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742a857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再臨勇者の復讐譚 ~失望しました、勇者やめて元魔王と組みます~

parent caf0f42a
......@@ -2,14 +2,14 @@
突然間,这样子的声音进入了我的耳朵,是老人的嘶哑的声音。
那个声音讓我回过身,向四周观望。
,我发现自己站在奇妙的纹飾上。
,我发现自己站在奇妙的纹飾上。
「哪裡啊……这是」
「这是『雷特西亞』。是和勇者大人居住的世界不同的世界」
「哪裡啊……这是」
「这是『雷特西亞』。是和勇者大人居住的世界不同的世界」
対于我口中流出的问题,嘶哑的声音进行了回答。
我向听到的声音的方向抬高视线。
在那,站着一排穿着文艺復兴时代的贵族服装的男女老少。
在那,站着一排穿着文艺復兴时代的贵族服装的男女老少。
回答我的疑问的就是其中非常显眼的戴着王冠的壮年男子。
「雷……特西亞」
......@@ -19,7 +19,7 @@
等一下,不要随便推进話题。
想这么说,但是干渴的喉咙说不出来。
「然我们王国,为了杀掉魔王而进行了勇者召唤」
「然我们王国,为了杀掉魔王而进行了勇者召唤」
是梦见了虚幻的梦吗。
或者还是我已经分不清妄想和现实的区别了呢。
......@@ -30,7 +30,7 @@
暂且,冷静下来吧。
听着男子的話,混乱的头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开始回想几分钟前的事。
,开始回想几分钟前的事。
那个瞬間──又鮮明地想了起来。
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由得大笑起来,用手压下了疼痛的头。
......@@ -48,7 +48,7 @@
「没关系的琉薩斯。勇者殿现在还混乱着呢。不要那么急躁」
琉薩斯,是么?
壮年男子,很熟的将红叫做琉薩斯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的同时。
壮年男子,很熟的将红叫做琉薩斯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的同时。
我像雷电一样的奔跑了起来,同时我的思考被染成了纯白。
──你已经没有用了啊,勇者大人。
之前的记忆涌向腦海的同时。
......@@ -65,7 +65,7 @@
「嘎,Fu──Ck」
琉薩斯被那个势头吹飞,猛的撞到了墙壁上。
就瞪大眼睛失去了意识。
就瞪大眼睛失去了意识。
还不够。
不能这样就结束。
跨到身上,进行殴打。
......@@ -80,7 +80,7 @@
「──琉薩斯!」
即便如此,我还是继续殴打着琉薩斯。
那个每一次,都讓我感觉积存在心的感情变得晴朗了。
那个每一次,都讓我感觉积存在心的感情变得晴朗了。
「你是……只有你是!」
......@@ -88,7 +88,7 @@
但是,这样的东西并不能偿还。是不能够偿还的。
──我从那家伙那受到的痛苦,才不只是这样的东西
──我从那家伙那受到的痛苦,才不只是这样的东西
再来一发──向上挥舞了的拳头,终于被压制到了地上。
一瞬間,想把压住我的家伙们甩开。
......@@ -107,7 +107,7 @@
──到底是什么,是么?
薄れゆく意識の中で、耳に入ってきた問い。
対那种完全明白的问题,我在心回答。
対那种完全明白的问题,我在心回答。
这个家伙是,杀了我的人。
......@@ -120,10 +120,10 @@
等待的结果却是,被信赖着的同伴所背叛。
対手臂被砍下,胸口被貫穿,呆站着的我哈哈大笑的脸我也还记得。
那个红的男人──琉薩斯也是其中之一。
那个红的男人──琉薩斯也是其中之一。
杀了我的話,討伐魔王的名誉就是他们自己的东西了。
战斗结束以,勇者就只是妨碍而已。
战斗结束以,勇者就只是妨碍而已。
你已经,没有用了。
我被笑着対我这样说的同伴们杀了。
......@@ -132,6 +132,6 @@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感谢自己的幸运。
能够给我対背叛的家伙復仇的机会。
──会讓你们悔的,対背叛了我的事。
──会讓你们悔的,対背叛了我的事。
这样嗤笑着,我失去了意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9,7 +29,7 @@
也能有更多殺掉琉薩斯的机会。
而且剛被召唤過來,我還不知道這裡的情況。
一次见面的时候相比,国王蒼老了許多,已經流逝好几年岁月的可能性很高。
一次见面的时候相比,国王蒼老了許多,已經流逝好几年岁月的可能性很高。
在行动之前,努力於收集情报吧。
就这样,我成為表面上聽從於王国的勇者。
......@@ -49,7 +49,7 @@
上午是學習有關这个世界的知识。
下午是騎士的战术指导。
晚饭過則是魔術師的魔術指导。
晚饭過則是魔術師的魔術指导。
午餐時還有包括休息時間,大致是这样的感觉。
......@@ -106,7 +106,7 @@
在我們的隊伍裡,只有两人的存在消失了。
也沒有說是死亡,这是相當異常的情況。
城堡也沒見到两人的身姿。
城堡也沒見到两人的身姿。
姑且不說鬼族的迪奧尼斯,沒看到屬於王国騎士団的露西芙娜才是最怪異的。
總之,有必要調查這個情況。
......@@ -128,7 +128,7 @@
現在我不能使用魔術的事已經暴露出来了。
琉薩斯事件相结合,對第二代勇者相當不满的人有一定的數量。
最初都是「勇者大人」,现在都在背裡用「那个誰」來消遣。
最初都是「勇者大人」,现在都在背裡用「那个誰」來消遣。
雖然無法使用魔力,但還是有一定的技术。
眼睛和耳朵早在战場上掌握住技巧了,所以即使隔一段距離也能聽到那微小他聲音。
......@@ -150,7 +150,7 @@
嘶哑的东西,那是琉薩斯的声音。
看來是跟魔術師同伴談話。
抑制住想要衝進房間殴打他的想法,消去气息壓下殺意,我仔細听裡面的說話聲。
抑制住想要衝進房間殴打他的想法,消去气息壓下殺意,我仔細听裡面的說話聲。
「無法使用魔力,似乎没有什麼用啊?」
「啊,至少也要成为天王左右的戰力,不然不是很不划算嗎?」
......@@ -161,17 +161,17 @@
愤怒使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牙齒狠狠的咬緊嘴唇,总算忍住了。
在这伸出手的話,前面的演技豈不就功虧一簣了。
在这伸出手的話,前面的演技豈不就功虧一簣了。
「琉薩斯殿也是上一代的英雄之一,阿馬莰和殿下不是一起作战嗎?阿馬莰殿是怎麼樣的人呢?」
對於那个问题,琉薩斯回答了。
「只能用勇敢來形容他。
為了世界的和平,的确是抱負著勇者般的理想。對於那家伙的理想,我也盡力了……對對於那样的结果了我好悔……」
為了世界的和平,的确是抱負著勇者般的理想。對於那家伙的理想,我也盡力了……對對於那样的结果了我好悔……」
呵。
琉薩斯所说的話,鬼話連篇,以那样的演技裝作自己很悔的樣子。
琉薩斯所说的話,鬼話連篇,以那样的演技裝作自己很悔的樣子。
以這個目标──这样战斗的,也只是因为你的影響吧。
......
......@@ -19,17 +19,17 @@
就算杀了只将魔力回收,也没法召唤下一个勇者吧。
那个瘦弱的小鬼的話,大概我都能杀掉吧」
但能够讓这不便的話所以,应该还是稍微有点用的。
但能够讓这不便的話所以,应该还是稍微有点用的。
対叫做勇者的道具嫉妒似得漏出嘟哝,騎士继续进行巡逻。
暂时继续前进,正好经过抱有不满的勇者的房間的时候。
突然从背,发出了咚的什么的声音。
突然从背,发出了咚的什么的声音。
「嘶」
対放在腰間的劍伸出手,騎士唰的回头了。
一手拿着灯照射,那谁都没有?
一手拿着灯照射,那谁都没有?
「……石头?」
......@@ -41,11 +41,11 @@
后腦勺嘎的,传来了钝器的冲击,腦中火花四散。
没有失去意识,是因为身上穿着的有着守护的魔術的鎧甲吧。
忍住快要飞走的意识,騎士立刻拔出劍向背挥下。
忍住快要飞走的意识,騎士立刻拔出劍向背挥下。
「!?」
在背站着的人,用像滑一样的动作躲开了。
在背站着的人,用像滑一样的动作躲开了。
不仅如此,还像变魔術那样,在挥下劍交错的那一瞬間把劍夺走了。
「救──」
......@@ -58,7 +58,7 @@
在稀薄的意识中,騎士看到了袭击者的脸不用的嘟哝了。
先前「我应该也能杀掉这样」嘟哝的,不能够使用魔術的废物勇者。
天月伊織,就在那
天月伊織,就在那
确认了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的少年的姿态,騎士完全失去了意识。
......@@ -85,21 +85,21 @@
和刚才的木劍相比是更容易使用的。
鎧甲的話反而很可能妨碍动作,所以就没去碰。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已经过了两周多的时間了。
从书庫中入手的情报已经全部装在腦子了。
自从来到这裡以後,已经过了两周多的时間了。
从书庫中入手的情报已经全部装在腦子了。
城的构造也完全掌握了,騎士的巡逻路线、人数也都把握了。
装成顺从的勇者,演一个完全无力的废柴,対这的警戒也成功下降了。
装成顺从的勇者,演一个完全无力的废柴,対这的警戒也成功下降了。
入手了武器之,整理了状况。
入手了武器之,整理了状况。
「终于哒」
终于,要再到琉薩斯那去了。
终于,要再到琉薩斯那去了。
这个时間他可能会在哪裡已经調查清楚了。
抑制住上扬的嘴角,走出了房間。
向着琉薩斯的魔術工房。
那家伙在那
那家伙在那
「等着,琉薩斯」
......@@ -131,7 +131,7 @@
殴打了自己的勇者,是没有魔力的废物也是原因之一。
使用他到坏掉,但因为是废物所以完全没有意義。
被召唤的勇者殴打,之自己再使役召唤的勇者。
被召唤的勇者殴打,之自己再使役召唤的勇者。
这样的話会有碍于琉薩斯的名声。
「是废物但是,那个手腕上的『勇者之証』是真的。
......@@ -156,10 +156,10 @@
看到那个,琉薩斯不禁瞪大了眼睛。
天月伊織。
考虑着去夺取力量的,勇者的姿态在那
考虑着去夺取力量的,勇者的姿态在那
「……打算干什么呢,勇者殿。
是魔術工房,随便进入的話会讓我困恼的。馬上,给我出去」
是魔術工房,随便进入的話会讓我困恼的。馬上,给我出去」
用上威压瞪了,警告他到外面去。
但是,威压的地方,伊織嘲弄似得笑了。
......@@ -167,28 +167,28 @@
「你用敬語的样子真讓人想笑。」
「……你说什么?」
听到了这样污蔑性的話,琉薩斯的额头上浮现出了青筋。
听到了这样污蔑性的話,琉薩斯的额头上浮现出了青筋。
不仅随便就进入了工房,还用这种嘲弄般的态度。
魔術也不能够使用的垃圾一样的勇者的身份,把作为宮廷魔術師的自己当做笨蛋是不允许的。
──这个場合,夺走証么?
从証中夺取力量的方法已经成功过一次了。
的研究,更加有效率的手段也出现了。
的研究,更加有效率的手段也出现了。
准备也大体完成了,现在是实验是否有改良的余地的階段。
,只等着夺走証。
,只等着夺走証。
魔術工房进行了隔音処理,所以不用担心声音泄露到了外面的事。
现在是深夜,也不用担心有人进入。
「不从工房里出去的話,这里也会有対策」
「不从工房裡出去的話,这裡也会有対策」
対看到的伊織的位置隐藏了手腕,集中了魔力。
使用出来的是,捕捉用的魔術。
比起和阿瑪茨一起战斗的时候力量是下降了很多,但捕捉一个挂着勇者的名的小子和捕捉婴儿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舔了舔嘴想到馬上能听到悔的声音,琉薩斯的嘴唇歪了。
舔了舔嘴想到馬上能听到悔的声音,琉薩斯的嘴唇歪了。
「那个想法真是……」
......@@ -201,7 +201,7 @@
眼前的勇者,知道不该知道的情报。
被说出了谁都不知道的事实,魔術的发动迟了。
,伊織动了。
,伊織动了。
蹬了地板,半跳那样的冲了出来。
野獸般的速度讓琉薩斯的思考恢復了。
......@@ -224,7 +224,7 @@
「啊啊!?」
感觉到伊織的手腕一动,放出魔術的琉薩斯的手腕喷出鮮血。
不知不觉間,伊織的手握着一把騎士劍。
不知不觉間,伊織的手握着一把騎士劍。
「啊啊啊啊啊!?」
......
......@@ -2,7 +2,7 @@
中庭,琉薩斯剧痛身体苦闷。
落下的时候的背影,身体摔落发出的声音。
落下的时候的背影,身体摔落发出的声音。
反应晚点,落下的冲击,完全没杀死。
除此之外,破碎的鼻子,斬了肩膀和手臂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 -10,7 +10,7 @@
「哈,哈,垃圾……可惡,我啊……啊!」
几分钟,略微疼痛,琉薩斯站了起来。
几分钟,略微疼痛,琉薩斯站了起来。
呼吸略有提高的同时,琉薩斯用难听的話強行驱散着疼痛。
「那该死的家伙……!得意忘形了呀!」
......@@ -27,7 +27,7 @@
琉薩斯魔術工房的方向看,突然袭击了就得意忘形,可惡。
「你,我会讓你感到悔。再也不要苏醒,彻底杀了你!」
「你,我会讓你感到悔。再也不要苏醒,彻底杀了你!」
动摇的間隙瞄准了,再也同样是不难看暴露。
扭曲的微笑,琉薩斯的伤用治癒魔術治癒。
......@@ -58,7 +58,7 @@
困惑的騎士们听到跟着来的命令,匆匆走向仪式的房間去。
那个样子,騎士们默默的跟着,听从了琉薩斯的命令。
仪式之間到达,琉薩斯注意到了解除封印的事。
仪式之間到达,琉薩斯注意到了解除封印的事。
迟到来的騎士们,看那个「什么」闹起来。
「可惡啊!」
......@@ -67,7 +67,7 @@
封印的間中去,琉薩斯踏入。
房間中央伊織站在其中附有的召喚陣中。
「勇者大人,为什么会在这……」
「勇者大人,为什么会在这……」
「怎么破坏封印的!?」
勇者的身影,騎士们的惊愕的动摇了。
......@@ -75,7 +75,7 @@
「你来啦,琉薩斯」
那样嘟哝的伊織的样子,和琉薩斯在工作室看到的时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样嘟哝的伊織的样子,和琉薩斯在工作室看到的时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上等的魔術的衣服,腰上的阳光的宝劍。
哪个都是城中宝物庫收納的宝物。
......@@ -102,8 +102,8 @@
「有什么事琉薩斯!到底在做什么!」
仪式之間,復数的騎士带领陛下进入了。
馬上发现伊織的存在,发出「额!?」和惊愕的表情。
仪式之間,復数的騎士带领陛下进入了。
馬上发现伊織的存在,发出「额!?」和惊愕的表情。
「啊,陛下,这是……」
......@@ -115,19 +115,19 @@
用亲切的口气,伊織用那样的声調呼吁着。
在那个場合人的视线,一瞬間看向琉薩斯。
那个瞬間
那个瞬間
召喚陣炫目的光茫绽放,仪式之間被光茫笼罩。
「──另外,以再来见你」
「──另外,以再来见你」
这样说了之
这样说了之
那光的渐渐消逝,伊織的身影被吞噬的。
「等,等一下阿瑪茨!!」
虽然打算立刻放出魔術,但也已经来不及了。
做什么也没有用,仪式之間伊織的身影消失了。
在那个場合的全体人员,盯着刚才伊織的站着的地方凝视、呆然站到最
在那个場合的全体人员,盯着刚才伊織的站着的地方凝视、呆然站到最
其中,回过神的陛下。
......@@ -140,7 +140,7 @@
同时,有些後退的琉薩斯辩解的时候。
吧嗒吧嗒地,仪式之間有騎士进来了。
「陛下!有人把宝物庫的封印解开了,面的东西很多都被拿走了!」
「陛下!有人把宝物庫的封印解开了,面的东西很多都被拿走了!」
「什么!!?」
「积蓄了的『魔石』、宝劍和魔術、衣服等魔力付與品、魔法道具、更是国宝的──『防魔手镯』『強魔戒指』也没有了……!」
......@@ -174,7 +174,7 @@
「啊,啊啊!?」
那个时候,琉薩斯対召喚陣使用魔法的时候,在魔術编入发现。
那个时候,琉薩斯対召喚陣使用魔法的时候,在魔術编入发现。
伊織以外的人使用就会破碎。
「自古以来流传的召喚陣……琉薩斯你!!!」
......@@ -217,7 +217,7 @@
『真的,最好的时机来到,我是幸运的』
轻轻的想到了,到那去好,没想到。
轻轻的想到了,到那去好,没想到。
虽说是表演,対那家伙亲昵的说話,像是呕吐出来那样。
那个展开的話,现在应该是琉薩斯被国王追问的时候吧。
......@@ -234,17 +234,17 @@
赶造了,不过,平安到达目的地了。
在那个城的目的,是対琉薩斯进行报復。
从魔術工房出来,我首先去了宝物庫。
后解开封印,里面的东西都拿了。
从魔術工房出来,我首先去了宝物庫。
後解开封印,裡面的东西都拿了。
王国,积蓄了大量的魔石。
防御魔術被赋予的长袍,以及大量的魔力被赋予了的宝劍。
『收納魔術』
大量的东西收納在面。
大量的东西收納在面。
,严加保管着『防魔手镯』和『強魔戒指』也拿了。
,严加保管着『防魔手镯』和『強魔戒指』也拿了。
『防魔手镯』受到的伤害减轻,
......@@ -255,11 +255,11 @@
这被夺走知道的話,现在大惊小怪吧。
其他也偷了几个復仇必要的工具。
其中之一是琉薩斯使用最好的,不过,关于它的話,以考虑吧。
其中之一是琉薩斯使用最好的,不过,关于它的話,以考虑吧。
这些魔力付與品如果装备的話,虽然比不上以前,但某种程度的战斗力应该能恢復。
后,仪式的时間里入侵,召喚陣的術式转移是能变更的。
後,仪式的时間裡入侵,召喚陣的術式转移是能变更的。
在此过程中,有人触碰到了,召喚陣自身破坏那样就好了。
改写的魔力,使用魔石弥补。
......@@ -273,7 +273,7 @@
「上次来的时候,结构没什么变化啊」
是王国的边缘存在的迷宮──『奈落迷宮』
是王国的边缘存在的迷宮──『奈落迷宮』
大量的魔物吵吵嚷嚷,魔王军的据点地之一。
......@@ -314,7 +314,7 @@
──睡梦中想起看过的人不是好吗?
悔讓你做」
悔讓你做」
琉薩斯,迪奧尼斯,露西芙娜,背叛了的獸人们。
......@@ -324,7 +324,7 @@
把琉薩斯杀死的力量。
把魔王军杀死的力量,把露西芙娜和迪奧尼斯杀死的力量。
为了知道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方法,在復仇再想就好。
为了知道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方法,在復仇再想就好。
「因此,迷宮核是必须的」
......@@ -334,4 +334,4 @@
「走吧?」
确认了今后的计划后,我向着迷宮深処迈进了脚步。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确认了今後的计划後,我向着迷宮深処迈进了脚步。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8 +3,8 @@
「魔将」被称为強大的魔族,被托付守护着迷宮,以一国的兵力突破,是很难的事。
『奈落迷宮』也是五将迷宮之一。
土属性的魔物多数出生在这
『奈落迷宮』也是五将迷宮之一。
土属性的魔物多数出生在这
迷宮核保护者是「土魔将」被称为魔物,或是魔族。
以前确实,一共是十五階层为止的应该。
......@@ -37,7 +37,7 @@
下級的魔物姑且不談,上位的魔物是我只能头疼的程度。
暂且,采取以劍为主,魔法辅助的形式吧。
在这没注意到我的魔物,采取无视。
在这没注意到我的魔物,采取无视。
察觉到我的魔物,迅速打倒。
内部结构有变化过,找到下去楼梯稍稍有点吃力了,大型的战斗也没有进行的,所以相当顺利吧。
......@@ -64,7 +64,7 @@
「……真麻烦」
准备进行下一轮战斗,从袋子将手伸出的时候。
突然,眼前出现的魔物们被吹飞,墙壁剧烈冲突然崩溃了。
突然,眼前出现的魔物们被吹飞,墙壁剧烈冲突然崩溃了。
「啊啊啊,久违的人类啊。」
......@@ -107,7 +107,7 @@
「啊!?」
対自己的力量有絶対的自信吗,泥浆浮现惊讶的表情。
対自己的力量有絶対的自信吗,泥浆浮现惊讶的表情。
惊恐凝固了的瞬間,用宝劍砍向泥浆那样的躯体。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
......@@ -123,11 +123,11 @@
后,用数小时后
後,用数小时後
走下楼梯,到达十一层。
但是,面追赶的魔物的数量也增加了。
就像百鬼夜行的那样,则洛则洛从面追赶着。(大概是穿着重盔甲的魔物发出的声音)
但是,面追赶的魔物的数量也增加了。
就像百鬼夜行的那样,则洛则洛从面追赶着。(大概是穿着重盔甲的魔物发出的声音)
重视机动性那样的轻装,和重视防御鎧甲穿了也看不到的吧。
......@@ -145,13 +145,13 @@
「……没办法了」
从袋子,拿出復数的魔石。
从袋子,拿出復数的魔石。
将土蜘蛛的攻击回避,一边讓握着的魔石魔力暴走了。
「──壊魔」
用暴走的魔石,向背迫近的魔物们投掷过去。
魔石发出炫目的光芒,紧接着,轰鸣声的回响,然爆炸了。
用暴走的魔石,向背迫近的魔物们投掷过去。
魔石发出炫目的光芒,紧接着,轰鸣声的回响,然爆炸了。
爆炸把魔物们吞没了。
但是,纷纷涌来的魔物,不仅仅是还没倒下的。
......@@ -159,12 +159,12 @@
『轰隆隆!?』
崩塌的声音回响,然地面突然崩塌。
崩塌的声音回响,然地面突然崩塌。
那个崩塌把魔物们卷入一起坠落下去。
「呦哆!」
从背接近着土蜘蛛,以逃避似的向那个洞中坠入。
从背接近着土蜘蛛,以逃避似的向那个洞中坠入。
用魔石追加使用身体能力增強,从魔物和岩石的中往下跳去。
「『旋風』」
......@@ -206,11 +206,11 @@
「──……」
魔素是魔物产生的气体,同时也有必要的氧气。
那个魔素量下层更多,然有更強大的魔物在活跃着。
那个魔素量下层更多,然有更強大的魔物在活跃着。
在楼梯就发现了大量的魔物──这件事,到现在为止更加警戒,谨慎地向前走下去。
像这样的瞬間,是为了不依赖勇者的力量而学习其他的技能真是太好了。
劍术和这样的迷宮的走路方式対这很有用。
劍术和这样的迷宮的走路方式対这很有用。
……想起告诉我的人,心情非常郁闷。
地板轻轻摇晃走走过土蜘蛛,向魔素更浓的方向前行。
......@@ -218,12 +218,12 @@
「还差一点啊」
迷宮的下层,迷宮核和通往外界转移陣被设置在面。
迷宮的下层,迷宮核和通往外界转移陣被设置在面。
如果到外面的話只能单向通行,不过,用这个的話,可以从迷宮脱出。
首先,确认迷宮核和转移陣的位置。
后,从土魔将那走过去,然后夺取迷宮核。
后馬上踏入转移陣,从迷宮里脱离。
後,从土魔将那走过去,然後夺取迷宮核。
後馬上踏入转移陣,从迷宮裡脱离。
作战的話,这样的计划是最好的吧。
......@@ -231,7 +231,7 @@
相当強的,但反应迟缓,智力也不高。
上次是和土魔将从正面作战的,这次是迷宮核到手就逃就可以了。
不确定因素比较多,所以如果迷宮核等逃脱再用的,最坏的情况是中途使用恢復能力也是不得已的吧。
不确定因素比较多,所以如果迷宮核等逃脱再用的,最坏的情况是中途使用恢復能力也是不得已的吧。
模拟,拟定用什么模式的作战计划。
某种程度的想法总结,想往前走的时候。
......@@ -262,13 +262,13 @@
「────」
一瞬間背部有股惡寒,像弹簧那样向跳跃。
一瞬間背部有股惡寒,像弹簧那样向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