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7ce1424e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呼び出された殺戮者

parent 6742a857
......@@ -5,7 +5,7 @@
書名: 召唤出的杀戮者(呼び出された杀戮者)
简介:
自幼就修炼各种杀人武艺的遠野一二三(とおのひふみ),在一天早上练习时突然被強制踏上異世界的旅。
在这个现代日本只能积攒杀人欲望一二三,听到了要去充满魔物横行,人类争斗的世界,就决定了要在異世界寻找人生意義。
在这个现代日本只能积攒杀人欲望一二三,听到了要去充满魔物横行,人类争斗的世界,就决定了要在異世界寻找人生意義。
鍛鍊到极限的武术,扭曲伦理观的,最可怕的人間凶器被異世界召唤了………
使用各种武器的武士、双劍流红髲女劍士、绿髲的魔女、絶命的女獸人、短刀的魔法師、觉醒的王女、各式各样的杀人者的复仇故事。
用著歪曲原则行动的杀戮者,这是一場只要是活著的,就連神也杀给你看的杀戮故事。
......
遠野一二三突刺的刀锋,紧密的贴在眼前少女的喉头上。少女颤动着纤细的脖颈,满是泪水看着眼前的刀,难以发出一言。
日本刀是美丽的武器。被称为『散发着妖娆气息』的刃紋,不单单只是曲面,持有着令人感觉着人的气息的个性,同时把锐利的本性向美丽升华着。
(美丽的少女)
迅速的把目光投放在少女身上疾走的一二三如此想道。
持有漂亮的深長銀发,尽管现在含着眼泪,但是在她那苍青色的瞳孔里却看不到任何惡意。視线相碰。满是怯惧的瞳孔里,摇曳着动摇,泪水从变得苍白的脸颊上留下。
持有漂亮的深長銀髮,尽管现在含着眼泪,但是在她那苍青色的瞳孔裡却看不到任何惡意。視线相碰。满是怯惧的瞳孔裡,摇曳着动摇,泪水从变得苍白的脸颊上留下。
少女怎么看都不像惡人。一二三感到疑惑了。
......@@ -19,7 +19,7 @@
「离开王女!」
面対騎士中的一个怒声,一二三一副不为所动的反应,冷静的观察着周圍,确认了全员的装備相同,人數有6人。虽看不见他们的背,但可以从气息和声音中可以得知人數。
面対騎士中的一个怒声,一二三一副不为所动的反应,冷静的观察着周圍,确认了全员的装備相同,人數有6人。虽看不见他们的背,但可以从气息和声音中可以得知人數。
实际上鎧甲看上去似乎是非常坚硬的金属,他们不仅是头盔連护面具都严合的装備着。虽然一眼望去毫无空隙可言,但那仅限于普通人的眼光,一二三可以设定出无數个凭刀突入的地方。
......@@ -29,12 +29,12 @@
那一日,一二三经过日常的早训,在道場的正対面,盘坐冥想。
缓缓的吸吮清新寒凉的空气,感受着它们渐渐从身体中抽离,为了抑制住自己身体的某种感情,不动分毫,仅仅仅仅触摸着道場内谁也不存在的氛圍。
缓缓的吸吮清新寒凉的空气,感受着它们渐渐从身体中抽离,为了抑制住自己身体的某种感情,不动分毫,仅仅仅仅触摸着道場内谁也不存在的氛圍。
対于从孩童开始做到现在可以說是異常严厉訓練的一二三而言,在道場内镇心定气的冥想也是能够比任何事情都要放松的时間。看上去也只是処于18岁的年龄范圍,也许是因为與年岁相应,他也会享受动画,漫画和小說这些普通人的乐趣。除了武的才能以外,一二三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青年。
旁边摆放着的是,愛用的居合刀。没有多餘的装飾,单纯的黑色样式的。虽然不是高價的东西,但这是继承自師傅,被重要的重要的看待的,无二的愛刀。
突然,察觉到了背的气息。
突然,察觉到了背的气息。
两个。不过,感觉不到惡意。
「……谁?」
......@@ -64,12 +64,12 @@
老翁抚着须說道。
「我是神哦。嘛啊,在各种宗教里都有着各种神的故事,概而言之的話,可以看作是管辖这个世界的神的代表。然后,在这边的武士,是在这个世界司掌武的武神」(乔峰表示不服)
「我是神哦。嘛啊,在各种宗教裡都有着各种神的故事,概而言之的話,可以看作是管辖这个世界的神的代表。然後,在这边的武士,是在这个世界司掌武的武神」(乔峰表示不服)
被称为司掌武的神,抱着双臂微笑着。
「我时常会关注你的事。在武人已经变得很少的现今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像你这种程度努力积累练习的人物。虽然也有天赋之才,更重要的还是你通过努力来积累,达至超越人类极限的境界,做为武神来說,老实說非常高兴」
「然而,你努力到这种地步的理由却絲毫不明白。即使看了你的过去,在稍有些放任却又很普通的家庭成長,即使是这样也没能发现任何能够成为你埋头进武术的事件」
「然而,你努力到这种地步的理由却絲毫不明白。即使看了你的过去,在稍有些放任却又很普通的家庭成長,即使是这样也没能发现任何能够成为你埋头进武术的事件」
正如武神所說,一二三的戰闘力已经是凭一己之力达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也许用玩笑也无法書表,流派的始祖留下的技能皆已全部体会,认真相斗的話,即使道場的门下全员同时同时出場,也能轻易取胜。
......@@ -81,7 +81,7 @@
自称神的代表者,混杂着叹息声的摇头。
「嘛,算了」武神說道。「时間也没有多少了,差不多给把要事传给你吧」
「対了 ……那个『坏消息』,馬上,你就要被转移到異世界去。対,就跟你房間有的那些幻想小說中所写的一样,被称为異世界召唤的东西,从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啦」
「対了 ……那个『坏消息』,馬上,你就要被转移到異世界去。対,就跟你房間有的那些幻想小說中所写的一样,被称为異世界召唤的东西,从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啦」
一二三不自觉皱起眉头,武神似是提醒的說道。
......@@ -96,14 +96,14 @@
(溫柔这一点。不愧是自称为神啊)
「然后啊,虽然问答无用的把你投入到扭曲里比较好,但是毕竟是自己世界的人类啊,多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啊」
「然後啊,虽然问答无用的把你投入到扭曲裡比较好,但是毕竟是自己世界的人类啊,多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啊」
「那边就是所谓的劍與魔法的世界。虽說是危險世界,不过以你自身鍛造的武力,足以存活吧」
「呼姆……」
一二三闭眼,稍微陷入思考中。
从以前开始就封闭在一二三心中的感情,感受到了jingjing的刺激。
「嘛,情况明白了」的一二三,决定姑且先相信他们所說的。「然,我去異世界做什么才好?」
「嘛,情况明白了」的一二三,决定姑且先相信他们所說的。「然,我去異世界做什么才好?」
「什么,吾等并没有是說要你在対面打倒魔王,或者成为勇者之类的哦」
面対一二三的问题,老翁用笑颜作答。
......@@ -123,10 +123,10 @@
老翁随意的举起手的一瞬,一二三感觉到了手持的刀带上的熱气。
「把吾作为神的力量,稍微分予了那把刀一部分哦。最大的限度的提高锋锐度,不会弯着,不会生锈。尽管不是能施加予活物的力量,但至少可以做为无力的神所赠予的礼物」
「然吾,给予你武神的加護吧。虽然想在你某一天成立道場的时候给予,嘛算了。现在你的武之能力具備了飞跃性提升的效果。那边似乎是可以发挥实力的世界啊。应该会派上用場吧」
「然吾,给予你武神的加護吧。虽然想在你某一天成立道場的时候给予,嘛算了。现在你的武之能力具備了飞跃性提升的效果。那边似乎是可以发挥实力的世界啊。应该会派上用場吧」
「原来如此……」
听取說明,似乎得到了武人加護的一二三,忽然站起,向着道場一角的居合用的稻草靶进逼。
听取說明,似乎得到了武人加護的一二三,忽然站起,向着道場一角的居合用的稻草靶进逼。
一闪。
......@@ -142,7 +142,7 @@
随着武神自語的同时,一二三的脚下浮现出几何形的图案。
「这是……」
「好像是来了啊………一二三哟,这以会很辛苦的吧,总之好好的给吾努力。你就按照你想要的生活方式生活就可以了」
「好像是来了啊………一二三哟,这以会很辛苦的吧,总之好好的给吾努力。你就按照你想要的生活方式生活就可以了」
「做为武神,虽然非常希望你把你的武术传播到那个世界上去,嘛啊,強人所难的話还是不要說了」
「真是感动的分离場面呢」
......@@ -155,7 +155,7 @@
「并非是被你呼唤来的哦」
在一二三的背,出现了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瘦弱男子。一副带着讽笑的面容,过度的苍白,简直就像是死尸在說話。
在一二三的背,出现了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瘦弱男子。一副带着讽笑的面容,过度的苍白,简直就像是死尸在說話。
「我呢,一直都在看着这位哦。放出如此大量死之气息的人类是不存在的」被称为死神的男人,抚掌笑道。「虽然存在着许多渴望杀人之者,然而缠绕着杀意浓厚到如此程度的灵魂的人类,还是第一次见」
......@@ -165,7 +165,7 @@
対于武神的提问,一二三没有回答。
「可喜可贺的是,如果得到了进入異世界的邀请的話,就没有比这更令人欢喜的了!撒,在劍與魔法的世界,随心所欲的展示力量。站在你面前的所有人,都可以用那把刀斩去吧,対,甚至連那个世界的神!」
「可喜可贺的是,如果得到了进入異世界的邀请的話,就没有比这更令人欢喜的了!撒,在劍與魔法的世界,随心所欲的展示力量。站在你面前的所有人,都可以用那把刀斩去吧,対,甚至連那个世界的神!」
在喋喋不休的做戏般的动作中,死神真正的跳到了一二三的面前。
......
......@@ -18,16 +18,16 @@
「嘛,这也没有办法。虽說杀了神,不过转移开始了的話就算是吾辈也什么都做不了」
在神们說話的間隙,一二三消失的部分正到腰間。
在神们說話的間隙,一二三消失的部分正到腰間。
「神大人们」
「何事?」
「下次再会吧。我会在那边夺取大量的性命,让恐怖充满世界。然后进一步的提升实力后回来。首先我会把呼唤出我的家伙结束掉。我対无視我的意思随意的対我做出这些事情的行为很反感」
「下次再会吧。我会在那边夺取大量的性命,让恐怖充满世界。然後进一步的提升实力後回来。首先我会把呼唤出我的家伙结束掉。我対无視我的意思随意的対我做出这些事情的行为很反感」
一二三感受着自己心激荡着的巨大力量。杀戮的力量。还有致以召唤自己之者的感谢和愤怒。
一二三感受着自己心激荡着的巨大力量。杀戮的力量。还有致以召唤自己之者的感谢和愤怒。
整理心情似的稍等片刻。
「我会依照我伦理,尝试改变那边的世界。也许是痴人說梦……用力量搅动那边的世界,提升力量了的話再想办法回来吧。然也搅动起这边这个无聊的世界吧」
「我会依照我伦理,尝试改变那边的世界。也许是痴人說梦……用力量搅动那边的世界,提升力量了的話再想办法回来吧。然也搅动起这边这个无聊的世界吧」
「什,什么……」
「再见喽」
......@@ -35,7 +35,7 @@
「吾等,或许放过一个很了不得的家伙也說不定……」
,在转移结束的瞬間,疾走出鞘的刀摆在了少女的眼前。
,在转移结束的瞬間,疾走出鞘的刀摆在了少女的眼前。
「诶……?」
「是你吗,是你呼唤我的吗?」
......@@ -71,9 +71,9 @@
尽管想和一二三対視,却因为害怕的不得了而重覆着対視的同时,稀稀落落的开始說話了。
「我的国家,现在因为和凶惡的亞人的战斗而陷入了疲敝………所以,我们再现了存在于久远的文献的古代魔法………使用了只有王族血统者才能使用的秘术。而在王族中魔力特别高的我,被命令承担了召唤勇者大人的任务……」
「我的国家,现在因为和凶惡的亞人的战斗而陷入了疲敝………所以,我们再现了存在于久远的文献的古代魔法………使用了只有王族血统者才能使用的秘术。而在王族中魔力特别高的我,被命令承担了召唤勇者大人的任务……」
(原来如此。在幻想小說中经常会有的为了和邪惡战斗而作为勇者被召唤的情节。然……)
(原来如此。在幻想小說中经常会有的为了和邪惡战斗而作为勇者被召唤的情节。然……)
「命令? 那么,这个仪式是谁主导的?」
「那,那是……」
......@@ -104,7 +104,7 @@
「诶……」
那一瞬間,一二三回头似的挥出一刀。
窥见空隙,瞄准突然袭击的背的騎士,从盔甲的颈部空隙吹散出血潮,一声未发的倒下。
窥见空隙,瞄准突然袭击的背的騎士,从盔甲的颈部空隙吹散出血潮,一声未发的倒下。
「如果像这么散布杀气的話,也太容易知道了。半吊子们」
......@@ -129,7 +129,7 @@
降下刀,静静的回事四周的同时进行挑拨。
那一刹那,殘余的5个騎士一齐向前突进。
正面和两腋,从一二三背配合刺入的槍。然而却触及不到一二三分毫。
正面和两腋,从一二三背配合刺入的槍。然而却触及不到一二三分毫。
「……転换法」
......@@ -155,8 +155,8 @@
被否定了作为騎士的那份強大的他们,已经被比起守护王女更想杀死一二三的想法支配了头腦。
面対三人的短槍同时刺出的突刺和下劈,一二三以形如散步的轻松步伐穿行其中。
后一个人刺出的槍被抓取,在姿势崩碎之时被切断了喉咙,一个人以踏进的膝盖被从后边踩下而跪下的姿势,被刀从颈椎插入。
一人,在大幅度的挥动刀的节点,刀的柄尾被挡下,小指被敲折,抱着右手蹲在地下。
後一个人刺出的槍被抓取,在姿势崩碎之时被切断了喉咙,一个人以踏进的膝盖被从後边踩下而跪下的姿势,被刀从颈椎插入。
一人,在大幅度的挥动刀的节点,刀的柄尾被挡下,小指被敲折,抱着右手蹲在地下。
「结束了」
......@@ -171,7 +171,7 @@
在王女的先导下,步行于城中。
佣人和騎士们远远的圍視着,谁也没有出声。一脸憔悴的王女,没见过的青年。谁也无法把握这个状况。
召唤一二三用的那个屋子放置着騎士的尸体,由于上了锁,那个屋子发生的事,现在还谁也不知道。佣人们被支走,在城内的大多數人中流传的是仅仅是在进行着某种重要的事情这一信息。
召唤一二三用的那个屋子放置着騎士的尸体,由于上了锁,那个屋子发生的事,现在还谁也不知道。佣人们被支走,在城内的大多數人中流传的是仅仅是在进行着某种重要的事情这一信息。
(壮观的建筑物啊。以前在网上看过的,西洋印象的城)
......@@ -179,28 +179,28 @@
(像是佣人的家伙,大多穿的是麻制衣服吗。果然是之前像在前世界所說的中世纪的程度吗? 虽然依梅娜利亞的衣服用的似乎是很优良的质地……)
行走之时,突然想起的一二三,决定试试转移前受領的闇魔法。基本可以预测,转移以体内的某种违和恐怕就是魔法吧。
浮现把魔力集中在左手的印象,像是黑屋的东西浮现到手上。
行走之时,突然想起的一二三,决定试试转移前受領的闇魔法。基本可以预测,转移以体内的某种违和恐怕就是魔法吧。
浮现把魔力集中在左手的印象,像是黑屋的东西浮现到手上。
(这就是闇魔法吧……)
回忆着以前看过的某本小說,使用魔法固化印象。
直径20cm左右的黑圆浮现在眼前,一二三把刀插入其中。
(可以插入。然是……)
(可以插入。然是……)
在绕到腰的手上,浮现出从暗深処抓取刀的印象。握紧,感受到了极为熟悉的刀柄的触感。
在绕到腰的手上,浮现出从暗深処抓取刀的印象。握紧,感受到了极为熟悉的刀柄的触感。
(即使不看也可以取出来啊。真的是可以做到按自己所想的事情啦)
在进行着这种实验的同时,毫无足音的一二三前面,鞋跟发出硬质声音,恐惧的不可自抑的依梅娜利亞,処于无法整理的混乱思考中。
就这么把他带到父王那去可以吗?
就这么把他带到父王那去可以吗?
或者是应该把他带到别的某个地方?
把他带走又会发生什么?
把他带走又会发生什么?
知道自己骗他时,又会如何対待自己?
不,自己会被杀掉,之
最终,抓住城的某个人,最终不还是到达了父亲的身边吗?
不,自己会被杀掉,之
最终,抓住城的某个人,最终不还是到达了父亲的身边吗?
「我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啊……」
......@@ -223,11 +223,11 @@
「王女大人,这位是之前……」
「嗯嗯,向父亲介绍。请把门打开」
因为都已经来到这了,依梅娜利亞做出了一个觉悟。対騎士的言辞,也與先前相異,保持冷静。
因为都已经来到这了,依梅娜利亞做出了一个觉悟。対騎士的言辞,也與先前相異,保持冷静。
在谒见之間,以王为中心像是王子和王妃的人在台上,騎士和文官在屋子的两侧排列成排。
若无其事的把刀收納入暗中的一二三,没有被盘问跟在依梅娜利亞身踏入屋内。
在王的前面5公尺左右的距离,依梅娜利亞停了下来。一二三站在她的斜方。対他没有跪下一事,虽然一部分人皱起眉头,但也没有追究。
在谒见之間,以王为中心像是王子和王妃的人在台上,騎士和文官在屋子的两侧排列成排。
若无其事的把刀收納入暗中的一二三,没有被盘问跟在依梅娜利亞身踏入屋内。
在王的前面5公尺左右的距离,依梅娜利亞停了下来。一二三站在她的斜方。対他没有跪下一事,虽然一部分人皱起眉头,但也没有追究。
依梅娜利亞行了一礼后,王开口了。
「依梅娜利亞哟,这个人是勇者吗?」
......
......@@ -2,7 +2,7 @@
出城,穿过并列着大型貴族住宅的区域,到达了2层和三层并列的家宅,商店和货摊聚集的商业区划。
从贩卖着某种肉和魚的烧烤货摊传出一股香味。
在蔬菜大量堆积的店,完全是庶民打扮的妇女们们在熱烈交談着。
在蔬菜大量堆积的店,完全是庶民打扮的妇女们们在熱烈交談着。
餐館就連路旁也摆放着桌子,老人们在加着烟斗互相說着什么。
男女老弱,人来人往,招引客人的声音四面响起,令喧嚣进一步的得到加深。
虽說服装各种各样,但也說不上华丽。也许是因为服飾产业没怎么得到发展,一二三想到。
......@@ -22,16 +22,16 @@
突然被搭話,男子皱眉回应。
「这是什么店?」
「看板上有写吧。这是奴隷屋。和你这样的家伙没有关系的店」
「这是什么店?」
「看板上有写吧。这是奴隷屋。和你这样的家伙没有关系的店」
「没关系? 需要介绍吗?」
「……那种事不需要,我们店的奴隷便宜的也要金币50枚。不是你这种年轻小家伙支付的起的金额」
話說完,男子把視线投向通路。
話說完,男子把視线投向通路。
(奴隷吗……)
一二三再次思考他在路上行走时所思考过的关于今的事情。
一二三再次思考他在路上行走时所思考过的关于今的事情。
(虽然想先在这个世界转转……)
......@@ -54,7 +54,7 @@
呆住了的男人,慌慌张张的把金币收集捡起,态度180度转弯的促使一二三进店内。
「请,请在这稍等!老,老爺~!」
「请,请在这稍等!老,老爺~!」
接待一二三坐下的男子,向着店深処跑去了。看来,应対似乎是别人。
......@@ -64,7 +64,7 @@
虽然是一脸笑容,不过那个視线却是明显的在対初次见面的一二三估價。
「那种程度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起这个,我听說这可以买到奴隷」
「那种程度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起这个,我听說这可以买到奴隷」
「您还真是度量大。本店确实在经营奴隷。客人,您是第一次买奴隷吗? 可以的話,我想为您进行有关奴隷方面的說明」
「啊啊,尽管难为情不过确实是乡下人。这正是我想要拜托的」
「那么……」
......@@ -75,7 +75,7 @@
・犯罪奴隷基本全员都是做为国家的奴隷,被強制要求在矿山等地劳动,一般不会出现在市場上。
・一般在卖的是借钱奴隷和换钱奴隷,这个店也是,只有这两种。
・虽然也有被誘拐成为奴隷之者,誘拐当然是,像那种出身的奴隷光是经手就要被処以极刑,首先,如果是正经商人的話,是不会经手的。
・奴隷被经由特殊魔法的刺青限制行动,而变得不能対持有者反抗。
・奴隷被经由特殊魔法的刺青限制行动,而变得不能対持有者反抗。
・虽然奴隷所有的权利都不被承认,不过毫无理由的杀害也是犯罪。
「所谓没有理由,也就是說只要有理由就可以杀吗?」
......@@ -88,7 +88,7 @@
稍微闭目思考了一会儿的一二三,対乌拉魯提出了要求。
「有和这之要說的条件相称的奴隷吗? 金额的話无需在意」
「有和这之要說的条件相称的奴隷吗? 金额的話无需在意」
乌拉魯从怀中取出质地看上去不怎么好的羊皮紙,把接待桌上的羽毛笔取出蘸墨,等待接下来的話。
......@@ -110,7 +110,7 @@
在奴隷的眼睛中,自己是如何映现的呢,一二三试着想象。
看上去不像是很有钱的岁數,也不像是商人和貴族家的小少爺……虽然这么想,反观自己的样子,看上去也的确不像吧,苦笑。
突然,并列的奴隷中,在头端相邻站立的两个少女停留到了一二三的視线
突然,并列的奴隷中,在头端相邻站立的两个少女停留到了一二三的視线
一个人身材娇小,刚到一二三头部的身長。有着浅青色的头发,翠色的眼瞳。
另一个人是和一二三大約相同的身長,有着被鍛鍊的很好的身体。在她的茶色長发下是略带赤色的眼瞳。
......@@ -144,7 +144,7 @@
「是叫卡莎吗。你是两手使劍吧。而且不是两手劍而是单手劍二刀持有」
「什,什么……」
「看了手掌和大拇指以及食指之就大体知道了。通过肌肉的生長方向和你此刻的动作也可以知道实力」
「看了手掌和大拇指以及食指之就大体知道了。通过肌肉的生長方向和你此刻的动作也可以知道实力」
対这突然的指摘不仅是卡莎,連奧莉佳也哑口无言。那是表明說対了。
......@@ -165,7 +165,7 @@
奧莉佳用极小的声音,却又极为明确的选择了一二三。翠色的眼瞳明确的直視着一二三。也许是稍微感到害怕吧。可以看见她的目中隐約有泪光泛动。
(哎呀哎呀,来了这边尽是让女人害怕)
(哎呀哎呀,来了这边尽是让女人害怕)
把自作自受抛之腦后,「你怎么做?」的看向卡莎那边。
......@@ -173,24 +173,24 @@
这个人正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为什么奧莉佳想要跟他去?
看向眼前男子的面容。
虽然是笑颜,但是越看背寒气越盛。
虽然是笑颜,但是越看背寒气越盛。
这家伙是个危險的家伙。是会毫不犹豫的做极为危險之事的家伙,直感令卡莎心中鸣起警钟。比言語还要直接的,在一二三的瞳孔深処的某个什么,令卡莎心中的不安之暗慢慢扩散开来。
然而……想到奧莉佳的事,卡莎已经没有选择了。
「……知道了。会怎样虽然不知道,但我希望你也带上我和奧莉佳一起去……」
击掌,一二三重新面向背的乌拉魯。
击掌,一二三重新面向背的乌拉魯。
「决定了!」
一二三完全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构成,在奧莉佳和卡莎的肩的某个刺青上,用他的血相触完成了契約。
一二三完全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构成,在奧莉佳和卡莎的肩的某个刺青上,用他的血相触完成了契約。
金额两个人加起来600枚金币。
尽管即刻用现金支付已经令乌拉魯和奧莉佳她们感到震惊,但是他会使用稀有的闇魔法之事也同样令他们震惊不已。
「何其不可思议的一位大人呐。从您的衣服来看原以为您是从某个遥远的地方来访……」
一开始想要弄清一二三的乌拉魯,现在已经变得正式的把他做为上客対待。接待室添上了好闻的香茶,甚至連烧制点心也准備了。
坐在沙发上的一二三的背,站立的是已经卸下了手铐的奧莉佳和卡莎。虽然穿着的还是貫头衣。
一开始想要弄清一二三的乌拉魯,现在已经变得正式的把他做为上客対待。接待室添上了好闻的香茶,甚至連烧制点心也准備了。
坐在沙发上的一二三的背,站立的是已经卸下了手铐的奧莉佳和卡莎。虽然穿着的还是貫头衣。
「您让我成交了一笔很好的买卖。如果您还需要奴隷的話,请务必用到本店。我们会为您准備您所希望的商品」
「啊啊,我也买了很好的东西哦」
......@@ -201,7 +201,7 @@
「肚子饿了啊」
在早上的訓練中被传送过来,只是稍微在货摊上吃了一些而已,想要好好的吃上一顿。
在早上的訓練中被传送过来,只是稍微在货摊上吃了一些而已,想要好好的吃上一顿。
「知道哪裡有适合吃饭的店吗?」
「那个的話,稍微向前的地方有(非敬語)可口的店……有(订正为敬語)」
......@@ -211,7 +211,7 @@
「不习惯的話,也无需勉強的使用敬語說話哦」
和刚刚不同,一二三以溫和的笑容說道。
他旁若无人的以自己擅自的基准行事,尽管是殃及旁人的自我正确,不过対自家人很溫柔,虽然变成敌人,不把対方当人看。
他旁若无人的以自己擅自的基准行事,尽管是殃及旁人的自我正确,不过対自家人很溫柔,虽然变成敌人,不把対方当人看。
「那么,去那个你推荐的店看看吧。啊啊,还有……」
......
......@@ -7,23 +7,23 @@
一边迅速的往口中塞,一边点头的一二三的対面,奧莉佳和卡莎并列而坐。两个人也吃着面包和像炖菜的东西。
「対吧? 这処在稍微偏僻的地方所以并不怎么拥挤,肉和蔬菜所选用的材料也都很好……好,才不是說这个!」
「対吧? 这処在稍微偏僻的地方所以并不怎么拥挤,肉和蔬菜所选用的材料也都很好……好,才不是說这个!」
「吃饭的时候不要吵哟。很没礼貌的哦」
和以前的世界一样使用叉子和小刀,还有汤匙进食的形式,尽管食物有些正体不明,不过十分美味。如果食物不合口味的話,这以后就要头疼了,一二三在内心里松了一口气。
和以前的世界一样使用叉子和小刀,还有汤匙进食的形式,尽管食物有些正体不明,不过十分美味。如果食物不合口味的話,这以後就要头疼了,一二三在内心裡松了一口气。
虽然如奴隷不会同席,食物的水准也是最低級的,这种所谓普通的情况也說到过,不过让奴隷在一旁的地板上吃着粗糙的杂粮,令他不怎么舒服。所以他让两个奴隷坐在椅子上点自己喜欢的菜。
如果是个人的心情和习惯的話,他会毫不犹豫的采用自己的标准。
「咕………总,总之,刚刚的話,說清楚啊」
「什么話?」
环绕四周确认没有偷听这边說話的人,卡莎說道。
环绕四周确认没有偷听这边說話的人,卡莎說道。
「就是你說被王族追的話啊。你到底都做了什么啊……」
「啊啊,我把騎士和王斩杀了。就在不久之前啦」
原本,一二三就没想过要隐藏或蒙混自己的出身和在城所做的事。
他觉得遵循自己的基准,以及为了遵循这个基准而产生的麻烦和危險,当然应当做为自己选择的结果接受。更何况,已经决定了在这以要没有任何束缚的行动的基础之上,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背负。
原本,一二三就没想过要隐藏或蒙混自己的出身和在城所做的事。
他觉得遵循自己的基准,以及为了遵循这个基准而产生的麻烦和危險,当然应当做为自己选择的结果接受。更何况,已经决定了在这以要没有任何束缚的行动的基础之上,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背负。
(嘛,如果碰上了以自己的力量都无法开拓的壁障的話,人生也就至此了啊)
......@@ -37,11 +37,11 @@
奧莉佳胆怯的开口问道。
「并不是怀疑您,如果刚才的話是真的話,我想应该会有騎士和士兵追过来……」
「而且,居然能从城出来啊」
「而且,居然能从城出来啊」
尽管喝着饭后红茶,一二三迅速朝向稍微远离視线的桌子。在一二三他们之后,进入店内的两个男人,在一边相対說着什么,一边吃着东西。
尽管喝着饭後红茶,一二三迅速朝向稍微远离視线的桌子。在一二三他们之後,进入店内的两个男人,在一边相対說着什么,一边吃着东西。
「我是被王女从城赶出来的啊。那家伙就是因为知道不管是哪个騎士都不是我的対手,所以才只是追踪而不选择諸如逮捕和击杀这类的方法吧。虽然対我保持着监視」
「我是被王女从城赶出来的啊。那家伙就是因为知道不管是哪个騎士都不是我的対手,所以才只是追踪而不选择諸如逮捕和击杀这类的方法吧。虽然対我保持着监視」
一二三自然的站起来,靠近刚刚看向的二人组的桌子,爽朗的打招呼。
......@@ -68,7 +68,7 @@
「不必紧张。只要不與我为敌的話,我就不会在意,你们继续笨拙的努力吧。这样我也知道了王女在很努力啊」
眼前說話的人虽然是同僚的仇敌,但听他說没有攻击的意思,不自觉的放下心来,这或许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眼前說話的人虽然是同僚的仇敌,但听他說没有攻击的意思,不自觉的放下心来,这或许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我的話也不是大惡人和連续杀人犯。不会不管是谁都杀的,安心吧」
(你都还不是惡人的話,世界上就没有惡人了!)
......@@ -78,7 +78,7 @@
「只是啊,不能让另外的家伙跟着啊。虽然是我没有见过的家伙,但是和你们不一样,他们是带着杀意在盯着我」
「等,等等,您說另外的家伙? 现在的监視者应该只有我们才対……」
他们努力的說了自己是王女的手下。一二三可以一窥这个国家的谍报等級。
他们努力的說了自己是王女的手下。一二三可以一窥这个国家的谍报等級。
「是另外的路径吧。和出城后就立刻追上来的你们不同,这些家伙追上来是从奴隷屋附近开始」
......@@ -88,7 +88,7 @@
「歌德,立刻去把情况向队長报告,呼叫增援」
「了,了解!失礼了!」
无意识似得,接受指使的稍微有点年轻的男子,対一二三行礼快步退去。剩下的男子表情很是苦闷。特意打完招呼退下,本来的話,就不是対調查対象应有的态度。
无意识似得,接受指使的稍微有点年轻的男子,対一二三行礼快步退去。剩下的男子表情很是苦闷。特意打完招呼退下,本来的話,就不是対調查対象应有的态度。
「嘛,好好努力。我也照我想要做的方式去做」
......@@ -100,11 +100,11 @@
対卡莎以不快的視线听完之事,一二三以笑颜接收之。
「啊啊,这样啊。这之似乎会变得很愉快啊」
「啊啊,这样啊。这之似乎会变得很愉快啊」
「愉快?」
「就是說会有対我武器相向的家伙出现,还可以再杀人。啊啊,真愉快啊。就不能快点骚动起来吗」
如此說着的一二三心底的那份欢欣雀跃,不管在谁的眼睛都表现的異常明显,如果不听他所說的内容的話,就像是郊游前夜的孩子的表情。
如此說着的一二三心底的那份欢欣雀跃,不管在谁的眼睛都表现的異常明显,如果不听他所說的内容的話,就像是郊游前夜的孩子的表情。
「主人是,因为是能战斗的奴隷才选择了我们。我们是为了保护主人才被买下来的吗?」
......
......@@ -7,27 +7,27 @@
「厉害……」
虽然奧莉佳(绿发法師)是个原冒險者,但在看到一二三麻利的动作,不禁为之入神。一二三的技能是奧莉佳在冒險者生活为止从来都没有看过的精湛技巧。
虽然奧莉佳(绿发法師)是个原冒險者,但在看到一二三麻利的动作,不禁为之入神。一二三的技能是奧莉佳在冒險者生活为止从来都没有看过的精湛技巧。
「确实厉害,但这个……」
対卡莎(红双劍)而言,作为一个近战的劍职,发现了一二三的技能是为有效地杀死対方而使用的。
対卡莎(红双劍)而言,作为一个近战的劍职,发现了一二三的技能是为有效地杀死対方而使用的。
「主人,你究竟是什么人……」
有一个卡莎対一二三的技能感到不协調的原因。
有一个卡莎対一二三的技能感到不协調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到処都氾滥著战争和犯罪纠葛的杀戮。在此,対魔物战斗更是家常更饭。
魔物有各种各样的类型,有的魔物有著动物一样的要害,打击和斩击等技都不作出有效打击。(吐:即骨系用斧或棍,肉系用劍)
有辅助的魔法攻击,所以这个世界的武器近战中,交战的重点在於打撃或斩撃时集中於一点。为追求更有效的攻击,流星捧和長劍等武器更著重於结实及重量。因而在対人战为前提下,在城内只有少數的騎士装備槍一样武器。(吐:即是这个世界没有斗技,只有斗力量)
有辅助的魔法攻击,所以这个世界的武器近战中,交战的重点在於打撃或斩撃时集中於一点。为追求更有效的攻击,流星捧和長劍等武器更著重於结实及重量。因而在対人战为前提下,在城内只有少數的騎士装備槍一样武器。(吐:即是这个世界没有斗技,只有斗力量)
也有用弓的,但主要是作为狩猎使用,在战場最初一、两次齐发结束就会被弃置不用。
也有用弓的,但主要是作为狩猎使用,在战場最初一、两次齐发结束就会被弃置不用。
为了杀死生物,这个世界上的概念就是要鍛鍊身体,力量最上主義,使用沉重的武器是硬道理。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有效击杀」的概念。
在这样的世界中,一二三的技能的确是異质的存在。
(我们看来是被一个极其危險的男人买下啊……)
說实話,身高只有170厘米左右的一二三,这个世界,特别是男性战斗人员,一二三的身材实属短小。因为一二三并不是肌肉人,卡莎対主人的戰闘力存在半信半疑。也考虑过在城堡的事是言过其实。
但是,亲眼目睹眼前的杀戮行为,卡莎第一次发现了这位买下自己的主子的話語里头并没有一絲的夸张。與奴隷平起平坐吃饭,表现平净的样子进食著,实在看不出这男人里隐藏何等的恐怖。
說实話,身高只有170厘米左右的一二三,这个世界,特别是男性战斗人员,一二三的身材实属短小。因为一二三并不是肌肉人,卡莎対主人的戰闘力存在半信半疑。也考虑过在城堡的事是言过其实。
但是,亲眼目睹眼前的杀戮行为,卡莎第一次发现了这位买下自己的主子的話語裡头并没有一絲的夸张。與奴隷平起平坐吃饭,表现平净的样子进食著,实在看不出这男人裡隐藏何等的恐怖。
可怕到离不开眼睛,卡莎在冒險者时代看过各种各样男人的战斗姿态,但如一二三般有这种恐怖的感觉的男人还是第一次见。
(这是可等危險的紧张气氛啊。就像抜刀相交的心情啊……)
......@@ -39,7 +39,7 @@
「呵」
一边吐气,一二三一边深入了其中一人的心中,用左手击中男人的躯干并打倒他。在同时間,使用他的身体作为盾牌,两条小刀刺入男人的背,男人一陣痉挛,就无力的倒下了。
一边吐气,一二三一边深入了其中一人的心中,用左手击中男人的躯干并打倒他。在同时間,使用他的身体作为盾牌,两条小刀刺入男人的背,男人一陣痉挛,就无力的倒下了。
一二三从另一个迫近的人的腋下穿过去,猛然向投出小刀的二人迫近。
対於突然接近的一二三,男子们快速拿起小刀架势,但是二人的运气实在有够背的。
......@@ -64,7 +64,7 @@
听到米达斯(ミダスMidas,第三騎士団成员之一)的提议,一二三变得无表情。
「然,消除相关騎士団的証据……是这样子吗?」
「然,消除相关騎士団的証据……是这样子吗?」
「嗯,等…等一下!我们的騎士団真的不存在这些人!我们太明白與勇者大人为敌是多麼的可怕!」
対著意想不到威迫,米达斯顿时表现得惊慌失措。
......@@ -92,7 +92,7 @@
「头,头颅?」
听到卡莎與奧莉佳正在想像可怕的部落的形象,不过一二三也没有想订正的想法就是了。
听到卡莎與奧莉佳正在想像可怕的部落的形象,不过一二三也没有想订正的想法就是了。
「対了。対敌兵大将头挂在腰拎带回,有显示武功的效用。」
......@@ -102,10 +102,10 @@
更深処好像有工房的感觉,但因为设有屏风所以看不见。
因为以前光顾过,所以卡莎介绍这家店。
「在这的話,武器大概是齐全的。鎧甲也是。除专业外,魔法師用的装備也有」
「在这的話,武器大概是齐全的。鎧甲也是。除专业外,魔法師用的装備也有」
対於购物这件事,卡莎的情緒有点儿高涨。一二三想的是,这货也有女人的特性啊。虽然在四周毫无可愛景色的武器店就是了,这个一二三并不打算向当事人提出。
在店面,屏风的旁边坐着一脸不高的胡子矮爺。
在店面,屏风的旁边坐着一脸不高的胡子矮爺。
「你们吗?」
......@@ -156,7 +156,7 @@
(我还需要确认更加多这个世界的事)
在参观商品的同时,一二三再次体会到他在異世界的这件事。
在参观商品的同时,一二三再次体会到他在異世界的这件事。
「奧莉佳與这个不相配吧?」
......@@ -169,7 +169,7 @@
対於一二三的细語,托恩作出反应。
「你在說什麼。不好好地巩固防御是很危險的吧。而且,这没有的武器就只有騎士使用的槍。」
「你在說什麼。不好好地巩固防御是很危險的吧。而且,这没有的武器就只有騎士使用的槍。」
(不是那样的啊)
看似轻装是主流,重装備是騎士使用,武器的种类还真是少。
......@@ -178,7 +178,7 @@
最初是用語言传达了但失败了,因为这対異世界而言实在太难理解了。於事只好准備羊皮紙和墨水壶准備,画了一些图紙。
「由於这是武器,这部分和这部分要结实地做哟。然后这是这里这样会动的东西,所以不要固定……」
「由於这是武器,这部分和这部分要结实地做哟。然後这是这裡这样会动的东西,所以不要固定……」
「这是武器?我第一次看的,是什么样的使用呢?」
「啊………用語言很难說明,所以做了出来的話我示范给你看!」
......@@ -237,7 +237,7 @@
卡莎也忽然表明想加入,一二三的心情大愉。
「好啦好啦,如果是这样,请你们展示你们的实力,我看看怎样指导你们。奧莉佳是魔法使吧?会近战吗?」
「我现在还只会用魔法战斗。但是,如果我再碰到现在的情况,我会悔不学的……」
「我现在还只会用魔法战斗。但是,如果我再碰到现在的情况,我会悔不学的……」
「奧莉佳……」
好歹,一二三想到这可能关联到她们变成奴隷的原因,即使知道了怎样也可能說不出什麼。一二三决定不去碰触这个题目。
......
......@@ -27,8 +27,8 @@
「勇者先生的技艺,侯爵大人也知道吧?以普通思考的話,那个笨蛋是不可能只有轻伤就能逃回来的。」
「唔……那么」
「没错,是故意让那个笨蛋逃跑的吧。然后,看到慌忙逃来这里的笨蛋。他一定会跟上并追过来的吧」
「哼。这有領軍的士兵和你们。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也雇用了熟练的魔法師。这个數目対付一个家伙卓卓有余。」 (吐:主角好像是从城堡一个人走出来的,一城的精英都可以秒掉,为什麼侯爵会有这个想法…)
「没错,是故意让那个笨蛋逃跑的吧。然後,看到慌忙逃来这裡的笨蛋。他一定会跟上并追过来的吧」
「哼。这有領軍的士兵和你们。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也雇用了熟练的魔法師。这个數目対付一个家伙卓卓有余。」 (吐:主角好像是从城堡一个人走出来的,一城的精英都可以秒掉,为什麼侯爵会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