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b68f8f9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強欲の花

parent d797bc2b
......@@ -62,11 +62,11 @@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不,什么事也没发生」
总之因为麻烦就随便敷衍一下。不过实际上也没发生什么的,只是稍微想为了这个突然过来欠揍的钙不足的青年,把粉笔扔进他嘴罢了。
总之因为麻烦就随便敷衍一下。不过实际上也没发生什么的,只是稍微想为了这个突然过来欠揍的钙不足的青年,把粉笔扔进他嘴罢了。
「啊,啊啊,稍微开了一下玩笑而已,什么事也没有」
二宮也适当地蒙混过去。这家伙在暗恋鐮倉。不过班半數的男子也是暗恋鐮倉。
二宮也适当地蒙混过去。这家伙在暗恋鐮倉。不过班半數的男子也是暗恋鐮倉。
总而言之二宮拼命阻止这种给鐮倉不好印象的行为。
......@@ -94,7 +94,7 @@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在想着无聊的事情的时候HR开始的鈴声响起。與此同时,两、三个学生飞奔进来了。你们要早点进教室啊………
这家伙是最一个,这样想的瞬間,突然教室的门和窗户全部用力关上了。
这家伙是最一个,这样想的瞬間,突然教室的门和窗户全部用力关上了。
「呜哇,怎么啦!?」
......
......@@ -22,11 +22,11 @@
不,有一半真的很惊讶。異世界什么的不是那个吗?最近「小說家に〇ろう」很流行的那个。
虽說是隐藏宅但宅男就是宅男,我也有好几次憧憬过这样的事情。这种事件(全班转移)基本上,被欺负的人被丢弃在迷宮里然后就几乎都觉醒了外挂。咦?我没有被欺负所以不能觉醒,真是可惜。
虽說是隐藏宅但宅男就是宅男,我也有好几次憧憬过这样的事情。这种事件(全班转移)基本上,被欺负的人被丢弃在迷宮裡然後就几乎都觉醒了外挂。咦?我没有被欺负所以不能觉醒,真是可惜。
我胡思乱想多少有点逃避现实,接下来从扬声器传来了声音。
『那么简单地說明一下異世界。異世界的名字是「拉奧斯提亞」。你们都很熟悉的劍和魔法的浪漫满溢的世界。你们将在那生存,享受生活的乐趣。啊,放心吧,姑且可以选择到达的場所,到达的瞬間不会馬上挂掉。』
『那么简单地說明一下異世界。異世界的名字是「拉奧斯提亞」。你们都很熟悉的劍和魔法的浪漫满溢的世界。你们将在那生存,享受生活的乐趣。啊,放心吧,姑且可以选择到达的場所,到达的瞬間不会馬上挂掉。』
嗯,也就是我们会被投放在那边的地点。說了可以选择場所,不会造成一开始就和魔物群遭遇这种烂游戏(无理ゲー)的吧……实在是那个状况,或者說变成了生存游戏就太困难了,没有什么特典吗?比如說,『属性栏!(ステータス)』之类的可以打开的外挂技能……
......@@ -57,11 +57,11 @@
不,这次是真的十分惊讶,大概我能动的話椅子就会翻了,好危險好危險。
实际上周圍的人看过来就知道我吃惊的样子,但是大家心慌张没往这看,所以没有注意到。另外,神又开始說起什么話来。
实际上周圍的人看过来就知道我吃惊的样子,但是大家心慌张没往这看,所以没有注意到。另外,神又开始說起什么話来。
『从现在开始给你们选择。一个是转移到草原,第二个是转移到无人岛,第三个是转移到森林中。接下来,我设置了大家交談的时間所以你们事先决定好吧。最后给你们来个事先說明,虽然你们不得不被转移,这是在这边的责任,所以会给予你们不会轻易死亡的特典。一个是処于优势的属性,这个之后想确认一下的話就念「属性栏」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強大。不过这个拉奧斯提亞的居民都可以做到。那个暂且不提,其属性的數值你们比起那边的居民的平均值更加高。当然比不上訓練有素的士兵们,不过我设置了在那边积累訓練的話肯定会让你们的素质变得更強。』
『从现在开始给你们选择。一个是转移到草原,第二个是转移到无人岛,第三个是转移到森林中。接下来,我设置了大家交談的时間所以你们事先决定好吧。最後给你们来个事先說明,虽然你们不得不被转移,这是在这边的责任,所以会给予你们不会轻易死亡的特典。一个是処于优势的属性,这个之後想确认一下的話就念「属性栏」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強大。不过这个拉奧斯提亞的居民都可以做到。那个暂且不提,其属性的數值你们比起那边的居民的平均值更加高。当然比不上訓練有素的士兵们,不过我设置了在那边积累訓練的話肯定会让你们的素质变得更強。』
……嗯,也就是說这个属性值,普通人的話大概是70左右。而这个属性全是100,似乎认为日本人之类的和平笨蛋很貧弱无法生存吧。还有微妙的「之」确认这一点被強調,是因为我吗?
……嗯,也就是說这个属性值,普通人的話大概是70左右。而这个属性全是100,似乎认为日本人之类的和平笨蛋很貧弱无法生存吧。还有微妙的「之」确认这一点被強調,是因为我吗?
說起来那家伙說了『一个是』,也就是說还有一个是……
......@@ -73,7 +73,7 @@
……果然是忘记了。
于是被束缚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恐怕也可以說話。班也嘈杂起来。
于是被束缚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恐怕也可以說話。班也嘈杂起来。
咦?說起来我为什么这么冷静呢?平常的我的話,应该是和那边的同班同学一起慌张地討论起来……
......
......@@ -62,8 +62,8 @@ A. 鑑定的次數(假定)
說的也是,我也得出同样的结论。
「那人所說的是真的話,我们有必要做出选择。対于我们要选择传送去那。有草原,无人岛和森林。
我觉得选择草原比较好,不过这么重大的事情不是凭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所以需要大家进行討论,但是这种状况下很难討论出结果来。所以请大家冷静下来,然坐在座位上听一听我所的話」
「那人所說的是真的話,我们有必要做出选择。対于我们要选择传送去那。有草原,无人岛和森林。
我觉得选择草原比较好,不过这么重大的事情不是凭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所以需要大家进行討论,但是这种状况下很难討论出结果来。所以请大家冷静下来,然坐在座位上听一听我所的話」
那个說話的男生走上教師的位置,在做自我介绍,难得有鑑定功能,试一下新的介绍方法吧。
......@@ -71,7 +71,7 @@ A. 鑑定的次數(假定)
【浅野亮 男 17岁】
额,随着Level的提升連年龄也鑑定的出来了。
就外表也看的出浅野亮,是成绩优秀與运动万能。【翻译菌:期待你以被虐】性格是那种帅哥类型的。他还有美人青梅竹馬和收到大量的情書。【翻译菌:召唤FFF団,干掉他】
就外表也看的出浅野亮,是成绩优秀與运动万能。【翻译菌:期待你以被虐】性格是那种帅哥类型的。他还有美人青梅竹馬和收到大量的情書。【翻译菌:召唤FFF団,干掉他】
从鑑定中感觉到,名字上有用片假名来注明,看来我的Status也是这样,有点不好意思。
顺便說下,我討厌这家伙。正義感(笑)強到不顾周圍。都是这家伙时不时微妙的给我带来麻烦。
......@@ -82,15 +82,15 @@ A. 鑑定的次數(假定)
首先,就采用少數服从多數的投票方式来决定去哪裡。
就个人而言,我討厌这种方式,但是这种方式比较方便总结出结论。
「我不推荐去无人岛,不知道会传送到草原,森林,沙漠还是那里去,在三个选项里是最难向别人求救的选择」
「我不推荐去无人岛,不知道会传送到草原,森林,沙漠还是那裡去,在三个选项裡是最难向别人求救的选择」
說的也是,草原还是森林都比较容易找到其他人类,不觉得无人岛会有人【翻译菌:都說是无人岛,当然是没有人的啦,常识】因为是无人岛。
「下一个是草原,我觉得是这三个选项最好的选择。視野广阔也容易找到其他人。就算敌人来了也容易做出対应措施。就算离村庄远也不容易饿死。」
「下一个是草原,我觉得是这三个选项最好的选择。視野广阔也容易找到其他人。就算敌人来了也容易做出対应措施。就算离村庄远也不容易饿死。」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世界有魔物喔?就算Status稍微高了一点,我们这边只有不会战斗和手无寸铁的日本人。万一出现了強敌,我们連逃的时間也没,被杀的危險型很高。
「最是森林,赌博性质最高的选择,森林最麻烦,就算没人也能靠果实和河流来充饥解渴的活下去,如果不小心的把有毒的果实吃下去,在視野不佳时有野獸袭击的話就麻烦了。我把森林当做第二个选项。」
「最是森林,赌博性质最高的选择,森林最麻烦,就算没人也能靠果实和河流来充饥解渴的活下去,如果不小心的把有毒的果实吃下去,在視野不佳时有野獸袭击的話就麻烦了。我把森林当做第二个选项。」
噢,看来有认真思考过。
我対这个鑑定技能能不能鑑定出我所不知道的異世界果实以及它能显示出多少的情报量感兴趣,所以我不介意选择去森林。
......
,有些人提出意见而浅野把那些意见记录在黑板上。
,有些人提出意见而浅野把那些意见记录在黑板上。
「你们还有其他的意见吗?不然就接着用少數服从多數来决定了」
......@@ -12,9 +12,9 @@
五个人举手
「最是选草原的请举手」
「最是选草原的请举手」
浅野在这里举起手,剩下的都举手选去草原。我跟着他们的选择,好吗?把我们的性命压在那家伙的判断下吗,但是到最后还是跟着他们的判断。我没有說出我的忧虑。
浅野在这裡举起手,剩下的都举手选去草原。我跟着他们的选择,好吗?把我们的性命压在那家伙的判断下吗,但是到最後还是跟着他们的判断。我没有說出我的忧虑。
「决定去草原了,离神所给的时間还有30分钟。刚才神有說Status?就去确认看各自的Status吧。大家可以自由行动了。」
......@@ -110,12 +110,12 @@ A.在升級到鑑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啊?不是的,啊!来找玲醬說話是,碰巧的喔,碰巧的听到就回答了」【翻译菌:傲娇了】
【チッ】【翻译菌:他咬到舌头了,可怜的娃】
在几番的咬到舌头下终于把模糊不清的咬舌头声音調整回来时,那里有一个在移动椅子的女孩一瞬間看向这里来。【不确定翻译的対不対】【原文:なんとなく舌打ちをしたような声が闻こえたのでそちらを振り返ると一瞬中学生のようにも见える少女がいた。】
在几番的咬到舌头下终于把模糊不清的咬舌头声音調整回来时,那裡有一个在移动椅子的女孩一瞬間看向这裡来。【不确定翻译的対不対】【原文:なんとなく舌打ちをしたような声が闻こえたのでそちらを振り返ると一瞬中学生のようにも见える少女がいた。】
「啊!神田桑。刚刚好像听到类似『舌打』的声音────」
【没有听到】
她立即否认了。起码等她說完她的疑问先才否认吧。她的名字是神田玲。鐮倉桑的青梅竹馬,女生唯一說話不用太顾虑的同伴。有一次対本人說了,看笨蛋的目光似看着她以来就没說过怕了。【不是很懂?】
她立即否认了。起码等她說完她的疑问先才否认吧。她的名字是神田玲。鐮倉桑的青梅竹馬,女生唯一說話不用太顾虑的同伴。有一次対本人說了,看笨蛋的目光似看着她以来就没說过怕了。【不是很懂?】
神田是天然呆,时不时的把我和鐮倉关进体育仓庫,关进音乐室。和只穿一件体育衣【一件?】的鐮倉被关进体育仓庫时,那是真的很焦虑,我可是跟被称为麦当娜的鐮倉2人独処。【烧了你喔 byFFF団】殘酷的现实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理性的,这是我其中一个悲伤的回忆。
......@@ -126,7 +126,7 @@ A.在升級到鑑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啊,如月君的Status是怎样的?我Status是全100,是有鑑定技能,但是……」
一瞬間被煞到了【心跳版的煞到,不是吓到】。我的Status是全100,鑑定Level 3,伪装 Level 1,跟周圍的人比起来还要奇怪。这要不暴露我的Status的带过这个話题。
一瞬間被煞到了【心跳版的煞到,不是吓到】。我的Status是全100,鑑定Level 3,伪装 Level 1,跟周圍的人比起来还要奇怪。这要不暴露我的Status的带过这个話题。
「啊,我的Status也是全100,和鑑定技能,看来大家的Status都一样。」
......@@ -150,11 +150,11 @@ A.在升級到鑑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敲击声】
硬物之間相碰撞的声音在课室响起来。
硬物之間相碰撞的声音在课室响起来。
「这样进不来出不去的状况,可以认定是神的所为?」
声音从大地三人那里传出去,其他人都望向大地他们那里。也难怪他们看过来的,因为我们太大声了。
声音从大地三人那裡传出去,其他人都望向大地他们那裡。也难怪他们看过来的,因为我们太大声了。
「喂!如月!如果窗口裂开来导致有人受伤的話该怎么办!」
......@@ -162,13 +162,13 @@ A.在升級到鑑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起码要确认周圍有没有其他人啊」
窗口从里面裂开的話,那些碎片就会飞向外面。只有少量的碎片会飞散在里面,事实上会被碎片伤害到的就只有我的程度。
窗口从裡面裂开的話,那些碎片就会飞向外面。只有少量的碎片会飞散在裡面,事实上会被碎片伤害到的就只有我的程度。
「啰嗦!跟不会顾虑周圍的家伙一起野外求生什么的做不到!絶対会带来麻烦的!」
从这样的台词扯到协調性什么的也是一种才能也說不定。从心底里觉得他考虑到重点,再次从扬声器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从这样的台词扯到协調性什么的也是一种才能也說不定。从心底裡觉得他考虑到重点,再次从扬声器裡传来男人的声音。
「久等了,决定好传送去那了吗?」
「久等了,决定好传送去那了吗?」
一时只听到男人的声音。这次可以說話但没人說話而是静静的听。
......@@ -179,7 +179,7 @@ A.在升級到鑑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男人把冲击性的事实传达,班級开始吵起来了。
但是停止了。身体和声音。看来又被禁止移动和說話了。
「因为麻烦就一次过說明。異世界的諾斯蒂亞王国,在进行着勇者召唤仪式。那个魔法在我的传送通道挖了个洞,导致你们会被传送到諾斯蒂亞王国,対不起呐」
「因为麻烦就一次过說明。異世界的諾斯蒂亞王国,在进行着勇者召唤仪式。那个魔法在我的传送通道挖了个洞,导致你们会被传送到諾斯蒂亞王国,対不起呐」
总之神要說的是,(本来是去異世界的草原,现在被干扰而变成去諾斯蒂亞王国)。就我们的視点来說,比起草原还是王国的存活率还要高,而开心中。
......
......@@ -4,7 +4,7 @@
受不了的我用手捂住眼睛,但是感觉还是十分耀眼。
后,光消失后我看到的景象是多么……
後,光消失後我看到的景象是多么……
「为什么!!!???」
......@@ -16,23 +16,23 @@
突然开始自我介绍了。我已经一头雾水了。
但是,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这
但是,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这
『聪明的你想必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呢?』
『聪明的你想必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呢?』
感觉就像做了坏事的时候老師批评一样的話,快给我住口吧,真来气。
『……你现在在想什么非常失礼的事情吧。……算了,所以你明白我为啥把你留下来了吗?』
按照这种剧情走向,答案只有一个吧。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于是从扬声器传来了声音。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于是从扬声器传来了声音。
『你的HDD(硬盘)我看过了,不过,那些貧乳收藏实在是太那啥了,嗯』
「…………」(翻译君:我喜欢巨乳)
暂时的沉默。
『嘛,玩笑就說到这里,进入正题吧。話說回来,真的令人惊讶。确实我设置的一个小时里鑑定的Level上升的人这样的事我也预想得到。进一步說我也想过给Level上升的人奖励。而实际上Level上升的人包括你也就三人而已。』
『嘛,玩笑就說到这裡,进入正题吧。話說回来,真的令人惊讶。确实我设置的一个小时裡鑑定的Level上升的人这样的事我也预想得到。进一步說我也想过给Level上升的人奖励。而实际上Level上升的人包括你也就三人而已。』
很意外也有发现鑑定能升級的家伙,本来想这个班級只有我知道这种模板的小說……稍微有点太自恋了。
......@@ -53,7 +53,7 @@
「那么下一个。我得到伪装技能的时候感觉到头痛,那是血管断裂之类的不妙的痛苦吗?」
『那是不対的。那是本来得不到这个技能的灵魂被印进技能的感觉,可以說是灵魂的不协調感。腦本身没有受到损伤,因此疼痛除了造成冲击外不会使人昏倒和死亡。顺便說一句转移到那边灵魂适应了那边的世界在那边取得技能是不会发生头痛。倒不如說高山訓練的要領,去了那边的話技能就变得容易提升。』
『那是不対的。那是本来得不到这个技能的灵魂被印进技能的感觉,可以說是灵魂的不协調感。腦本身没有受到损伤,因此疼痛除了造成冲击外不会使人昏倒和死亡。顺便說一句转移到那边灵魂适应了那边的世界在那边取得技能是不会发生头痛。倒不如說高山訓練的要領,去了那边的話技能就变得容易提升。』
太好了,幸虧不是說什么腦部破损又馬上修复的話。真的太好了。
......@@ -61,17 +61,17 @@
还没有我有多厉害的实感。
「嗯,好问题。大致上成人男性,全属性70前吧。这是农民的属性,而狩猎为生的人有的筋力达到了100。冒険者的話,和魔物战斗所以会更高。」
「嗯,好问题。大致上成人男性,全属性70前吧。这是农民的属性,而狩猎为生的人有的筋力达到了100。冒険者的話,和魔物战斗所以会更高。」
原来如此。虽說是农民但是那边的人有着一定的体力,恐怕比起现在城市居民的高中生更加強壮,也可以这样考虑吧。
「那么最一个。刚才說了给鑑定的Level升級的人奖励这样的話吧,那么鑑定的Level升了两級甚至入手了伪装技能的我会有什么奖励等待着我呢?」
「那么最一个。刚才說了给鑑定的Level升級的人奖励这样的話吧,那么鑑定的Level升了两級甚至入手了伪装技能的我会有什么奖励等待着我呢?」
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想我特意做了那么痛苦的事,不提高奖励的話不划算。
『咦?你意外的很唯利是图?……不过算了,授予你的奖励有两个!一个是【強欲の种】这个额外技能。这是我亲自创造的世界上只有存在一个的技能哦,把这个授予你』(翻译君:男主的外挂来了)
【強欲の种】吗,不知道是怎样的技能不过以会明白的吧。
【強欲の种】吗,不知道是怎样的技能不过以会明白的吧。
「还有一个是?」
『只给你特别的一个属性的數值变成三倍──』
......@@ -81,7 +81,7 @@
『即答啊。但是,为什么提升运气呢?按照你的性格应该是提升筋力的啊?』
神真是說了有趣的話。我就那么容易被认为是腦子只有肌肉的人吗?
神真是說了有趣的話。我就那么容易被认为是腦子只有肌肉的人吗?
「这是我擅自预想而已,只有运气在等級提高的时候數值是不会上升的吧?那么简单就把运气得到手的話现在那个世界不就到処都是富豪吗?」(翻译君:男主:我真Tm机智)
......@@ -89,7 +89,7 @@
『果然你真的很有趣。我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我的友人…曾经的(仆の友人…なだけあるね)』
我无法理解最神的話的意思。
我无法理解最神的話的意思。
我还在为神的話而疑惑的同时,淡淡的光包圍了我。
......@@ -99,16 +99,16 @@
『再见了,直到再会的那天为止──诚一君』
在尝试理解神最嘟哝的話語的意思时──我的意识中断了。
在尝试理解神最嘟哝的話語的意思时──我的意识中断了。
什么也看不见漆黑的世界,在这之中只有一个外表看起来是少年的男性坐在椅子上。
少年不知为何转着手中钢笔一样的机械。
面的出来由你们来做」
面的出来由你们来做」
少年往后转过头去,不知何时二人的男女站立在那里
少年往後转过头去,不知何时二人的男女站立在那裡
「没问题的吧?把【种】交给了那位……」
......@@ -127,6 +127,6 @@
女性用溫柔的声音說着并拍了拍手。
「期待着他的表现……从心底
「期待着他的表现……从心底
下个瞬間,三人的身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2,15 +12,15 @@
「啊?这个…那个…啊!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到了異世界…吧?」
処于这种状况还回答问题的鐮倉桑。脸蛋红红的好可愛。不,我在想什么。
看来鐮倉桑的预想猜中事实了。在一个石头做的房間,全员35人都晕倒了的勇者召唤……諾斯蒂亞王国?不用特地說明也懂的情况。
看来鐮倉桑的预想猜中事实了。在一个石头做的房間,全员35人都晕倒了的勇者召唤……諾斯蒂亞王国?不用特地說明也懂的情况。
「大概是成功使用勇者召唤了吧?其他人还没清醒,看来我们是最早清醒的……」
我还感觉到摸…鐮倉桑胸部的柔软。【翻译菌:应该用核弹的】
听到有几个人回答了鐮倉桑的问题,那声音在这个房間徘徊。
听到有几个人回答了鐮倉桑的问题,那声音在这个房間徘徊。
「这是?」
「这是?」
现充的浅野开始站起来,其他几个人也站起来确认状况。
过了一小段时間,全员一个接一个的清醒过来了
......@@ -87,11 +87,11 @@
还没完
看来使用成功了。但是原本是要伪装成鑑定Level 1,看来不小心的也删除掉了。
那之再用多几次的伪装Status,结果是伪装不到Level低,就直接删除掉吧。
那之再用多几次的伪装Status,结果是伪装不到Level低,就直接删除掉吧。
在我靠墙壁休息是,那扇门被打开了。
看门的人看起来好像是王族。就那身装扮看来是女性。
「各位勇者们,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是瑪丽。諾斯蒂亞。以请多指教。」【翻译菌:原文没有这么客气,就用请多指教。因为我表达不出来】
「各位勇者们,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是瑪丽。諾斯蒂亞。以请多指教。」【翻译菌:原文没有这么客气,就用请多指教。因为我表达不出来】
諾斯蒂亞吗?看来真的是王族。王女的年龄看起来和我们不相上下。
......@@ -111,24 +111,24 @@ Show出爽朗的帅哥样的去握手的浅野。那现充家伙的『余裕』
王女用含着泪水的眼睛恳求帮助。
……如果,这是谎言的話。这个王女就是惡女咯。
打到魔王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那有可能,没有根据的结论。話說回来,召唤我们的又不是你们而是神,你们还把神作的传送通道开了一个洞的說。連我们是哪个異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把我们传送回原本的世界?
打到魔王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那有可能,没有根据的结论。話說回来,召唤我们的又不是你们而是神,你们还把神作的传送通道开了一个洞的說。連我们是哪个異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把我们传送回原本的世界?
說到底,那只是以前的传說,王女也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还不止这个理由。
我都說谎,說我的鑑定只有Level 1。再說,那王女在我们这些站面的家伙难以注意的时候,眼神有些变化。虽然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感觉到有不好的预感。
我都說谎,說我的鑑定只有Level 1。再說,那王女在我们这些站面的家伙难以注意的时候,眼神有些变化。虽然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感觉到有不好的预感。
「二宮!居然弄哭瑪丽桑!対不起,瑪丽桑。那家伙刚刚才被转送过来,腦筋还没清醒。」
「呃,有意见是理所当然的……那,要接受打到魔王的委托吗?」
王女在浅野說話时把視线向上移过去。这向上看的視线有99%是习惯說谎的家伙才有的习惯。我是这个结论的来源,休想骗过我着双被妹妹鍛鍊出来,鑑定說谎的眼力。
当我腦浮现出某个脸时,浅野发出了冲击性的回答。
当我腦浮现出某个脸时,浅野发出了冲击性的回答。
「呃,当然接受啦,不能放置世界的危机不管的吧」
……哈?为什么随便做出决定?到底是从那个家伙的嘴說班級的事要大家一起討论而不是某个人做出独断的决定?还是他以为其他全员都是这么想?
……哈?为什么随便做出决定?到底是从那个家伙的嘴說班級的事要大家一起討论而不是某个人做出独断的决定?还是他以为其他全员都是这么想?
「大家觉得这决定好吗?」
当我在发呆时,正義感(笑)強的浅野向这里望过来了。承諾过后才问我们的意见,揍飞你喔?
当我在发呆时,正義感(笑)強的浅野向这裡望过来了。承諾过後才问我们的意见,揍飞你喔?
「浅野都說去了,那我跟你去吧」【虽然感觉到怕怕地的,但是浅野君說去的話,我陪你去吧】【不能留浅野君一个人在那么危險的地方】【不能只让浅野自己在那边耍帅】
......@@ -142,7 +142,7 @@ Show出爽朗的帅哥样的去握手的浅野。那现充家伙的『余裕』
連笨蛋(二宮)也說这番意见,就我看来他只是想跟着鐮倉桑的意见罢了】
在那的大地君想去。不如說,全员都兴奋的表示想去。
在那的大地君想去。不如說,全员都兴奋的表示想去。
「瑪丽桑。我们全员都是认真的。肯定把魔王打到。」为了让留着眼泪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瑪丽桑安心,浅野这么說。从哪来的自信。
......@@ -166,12 +166,12 @@ Show出爽朗的帅哥样的去握手的浅野。那现充家伙的『余裕』
「如月!你在胡說什么!」
浅野抓起我的衣袖,就这样的把我压到墙壁那,关键时刻被碍事了。
浅野抓起我的衣袖,就这样的把我压到墙壁那,关键时刻被碍事了。
「啧!」
我咂舌的背対浅野。实际上我也猜到浅野会来碍事。这样一来
我接触到王女的目光……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像被凶狠的目光瞪了!?就像是把包含杀意的目光瞪着我。
我接触到王女的目光……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像被凶狠的目光瞪了!?就像是把包含杀意的目光瞪着我。
那目光就像是以前我拿着妹妹的内裤是被妹妹看到的那种目光以来。那时差点被干掉。說起来,那目光就像要杀死我似,但是跟妹妹那目光相比,根本不够资格拿来做比较。
「如月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家伙,其实是好人,请原谅他」
......
过了一会儿,从王女那得知要和父亲……也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见面并接受說明。
过了一会儿,从王女那得知要和父亲……也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见面并接受說明。
我们跟着公主和护卫的士兵一起走出了举行召唤仪式的房間,被带到了大厅里。喂喂,士兵不要在背后推着我,虽然我刚才挑衅了王女。
我们跟着公主和护卫的士兵一起走出了举行召唤仪式的房間,被带到了大厅裡。喂喂,士兵不要在背後推着我,虽然我刚才挑衅了王女。
「汝们是勇者大人吗?我是高卢・諾斯蒂亞。这个諾斯蒂亞王国的国王。这次因为我们的原因,擅自把你们召唤过来,非常抱歉」
......@@ -8,21 +8,21 @@
「没有必要低下头,我们完全没有介意」
浅野慌忙回答道。嘛,我也真心没有介意被召唤这件事,即使没被召唤到这也是被扔到草原上。
浅野慌忙回答道。嘛,我也真心没有介意被召唤这件事,即使没被召唤到这也是被扔到草原上。
「你这样說的話实在帮大忙了。召唤汝们的理由已经从瑪丽那听說过了吗?」
「你这样說的話实在帮大忙了。召唤汝们的理由已经从瑪丽那听說过了吗?」
「是的」
国王再次询问浅野。为什么你能那么堂堂正正地說出那样的話?
「那么說話就快了。汝们将在數年内和这个城堡的士兵一起接受訓練,当然房間也在这准備好,每个人都安排一人一个专用的女仆。另外我负责保証各位的身份地位。这样子没问题吧?」
「那么說話就快了。汝们将在數年内和这个城堡的士兵一起接受訓練,当然房間也在这准備好,每个人都安排一人一个专用的女仆。另外我负责保証各位的身份地位。这样子没问题吧?」
「特意准備到那种程度的照顾,实在十分感激」
多虧了浅野,談話不断地进行着。
不过話說回来,这家伙也是个老狐狸,满满一副欺骗我们的样子。或者应该說是,和刚才的王女不愧是是父女。
「最各位大人的属性栏请让我确认一下。打开属性栏这样子没问题吧?」
「最各位大人的属性栏请让我确认一下。打开属性栏这样子没问题吧?」
「是的。没问题」
王女說出了让我们打开属性栏的話。鑑定技能能不能用伪装LV1蒙混过去让我有点不安,没问题的……应该。
......@@ -39,43 +39,43 @@
故意让周圍的人都能听见的大声說話。只有我听到了从鼻子发出的笑声。
……那是什么?想吵架吗?顺便看到了班的同学都往我看过来,用好像看到笨蛋一样的視线盯过来。
……那是什么?想吵架吗?顺便看到了班的同学都往我看过来,用好像看到笨蛋一样的視线盯过来。
在这之总算结束了全员的属性栏的确认。
在这之总算结束了全员的属性栏的确认。
「那么,今天勇者大人们也累了,就到这吧」
「那么,今天勇者大人们也累了,就到这吧」
国王开口宣言道,从面的门走出去了。
国王开口宣言道,从面的门走出去了。
「那么各位大人跟着女仆们并按照她们的指示回到房間去吧。明日7点在食堂吃早饭。10点开始进行訓練。虽然我认为明天只是进行简单的說明而已,今天请早点就寝,不要勉強自己。」
王女拍拍手近30个女仆络绎不絶地过来了,而且全员是美少女。哇,不妙啊。
王女拍拍手近30个女仆络绎不絶地过来了,而且全员是美少女。哇,不妙啊。
但是我看着进来的女仆们察觉到了违和感。女仆只有34人,我的班級有35人,少了一人。
我対此感到疑问的时候
「诚一大人,之能稍微耽误你一点时間吗?」
「诚一大人,之能稍微耽误你一点时間吗?」
听到了这样的話。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跟着王女被带到了从城堡里面出来走五分钟左右就到的森林里
我跟着王女被带到了从城堡裡面出来走五分钟左右就到的森林裡
「诚一大人。其实有件事十分抱歉,就是城堡的一部分房間不够了……只有你一个人请使用这边的房間」
「诚一大人。其实有件事十分抱歉,就是城堡的一部分房間不够了……只有你一个人请使用这边的房間」
王女指着的是───令人吃惊的破旧的小屋。果然这家伙是惡女。
「那个……其实我也可以住旅館之类的……」
实在是没有住在这里的勇气。虽說这里是王国的附近,但也是在外面,盜贼和魔物之类的不会过来吗?
实在是没有住在这裡的勇气。虽說这裡是王国的附近,但也是在外面,盜贼和魔物之类的不会过来吗?
「不,这边虽然也很想这样做但实在是没办法……更何况,和勇者相符的不正是这件屋子吗?」
王女看过来的視线充满了很明显的侮蔑。这家伙絶対対刚才的事怀恨在心。
「那、那之,女仆和护卫之类的……那样的人能给我吗?」
「那、那之,女仆和护卫之类的……那样的人能给我吗?」
「为了一个勇者就調动人手,王国的女仆和騎士没有那么便宜。亮大人的熟人的話就尽可能给予优待但是……口德不好、技能也没有的人,不适合当勇者的人没有给予他那么多优待的富余。从明天就从门进来吧。还有这一带似乎有魔物出现,所以请小心点吧」
「为了一个勇者就調动人手,王国的女仆和騎士没有那么便宜。亮大人的熟人的話就尽可能给予优待但是……口德不好、技能也没有的人,不适合当勇者的人没有给予他那么多优待的富余。从明天就从门进来吧。还有这一带似乎有魔物出现,所以请小心点吧」
王女这样說完就馬上回到了城堡。
......
不管怎么說先来打扫一下屋子吧。难以想象这能住人。
不管怎么說先来打扫一下屋子吧。难以想象这能住人。
說来真是给了我間烂屋啊那个王女,门都歪了不是吗。
姑且门就歪着,先进屋吧。
姑且门就歪着,先进屋吧。
「呜哇……咳咳……真过分啊。」
面到処是尘埃,有蜘蛛网,地上还有泥。当然没有床之类的东西。不可能有。而且打扫用品也没有。有的只是铁锹,十字镐之类的道具。
面到処是尘埃,有蜘蛛网,地上还有泥。当然没有床之类的东西。不可能有。而且打扫用品也没有。有的只是铁锹,十字镐之类的道具。
「恩……就算是背靠着也好,睡觉的地方不确保可不行呐……这附近能睡吗?」
......@@ -14,7 +14,7 @@
ガサガサッ(噶萨噶萨)
听到附近的草丛传出像是会跑出什么来的声音。
听到附近的草丛传出像是会跑出什么来的声音。
「诶,等,你,难道是魔物!?」
......@@ -22,7 +22,7 @@
「要先确认一下外面的情况啊……」
在小屋发抖着被魔物杀掉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总之看到外面的情况的話,也能做好准備吧。
在小屋发抖着被魔物杀掉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总之看到外面的情况的話,也能做好准備吧。
看了看外面,出现了一米二高的人形魔物。手上拿着木棍,下半身缠有布。发现并瞪着我,完全把我当作目标了吧。
「ギ、ギギィ!」(Sh,杀──!)
......@@ -31,7 +31,7 @@
「开什么玩笑!?」
我全力跑回家。一般說来那家伙很恐怖啊。就算是新手,是小孩子,挥舞着武器就已经够危險了。
我全力跑回家。一般說来那家伙很恐怖啊。就算是新手,是小孩子,挥舞着武器就已经够危險了。
哥布林(我取的名字)进入家中。作为牵制,我拿着铁锹。姑且尖端有铁,想杀的話人也是能杀死的。所以說我这是真的在农民起義么。
我往朝着这边飞奔过来的哥布林全力挥舞着铁锹。不是要不要杀掉的问题。不干掉它死的就是我。說不定把我抓回部落,做些R18的事情,生下哥布林的孩紙也說不行。不,这不可能啦。
尽可能地想些有的没的提升自己的士气。我就那样借着势头继续挥舞着铁锹。
......@@ -46,14 +46,14 @@
「ギッ!?」(卧了个大槽!?)
就这样让铁锹从手中飞出去,対哥布林使出一记擒抱。騎在哥布林身上,捡起附近的木棍,対着腦门一顿敲。手传来把肉敲烂的触感。很难說这是种很爽的感觉。
就这样让铁锹从手中飞出去,対哥布林使出一记擒抱。騎在哥布林身上,捡起附近的木棍,対着腦门一顿敲。手传来把肉敲烂的触感。很难說这是种很爽的感觉。
用棍棒一直敲哥布林的头,它似乎死了一动不动了。鮮血溅得到処是。木棍裤子衬衫上全是血。把夹克脱了是対的。
把哥布林杀了之几秒钟,尸体化作光的粒子消失了。
把哥布林杀了之几秒钟,尸体化作光的粒子消失了。
「呜呜哦!?」
吓了一跳的我赶紧离开了哥布林尸体。
最终光的粒子完全消散的时候,那留下了脏兮兮的布和石头。
最终光的粒子完全消散的时候,那留下了脏兮兮的布和石头。
「这是……掉落物?怎样都好,尸体会消失的話,希望溅出来的血也帮我清掉呐」
......@@ -72,10 +72,10 @@
「但是,像刚才那样,睡着的时候哥布林袭击的話很恐怖啊。这破破烂烂的门一下就会被破坏掉……対了,用这个腰布……」
哥布林的腰布有相当的面积。我用家中一隅发现的小铲子,在家门口挖了个刚刚打倒的哥布林能掉进去大小的洞穴,把布铺在上面。然四个角用石头压住,中間用土掩飾。简易落穴。
哥布林的腰布有相当的面积。我用家中一隅发现的小铲子,在家门口挖了个刚刚打倒的哥布林能掉进去大小的洞穴,把布铺在上面。然四个角用石头压住,中間用土掩飾。简易落穴。
「虽說想到了就做……真费劲啊这个」
挖个一米以上的洞說实話相当费劲。要是城能洗澡真想馬上去洗。
挖个一米以上的洞說实話相当费劲。要是城能洗澡真想馬上去洗。
顺便一提,挖洞的时候只穿了一条平角裤,上半身是真空加夹克,相当变态的穿着。
全身是汗,用衬衫没溅到血的部分擦了下,换上明天要穿的衣服后馬上睡着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全身是汗,用衬衫没溅到血的部分擦了下,换上明天要穿的衣服後馬上睡着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7,20 +7,20 @@
「看来我还是太早起来了,反正没事做就直接去城堡吧。說不定能借我冲个凉」
早点去的話就有早餐吃,昨天都没吃到午餐和晚餐,肚子好饿啊。
门进?进到诚堡的我迷路了。
门进?进到诚堡的我迷路了。
「唉?这里是哪裡?說起来我也不知道食堂在那里?」
「唉?这裡是哪裡?說起来我也不知道食堂在那裡?」
就在城堡里到処看看,这里是庭院吗?听到外面有声音。
就在城堡裡到処看看,这裡是庭院吗?听到外面有声音。
「哦,是城堡的人吗?去问问看食堂在那
「哦,是城堡的人吗?去问问看食堂在那
当我去到那声音的来源是,看到一个充满肌肉的大叔在挥劍。看来这是訓練場。
当我去到那声音的来源是,看到一个充满肌肉的大叔在挥劍。看来这是訓練場。
「挥劍声!」
【啊—请问】
挥劍的声音带来恐怖的感觉,我不敢接近他们。(居然站在我背!)应该不会砍过来吧?
挥劍的声音带来恐怖的感觉,我不敢接近他们。(居然站在我背!)应该不会砍过来吧?
「挥劍声!哦,你那发色,你是勇者吗?」
「啊,是。我叫如月诚一」
......@@ -37,7 +37,7 @@
大叔忽然邀请我。【翻译菌:哄哄!看来豬脚要被打开新的门了】
「哎,我OK。我跟不上丹桑的节奏来挥劍的喔,而且会妨碍到你们的?」
就要慎重的拒絶。肚子还饿的发软。不想乱乱动的浪费体力。
就要慎重的拒絶。肚子还饿的发软。不想乱乱动的浪费体力。
「不用太客气的啦。我们差不多要结束了。延長30分钟也没问题」
......@@ -47,13 +47,13 @@
真的饿到发软了,根本使不出干劲来,这样說的話感觉像是输了(输给什么?),不說比较好。
「所以就說了不用客气!方正我们会在訓練时間教导勇者们。想到可以省了教一个人的功夫反而觉得更好」
「所以就說了不用客气!方正我们会在訓練时間教导勇者们。想到可以省了教一个人的功夫反而觉得更好」
大笑,看不出是坏人。
输给他的气势而接受訓練了。
输给他的气势而接受訓練了。
「再把下巴收紧点,脚在前面点。対了。再把手腕往内收紧点……不错的素质。你在那边也有学过劍术吗?」
「要說是那个的話我就是户内派……我就读了些房間的書,没什么注意到武术的东西。」
「要說是那个的話我就是户内派……我就读了些房間的書,没什么注意到武术的东西。」
以前在家是有过要把【スター〇ースト〇トリーム】的东西完全再现而挥过劍,自那以来就没碰过有关劍的东西了】
......@@ -61,13 +61,13 @@
「看来你可能有劍术的才能。把劍术Level进修到不会丢勇者脸的程度!」
丹桑又在大笑。就我看来他是好人。从心底浮现笑意。
在那數分钟,持续挥劍到訓練结束为止。
丹桑又在大笑。就我看来他是好人。从心底浮现笑意。
在那數分钟,持续挥劍到訓練结束为止。
「你果然有劍术才能,期待你未来的表现!」
「将来打到魔王会回来的」
「将来打到魔王会回来的」
虽然打到魔王很有可能回不来就是了。
虽然打到魔王很有可能回不来就是了。
「哈哈哈,没错。対了,离吃饭时間还早要不要去溫泉?」
......@@ -85,13 +85,13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
「……你,比我还要像大叔」
我和丹桑来到溫泉,然后到浴缸附近洗身体。顺带一提,这里没有洗发水,只有肥皂。
我和丹桑来到溫泉,然後到浴缸附近洗身体。顺带一提,这裡没有洗发水,只有肥皂。
「就勇者们的反应来看,在你们的世界溫泉是日常那样的东西吗?看你们很像很习惯的样子。」
还在洗身体的丹发问。声音在大浴場很响亮。
「呃,这么大的浴場在我们那可是高級場所……如果是一个人大小的浴場就每个家庭都有」
「呃,这么大的浴場在我们那可是高級場所……如果是一个人大小的浴場就每个家庭都有」
这世界的文明程度就像中世纪的欧洲外加魔法。魔法代替科学发展到科学来說不可思议的事,魔法都能做到那些事。就科学的程度还要差过中世纪的欧洲。
......@@ -101,7 +101,7 @@
「人都是努力把想要的东西都简单化而努力的生物,就算没有魔力人类还是没变,他们就想其他的方法来达到目的」【翻译菌:总之是人类很懒的就发明很多便利的东西来达到目的的意思】诚一这么回答丹桑。
人都有想要飞的愿望,萊姆兄弟把这个愿望实现了。就这样发明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就像现代日本发明各式各样的自动机器人,制作动画啊,【ラノベ 是一个动画,我不会翻】対了,好在意ラノベ之的剧情发展?啊…扯开話题了。
人都有想要飞的愿望,萊姆兄弟把这个愿望实现了。就这样发明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就像现代日本发明各式各样的自动机器人,制作动画啊,【ラノベ 是一个动画,我不会翻】対了,好在意ラノベ之的剧情发展?啊…扯开話题了。
「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好想去日本参观」
......@@ -132,7 +132,7 @@
「嗨!诚一!要不要一起吃饭?」
大地也开始找料理时看到我在那寻找座位就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吃饭。
大地也开始找料理时看到我在那寻找座位就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吃饭。
「唉?啊啊,不要紧」
......@@ -146,7 +146,7 @@
「知道了,安静点。周圍的貴族看过来了」
因为这个笨蛋引起的骚乱,貴族们发现我在这
因为这个笨蛋引起的骚乱,貴族们发现我在这
「……啧,你运气真好,就这样放过你吧」
......
就算想要认真的接受訓練,10点才是訓練时間,还要等2个小时。去哪裡打发时間……王城有国家圖書館,我们可以自由出入王城。我也记得怎么去訓練場了,就去读读書打发时間吧。
在食堂的女仆带我去圖書館……总之好大。和某个相机总店一样大的面积。还有4层楼。如果这里是24小說营业的話,我就不住在那个破烂屋子里而是跑来这里住了。晚上10点到早上5点是关闭时間。
没想到有这么大量的書本。顺便說說在入口附近玻璃柜放置了一些書本,我拿来看了看,都是黄色系列的小說。为什么放在入口附近?
我来圖書館的目的是想要真的这个世界的常识。我才被召唤来没多久,什么都不知道。日本的常识可能我扯腿,比这边小孩的认识还要少。为了尽早适应这个世界需要收集情报。
在食堂的女仆带我去圖書館……总之好大。和某个相机总店一样大的面积。还有4层楼。如果这裡是24小說营业的話,我就不住在那个破烂屋子裡而是跑来这裡住了。晚上10点到早上5点是关闭时間。
没想到有这么大量的書本。顺便說說在入口附近玻璃柜放置了一些書本,我拿来看了看,都是黄色系列的小說。为什么放在入口附近?
我来圖書館的目的是想要真的这个世界的常识。我才被召唤来没多久,什么都不知道。日本的常识可能我扯腿,比这边小孩的认识还要少。为了尽早适应这个世界需要收集情报。
但是这么大量的書靠我自己去看的話起码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間。去问问在柜台附近读書的爺爺吧。
「啊,打扰了,有关于这个世界常识的書放在那?还有没有关于王国附近的地理,魔物以及植物的类似百科字典的書?还有关于勇者传說的書?请告诉我那些書的位置」
「啊,打扰了,有关于这个世界常识的書放在那?还有没有关于王国附近的地理,魔物以及植物的类似百科字典的書?还有关于勇者传說的書?请告诉我那些書的位置」
一口气问完所有的疑问的我被老爺爺瞪着。
......@@ -12,17 +12,17 @@
老爺爺回答。
「就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在2个小时读完」
「就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在2个小时读完」
我自信满满的回答,老爺爺发呆的看着我。
「随你喜欢,这个世界的地理在一楼的Block A,世界的常识和勇者传說在这楼的Block C,更详细的就问在対面的那些家伙吧。」
老爺爺继续读他的書,等一下啊,这个老爺爺读的是在入口那边玻璃柜的Ero書…
老爺爺继续读他的書,等一下啊,这个老爺爺读的是在入口那边玻璃柜的Ero書…
迟点再理那Ero老爺爺,先去対面的書柜找書。
有这个世界的起源與勇者传說的書,大概是20本作左右。
有这个世界的起源與勇者传說的書,大概是20本作左右。
我拿那些書时,被圖書管理员的老太婆用『这家伙拿这么多書搞屁啊』的目光看着。
找到空位了,我就坐在那拿了离我最近的書来读。虽然想要慢慢看,但是没时間了,就以1页5秒的速度读書。
找到空位了,我就坐在那拿了离我最近的書来读。虽然想要慢慢看,但是没时間了,就以1页5秒的速度读書。
我在读書途中是,有个大叔注意到我读書的速度而吓呆了,而我也透过这次读書仔大致上明白了些事情。
......@@ -33,16 +33,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