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edc922f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1ce24853
突然,醒来後发现房間变暗了。
啊,还是半夜吗?
啊,还是半夜吗?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我想应该不是吧。
算了,现在还是晚上先睡覺吧,明天还要去学校。
就在我考虑这些的时候,总覺得自己的身体有種不协調感。
总覺得,身体非常痛。
恩?我睡的地方好像與我的床的感覺不一样,有点硬。
没有理由在这么硬的地方睡覺啊,可能我从床上掉下来了吧,这样的经历还是人生第一次呢……
没有理由在这麼硬的地方睡覺啊,可能我从床上掉下来了吧,这样的经歷还是人生第一次呢……
总之,先回到床上吧,把身体抬起来恩?──动不了。
我注意到我现在状况──浑身动弹不得。
这就是所谓的束缚的状态吗?(捆绑Play?你们这群死基佬)
虽說是第一次经这样的状况,不过我还是希望睡在床上啊。
虽說是第一次经这样的状况,不过我还是希望睡在床上啊。
身体动不了,还要與地板进行亲密接触这谁受的了啊。
就在感覺有点迷惘的时候,眼睛好像习惯了黒暗,仔细地观察了周圍情况。
……这裡是哪?
同时,我第一次注意到了自己不是睡在自己的房間。
还是束缚状态,頭也不能动,只有眼睛能动,所以观察的圍不大。
这裡是什也没有的无机质房間。
还是束缚状态,頭也不能动,只有眼睛能动,所以观察的圍不大。
这裡是什也没有的无机质房間。
在我躺下的这个6榻榻米大的这个房間裡,除了房間的中心有个台子一样的东西,其他一切的东西都没有?
腦中忽然涌现一个令人恐惧的想法,或许,我被困在这个没有任何缝隙的空間裡了。
么嘛,这裡到底是哪裡啊,为什么我会陷入这样的状况啊。
麼嘛,这裡到底是哪裡啊,为什麼我会陷入这样的状况啊。
虽然最初想的是我是不在做噩梦,但是我意识很清楚,身体也有感覺,不用怀疑这是在现實中的
對、對了想起来点什了──我确實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裡倒下的,是在学校,没错,放学後的部室。
對、對了想起来点什了──我确實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裡倒下的,是在学校,没错,放学後的部室。
我是有着與文艺部不相符的巨大身体凶惡眼神的文艺部一员。
在成员不多的文艺部室,好像今天并没有中二全开劲十足的写着小說,而是在與白崎同学獨处的时候,突然頭痛……然後,晕了过去。
不知为什,从突然頭痛而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时候开始的模糊记忆开始苏醒。
因为我表现夸张的頭疼,看在眼裡的白崎同学露出非常担的神情,話說,这件事有没有好好的與家裡联络?。
在成员不多的文艺部室,好像今天并没有中二全开劲十足的写着小說,而是在與白崎同学獨处的时候,突然頭痛……然後,晕了过去。
不知为什,从突然頭痛而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时候开始的模糊记忆开始苏醒。
因为我表现夸张的頭疼,看在眼裡的白崎同学露出非常担的神情,話說,这件事有没有好好的與家裡联络?。
比起这个,我在活动室晕了的話,这裡是医院吗?
不,让病人躺在这硬的台座上之类的,野戰医院也没有那样的设施吧。
不,让病人躺在这硬的台座上之类的,野戰医院也没有那样的设施吧。
认为我死了所以抬到太平間?
那也应该在下面垫点东西吧,話說,幻想的也太离谱了,这種事应该不可能吧。
不,也不是没有这種可能,究其原因的話还要看我现在的状况──正躺在祭台上。
难道說,我被什人誘拐了吗?
难道說,我被什人誘拐了吗?
當然,我的家人是在哪裡都有的一般的家庭,公务员的父亲家庭主妇的母亲,其實是某财團名門子弟啦,一国的王子的啦,當然不可能啦,我的父母只有容貌比较出众而已。
但是,到底哪裡出问题了──,思考忽然陷入静止的状况。
突然房間裡充满了光芒。
急剧的明暗的变化,我的眼睛,暂时停止了其功能。
但是,十秒後亮度习惯了,不过,这个房間的变化除了这个还感覺有人来的气息
但是,十秒後亮度习惯了,不过,这个房間的变化除了这个还感覺有人来的气息
耳中很明确的传来鞋底碰撞坚硬的地板而散发的脚步声。
是谁来了,这样的事實表明我并不是被關在完全封闭的房間裡。
但是,这種安心也在一瞬間消失了。
......@@ -46,22 +46,22 @@
只是看了他戴的白色面具,我的警戒心就会暴涨到MAX。
虽然不是防毒面具,但是是那種全面覆蓋的为变态设计的口罩。(腦补波羅斯的面罩)
这帮伙絶對不妙。
这帮伙絶對不妙。
視線中的3人,都是一样白色斗篷白色面具。
这群家伙属于奇怪的宗教?
这群傢伙属於奇怪的宗教?
然而至今仍被捆绑的我的身体,除了东张西望外,連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呻吟也做不到。
感覺脸上不断流着冷汗。
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但我可以肯定是穷途末路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但我可以肯定是穷途末路的情况。
「مهلا،أناستيقظ」
突然,戴着口罩的一个人說了什
突然,戴着口罩的一个人說了什
「لاتقلق،أناعلىأيحالمواصلةالعمل」
另外的口罩男回应道。
原本已经陷入絶望的我,被推到了更进一步的絶望中。
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說什
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說什
至少不是英語、汉語等耳熟的外語。(阿拉伯語……)
不过,即使對我这个英語成绩不好的人来說也能听出不是英語。
......@@ -69,7 +69,7 @@
他们好像毫不介意陷入異常恐慌的我,面具男们继续这他们的對話。
他们的對話突然停止,口罩男忽然不知从哪裡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环。
环状的荧光灯?,我覺得应该不是那样的吧。
但是,完全不晓得这个特別的环有什用,也是事實。
但是,完全不晓得这个特別的环有什用,也是事實。
看起来好像是没用的道具,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从环的内侧,突然飞出了细针。
伴隨着一声响,我确實看到有7根。
这东西相當危險,但同时有種討厌的预感。
......@@ -78,13 +78,13 @@
喂,喂,等一下,等一下,这个能射出危險针的东西能隨便戴在人的頭上吗,住手,快停下!!!
身体不能动,声音也发不出来,我慌忙的转动双眼,全身上下冒着冷汗。
面具男,毫不犹豫的備用习惯手法把环戴到我的頭上。
面具男,毫不犹豫的備用习惯手法把环戴到我的頭上。
住手,求求你快住手啊。
如果那个针飞出的話,我的頭,会怎样呢。
如果那个针飞出的話,我的頭,会怎样呢。
那样的長度,还有7跟,不出意外我的頭会怎样呢。
那样的話会死,絶對会死的。
这突然降臨的死亡恐怖,我无法反抗,只能难看的哭喊着请求饶命
这突然降臨的死亡恐怖,我无法反抗,只能难看的哭喊着请求饶命
仅仅过了數秒,环就在我的頭上被设置好了。
住手,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