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701c942c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回復術士のやり直し~即死魔法とスキルコピーの超越ヒール~

parent 5cf00292
战斗结束了。
袭击冰狼族的村庄、把冰狼族当成奴隷贩卖到拉納利塔换取金钱、顺便给士兵增加经验值的吉欧拉尔王国的野心破灭了。
在那之后,把分开行动的芙莉雅叫回来,和刹娜一起三人被招待进了冰狼族的村子里
在那之後,把分开行动的芙莉雅叫回来,和刹娜一起三人被招待进了冰狼族的村子裡
我和芙莉雅虽然是人类但还是受到了英雄級別的熱烈欢迎。
冰狼族门表达了感谢的話語、并送上了食物和宝石。
......@@ -49,7 +49,7 @@
「那么、最为父亲的我就没什么好說的了。那么、刹娜就拜托了。……这个是」
刹娜的父亲、从脖子上取下青色的宝石交到了我手
刹娜的父亲、从脖子上取下青色的宝石交到了我手
感受到了強大的魔力。这是、魔道具。还是高級品。
起码值數百枚金币價值。
......@@ -58,15 +58,15 @@
总而言之就是这个归我了。
有提升魔力的效果。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东西。
在那之、和她的父亲談论了一些刹娜喜欢的东西、討厌的东西、之类的一琐事。
在那之、和她的父亲談论了一些刹娜喜欢的东西、討厌的东西、之类的一琐事。
渐渐的认识到他父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深深的愛着她。如果继续留在村的話、在她的父亲的庇护下、总有一天会结婚生子过上平稳幸福的生活吧。
深深的愛着她。如果继续留在村的話、在她的父亲的庇护下、总有一天会结婚生子过上平稳幸福的生活吧。
但是、她选择復仇的那一瞬間起、就和我一同踏上了铺满血迹的道路。
那対她来說可能也是一种不幸吧。
在那之、和她道別的我被招待住进了冰狼族的村長家中。
在那之、和她道別的我被招待住进了冰狼族的村長家中。
......@@ -75,8 +75,8 @@
走进会客室、就看见一个村長摸样的中年人低下了头。他就是这个村子的村長。
「要感谢的話、应该対这的刹娜。我是被她拜托才前来的」
「是这样吗。即便如此、还是表示感谢。然、刹娜、做得好」
「要感谢的話、应该対这的刹娜。我是被她拜托才前来的」
「是这样吗。即便如此、还是表示感谢。然、刹娜、做得好」
刹娜害羞的低下了她的头。
那么、是该提出忠告和建议了。
......@@ -84,14 +84,14 @@
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話冰狼族是会被毁灭的。
正在这么思考的时候、村長开口了。
「【劍】之勇者大人。我们将会离开这个村庄、先翻越群山、前往精灵和火狐族为中心的国家。我想那的話应该会接受我们的吧」
「明智的选择。继续呆在这个村子的話、再次被袭击也是迟早的事吧」
「【劍】之勇者大人。我们将会离开这个村庄、先翻越群山、前往精灵和火狐族为中心的国家。我想那的話应该会接受我们的吧」
「明智的选择。继续呆在这个村子的話、再次被袭击也是迟早的事吧」
「恩、冰狼族是一群高傲的种族、仅凭自己的力量也要抗争下去。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这样下去的話、我们会被赶尽杀絶的吧」
并不需要什么建议、非常明了的把握了现状。
冰狼族看来是有危机意识的种族呢。
「說到这、【劍】之勇者大人要和我们一起同行么?有你那身劍術的話我们的旅途也会安全很多。而且、还有刹娜在。将她娶为妻子过上平稳的生活。当然、我们这边也会提供最高的待遇」
「說到这、【劍】之勇者大人要和我们一起同行么?有你那身劍術的話我们的旅途也会安全很多。而且、还有刹娜在。将她娶为妻子过上平稳的生活。当然、我们这边也会提供最高的待遇」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感受到了視线、望向了刹娜的方向、她红着脸把头別了过去。
......@@ -101,11 +101,11 @@
首先、她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
她不能成为留住我的枷锁。
「这样嘛。明白了。出发日是明天之。今晚举行的宴會、请盡情的享受。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来招待这个村子的英雄」
「这样嘛。明白了。出发日是明天之。今晚举行的宴會、请盡情的享受。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来招待这个村子的英雄」
「恩、一定尽兴」
那么该說的說完了。
就是适当的闲聊一下。
就是适当的闲聊一下。
......@@ -115,14 +115,14 @@
毫无防備的芙莉雅喝得烂醉、在借来的屋内倒头就睡了。
后、我从宴会里溜出去来到了夜色的森林里
夜色下的森林中刹娜的双手被绑在树上、背撅着屁股………
後、我从宴会裡溜出去来到了夜色的森林裡
夜色下的森林中刹娜的双手被绑在树上、背撅着屁股………
「……今天也好激烈」
「战斗结束变得很兴奋」
「战斗结束变得很兴奋」
刹娜她、红着脸整理着衣衫仪容。
刹娜的等級上限还很低。为了提升等級上限、要做的还完全不够。
......@@ -135,14 +135,14 @@
「怎么样、弄脏自己的双手杀了憎恨対象的感觉」
刹娜闭上眼睛、握紧双拳、然开口說道。
刹娜闭上眼睛、握紧双拳、然开口說道。
「非常的爽快。感觉腦袋和身体都变得非常的亢奋、挥下爪子前、看着対方求饶的样子、变得更加的亢奋、当变的一动不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但是、做梦时、杀死、杀死、回过神来、整个人冒着冷汗、头腦一片空白、流着眼泪」
刹娜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害怕什么样的。
「哦、悔了吗」
「哦、悔了吗」
「没有。一直、一直想这么干。这种体验。还不及刹娜所受苦的百分之一」
和所說的相反、刹娜的脸变得铁青的。
......@@ -157,7 +157,7 @@
刹娜确实亲手杀了很多憎恨的対象。但是、刹娜所有身边失去的都已经回不来了无法满足了。
因为无法满足、所以復仇不会终止。
「那么、竟可能的更多的进行报复。玩弄你们的吉欧拉尔王国那群人、以还会対上。只要还和我在一起的話」
「那么、竟可能的更多的进行报复。玩弄你们的吉欧拉尔王国那群人、以还会対上。只要还和我在一起的話」
「恩。非常的期待」
我抚摸着刹娜白色狼耳的腦袋。
......@@ -191,26 +191,26 @@
完事后、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刹娜于是来到了森林后面的洞穴。
是、和城市地下水路連通的地方。
完事後、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刹娜于是来到了森林後面的洞穴。
是、和城市地下水路連通的地方。
而且、也是这次怪病的源头。
「刹娜、和你一起被抓做奴隷的两名冰狼族、受不了病痛而死了」
「嗯、対。是在那个奴隷商店患上怪病的」
「嗯、対。是在那个奴隷商店患上怪病的」
「也就是說、是被怪病给直接杀死的」
刹娜疑惑的歪着头。
完全不能理解我在說些什么。
「其实、我已经知道怪病的源头是混入水里的魔物的毒素。然、在冰狼族村庄附近发现了有着同样毒素的魔物。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就是人为原因所造成的」
「其实、我已经知道怪病的源头是混入水里的魔物的毒素。然、在冰狼族村庄附近发现了有着同样毒素的魔物。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就是人为原因所造成的」
通过魔法我找到了这个毒素来源的洞穴
、正好位于冰狼族和拉納利塔的中間。
、正好位于冰狼族和拉納利塔的中間。
而且、毒素产生体的魔物正好是冰狼族村庄附近的魔物。
說到这的話是谁干的就一目了然了。
我把沉在洞穴水底的东西拉了上来。
我把沉在洞穴水底的东西拉了上来。
那是猴子和螃蟹混合的半死不活的魔物和重物捆在一起沉下去的。
并且、还用器具固定住伤口让体液不断的流出。
......@@ -254,8 +254,8 @@
直到现在、刹娜比我预想的还要严重、本以为还留有怜悯之心、看来是我想错了。
已经彻底崩坏了。可能比我还严重。
「啊、啊、就是这样。刹娜、今也拜托了」
「嗯。克亞罗、今请多多关照」
「啊、啊、就是这样。刹娜、今也拜托了」
「嗯。克亞罗、今请多多关照」
我的復仇之旅才刚刚开始。
王女芙蕾雅、丧失记忆成为芙莉雅対我愛慕不已、竭尽全力、対自己的国家露出獠牙。罪孽深重啊。
......
......@@ -11,7 +11,7 @@
看向窗子的話,已经开始天明了。
正好,起床去干活吧。
在房間换好衣服,整理一下身子。
在房間换好衣服,整理一下身子。
拿出放在架子上的一个苹果。这就是我今天的早餐了。
背上大大的笼子,往肩膀挂上放满了工作工具的小挎包。
......@@ -26,7 +26,7 @@
出到了家的外面。
我所在的村子很大,分为商业区、居住区、农耕区三个区域。
居住処各処都有着水渠和绿色的植物。
我从这往农耕区移动。
我从这往农耕区移动。
我是以种植苹果为生的。
虽然双亲去世导致我举目无亲。但是靠着留下来的家和这苹果园,我好歹能勉強生活下去。
到达果园了。
......@@ -36,7 +36,7 @@
我一边看着苹果树上成熟的苹果一边笑着背上筐子。这样的話,起码不会饿死了。
我爬上树枝,把红色的苹果放入筐子。
但是,在我收获苹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奇怪的骚动。
自己的身体有奇怪的声音响起。
自己的身体有奇怪的声音响起。
这样就好了么?
不是还有其他要做的事情么?
不变強的話可以么?
......@@ -50,7 +50,7 @@
比如,職業为劍士的人可以得到劍技这个技能,并且熟练度上升很容易。但是魔術師就得不到这个技能。
虽然没有劍技能也能挥劍,但是絶対赢不过有劍技能的人。因为攻撃没有速度和威力的補正。
距离我十四岁还有七天。
如果得到了強力的職業的話就这样离开这出去旅行,如果是微妙的職業,就这样守着这个苹果园生活下去。
如果得到了強力的職業的話就这样离开这出去旅行,如果是微妙的職業,就这样守着这个苹果园生活下去。
刚好现在也是苹果的收获期,是辛苦了一年的成果变成金钱的时候。不会为了冒険时的軍備困扰。
将小小的希望放在心中,我慢慢的收获着苹果。
......@@ -61,7 +61,7 @@
差不多该回家了吧,就在这时听到了悲鸣。
难道說?!
我一边感到焦躁一边向着悲鸣的方向走去。
是一片小麦田,但是却有着小麦田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是一片小麦田,但是却有着小麦田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魔物越过了防壁么?!」
......@@ -81,21 +81,21 @@
『那是不対的。为什么要恐惧那种程度的魔物。我是知道那种魔物的対吧?知识就是武器。数据才不是強者的唯一条件。』
腦袋响起来声音,比以前相比还要更強烈和焦急的声音。
腦袋响起来声音,比以前相比还要更強烈和焦急的声音。
腦内回响着以前完全无法相比的強烈的声音。
下一瞬間我开始奔跑。
没错,我知道那个魔物。
那个魔物才不是野豬。
石皮・鼹鼠。
那是鼹鼠的怪物。因此才能挖掘地道越过覆盖着街道的防壁来到这吧。
那是鼹鼠的怪物。因此才能挖掘地道越过覆盖着街道的防壁来到这吧。
它们有致命的弱点。
它们因为眼睛退化了所以看不清楚。为了找到猎物需要依赖在鼻子前面的探测器官。以此感受地面的震动来寻找猎物。
为了不让那个感知器受阻而没有覆盖这石皮的地方就是它的唯一的弱点。
……
……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全力的奔跑着,然跳了起来。
我全力的奔跑着,然跳了起来。
虽然可以通过震动来感知地面的敌人,但是跳跃在空中的話就看不见了!
巨大的石皮野豬……不対,是石皮鼹鼠,我到达了它的后颈。
到这个瞬間为止的这家伙都没注意到我。我拿出工作用的小刀,向着他的鼻子上的那个探测器官刺了出去。
......@@ -110,25 +110,25 @@
『我的目的是什么。是去救那个女的,为什么要打倒它,快点达成目的。』
发呆一样的声音在我身体响起。
那句話让我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跑向安娜小姐把她救了起来然离开这个地方。
发呆一样的声音在我身体响起。
那句話让我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跑向安娜小姐把她救了起来然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石皮鼹鼠正在疯狂的暴乱中,所以没有察觉倒我和安娜小姐。
「克亞魯君,谢、谢谢你了。但是把那个魔物给惹怒了没问题么?」
「没问题的,那家伙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唯一的感觉器官受损了,它是找不到我们的。
这已经十分足够了。我的目的并不是打倒那家伙,而是帮助安娜小姐。这已经达成了,之的就交给自警団的人吧。
这已经十分足够了。我的目的并不是打倒那家伙,而是帮助安娜小姐。这已经达成了,之的就交给自警団的人吧。
那之,有着战斗向技能的自警団出现将石皮鼹鼠打倒了。
那之,有着战斗向技能的自警団出现将石皮鼹鼠打倒了。
我被大家称赞救下了安娜小姐,同时也被別乱来的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但是,内心莫名的冷静。
没有乱来的感觉。我有着能做到的自信。虽然是第一次和魔物战斗,但是我奇妙的很冷静。
这和我这几天一直在做的梦有什么关系么?
考虑着这样的事情,腦子突然就响起了声音。那是在和石皮鼹鼠战斗时听过的声音。
考虑着这样的事情,腦子突然就响起了声音。那是在和石皮鼹鼠战斗时听过的声音。
「变強吧,別相信任何人。我为了变強因此什么都知道。知道不知道多少个冒険者的经验,多少个賢者的智慧。使用这一切,快一秒也好快点变強。首先将精灵之眼入手吧,那能看清森罗万象之眼。」
......@@ -142,17 +142,17 @@
在和街道接近的森林中有着精灵界的接触点,传說如果知道與精灵契約的祝词,就能和精灵契約,获得这个世界上最高等級的眼睛。
和石皮鼹鼠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就知道」
后,與精灵界的連接变強的日子,是在五天后,如果错过了这天,,下一次就要三十四年后
以常识来考虑的話会觉得我是疯了吧。但是我无法无視我身体的声音。
如果无視的話,感觉最我会失去什么。
後,與精灵界的連接变強的日子,是在五天后,如果错过了这天,,下一次就要三十四年後
以常识来考虑的話会觉得我是疯了吧。但是我无法无視我身体的声音。
如果无視的話,感觉最我会失去什么。
弱小就是罪惡,我有这种威胁一样的概念。
「得到眼睛的話,我就能想起一切。我不能再重复过去,这次一样要幸福!」
感情不断的冒了出来。
去那得到精灵之眼的話,就能明白一切,有这种感觉。
我把几个苹果放进包里,然后就这样走出街道,想着明明不知道却知道的地方走去。
,我终于注意到了。
去那得到精灵之眼的話,就能明白一切,有这种感觉。
我把几个苹果放进包裡,然後就这样走出街道,想着明明不知道却知道的地方走去。
,我终于注意到了。
什么嘛,我。
这不是在笑着嘛。
这样啊,就是这样。我在期待着。期待着遵循着这个声音所到达的地方。
......
......@@ -20,7 +20,7 @@
当时的我太过不成熟,【回復(Heal)】暮羽时没有将她的经历深深刻在腦中。不仅是因为痛苦與恐怖,【回復(Heal)】的熟练度也不够。
在那之剣聖的无數经历哗哗地流走,难得能获得世界最高劍技的机会就这样浪费了。
在那之剣聖的无數经历哗哗地流走,难得能获得世界最高劍技的机会就这样浪费了。
但是,这次不会变成这样。
实实在在的,将克莱因雷特家的劍技灌入我身。
虽然无法取得剣聖这一隐藏職業的技能(被动)。
......@@ -30,7 +30,7 @@
和平时一样在房間听取讲座时,佣人来叫我了。
和平时一样在房間听取讲座时,佣人来叫我了。
「【癒】之勇者大人,可以去看剣聖大人了,她正在莱娜拉之间等候。请充分地展示【癒】之勇者的力量吧。」
......@@ -89,7 +89,7 @@ MP:110
因为有【略奪(Heal)】,所以我判断安心地被拘束也好了。
就算如同家畜那样,被強行要求治癒大量人类,也能够持续夺取经验值提升等級。
,获得所有注目的技能,提升到确实能够逃走的等級。如前世我所約定的那样,破坏芙蕾雅的一切,这次将她变成我的玩具。
,获得所有注目的技能,提升到确实能够逃走的等級。如前世我所約定的那样,破坏芙蕾雅的一切,这次将她变成我的玩具。
......@@ -130,12 +130,12 @@ MP:110
暮羽咬紧下唇。
克莱因雷特家是将一切都赌在劍上面的一族。
无法使用劍的她没有絲毫存在價值。
不,还有一点。那就是生孩子。今她将被強制为了留下強大的子孙而活着。最強的【剣聖】啊,这件事情反而是在折磨她吧。
不,还有一点。那就是生孩子。今她将被強制为了留下強大的子孙而活着。最強的【剣聖】啊,这件事情反而是在折磨她吧。
「暮羽,能够背対着我吗。我使用【回復(Heal)】需要看到背才行」
「暮羽,能够背対着我吗。我使用【回復(Heal)】需要看到背才行」
暮羽点点头,背対着我。
需要看着背这件事情实际上是赤裸裸的谎言。
需要看着背这件事情实际上是赤裸裸的谎言。
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使用【翡翠眼】。
対其他人暂且不說,在不暴露的前提下対她使用【翡翠眼】是不可能的。
......@@ -177,7 +177,7 @@ MP:91
这是怎么回事,完全崩坏了。
合计素质值是勇者的水准,而且,这个等級上限之高,超过五十什么的闻所未闻啊。
,素质值的分配也很艺術性。只有対剣聖来說必要的属性很高,不必要的都很低。
,素质值的分配也很艺術性。只有対剣聖来說必要的属性很高,不必要的都很低。
再加上,使用的劍技也是最高位的神劍。
在近距离战斗中的,以压倒性优越性而自豪的洞察。
这些都被技能(被动)強化了。
......@@ -276,13 +276,13 @@ MP:91
啊,这个人不妙。假装昏迷的我不禁感觉到了恐怖。
「是吗,那么『这个』还算是能用的吧。藥也好,洗腦也好,怎么样都行吧。反正,会因为痛苦的原因拒絶使用【回復(Heal)】吧。至少把二十个左右的英雄给【回復(Heal)】了吧,至少撑到那时候吧。这之后,完全用坏掉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充分地榨干了利用價值。」
「谨遵命令,会为了获得足够的资料而溫柔地将他弄坏吧。呵呵呵,如果觉得痛苦和恐怖的話,就用魔術弄成催眠状态,下藥让他沉浸在快乐中就好了吧?」
「谨遵命令,会为了获得足够的资料而溫柔地将他弄坏吧。呵呵呵,如果觉得痛苦和恐怖的話,就用魔術弄成催眠状态,下藥让他沉浸在快乐中就好了吧?」
就这样,我的命运被决定了。
是吗,芙蕾雅从这个階段就対我丧失信心了吗。
我算是明白了啊。
「之就拜托你了哦。真是的,想到居然與这种没用的东西同为勇者简直要吐了呢。就連要利用他,居然都那么费事。」
「之就拜托你了哦。真是的,想到居然與这种没用的东西同为勇者简直要吐了呢。就連要利用他,居然都那么费事。」
芙蕾雅离开了。
我拼了命想忍住笑。从心底感到高兴。高兴得不行。
......@@ -290,4 +290,4 @@ MP:91
那个女人是渣滓啊。
啊啊,谢谢了,真是谢谢了。與一周目一样是真正的渣滓!
这下子,不会有任何踌躇,絶不宽恕。我能够復仇了!!
当你列出的所有英雄全部都被我【模仿(Heal)】之时,就是你的最后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当你列出的所有英雄全部都被我【模仿(Heal)】之时,就是你的最後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3,7 +23,7 @@
・職業能力強化。拥有【勇者】的人所持有的職業会全部被強化到另外一个次元。
・等級上限解放。所有的生物都有着等級的上限。但是対于勇者来說,这是不存在的。
・自己以及队友所获得的经验值上升两倍。
・从者的等級上限增加。经过某种行为,可以使他人的等級上限增加。(译:这的某种行为值得深思……)
・从者的等級上限增加。经过某种行为,可以使他人的等級上限增加。(译:这的某种行为值得深思……)
真是便利的力量。是和勇者相称的強大。
......@@ -35,7 +35,7 @@
四个勇者的队伍的話,就是2×2×2×2=16。可以获得整整16倍的经验。
「那么,芙蕾雅会在一周到来。」
「那么,芙蕾雅会在一周到来。」
按照我的记忆,我在得到回復術士的職業,成为勇者五天后,就会去到王国。
看起来,芙蕾雅早就覺醒为【術】之勇者,并且拥有可以察觉勇者的诞生和所処位置的能力。
......@@ -67,28 +67,28 @@
「一定要得到薬物耐性。不然像上次一样被染上藥物中毒的話,就和上次没区別了。」
不获得薬物耐性,在被用藥的时候保持自我可不行。
在逃走的时候,要強大的力量。为此需要提升等級。
在逃走的时候,要強大的力量。为此需要提升等級。
后者的話倒是不需要担心,因为我有【略奪】。
【模仿】技能的时候可以顺便提升等級。
决定好了的話,就要开始准備了。
我在回村子的路上,不断的采集着毒草和蘑菇,将其塞进包
我在回村子的路上,不断的采集着毒草和蘑菇,将其塞进包
前世的我获得薬物耐性太迟是因为我沉溺于藥物的快乐中了。要得到薬物耐性,就必须與之抵抗。在这接下来的一周間,如果不断的與毒対抗的話,应该会得到不少的熟练度。虽然一周是无法取得技能的,但是可以获得很高的熟练度和強大的内心,这样的話,应该就能很快就获得薬物耐性这个技能了。
「但是,只是逃跑的話就不好玩了。一定要将芙蕾雅玩坏然带回去。」
「但是,只是逃跑的話就不好玩了。一定要将芙蕾雅玩坏然带回去。」
在上一次中,就是这个女的让我染上毒瘾,导致我变成机械一样。
我也要让她常常这滋味,在逃跑的时候対她使用【改造】。
就算这样說,我也不是惡鬼。
如果,这个世界的芙蕾雅没有迫害我。那么我也不会将她弄的崩坏掉然利用。
如果,这个世界的芙蕾雅没有迫害我。那么我也不会将她弄的崩坏掉然利用。
但,如果想迫害我的話,絶不放过她。
想要将迫害我的話,我一定让她血债血偿。让她常常成为家畜的感觉。
我不断的采集着我知识中不会致死的毒草和毒蘑菇,然吃掉,再接着,用毒草将症状缓解,一边这样做着,我一边回避着魔獸慢慢走着。
我不断的采集着我知识中不会致死的毒草和毒蘑菇,然吃掉,再接着,用毒草将症状缓解,一边这样做着,我一边回避着魔獸慢慢走着。
......@@ -106,7 +106,7 @@
手背上被刻上了一个几何图形的紋章。
勇者之証。我这次也被选为了勇者。職業也应该覺醒了。
看向水面,向眼睛里注入力量。从精灵那里得到的【翡翠眼】开始发光。
看向水面,向眼睛裡注入力量。从精灵那裡得到的【翡翠眼】开始发光。
本来,应该要使用数据鑑定紙那样高價的道具的。
但是【翡翠眼】可以直接看破这些数据。
......@@ -136,7 +136,7 @@ MP:12/12
没有使用魔法道具都能看到他人的数据是非常的便利的。
特別是対于我这种使用【模仿】複製他人技能的人来說。
可以用这双眼睛看到拥有想要技能的対象,然複製技能。
可以用这双眼睛看到拥有想要技能的対象,然複製技能。
但是,【翡翠眼】的能力并不只有这个。虽然现在只用来做像鑑定紙一样的事情。如果增強这看透的能力的話,就会……
......
......@@ -8,20 +8,20 @@
明明是这样却不觉得恐惧。
取出放在包里的小刀,剥下附近树木的树皮,绞出汁液然后涂在身上。
取出放在包裡的小刀,剥下附近树木的树皮,绞出汁液然後涂在身上。
这周圍的魔物討厌这树的汁液。
,还有不討厌汁液以及討厌火的魔物,不进入自己的領域就不会攻撃的魔物。
,还有不討厌汁液以及討厌火的魔物,不进入自己的領域就不会攻撃的魔物。
身上漂浮着树液的味道,手上拿着火把。如果再在树上添加伤痕的話,这片領地的魔物就会察觉的。
被教导了如果能遵守这些规则的話,就能从这片森林逃出去。
被教导了如果能遵守这些规则的話,就能从这片森林逃出去。
「我,到底是怎了。」
就这样不明所以的继续走着。
我可能是疯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話,我就会在晚上被这片森林里的魔物被袭击然后死掉吧。如果那个声音是幻觉的話,那么这些対于魔物来說的対策都是没用的。会在早上来到前就成为魔物的食物。
如果是这样的話,我就会在晚上被这片森林裡的魔物被袭击然後死掉吧。如果那个声音是幻觉的話,那么这些対于魔物来說的対策都是没用的。会在早上来到前就成为魔物的食物。
因为在石皮鼹鼠那时相信了这道声音才能救到安娜小姐。如果,今天晚上能平安无事的話,那么精灵之眼的事情我也能打心底相信了。
因为在石皮鼹鼠那时相信了这道声音才能救到安娜小姐。如果,今天晚上能平安无事的話,那么精灵之眼的事情我也能打心底相信了。
所以,前进吧,现在没有时間了。
考虑到距离的話,现在不全力赶过去是来不及的。
......@@ -34,13 +34,13 @@
只剩下一天的时間了。只有当星星的轨迹重合的瞬間才会與精灵界相連。
昨天連觉都没睡的不断在森林行进着。
昨天連觉都没睡的不断在森林行进着。
身体已经疲劳不已了。
不仅是睡眠有问题,食物也有问题。因为只能吃山菜或者打猎打到的野獸,因此现在体力非常的差。
視野在不断的摇晃着。
来到这我终于相信了。
我从心底里相信着那时的声音。不然的話,我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
来到这我终于相信了。
我从心底裡相信着那时的声音。不然的話,我是不可能来到这裡的。
不断的走着走着走着,终于在第五天的晚上到达了目的地。那是被树木环绕的美丽的湖泊。
......@@ -61,16 +61,16 @@
說出的,是古代精灵的話語。
那是偶然从妖精界来到这的精灵们,给予寄予恩人们的話語。
那是偶然从妖精界来到这的精灵们,给予寄予恩人们的話語。
那是,精灵対于其恩人以及其子孙的报恩。
妖精们会来到这个與妖精界相連的地方,說出星星排列的秘密,然対說出三句完整祝词的人,给予其力量。
妖精们会来到这个與妖精界相連的地方,說出星星排列的秘密,然対說出三句完整祝词的人,给予其力量。
当然,我的祖先并没有帮助过精灵。
只是利用了祖先从帮助过精灵的人那夺来的知识而已。
只是利用了祖先从帮助过精灵的人那夺来的知识而已。
只是偶然我住的地方有着與精灵界相連的地方,然在星星対齐的时候,知道祝词的我来了而已。
只是偶然我住的地方有着與精灵界相連的地方,然在星星対齐的时候,知道祝词的我来了而已。
我已经不开始去追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了。
......@@ -80,9 +80,9 @@
被吸入的星星的光芒全部释放出来。
湖泊的中央出现了青色的光柱,然空間裂了开来。
湖泊的中央出现了青色的光柱,然空間裂了开来。
有着一名美丽的女性。
有着一名美丽的女性。
那名女性慢慢的开口了。
......@@ -96,12 +96,12 @@
我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星之精灵】就这样在我面前漂浮了起来。(译:不是,原本就是在湖面上出现的吧?一直都在漂浮吧,怎么现在突然又来这个?)
【星之精灵】就这样在我面前漂浮了起来。(译:不是,原本就是在湖面上出现的吧?一直都在漂浮吧,怎么现在突然又来这个?)
接近了我。
接近了我。
想都没想,我就闭上了眼睛。
,眼皮上有一种很溫柔的感觉。
,眼皮上有一种很溫柔的感觉。
「人之子啊,作为與精灵的契約之証,给予你那双眼睛。」
......@@ -121,7 +121,7 @@
我看向湖泊。
水面上浮现着的是翠绿色的光芒。
,看到了如同镜面一样的湖面所映照的我的样子。
,看到了如同镜面一样的湖面所映照的我的样子。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 -138,16 +138,16 @@
「多谢,【星之精灵】。」
我回礼,【星之精灵】露出一个微笑就消失了。
我回礼,【星之精灵】露出一个微笑就消失了。
这样就得到【精灵之眼】了……不,是翡翠眼。
两天后,我就会覺醒回復術士的職業,然后右手会被刻上【勇者】的印记被选为世界上只有十个人的勇者。
两天後,我就会覺醒回復術士的職業,然後右手会被刻上【勇者】的印记被选为世界上只有十个人的勇者。
「首先,观察历史吧。就算有着知识,但是技能也消失了。像前世那样,強行対那些被用了藥,崩坏掉了的身经百战的战士进行回復。対他们进行模仿也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