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70ddf9bc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豚公爵に転生したから、今度は君に好きと言いたい

parent f2ff427b
......@@ -10,7 +10,7 @@
在某个安静的地方,有着偷偷存的钱和夏洛特一起过着朴实生活的梦想。
但是,那样的梦想豚公爵是无法实现的。
夏洛特会成为动画版主人公宫的一员,失去生存希望的豚公爵会成为奴隶死去。
夏洛特会成为动画版主人公宫的一员,失去生存希望的豚公爵会成为奴隶死去。
“噗嘿。噗嘿、噗嘿!”
......@@ -23,7 +23,7 @@
“真的啊!明天会下豚雨吗?”
一边听着背地里的坏話,一边继续奔跑。
我知道了豚公爵在动画没有减肥的理由。因为看起来无能,所以必须要被当成笨蛋做下去。
我知道了豚公爵在动画没有减肥的理由。因为看起来无能,所以必须要被当成笨蛋做下去。
王国军人辈出之前、丹寧古公爵家。
现丹寧古公爵家主‘巴尔德罗伊·丹寧古’溺爱着豚公爵。
理由简单,豚公爵有着超越现当家的风魔法的才能。
......@@ -65,12 +65,12 @@
我想起来了。
在某一个活动中,动画总导演说的話。
“豚公爵是贤明、强大、优秀、同时也是悲伤、有韧性的人。这个故事从面来看就是他的悲哀。豚公爵因为一个人拥有办成全部的能力、所以才被主角抢走了夏洛特。这部动画也是描写一个将全部隐藏在自己心中的男孩的故事。”
“豚公爵是贤明、强大、优秀、同时也是悲伤、有韧性的人。这个故事从面来看就是他的悲哀。豚公爵因为一个人拥有办成全部的能力、所以才被主角抢走了夏洛特。这部动画也是描写一个将全部隐藏在自己心中的男孩的故事。”
“噗嘿、噗、嘿。噗嘿嘿嘿。噗嘿嘿嘿嘿!!”
我顺势摔倒在地面上。痛,脸上或许有伤。不成器的样子,这就是被风精灵所喜爱的豚公爵的身影吗?夏洛特也肯定在哪看着我。豚公爵的心软弱无力的颤抖着。
我顺势摔倒在地面上。痛,脸上或许有伤。不成器的样子,这就是被风精灵所喜爱的豚公爵的身影吗?夏洛特也肯定在哪看着我。豚公爵的心软弱无力的颤抖着。
“啊。豚公爵摔倒了!哇~用那个体型跑的原因”
......@@ -79,7 +79,7 @@
风的精灵向我传递学生们的声音。豚(猪)摔倒的样子一定很有趣吧。“大家都来看哟,那个豚公爵的豚舞”都听到了哟,这啥意思嘛。你们在玩游戏吗……能听到声音啊……
难道动画中豚公爵也能听到骂声吗?
“啊,豚公爵在看着这呢”
“啊,豚公爵在看着这呢”
“这个距离不可能会听到吧?喂、豚(猪),看,听不见。喂,豚公爵,看吧,听不见吧。”
......@@ -88,7 +88,7 @@
“噗嘿噗嘿、噗嘿、噗嘿噗”
这个魔法学院的讲座以体术、剑术、魔法为中心进行授课。
这个魔法学院的讲座以体术、剑术、魔法为中心进行授课。
但是,在动画中豚公爵放弃了体术和剑术的课,那个理由现在也明白。这个身体在体术、剑术方面取得好成绩是不可能的。
同年级的学生们,在操场上拿着剑,两人一组的战斗着。
因为豚公爵没有朋友,所以两人一组的基础是无可能的要求。即使现在这么多的人说我,但没有一个关心我。
......@@ -101,7 +101,7 @@
“噗嘿”
但是,现在的我不想要那样的未来。
取回前世记忆之,我有几个要做的事。
取回前世记忆之,我有几个要做的事。
现在正在执行其中之一。
首先,瘦下来吧。
......@@ -133,6 +133,6 @@
“噗嘿。噗嘿噗嘿、噗嘿”
我要摆脱黑豚公爵,以白豚公爵为目标!
我要摆脱黑豚公爵,以白豚公爵为目标!
目标!受欢迎的白豚公爵!
......@@ -9,7 +9,7 @@
“不、所以说夏洛特---”
今天的课结束,把夏洛特叫来我的房间
今天的课结束,把夏洛特叫来我的房间
整齐的银色头发、意志坚强的黑眼睛。简直就像冰人一样,非常可爱。
噗嘿……不由自主的叹气
......@@ -31,10 +31,10 @@
夏洛特恭恭敬敬地离开了我的房间
在魔法学园中,上课时间结束了,大家都在度过着自己的时光。
我一如往常,呆在男生宿舍四楼的自己房间
我一如往常,呆在男生宿舍四楼的自己房间
男生宿舍是五层楼,最上层是王族。四楼贵族。三楼不太高的贵族。两层是阶级低层。一楼是平民居住。
楼层越高,房间就越大。
我听说过一层的平民房间,不是单间,一个房间有两个或三个人一起住。
我听说过一层的平民房间,不是单间,一个房间有两个或三个人一起住。
通称是章鱼房。(章鱼喜欢往小地方钻,渔人也利用这一习性,用瓶子、陶罐来捕获章鱼)
“噗……噗”
......@@ -43,10 +43,10 @@
“噗………heiiiiiiiiii”
但是,一次俯卧撑也做不了,喂,怎么了?豚公爵!肌肉太无能吧!然,肚子马上就叫了,因为平常都添饭两次的原因!
但是,一次俯卧撑也做不了,喂,怎么了?豚公爵!肌肉太无能吧!然,肚子马上就叫了,因为平常都添饭两次的原因!
为了加足干劲,我站在镜子面前
是巨汉模样的胖子
是巨汉模样的胖子
“唉………”
......@@ -100,23 +100,23 @@
“史诺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話。请”
一份早餐放在我的面前
哦,有什么要奉承的人来了。是个漂亮的金帅哥。嗯……这家伙确实和我是同年级……记得是个子爵的次子!这是一个连动画都没出现的学生。
哦,有什么要奉承的人来了。是个漂亮的金帅哥。嗯……这家伙确实和我是同年级……记得是个子爵的次子!这是一个连动画都没出现的学生。
“我是维杰·格雷特·洛德,你认识我。”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某人的咂嘴。这个金发好像也和我一样被讨厌了。但是那个胆量值得赞许,在这个氛围中向我搭話,把早餐奉献给我。
不知从哪裡传来了某人的咂嘴。这个金髮好像也和我一样被讨厌了。但是那个胆量值得赞许,在这个氛围中向我搭話,把早餐奉献给我。
大厅里没有说話的声音。大家好像都在关注着我和金发
大厅裡没有说話的声音。大家好像都在关注着我和金髮
“……史诺大人?”
豚公爵的心都在喊饿,所以说这家伙是………完全不行!要减肥的誓言在哪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想要拒绝金学生
豚公爵的心都在喊饿,所以说这家伙是………完全不行!要减肥的誓言在哪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想要拒绝金学生
“我这样就够了。谢谢……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椅子坏掉在地板上了!
大厅静了一瞬间,接着就是大爆笑。糟了,乱七八糟的羞耻!别笑!我还在减肥中!
大厅静了一瞬间,接着就是大爆笑。糟了,乱七八糟的羞耻!别笑!我还在减肥中!
“………”
......@@ -124,5 +124,5 @@
“我吃饱了……”
这样说着,从大厅出去的时候,肚子叫了起来
面又传出大爆笑
面又传出大爆笑
脸变得通红的我向男子宿舍跑去。
......@@ -3,7 +3,7 @@
魔法学院一年一次,会有讲座,体术,剑术以及魔法的考试,综合没有达到全体人数前8成会留级。黑豚公爵以讲座和魔法的成绩遥遥领先、体术和剑术是最低分的配置完成每年的升级。
但是,每年都没有晋升而留级的学生也不少。而且根据规则5年不能毕业就不及格。
“为了提高魔法的威力,将精灵所喜爱的东西嵌入魔杖这样的做法也很有效。例如,那个风魔法使丹寧古公爵就被认为在魔杖嵌入了整整一个被风精灵喜欢的果实”
“为了提高魔法的威力,将精灵所喜爱的东西嵌入魔杖这样的做法也很有效。例如,那个风魔法使丹寧古公爵就被认为在魔杖嵌入了整整一个被风精灵喜欢的果实”
我一人占领了教室第一列的座位,并不是讨厌有人坐在附近,谁想和我一样坐在第一排,嗯,不用客气也没问题,让我换个心情。
但是从讲台上的讲师来看,我就想Boss一样的豚吧,从刚才开始就察觉到“盯”的视线
......@@ -18,7 +18,7 @@
“丹寧古先生,听说你最近在运动中投入了力量”
在讲台上准备下一节课的阿鲁鲁老师和我说話了
戴着眼镜,茶色头发及腰、穿着黑色长袍。在魔法学院毕业后,就这样直接在这里当教师。被评价为很无聊的老师,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他是一位很注重基本的老师。
戴着眼镜,茶色头发及腰、穿着黑色长袍。在魔法学院毕业後,就这样直接在这裡当教师。被评价为很无聊的老师,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他是一位很注重基本的老师。
“阿鲁鲁老师,我觉得自己太胖了,所以想减肥”
......@@ -40,7 +40,7 @@
我向着不明所以的老师打招呼、离开了教室
如果说能看到精灵的話会引起大骚动啊。
一边走在走廊,一边想着下节课。不擅长的体术。但我是豚公爵,像往常一样试试从老师那得到去跑步的许可吧,了解很多传闻的阿鲁鲁老师知道我在减肥,所以能顺利拿到许可吧。
一边走在走廊,一边想着下节课。不擅长的体术。但我是豚公爵,像往常一样试试从老师那得到去跑步的许可吧,了解很多传闻的阿鲁鲁老师知道我在减肥,所以能顺利拿到许可吧。
早日成功减肥,变得苗条细肌肉
“嗯--”
......@@ -56,7 +56,7 @@
对主人公来说我是旧敌
嘛,第一学年的时候碍着面子了
到现在为止的我看到那样的主人公,都会“修亚,学院玩女人吗,真是好身份啊”或“爱莉西亚的魔法果然很烂啊”这样说着令人不快的話
到现在为止的我看到那样的主人公,都会“修亚,学院玩女人吗,真是好身份啊”或“爱莉西亚的魔法果然很烂啊”这样说着令人不快的話
“……以前到现在为止对不起”
......@@ -72,7 +72,7 @@
“噗嘿噗嘿……”
在学园里的某个角落里,在旧的研究室的周围一直奔跑。现在是谁也没有使用过的陈旧的建筑。因为是夜晚,所以没有人来这样的地方。
在学园裡的某个角落裡,在旧的研究室的周围一直奔跑。现在是谁也没有使用过的陈旧的建筑。因为是夜晚,所以没有人来这样的地方。
“噗嘿……”
......
......@@ -18,15 +18,15 @@
《学生们!这不是演习!请大家禁止靠近学园附近的研究所。我们将捕捉潜入校园的不良曲风!》
学院长将声音放大了几倍,撕裂黑夜的巨大音量在学园回响着。
学院长将声音放大了几倍,撕裂黑夜的巨大音量在学园回响着。
听到那个声音的学生们慌忙逃跑。
“听传闻说这是只有掌管学园的人才能使用的魔法。不方便的学院长还在那呼噜噜的吸烟。这样还想把我抓住?脑子坏了吧?”
“听传闻说这是只有掌管学园的人才能使用的魔法。不方便的学院长还在那呼噜噜的吸烟。这样还想把我抓住?脑子坏了吧?”
娜塔黎雅挥舞手杖
空中出现了几个冰块,想我们飞来了。
空中向我们飞来的锐利的冰块,我用风将它们的方向给改变了。
没有多久后我们的后面,研究室的栋墙里诞生了一个接一个的巨大洞口。受到那个余波的影响,墙壁深处产生出了裂缝。
没有多久後我们的後面,研究室的栋墙里诞生了一个接一个的巨大洞口。受到那个余波的影响,墙壁深处产生出了裂缝。
这不是牵制,这是包含着强烈意愿的魔法啊。
“……我去。”
......@@ -45,7 +45,7 @@
“哒—哒—哒!”
不顾一切地前进着。
正好赶上的学院长和由水做的士兵,被前左右包围住了。还往上看的話,无数的冰剑已经把我给封锁了。
正好赶上的学院长和由水做的士兵,被前左右包围住了。还往上看的話,无数的冰剑已经把我给封锁了。
干劲满满的样子。
“想要自杀吗豚公爵。这可真是太感谢了。”
......@@ -65,7 +65,7 @@
“——!”
不知怎么被士兵给抓到了怀
不知怎么被士兵给抓到了怀
“不能动了吧!豚公爵!”
“我这可是减肥了的!”
......@@ -73,7 +73,7 @@
我有一个朋友,以天才的身体作为武器,成功进入了魔法学园(我没看懂这句,原句俺には天才的な身体捌きを武器にクルッシュ魔法学園へと入学を果たした友人がいる。)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些士兵的正直老实的动作,我轻而易举就能对付啊!
水制士兵的身体被分裂后就返回到地面的水洼里去了。
水制士兵的身体被分裂後就返回到地面的水洼裡去了。
在水制士兵数量减少的时候。
“冰 枪!”
......@@ -97,15 +97,15 @@
“史諾君!”
哇,哇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我,已经是上下左右前都被敌人的魔法给包围了,没法逃跑,也没法不逃。
现在的我,已经是上下左右前都被敌人的魔法给包围了,没法逃跑,也没法不逃。
在这
在这
可悲的,豚猪公爵的我 会死的。
作为豚公爵而转生,与真黑豚公爵的心成为一体的我的人生,重新凝视着黑暗的过去,决定成为新的白豚公爵的我,生命就要结束了。
在佣兵娜塔黎雅‧溫德路这样的强敌面前,我的人生将会拉下落幕————
“我的名字是史諾・丹寧古!是风的裔!全属性共鸣的魔法使!!”
“我的名字是史諾・丹寧古!是风的裔!全属性共鸣的魔法使!!”
——就这样,啊啊!
......@@ -124,7 +124,7 @@
“到底什么啊这!!!”
浑浊的水将水制士兵和冰枪的攻击给轻而易举的接下了,然又如怒涛般的气势直线朝下坠落。
浑浊的水将水制士兵和冰枪的攻击给轻而易举的接下了,然又如怒涛般的气势直线朝下坠落。
在水流面前,是露出恐惧的表情的娜塔黎雅。
水的漩涡暴虐着一切。
恩,也许有点做过头了。
......@@ -132,13 +132,13 @@
“水的魔法代表性是高水涡吗……还是水的魔法都是单纯的很大呢”
结束了沉思的我,一阵闹腾,满足了。讲充满爆炸性的水元素给变回积水。
在漩涡中,出现了全身都被淋湿了的娜塔黎雅的声影。
结束了沉思的我,一阵闹腾,满足了。讲充满爆炸性的水元素给变回积水。
在漩涡中,出现了全身都被淋湿了的娜塔黎雅的声影。
完全不能理解发生了,露出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好机会!不能错过啊!”
面气喘吁吁的学院长做的强有力的水球将娜塔黎雅吸入。
面气喘吁吁的学院长做的强有力的水球将娜塔黎雅吸入。
娜塔黎雅也不抵抗水球,所以身体被囚禁了起来。
哎呀,好像有什么对不起的。学院长也是有着相当实力的人,所以拿那个水球来逃避现实是不行的吧。
......@@ -147,8 +147,8 @@
只有头露出水球的娜塔黎雅这么对我说,而我只是静静注视着。
“……不过这样的話,目的就达成了呢。我知道了你的力量。豚公爵是能威胁帝国的报告。”
“果然是和帝国有关系的吗,回答我佣兵,洛克莫科在哪做了。我会根据情况和事态来——”
“——恩,学院长……是因为帝国的关系啊…呼呼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作为佣兵至今为止得到的信息和这份力量,果然,帝国是需要我的!!!然,史諾・丹寧古,帝国也对你的全属性适应很感兴趣!所以——”
“果然是和帝国有关系的吗,回答我佣兵,洛克莫科在哪做了。我会根据情况和事态来——”
“——恩,学院长……是因为帝国的关系啊…呼呼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作为佣兵至今为止得到的信息和这份力量,果然,帝国是需要我的!!!然,史諾・丹寧古,帝国也对你的全属性适应很感兴趣!所以——”
“——和我一起去帝国吧?”
眼前一片黑。卸下了緊張的心情全身漸漸沒力。沒法好好控制心中可悲和空虛的感情。拼命壓抑想大叫出來的心情。
眼前一片黑。卸下了緊張的心情全身漸漸沒力。沒法好好控制心中可悲和空虛的感情。拼命壓抑想大叫出來的心情。
不小心被娜塔莉亞簡單地逃走了。
自己以為哪裡都會一切如意。因為擁有萬能的知識所以自己堅信所有事都會進展順利。
可是實際卻是…
......
【注:奥克即半兽人,由前后文来看这部小说的半兽人长得与猪极为相似】
【注:奥克即半兽人,由前后文来看这部小说的半兽人长得与猪极为相似】
=====================================
......@@ -10,19 +10,19 @@
“……也许便是如此。看来我们已经没有考虑如何应对风雨的时间了。”
仰望长天之,学园长从山一般的瓦砾上下来。
仰望长天之,学园长从山一般的瓦砾上下来。
过于强烈的气味令人头晕目眩。
雅尔特安琪是说过其数目相当地多,不过这到底是有多大的量啊。
魔物的声音,以及被恐怖所驱使的女学生的尖叫声到处都能听到。
“这简直是所能考虑到的最糟糕的状况了。只能祈祷在地下城张开的结界暂时能够保持住了。”
“不只是生活在地下城的魔物,生活在森林的大量魔物也涌来了吧。连通优雷姆城镇的街道也转瞬间被魔物……”
“但是光明还是存在的。现在,优雷姆的城镇正驻扎着马尔迪尼枢机卿所率领的王室骑士团。”
“不只是生活在地下城的魔物,生活在森林的大量魔物也涌来了吧。连通优雷姆城镇的街道也转瞬间被魔物……”
“但是光明还是存在的。现在,优雷姆的城镇正驻扎着马尔迪尼枢机卿所率领的王室骑士团。”
幸运的是围拢住学园的墙壁有着相当高的强度,应该是不会被破坏,让四面八方的魔物入侵的吧。
嗯,魔物的侵入口是门以及……天空吧。
若不是地下城而是潜藏在森林的弱小魔物,即便是魔法学园的学生也足以应付。
若不是地下城而是潜藏在森林的弱小魔物,即便是魔法学园的学生也足以应付。
“必须马上放飞鸟儿传告学园的困境。”
“不……不行。”
......@@ -33,7 +33,7 @@
“斯洛君,既然已成现状就无需再管佣兵了。我身为学园长必须为了坚守学园而尽力采取最善的手段。”
我指向天空。
是,有着肆虐的大雨与无边的黑暗,时不时会轰然降下大雷的一番荒凉之景。
是,有着肆虐的大雨与无边的黑暗,时不时会轰然降下大雷的一番荒凉之景。
翱翔于夜空中的鸟型魔物,视线当中就有好几只。
就算说是因为洒了香水,来得也太快了。
......@@ -55,9 +55,9 @@
这气味的强度实在异常。
不做些什么的話,学园很有可能会受到从未有过的被害。
我浮想起在学园的大家的脸庞。
我浮想起在学园的大家的脸庞。
悲鸣声四起,那是女学生的悲鸣啊。
魔物就要到学园来了,其数量或上百或成千。
魔物就要到学园来了,其数量或上百或成千。
拥有力量的我都怕得要发抖。
而这所学园中还有大量既不会魔法、也没有力量的人。
......@@ -112,7 +112,7 @@
比起娜塔莉亚制作的水之士兵还要更加精巧得多的水之人偶。
身上被赋予了由水与土合成的泥之甲胄,两手握着粗大的水剑(Water Sword)架于胸前。
后最后是,骑士逐渐成形的头部。
後最後是,骑士逐渐成形的头部。
“吾是为尔等祝福之全属性(Elemental Master)!水猪骑士(Water Orc Knight)哟,现界吧!噗嘻咿咿咿咿!”
【注:原文为意为“水猪骑士”的「水豚騎士」尽管注音为上述意为“水奥克骑士”的英文。】
......@@ -133,7 +133,7 @@
仿佛是在等待魔法行使的结束一般,学园中开始传来各种各样的悲鸣声。
突然出现的水之化身映入眼帘,好像让学园的大家受到夸张的惊吓。
噗嘻嘻,成功了。
如我所料,他们的声音马上转化为笑声。
如我所料,他们的声音马上转化为笑声。
“……这是王室骑士的样子!但这不是奥克的头吗!呼哈,这、这简直是杰作啊!”
......@@ -148,7 +148,7 @@
噗嘻噗嘻!噗嘻咿咿!怎么样呀学园的各位!
这可是源自于决定从学园毕业的我最的娱乐哦!
这可是源自于决定从学园毕业的我最的娱乐哦!
“……你若是成为学园的老师,学园说不定会变得到处是奥克呢!呼哈哈哈!这可真是杰作啊!”
......@@ -169,7 +169,7 @@
“那么斯洛君,请你消灭蔓延于街道上的魔物,向优雷姆的城镇传告学园的困境。这种程度的能力你是有的,现在我如此确信。”
对学园长的話我点头回应,然冲了出去。
对学园长的話我点头回应,然冲了出去。
噗嘻呜咿咿咿咿!我要大干一场!!!!!!!
fin
......@@ -10,7 +10,7 @@
在高人气动画,《Girl&修亚》之中。
偶尔会在跟随着猪公爵的平民从者夏洛特面前现身,留下助言而去,戴着假面的男人。
虽然他全身被谜团包裹着,但他为了保护夏洛特而只身一人拖住了帝国军,而后因此丧命的事件,由此关于夏洛特和假面男子之间的关系有着各种各样的臆测。
而在动画完结后,公开的里设定中才明示了假面男子实为何人。
而在动画完结後,公开的裡设定中才明示了假面男子实为何人。
其真实身份是支持着那位猪公爵——斯洛·丹宁古幼年时期的平民骑士。
“交纳年贡的时候到了!金刚佣兵团!”
......@@ -24,20 +24,20 @@
对手是穿着黑色和黄色混搭独特服饰的、臭名昭著的佣兵团。
这是个以达利斯为中心进行活动,为了金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恶毒集团。
“被你们抓到的女性、真正的雅露露老师已经被解救!你们老大到哪去了!巨体豪杰(Giant Man)、恶人中的恶人,悬赏百枚金币的通缉犯呢!”
“被你们抓到的女性、真正的雅露露老师已经被解救!你们老大到哪去了!巨体豪杰(Giant Man)、恶人中的恶人,悬赏百枚金币的通缉犯呢!”
憔悴的女性被保护在巨大废工厂内设立的居住处,听她所说的跟那封来自主人的信上所写的内容完全一致。
金刚佣兵团之中虽然也有几个会使魔法的家伙,但是有无魔法对于希尔瓦而言没有多大的意义。
希尔瓦所挥动的闪耀的付与剑(Enchant Sword),其刀锋没入佣兵团员。
金刚佣兵团员无法理解。
这个男人的强大究竟为何物。
一边哼唱着,一边将他们像是撵小孩一样宰着的这个黑男子究竟是谁。
一边哼唱着,一边将他们像是撵小孩一样宰着的这个黑男子究竟是谁。
“那么这下就把全员都打倒了——哇!”
如此说着的希尔瓦急忙扭转身体。
本应被打倒的一个佣兵划着弧线向自己飞过来。
从安装在空旷的废工厂一角的门那走来了一个男人。
从安装在空旷的废工厂一角的门那走来了一个男人。
“喂喂姑且是你的同伙吧?居然扔过来也太过原始了吧。”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 -46,11 +46,11 @@
威压着他人般压倒性的长相。
仿佛岩石一般的男子。
“哎呀,抱歉抱歉。某个问题儿童叫我到这里来探索一下啊……啊啊,我的名字?抱歉啊那是秘密。我还讨厌自己的名字呢。我明明是黑发,真是的为什么生我的家伙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啊”
【译注:希尔瓦日语为シルバ,是源自英语中“silver银色”的外来语。这他吐槽自己明明头发是黑色却起名为银色】
“哎呀,抱歉抱歉。某个问题儿童叫我到这裡来探索一下啊……啊啊,我的名字?抱歉啊那是秘密。我还讨厌自己的名字呢。我明明是黑髮,真是的为什么生我的家伙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啊”
【译注:希尔瓦日语为シルバ,是源自英语中“silver银色”的外来语。这他吐槽自己明明头发是黑色却起名为银色】
金刚佣兵团的头领,巨体豪杰(Giant Man)就站在那
金刚佣兵团的头领,巨体豪杰(Giant Man)就站在那
镌刻在脸上的数道伤痕便是他历经百战生存下来的证明。而追求赌在那颗首级上的赏金却被反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好一副伶牙俐齿。……退下,没用的家伙们。”
......
我牵着比寻常的马大一圈、毛色良好的白马走着。
走到牧草地带,只见木栅栏附近的一匹马呼叫着我。
走到牧草地带,只见木栅栏附近的一匹马呼叫着我。
「嘻嘻嘻嘻——嗯!」
......@@ -12,7 +12,7 @@
不仅要面对来自森林突然冲出来的魔物,还要承受来自空中偷袭之类的攻击。绵绵阴雨中,体力转瞬间就会消耗殆尽。说不定还会因为脚被泥泞的地面黏住而倒下。
即便如此白马还是仿佛在说让我使唤它自己一般不停地叫着。
「武艺惊世骇俗的人,我会为他向其所志愿的军队推荐!即便是丹宁古公爵直辖军也无所谓!只要展现能力无论要我写几张推荐状都没问题!在教员楼的老师们请到最顶层的我的房间里去!小水池中应该有一支蓝色的魔杖!请将其带到大圣堂这里来!」
「武艺惊世骇俗的人,我会为他向其所志愿的军队推荐!即便是丹宁古公爵直辖军也无所谓!只要展现能力无论要我写几张推荐状都没问题!在教员楼的老师们请到最顶层的我的房间裡去!小水池中应该有一支蓝色的魔杖!请将其带到大圣堂这裡来!」
学园长的声音在夜晚的学园中回响着。
飞翔型魔物在昏暗的雨淋淋的天空中翱翔着,发出煽动着恐怖的尖锐叫声。
......@@ -39,8 +39,8 @@
看他们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什么,忍不住就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留着轻飘飘的金,一副柔弱的样子!」
「轻飘飘的!金!而且还柔弱!很棒不是吗!」
「留着轻飘飘的金,一副柔弱的样子!」
「轻飘飘的!金!而且还柔弱!很棒不是吗!」
「而且还是魔乳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达利斯万岁!」
「嘻嘻嘻噗嘻——嗯!」
......@@ -51,7 +51,7 @@
第三学年的学长们看着骑着白马赶来广场一般的我,偷偷摸摸地开始说起什么。
「什么!那匹白马!那不是上课时谁都骑不了的气度非凡的白马吗?骑着它的家伙是谁啊?」
「……是不认识的家伙呢。这个时候还会玩闹嬉戏的人也就只有猪公爵那样的人了……但是感觉好像不是他啊。从这看过去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好像没有猪公爵那么胖啊。」
「……是不认识的家伙呢。这个时候还会玩闹嬉戏的人也就只有猪公爵那样的人了……但是感觉好像不是他啊。从这看过去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好像没有猪公爵那么胖啊。」
「比起这个,看到学园长制造的水骑士了吗?完成度之高十分出色,简直就像真正的骑士。不过头部是猪让我笑了啊」
唔——嗯。
......@@ -97,7 +97,7 @@
不过只要冷静下来想一想就知道了,但是现在可不是能够冷静下来的状况啊。
「比起这个,雅莉西娅,快到大圣堂去避难。」
「这不应该说‘由我来保护你’吗?」
「这不应该说‘由我来保护你’吗?」
「抱歉,我现在有件事非做不可。」
不知为何像是在闹别扭一样说着的雅莉西娅,她的声音让人觉得是如此地不可思议。
......
......@@ -6,7 +6,7 @@
朝着门不请自来的魔物们大概会受到魔法的洗礼吧。
阴沉黑暗的气氛当中,没有一个人向骑着白马的我搭话。我慢慢地在人墙当中前进,就要从大门出去的时候。
「斯洛大人也为了魔物的袭击到这做准备吗!?咦,白马?斯洛大人,您骑着马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刚才学园长的话……难道是!」
「斯洛大人也为了魔物的袭击到这做准备吗!?咦,白马?斯洛大人,您骑着马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刚才学园长的话……难道是!」
用蓝宝石一般蓝色的瞳眸注视着我的男学生。
虽然是堂堂贵族,却打工当起了食堂侍者的劳苦人。
......@@ -17,7 +17,7 @@
「真的会死的哦!别去了!魔物的样子很奇怪啊!」
是谁要穿过街道呢,学园长话当中提到的家伙又是谁呢。
在人群方踮起脚尖,拼命想看我一眼确认我长相的前辈们的样子,在如此的他们之中开始骚动起来。
在人群方踮起脚尖,拼命想看我一眼确认我长相的前辈们的样子,在如此的他们之中开始骚动起来。
看来有人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
「不,等一下!这家伙是那个猪公爵(斯洛·丹宁古)啊!」
......@@ -51,7 +51,7 @@
若是现在这种状况——究竟要花费多少时间呢。
老师们会退缩的心情足以理解。
「我曾几度与洛克莫可老师一同进入森林战斗过!所以我知道。现在,只要走上街道就会被数不清的魔物给盯上啊!有几条命都不够!而且优雷姆的人们应该也会马上察觉到森林的异常!所以在这等着吧斯洛大人!」
「我曾几度与洛克莫可老师一同进入森林战斗过!所以我知道。现在,只要走上街道就会被数不清的魔物给盯上啊!有几条命都不够!而且优雷姆的人们应该也会马上察觉到森林的异常!所以在这等着吧斯洛大人!」
「……抱歉啊维森。我要去哦。不得不去啊。」
也许是理解了我的意思,白马在雨中向泥泞的街道迈步而去。
......@@ -61,7 +61,7 @@
「夏洛特她……」
听了这句话我不由得停了下来。
一直到这来的途中,我连找一下夏洛特都没有。
一直到这来的途中,我连找一下夏洛特都没有。
也许是到大圣堂避难去,正身处于学园长所张开的强力结界当中吧。
而且夏洛特身边有雅尔特安琪跟着。
它是非常强大的风之大精灵。
......@@ -76,7 +76,7 @@
「斯洛大人,还记得吗?您让夏洛特小姐偷偷给我宝石的事情。」
「……怎么可能忘了嘛,你可是说着不需要推辞掉我难得的好意啊。」
「哈哈,没错。在那之后其实,或者说是在我从优雷姆的城镇回来之后的时候吧,我与夏洛特小姐稍微聊了一下。而她无论何时尽是说着斯洛大人您的话题啊。」
「哈哈,没错。在那之後其实,或者说是在我从优雷姆的城镇回来之後的时候吧,我与夏洛特小姐稍微聊了一下。而她无论何时尽是说着斯洛大人您的话题啊。」
……?
咦,我的话题?
......@@ -91,12 +91,12 @@
真是的,维森你这个家伙。
到底在想什么啊。
知道了那种事情之肯定会变得不想离开学园的吧!
知道了那种事情之肯定会变得不想离开学园的吧!
但是啊,我还是有非做不可的事情。
虽然说过夏洛特是最最重要的,但是学园的大家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啊。
虽然说过夏洛特是最最重要的,但是学园的大家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啊。
「这次就轮到我来拯救您。来,快说吧斯洛大人。这下子一直在意着夏洛特小姐就无法穿越街道了吧。我已经看到马上迎来死亡的未来了。」
「净给我说些跟修亚说的一样的话……不过,如你所说,我会一直担心着夏洛特,实在不是能够做到穿过街道的心境哦。啊,这些话在这说就好了哦,不怎么想说这种难为情的话啊。」
「净给我说些跟修亚说的一样的话……不过,如你所说,我会一直担心着夏洛特,实在不是能够做到穿过街道的心境哦。啊,这些话在这说就好了哦,不怎么想说这种难为情的话啊。」
比我稍微高一些、身为贵族却穿着侍者服的滑稽的家伙。
这个没什么贵族样的家伙直直地盯着我。
......@@ -110,7 +110,7 @@
回想起至今的人生我从未曾向任何人低下头。
能够像这样向别人请求或许便是我有所成长的证明吧,我突然这样想。
「呼……这下子总算有感觉到和您成为真正的朋友了,我可是很讨厌欠人情的。那么斯洛大人,有什么需要我向夏洛特转达的话吗?或许这就是最的诀别了哦。」
「呼……这下子总算有感觉到和您成为真正的朋友了,我可是很讨厌欠人情的。那么斯洛大人,有什么需要我向夏洛特转达的话吗?或许这就是最的诀别了哦。」
「……烦死了维森,我要是在途中死掉你多半也会死的。」
话说回来我已经向夏洛特告白过了。
......@@ -129,27 +129,27 @@
她一直隐瞒着自己是皇国公主(Princess)这件事。
我从与她相遇那时起便已知道她是皇国的公主(Princess)。
「白百合花(White Lily),我回来就一起去看你故乡那有着美丽颜色的白百合(White Lily)吧。」
「白百合花(White Lily),我回来就一起去看你故乡那有着美丽颜色的白百合(White Lily)吧。」
但是,我想要结束这种关系了。
所以啊夏洛特·莉莉·休捷克。
一起去看你名字的由来、白百合(White Lily)吧。
「能帮我这么向夏洛特转达吗……喂,笑什么呢维森,别笑啊!」
「意外地很浪漫呢斯洛大人。比起这个,这个发言会给丹宁古公爵家带来各种糟糕的问题,没关系吗?不过在这的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
「意外地很浪漫呢斯洛大人。比起这个,这个发言会给丹宁古公爵家带来各种糟糕的问题,没关系吗?不过在这的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
我已经,决定要向着未来前进。
无论给谁听到了都无所谓。
「那么,请上路吧斯洛大人。鄙人,维森·格雷特罗德,」
朝我背逼近的飞翔型魔物落向大地。
朝我背逼近的飞翔型魔物落向大地。
似乎是维森用魔法击落的。
操纵着风的那副身姿简直满满的都是风之精灵所喜好的优雅与气度。
我的视线捕捉到延伸向优雷姆城镇的街道。
被弥漫在学园的强烈气味所吸引,丧失自我的魔物大规模进发那恶梦般的光景凛然可见。
身体的力量涌了出来。
被弥漫在学园的强烈气味所吸引,丧失自我的魔物大规模进发那恶梦般的光景凛然可见。
身体的力量涌了出来。
维森那个家伙,给了我多么不得了的力量啊。
「在勇敢的您回到这所学园之前,我约定会保卫住您那可爱的侍从(White Lily)。」
......
......@@ -7,7 +7,7 @@
斯洛·丹宁古前进方向上那大量的魔物被来自大门处施放的无数魔法除掉了。
那是以第三学年为中心的学生们将基于火、水、土、风元素的魔法的一齐射击。
「拜托啦斯洛·丹宁古!别提你对谁抱有恋爱之情了!只要把王室骑士团给带过来,我们就发誓把刚才的话带到坟墓去!」
「拜托啦斯洛·丹宁古!别提你对谁抱有恋爱之情了!只要把王室骑士团给带过来,我们就发誓把刚才的话带到坟墓去!」
即便他们这么说,聚集在门口的他们对于骑着白马的第二学年学生是否真的是那个猪公爵,是否是那个斯洛·丹宁古,尚未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
......
......@@ -9,7 +9,7 @@
面对着这样的校长的风之精灵如此想到。
 阿鲁德安吉从广场一个接一个眺望着打倒空中飞行系的怪物们的学生然看向了史诺出发的街道。
 阿鲁德安吉从广场一个接一个眺望着打倒空中飞行系的怪物们的学生然看向了史诺出发的街道。
(……史诺。虽然好像在人间你被称之为风之神童……但是那是错的哟喵。你什么都做的到的喵。被这样称呼其实只是因为你和本喵第一个相遇的喵。其实你是能驾驭全属性的 element master<元素大师>,是被精灵们所爱的人喵)
......@@ -23,7 +23,7 @@
整个巨大的大圣堂被带着淡淡水色的巨大透明薄膜完美的覆盖住了。
 虽然人类可以自己进出但是一旦怪物碰到薄膜便会感受到强烈的痛感,因此对怪物们来说,如何进入结界是一件极其头疼的事。
 大量留下的雨水和轰隆隆席卷的风也不能使透明薄膜移动丝毫。
 莫洛佐夫校长在学校呆着的几十年间,把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魔力全部注入了一支法杖中。
 莫洛佐夫校长在学校呆着的几十年间,把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魔力全部注入了一支法杖中。
 储存了魔力的法杖、是只有魔道大国米涅奴瓦才流通的贵重的法杖。
『什么结界内是安全的啊!既然制造出怪物们绝对进不去的结界这种事都做到了,希望会水魔法的人能出来为负伤者治疗啊,这可是名誉负伤啊!』
......@@ -42,7 +42,7 @@
 鼓励着夏洛特的同时,两人在大圣堂内的长椅上一起坐下了。
 嘴上不说心感到不快、塞住耳朵拒绝世界的人。
 嘴上不说心感到不快、塞住耳朵拒绝世界的人。
 喊着故乡亲人名字的人。
 手牵着手互相确认对方存在的人。
 大圣堂的最深处的坛上放着圣女莉莉娅的雕像。向圣女祈祷救赎的人也有很多。
......@@ -51,14 +51,14 @@
「……]
「说起来修亚之前去哪了?」
「说起来修亚之前去哪了?」
 夏洛特对于这件事在意的不得了。
 虽然怪物也很可怕,但是占据脑海的却完全是另一件事。
 夏洛特从她的主人那得到的留言让她在意的不得了也是没有办法的。
 夏洛特从她的主人那得到的留言让她在意的不得了也是没有办法的。
 自己的故乡—皇国,这个时期刚好是白百合的花期。
 而且自己出生的地方,城堡的庭院的有着在别国也流传甚广的美丽的白百合花簇。
 对夏洛特来说,小时候从城堡看见的庭院的景色是她印象最深刻的光景。
 而且自己出生的地方,城堡的庭院的有着在别国也流传甚广的美丽的白百合花簇。
 对夏洛特来说,小时候从城堡看见的庭院的景色是她印象最深刻的光景。
为什么留言会和我真正想看的景色一致呢。
......@@ -83,7 +83,7 @@
「果然是那家伙的朋友呢,有勇气的人啊」
 有力量而不敢于战斗逃到大圣堂的人们在看到外面奋战的前辈们的身姿,开始为了援护他们而离开了大圣堂。
 有力量而不敢于战斗逃到大圣堂的人们在看到外面奋战的前辈们的身姿,开始为了援护他们而离开了大圣堂。
 迷之森里居住的怪物就是些即使是学生也能应对的弱鸡也是他们敢于战斗的理由之一。
「猪公爵肯定已经到了由雷姆镇!因此没有担心的必要」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