98,18 @@
因为菜来了,所以就先开吃了
テル(teru)好像特别喜欢葡萄酒,听到她说了很多次“可以再来一杯吗”所以叫了一瓶葡萄酒,就这放在了テル(teru)的面前
テル(teru)好像特别喜欢葡萄酒,听到她说了很多次“可以再来一杯吗”所以叫了一瓶葡萄酒,就这放在了テル(teru)的面前
“喜欢的話就喝吧。要是不够的話,再告诉我吧”
因为在公会的食堂不管怎吃也就两三银币而已。
因为在公会的食堂不管怎吃也就两三银币而已。
在艾露来到食堂的时候,我的晚饭都已经吃完了
还是老样子的,满身污秽伤痕累累,清洗完在给她上药后,听她说明情况。
还是老样子的,满身污秽伤痕累累,清洗完在给她上药后,听她说明情况。
テル(teru)从冒险者那听过了艾露的事情,一边说“请多指教”,一边用锐利的眼神观察着艾露,可能是醉了艾露看着テル(teru)说到“又领了个奴去解放呢”
テル(teru)从冒险者那听过了艾露的事情,一边说“请多指教”,一边用锐利的眼神观察着艾露,可能是醉了艾露看着テル(teru)说到“又领了个奴去解放呢”
第二天一整天都在为旅行做准备,当我告诉了艾露说要去南方的时候,她说“我知道了”并又点了几个肉。
当我回到房间,准备钻进被窝的时候テル(teru)也进来了,当时我好像喝醉了,我把床给了テル(teru),从物品袋里拿出了フォラビット(Forabitto?)的毛皮和Gotoshippu的皮铺在地上当作床在床上躺着睡着了。17話 完。。
第二天一整天都在为旅行做準备,当我告诉了艾露说要去南方的时候,她说“我知道了”并又点了幾个肉。
当我回到房间,準备钻进被窝的时候テル(teru)也进来了,当时我好像喝醉了,我把床给了テル(teru),从物品袋裡拿出了フォラビット(Forabitto?)的毛皮和Gotoshippu的皮铺在地上当作床在床上躺着睡着了。17話 完。。
第二天早上我过得很辛苦。
特露意识到自己(奴的名字,不知道对不对)自行做了自己的事,她一边哭一边道歉。
特露意识到自己(奴的名字,不知道对不对)自行做了自己的事,她一边哭一边道歉。
“做什么都可以,请不要丢弃我,严厉惩罚愚蠢的我。”
“做什麼都可以,请不要丢弃我,严厲惩罚愚蠢的我。”
说着,特露开始脱衣服了。(50岁的大妈。。。)
总之先停止脱衣服,然後再考虑惩罚的事。
“比起那种事,我今天必须做旅行的备。等一下我要去镇上,但我不知道卖东西的地方,所以请告诉我位置。”
“比起那种事,我今天必须做旅行的备。等一下我要去镇上,但我不知道卖东西的地方,所以请告诉我位置。”
“我明白了。”
将脱去的外衣穿上了。
我对她说女仆的打扮就不用再做了,所以特露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出门了。
在市场我们只买了面包和蔬菜,之後在街道的阴影处将物品放进了物品袋里
在市场我们只买了麵包和蔬菜,之後在街道的阴影处将物品放进了物品袋裡
“直树大人,那个袋子……”
她好奇地看着就算再放多少东西也没有涨的物品袋。
“对这个袋子,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可能引起麻烦。”
“对这个袋子,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可能引起麻烦。”
“是的,明白了。”
“好,那就买些日用品吧,我想要买布、香的花,还有香水。”
布料用的是制作道具的素材,所以想要买。
清洗身体或刷牙的方法可以用清洁的道具。
但这样的話皮肤就会变得干燥,所以偶尔也会给身体涂上护肤品,但是味道不太好。
但这样的話皮肤就会变得乾燥,所以偶尔也会给身体塗上护肤品,但是味道不太好。
“这是送给女性的礼物吗?不是吗?”
“不,我想把它作为金术的材料。”
“直树先生是金术师…!”
“不,我想把它作为金术的材料。”
“直树先生是金术师…!”
“还在尝试,所以不要太惊讶。”
特露把自己的嘴堵住了,带我去了花店。
......@@ -38,32 +38,32 @@
在杂货店也买了牙刷和搓擦用的毛巾。
这裡我就用了两个金币。
还剩下的是10个,另外还有一枚银币。
当我确认钱包裡面的东西时,特露正在盯着什东西。
视线一看,一名妇女带着健壮的奴买了大量的东西。
当我确认钱包裡面的东西时,特露正在盯着什东西。
视线一看,一名妇女带着健壮的奴买了大量的东西。
“即使是稀奇的东西我也会买来的!不过,我的奴们的腕力很强啊!”
“即使是稀奇的东西我也会买来的!不过,我的奴们的腕力很强啊!”
摇着扇子,光天化日地触摸着健壮的奴的胸部。(变态出没)
摇着扇子,光天化日地触摸着健壮的奴的胸部。(变态出没)
说实話我感觉自己虽然是个暴发户,不过也不会过这样高调,但街上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那裡。
说实話我感觉自己虽然是个暴发户,不过也不会过这样高调,但街上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那裡。
“你喜欢那个奴的男人吗?”
“不,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了卖自己的店的奴而在街头进行宣传的。”
“是吗!那个妇女是卖奴地方的人。”
“你喜欢那个奴的男人吗?”
“不,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了卖自己的店的奴而在街头进行宣传的。”
“是吗!那个妇女是卖奴地方的人。”
“大概是的,但不是我在的那家店,而是把另外一家店的。但还有这样的方法来进行买卖就不知道了。”
“你们赚钱了吗?”
“不,现在不管哪裡的奴隶商也颇为苦恼吧。战争很少,也不会有冒险者来买奴隶。只有农户和船员的人买去干活的。还有被卖去娼館的,我是运气好的了。”
“不,现在不管哪裡的奴隷商也颇为苦恼吧。战争很少,也不会有冒险者来买奴隷。只有农户和船员的人买去幹活的。还有被卖去娼館的,我是运气好的了。”
在这家奴商妇人离开为止,我一动不动地盯着。
不搞战争和大规模农庄奴就卖不出去了吗。
在这家奴商妇人离开为止,我一动不动地盯着。
不搞战争和大规模农庄奴就卖不出去了吗。
“难道就没有像一个体育馆竞技吗?”
“竞技场吗?有位于王都的格斗场。”
“竞技场吗?有位於王都的格闘场。”
“果然有?”
魔物和冒险都存在着的一样的世界,大概都会有这样的竞技场。
“如果不是在竞技场,奴隶之间的战斗是不成立的。”
“如果不是在竞技场,奴隷之间的战鬥是不成立的。”
“是吗?”
“主人你不会出场吗?会成为国家的英雄的。”
“没有兴趣的。而且我也没有战斗系的技能。”
......
第二天,从床上醒来後,发现了在我的喉头上有着被阳光映着闪闪发光的剑的刃。
面前是以前没有见过的长着满脸子的战士。
面前是以前没有见过的长着满脸子的战士。
“喂,早上好。这是怎回事?”
“喂,早上好。这是怎回事?”
“你们的人涉嫌违反国家叛国罪。请跟我们先到领主馆说明情况。”
环顾四周,周围都是穿着黑色装束的男人们。
......@@ -18,21 +18,21 @@
“这是一个不太安稳的早晨”
是啊
我这一说,就抓住了喉头的尖刀。
我这一说,就抓住了喉头的尖刀。
刀刃很容易折断,所以轻轻推了回去。
满脸子的战士像身体僵硬了一样,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确认了艾露和特露的手腕一直带着活的护身符的存在。
满脸子的战士像身体僵硬了一样,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确认了艾露和特露的手腕一直带着活的护身符的存在。
总之,好像不会死。
我从床上下到地上,一把抓住了战士的刀刃,刀刃就轻易地折断了。
摔倒了的战士脸涨红了,站起来,又朝另一个在床边的人手裡抽了一把剑出来面对我。
扔掉断刀,我转向了在特露面前看守的男人。
“你怎么能把这些东西指向我的奴隶呢?”
“你怎麼能把这些东西指向我的奴隷呢?”
就在我说話的时候,男人们才注意到我的行动,视线转向了这边。
施法是无法用眼睛追踪的吧。
“那……”
“那……”
我在男人的脚下用操纵魔力瞬间画出了魔法阵,当男人们注意到我的时候,三名男子的身体就被控制了。
......@@ -40,14 +40,14 @@
特露放心地叹了口气,然後用桌子开始做三明治,“我明白了”。
“喂!这是什!”
“喂!这是什!”
“动不了!”
“到底发生了什事?”
“到底发生了什事?”
我无视男人们,穿了挂在衣柜裡的外套。
艾露则从夺走了男人手中的武器。
“那么,这些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那麼,这些傢伙到底在做什麼?”
艾露说了。
......@@ -66,28 +66,28 @@
经过再三的威胁,男人们的行为变得很有礼貌。
我们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听着半裸体的男人的解释。
看样子,好像是发现了给贝尔斯的钱。
贝尔斯是原领主的女
贝尔斯是原领主的女
据说,想要进行叛乱的我们以贝尔斯为旗帜,被怀疑是援助了钱财吧。
“你说的是,为什我把钱交给了贝尔斯?”
“你说的是,为什我把钱交给了贝尔斯?”
“那是……”
据说,现在的领主非常害怕街上的人的叛乱,特别注意贝尔斯。
另外一点他还说,在斗技比赛中,从来没有外来人取得胜利的情况,最後甚至出现了对艾露的处刑命令。
另外一点他还说,在闘技比赛中,从来没有外来人取得胜利的情况,最後甚至出现了对艾露的處刑命令。
“我要给予你们一定的惩罚。因为今天还要去造船所。所以我会到领主地方说明情况去。”
“明白了。”
在旅馆前和特露告别,我们共计5人前往领主馆。
在旅馆前和特露告别,我们共计5人前往领主馆。
侵入房间的领主的手下们用一根绳线绑在一起,
艾露把绳索的一端拿着,“走吧!”怒吼着。
在城市中的人纷纷露出好奇的眼神,不过这些人却是袭击了人的安眠,这是理所当然的报应。
领主的部下带路,大概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了,但是,即使现在是清晨看热闹的人却不断地增加,我和艾露的後面也开始出现人群拥挤的现象了了。
担心有石头和酒瓶从路边扔过来,所以在领主的部下身上画上了魔法阵,提高了他们的防御力。
领主的部下带路,大概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了,但是,即使现在是清晨看热闹的人却不断地增加,我和艾露的後面也开始出现人群拥挤的现象了了。
担心有石头和酒瓶从路边扔过来,所以在领主的部下身上画上了魔法阵,提高了他们的防御力。
渐渐的街道上在向领主的馆里形成了一条道路。
领主的住房裡离城裡稍远,虽然是在幽静的郊外,但现在却在喧闹着。
在石造的门柱上开着铁制的大门,进入了领袖的围。
在石造的门柱上开着铁制的大门,进入了领袖的围。
领主的宅邸在无论哪裡都是一样的,像在库柏尼亚去清除马斯卡那时的宅邸一样。
“卑鄙的人”
......@@ -95,7 +95,7 @@
艾露大叫起来,从宅邸中出现了一个穿着侍者打扮的白胡子绅士管家。
身段十分优雅精练。
“大家是怎了?难道是没有完成任务,确认了打算发动叛乱吗?”
“大家是怎了?难道是没有完成任务,确认了打算发动叛乱吗?”
绅士笑容满面地说。
......@@ -109,7 +109,7 @@
绅士们小心地注视着领主的部下
“我不记得雇了这多裸体的人,他们请您多多关照,自行处理吧。”
“我不记得雇了这多裸体的人,他们请您多多关照,自行处理吧。”
“‘是我们啊!’”
下属们一齐呐喊。
......@@ -117,28 +117,28 @@
“闭嘴!”
绅士管家在瞬间发出杀气,把那些像裸体一样的人的就嘴闭上了。
是一种久经战非常强烈的杀气。
是一种久经战非常强烈的杀气。
他好像是认为他们的样子让人耻笑。
因为这个是这个,所以很困扰。
“您打算再给领主增添污渍吗?”
领主的部下们什都说不出来了。
领主的部下们什都说不出来了。
“那,这些像是没燃尽都预先柴火一样**。但是,你们资助贝尔斯是要对领主攻击吗?我的朋友。”
“那,这些像是没燃尽都预先柴火一样**。但是,你们资助贝尔斯是要对领主攻击吗?我的朋友。”
“我不能回答那个问题。”
“那,请让我确认一下吧。”
“那,请让我确认一下吧。”
我经在绅士旁边,走向宅邸。
绅士用出现在手的小刀抵住在脖子上的时候,艾露用剑的鞘阻止了他。
绅士用出现在手的小刀抵住在脖子上的时候,艾露用剑的鞘阻止了他。
“站住!你们正在非法闯入!”
绅士把剑的剑鞘反转,转身绕过艾露,朝我袭击来了。
艾露在後面用斜着砍砍了绅士的身体後,但是绅士就以轻的动作躲开了。
松的战斗方式。让我感到很浪漫的绅士。
艾露在後面用斜着砍砍了绅士的身体後,但是绅士就以轻的动作躲开了。
鬆的战鬥方式。让我感到很浪漫的绅士。
“这位老大爷,你比昨天比赛的志更强!”
“这位老大爷,你比昨天比赛的志更强!”
艾露高兴地一边攻击一边喊着。
......@@ -174,55 +174,55 @@
“不,只是让你的领主把朋友还给我。”
领主的房间的门之前,停了下来了。
领主的房间的门之前,停了下来了。
敲门後一开门,火球就击中了我的胸膛。
当然是被赋予了耐火的,所以也不会有什损坏。
当然是被赋予了耐火的,所以也不会有什损坏。
一位肥胖的人,拄着拐杖的领主向这边了。
我胸部的火焰温一样,用手拍打火球击中的部位。
我胸部的火焰温一样,用手拍打火球击中的部位。
在房间的中心的是贝尔斯。
“嗨,贝尔斯。早上好。我来迎接你来了!”
面带笑容地举手致意。
“为什你在这裡? !”
“为什你在这裡? !”
贝尔斯看着这边,吓了一跳。
“你不也是在这裡吗?我想,你没有受到伤害吗?”
“嗯,什么也没有。只是打算问我关于叛乱的事呢。”
“嗯,什麼也没有。只是打算问我关於叛乱的事呢。”
“是吗?如果就算一根手指被伤害到,每个屋子全部烧掉……”
听了我的話,领主张大嘴巴说
“你敢杀了我!我是领主!”
如果在这裡战斗会惊扰王都,王都的军队来战斗,在王都的学院学习魔法的塞拉会带来困扰差错。
如果在这裡战鬥会惊扰王都,王都的军队来战鬥,在王都的学院学习魔法的塞拉会带来困扰差错。
“没关系。我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回答。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
“没关係。我真的是什麼也没有回答。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
贝尔斯说。
“那,一起回去吧。”
“那,一起回去吧。”
贝尔斯点点头,向门的方向靠近。
“你们,在来到这之前,就知道果吧!向贵族出手,这个国家容纳不了他了!”
“你们,在来到这之前,就知道果吧!向贵族出手,这个国家容纳不了他了!”
突然,领主向这边说了。
贝尔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领主。
贵族为什不能把船卖给其他人?
贵族为什不能把船卖给其他人?
领主对贝尔斯的问题不做声了。
“大概知道答案,…,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我会自己决定吧,直树大人我们走吧。”
贝尔斯搭着我的手离开了房间。
“哈哈!你们不知道那个怪物的害!谁也不能活着去新天地! !”
“哈哈!你们不知道那个怪物的害!谁也不能活着去新天地! !”
我们的後背领主向着说。
没有回头,我们就出了屋。
在庭院裡艾露战胜了之前的管家,正在和其他的侍者战
在庭院裡艾露战胜了之前的管家,正在和其他的侍者战
“身体锻炼的不够啊!你的技术训练都很到位,快跑!快跑!”
......@@ -241,12 +241,12 @@
“是吗? ?”
两个人看着我。
说来没有说过吗。
说来没有说过吗。
“我的意思是说,我的意思是,算了,大家快去海边吧!”
“明白了!”
“贝尔斯也要收拾行李,大家一起出海吗?”
“嗯,就这办!”
“嗯,就这办!”
我们先去了贝尔斯的家,然後决定去造船厂完成工作,带上特露一起离开。
,围观的人也开始解散,而在领主的馆里弥漫着一股灰色的气氛。
,围观的人也开始解散,而在领主的馆里弥漫着一股灰色的气氛。
“把你们的行李交给我吧!”
船厂的师傅、巴洛克骑上船我说。
造船所给我的是又旧又小的船,是我打算是进行魔法改造,动力和防御。
造船所给我的是又旧又小的船,是我打算是进行魔法改造,动力和防御。
因为领主的事情,我和贝尔斯、艾露时间很紧张。
但特露已经和我没有关,所以不会被通缉,但还是有点担心了。
但特露已经和我没有关,所以不会被通缉,但还是有点担心了。
还好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可以放心。
“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真不好意思。”
“嗯,没关,请您多加小心。”
“嗯,没关,请您多加小心。”
特露握紧我做的通信袋说。
只要做好最後的准备就立即出发
说是最後的备,也只能把行李放在船上。
船只有游艇的大小,除了旧的和脏的以外,意外的结实,看起来没有什问题。
只要做好最後的準备就立即出發
说是最後的备,也只能把行李放在船上。
船只有游艇的大小,除了旧的和脏的以外,意外的结实,看起来没有什问题。
“最终还是和艾露分手了。”特露有些伤感。
“打算分手了吗?即使技会上夺冠我也不会坐那艘船的,直树大人,贝尔斯,以後也多多关照。”
“打算分手了吗?即使技会上夺冠我也不会坐那艘船的,直树大人,贝尔斯,以後也多多关照。”
艾露说着,拍打着我的肩膀。
出港的时候,不仅是特露和巴洛克,造船所的员工和街道的人也都挥手了。
......@@ -32,21 +32,21 @@
把墙板揭下来。
也许是因为担心领主的船会追上来,所以把产生水流的魔法团画在船的後面,加快速度,导致损坏。
一边修理船只,一边让船前进,确保床铺等杂务,我们三个人来一起完成。
厨房的清扫用了让目标变得净的魔法阵设置。
厕所的地板掉了下去,所以用门做地板。
厨房的清扫用了让目标变得净的魔法阵设置。
厕所的地板掉了下去,所以用门做地板。
从外面看上去很奇怪,但是现在没办法了。
老实说,我觉得就算有几根手也不够。
午饭是特露之前给我做的的三明治。
啊!
突然,船被什东西撞了一下。是海裡的魔物
突然,船被什东西撞了一下。是海裡的魔物
章鱼吗?
我急着,虽然是加强了强化魔法阵的船,但还是有风险。
幸运的是,出现是海的魔物不是很强,因为是海怪,所以用了光魔法的魔法阵加上艾露的剑刺。
墨汁还有章鱼海怪的触手什么的也可以采集,但不是很的美味。
船的损失乎没有。
墨汁还有章鱼海怪的触手什麼的也可以採集,但不是很的美味。
船的损失乎没有。
接着袭来的是风。
原来船的帆很小,瞬间变得破破烂烂,舵的操纵不见效。
因为修理也很费事,所以就直接把魔力输入魔法阵,只靠流水前进。
......
“你怎看?”
“无论怎看都很奇怪吧! !”
“你怎看?”
“无论怎看都很奇怪吧! !”
艾露一边边喊着,一边把特大号的威伯恩,一种翼龙的脑袋割了下来。
特大号的魔物。
......@@ -9,13 +9,13 @@
不仅仅是这边。
还有一种类似蜥蜴的魔物。
科德莫龙也比一般大得多。是一种特别巨大的的龙。
大概有让有棒球场那大,移动起来我认是山在移动。
大概有让有棒球场那大,移动起来我认是山在移动。
我们已经到达,连名字都没有的孤岛。
乎所有的魔物都是特大的尺寸,那是绿色老虎一样魔物?
乎所有的魔物都是特大的尺寸,那是绿色老虎一样魔物?
不过是死的,是作为山一样的存在的食物。
“捕食者和被食者的平衡不同其他地方”
“捕食者和被食者的平衡不同其他地方”
魔物学家贝尔斯说。
......@@ -37,7 +37,7 @@
只前进了20米的丛林,出现了巨大的植物无法用双手抓住的大小。
实际上,还不知道这个岛的大小多少,如果有丰富的食物来源,就可以大到那种程度吧。
大概也有特大的果实的植物呢。
植物,虽然树木比较多,但是也有一般大小的存在。
植物,虽然树木比较多,但是也有一般大小的存在。
“也许不是一般的魔素积存。”
......
......@@ -13,28 +13,28 @@
我可以对人或巨大的魔物应对,但如果是大群的話就不能应对了吧。
贝尔斯则为了研究这种奇怪的现象,被快速袭来的魔物逼近了。
能采取措施的只有我了。
把艾露和贝尔斯塞进船,我则在周围尽力构筑防御魔法阵。
蜂拥而至的马斯卡鼠由数量多,魔物相互累积,马斯卡堆积起来高度竟开始急剧上升,并且攻击着之前猎杀他们的巨大龟类魔兽。
把艾露和贝尔斯塞进船,我则在周围尽力构筑防御魔法阵。
蜂拥而至的马斯卡鼠由数量多,魔物相互累积,马斯卡堆积起来高度竟开始急剧上升,并且攻击着之前猎杀他们的巨大龟类魔兽。
巨大魔物的腿被咬破,一口血喷出来,之後的马斯卡鼠就像疯了一样朝着伤口咬去。
巨大的魔物,反而被捕食。
这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反转。
弱者将强者打败,吃掉。
因为小伤口命丧黄泉。
临终前的咆哮在岛屿中回响,巨大的魔物在秒钟内变成了骨头和龟壳。
临终前的咆哮在岛屿中回响,巨大的魔物在秒钟内变成了骨头和龟壳。
没有防御结界的話,我也会。。。只要一想,身体竟然颤抖起来。
总之,为了驱赶马斯卡鼠,需要减少个体数量。
从道具袋取出之前制作的杀鼠团子,扔向树林。
从道具袋取出之前制作的杀鼠团子,扔向树林。
吃过杀鼠丸子的马斯卡勒死了,吃了那具尸体的马斯卡也死了。
不过,事情不会简单的结束。
吃尸体,是因为从体内摄入的毒缺少毒耐性,但在积累毒性中,对毒的调整得到充分发展。
对方是魔物。
它们会在分钟内完成进化。
它们会在分钟内完成进化。
这座岛屿的生态环境真实凶恶啊。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设置陷阱。
东西都会拿来用的。
东西都会拿来用的。
制作陷阱的木板用完了,就直接在地上画魔法阵,来阻止大群魔物的脚步。
安眠药和**药的制作的相混烟杀鼠剤,随手向魔物们扔去。
四周被烟雾笼罩。
......@@ -43,17 +43,17 @@
运用风魔法的魔法阵的帮助继续向岛的深处输送着烟。
大概30分钟以後。
在探测技能中看到的围的魔物全部变成了状态异常。
在探测技能中看到的围的魔物全部变成了状态异常。
烟雾消散的时候,我解开了防御的结果。
海岸边的降雨也已经结束了。
船中的其他2人开始善後工作。
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继续工作。马斯卡的尸体大概有几条?贝尔斯为研究向我问道,除了研究用剩余的全部销毁。
收集了个地方之後,一口气烧掉其他。
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继续工作。马斯卡的尸体大概有幾条?贝尔斯为研究向我问道,除了研究用剩餘的全部销毁。
收集了个地方之後,一口气烧掉其他。
马斯卡的进化体烧剩下不少了魔石。
进化的东西的魔石,颜色有差异。
也许以後会有用,所以全部回收。
我们在岛中四处走动,在能看到的围内的马斯卡的尸体在燃烧着。
我们在岛中四处走动,在能看到的围内的马斯卡的尸体在燃烧着。
巨大な魔物も動けなくなっていたものはアイルが首を落とし、解体していった。
マスマスカルやポイズンマスカルにちょっとでも食べられていたものは、毒が肉に周っ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ので、すぐに焼いた。
......
......@@ -17,7 +17,7 @@
然後,我意识到这裡是这裡,是一座远离常识的孤岛。
发觉到马斯卡鼠的尸体和巨大魔物的尸体都不见了。
地上还有战和血的痕迹,但巨大的魔物的尸体却没有。
地上还有战和血的痕迹,但巨大的魔物的尸体却没有。
连骨头都没有了。
从黑暗中看不到吗。
......@@ -30,12 +30,12 @@
笼罩30米左右的空间,之後探测技能发动
消去气体,从後面过来看。
直到能辨认的地方,才发现有一具巨大的尸体被运走了。
尸体太大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东西在运送,但是看到了蠢动的白色身影的魔物。
尸体太大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东西在运送,但是看到了蠢动的白色身影的魔物。
月光照亮了一只拼命地搬运着的马斯卡。
之前的的尸体上刻有巨大的伤痕,大概是巨大的魔物之间的争。
之前的的尸体上刻有巨大的伤痕,大概是巨大的魔物之间的争。
接着,尸体的腹部变得空空洞洞,似乎看到了失败者的下场。
处理失败者的机器吗?。
如果是这样的話,之前前马斯卡鼠就像疯了一样冲向大海的,到底是什呢。
如果是这样的話,之前前马斯卡鼠就像疯了一样冲向大海的,到底是什呢。
是巨大的魔物的食物,同时又捕食其他魔物。(突然想到了旅鼠,为了保持种族数量而自杀)
不是一个,而是集体行动。
......@@ -50,7 +50,7 @@
“虽然我很奇怪,但说不定那就是迷宫了。”
贝尔斯听了我的见闻之後说道。
贝尔斯是船的魔物学者,为了证明自己所以一起旅行。
贝尔斯是船的魔物学者,为了证明自己所以一起旅行。
“迷宫?和洞穴不同的东西吗?”
......@@ -59,7 +59,7 @@
“你是说……”
“迄今为止在全世界发现的迷宫只有3个。”
“这有什特别的?”
“这有什特别的?”
“魔物自动刷新。”
“自动刷新!”
“当然,蛋白质脂肪也有,但实际上是没有实体。讨伐後像烟一样消失。不过,经验值,魔石和讨伐部位留下。
......@@ -72,10 +72,10 @@
“迷宫裡的魔物具体变化我不太清楚。但今天这裡的马斯卡鼠群是实体的,而且迷宫的特征也存在着争议…,
但是我的老师——维斯这个魔物学者这样理解
迷宫会产生魔物,这裡的魔物和外面的生物一样都需要蛋白质或生物所需必备品,也会取和实体一样的行动。”
“实体魔物以及迷宫所产生的魔物,为了摄取会营养会出来战
迷宫会产生魔物,这裡的魔物和外面的生物一样都需要蛋白质或生物所需必备品,也会取和实体一样的行动。”
“实体魔物以及迷宫所产生的魔物,为了摄取会营养会出来战
“是的。这裡的魔物都是超规格的存在,从身体因素来考虑也是这样的。”
“那么,这裡为什么是这样?”艾露看了看迷宫。
“那麼,这裡为什麼是这样?”艾露看了看迷宫。
“魔物向迷宫聚集。”
......@@ -87,7 +87,7 @@
“魔物本来是个体在行动。以个体的意志移动。只是比较弱小的魔物,是成群狩猎或社会性的”。
贝尔斯推测这裡的魔物大概有一种类似蜂王的存在。
贝尔斯推测这裡的魔物大概有一种类似蜂王的存在。
“即使如此,如果同伴被讨打了,一般的魔物就会逃跑。这是因为他们的意志。但是,今天看到的马斯卡的族群,却没有逃跑,整个群体似乎都有自己的意志。”
“这很奇怪?”
......@@ -97,7 +97,7 @@
她盖着毛毯睡着了,说:“明天早点起床。”
“迷宫的意志……那是什?”
“迷宫的意志……那是什?”
我的自言自语,丛林之中一片黑暗,在风中摇曳的树木传来嘈杂的声音。
......
......@@ -6,7 +6,7 @@
“诶?你竟然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啊,这样啊,虽然我不去教堂,但我也自己也能治好自己的伤。”
艾露说如果出现伤口,就会有让教会的僧侣在战中接受治疗的时候被说教的样子出现。
艾露说如果出现伤口,就会有让教会的僧侣在战中接受治疗的时候被说教的样子出现。
在那裡面不是自私的,是利用教会的理念与信仰让他们认为是冒险者要互相帮助的。
他说,自私的冒险家马上就被魔物所杀害,无论去哪裡的教会,冒险者都只能在自己的脑袋裡一边思考,一边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