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d05e2fa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黑之魔王

parent c9b9482b
突然,醒来发现房间变暗了。
突然,醒来发现房间变暗了。
什么啊,还是半夜吗?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我想应该不是吧。
算了,现在还是晚上先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学校。
......@@ -12,32 +12,32 @@
虽说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状况,不过我还是希望睡在床上啊。
身体动不了,还要与地板进行亲密接触这谁受的了啊。
就在感觉有点迷惘的时候,眼睛好像习惯了黑暗,仔细地观察了周围情况。
……这是哪?
……这是哪?
同时,我第一次注意到了自己不是睡在自己的房间。
还是束缚状态,头也不能动,只有眼睛能动,所以观察的范围不大。
是什么也没有的无机质房间。
在我躺下的这个6榻榻米大的这个房间,除了房间的中心有个台子一样的东西,其他一切的东西都没有?
脑中忽然涌现一个令人恐惧的想法,或许,我被困在这个没有任何缝隙的空间了。
什么嘛,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为什么我会陷入这样的状况啊。
是什么也没有的无机质房间。
在我躺下的这个6榻榻米大的这个房间,除了房间的中心有个台子一样的东西,其他一切的东西都没有?
脑中忽然涌现一个令人恐惧的想法,或许,我被困在这个没有任何缝隙的空间了。
什么嘛,这裡到底是哪裡啊,为什么我会陷入这样的状况啊。
虽然最初想的是我是不在做噩梦,但是我意识很清楚,身体也有感觉,不用怀疑这是在现实中的
对、对了想起来点什么了——我确实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倒下的,是在学校,没错,放学后的部室。
对、对了想起来点什么了——我确实不是在自己的房间裡倒下的,是在学校,没错,放学後的部室。
我是有着与文艺部不相符的巨大身体凶恶眼神的文艺部一员。
在成员不多的文艺部室,好像今天并没有中二全开干劲十足的写着小说,而是在与白崎同学独处的时候,突然头痛……然,晕了过去。
在成员不多的文艺部室,好像今天并没有中二全开干劲十足的写着小说,而是在与白崎同学独处的时候,突然头痛……然,晕了过去。
不知为什么,从突然头痛而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时候开始的模糊记忆开始苏醒。
因为我表现夸张的头疼,看在眼里的白崎同学露出非常担忧的神情,话说,这件事有没有好好的与家里联络?。
比起这个,我在活动室晕了的话,这是医院吗?
因为我表现夸张的头疼,看在眼裡的白崎同学露出非常担忧的神情,话说,这件事有没有好好的与家裡联络?。
比起这个,我在活动室晕了的话,这是医院吗?
不,让病人躺在这么硬的台座上之类的,野战医院也没有那样的设施吧。
认为我死了所以抬到太平间?
那也应该在下面垫点东西吧,话说,幻想的也太离谱了,这种事应该不可能吧。
不,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究其原因的话还要看我现在的状况--正躺在祭台上。
难道说,我被什么人诱拐了吗?
当然,我的家人是在哪都有的一般的家庭,公务员的父亲家庭主妇的母亲,其实是某财团名门子弟啦,一国的王子的啦,当然不可能啦,我的父母只有容貌比较出众而已。
但是,到底哪出问题了——,思考忽然陷入静止的状况。
突然房间充满了光芒。
当然,我的家人是在哪都有的一般的家庭,公务员的父亲家庭主妇的母亲,其实是某财团名门子弟啦,一国的王子的啦,当然不可能啦,我的父母只有容貌比较出众而已。
但是,到底哪出问题了——,思考忽然陷入静止的状况。
突然房间充满了光芒。
急剧的明暗的变化,我的眼睛,暂时停止了其功能。
但是,几十秒亮度习惯了,不过,这个房间的变化除了这个还感觉有人来的气息
但是,几十秒亮度习惯了,不过,这个房间的变化除了这个还感觉有人来的气息
耳中很明确的传来鞋底碰撞坚硬的地板而散发的脚步声。
是谁来了,这样的事实表明我并不是被关在完全封闭的房间
是谁来了,这样的事实表明我并不是被关在完全封闭的房间
但是,这种安心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个打扮很奇特的人。
披着白披风,戴着白帽子。
......@@ -60,7 +60,7 @@
不过,即使对我这个英语成绩不好的人来说也能听出不是英语。
更不可能是日语。
他们好像毫不介意陷入异常恐慌的我,面具男们继续这他们的对话。
他们的对话突然停止,口罩男忽然不知从哪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环。
他们的对话突然停止,口罩男忽然不知从哪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环。
环状的荧光灯?,我觉得应该不是那样的吧。
但是,完全不晓得这个特别的环有什么用,也是事实。
看起来好像是没用的道具,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从环的内侧,突然飞出了细针。
......@@ -80,4 +80,4 @@
仅仅过了数秒,环就在我的头上被设置好了。
住手,不要——
声音发不出来,我的头上无情的发出针飞出的声音。
后,我失去了意识。(233你最后总要失去意识吗....)
後,我失去了意识。(233你最後总要失去意识吗....)
......@@ -15,13 +15,13 @@
“开拓”、“殖民”,这么说这个世界现在处于大航海时代啊。可是随口就把“佣兵”什么的挂在嘴边,真不愧是幻想风格的世界啊。
啊,跑题了,现在看来对我来说应该是绝好的时机才对。如果和原本的世界一样,那么现在正在被殖民的土地应该是和这个国家相隔甚远的新天地才对。
“说什么潘多拉大陆是黄金的天地啊,其实只不过是充斥着魔族和怪兽的地狱一样的地方”
‘潘多拉大陆’是吗?不知是否和传说中留有最后一丝希望的潘多拉之盒一样呢。但是至少从刚才的谈话来看,那里至少是和这块大陆隔海相望的新大陆才对,这可谓绝好的逃生之地啊!
‘潘多拉大陆’是吗?不知是否和传说中留有最後一丝希望的潘多拉之盒一样呢。但是至少从刚才的谈话来看,那裡至少是和这块大陆隔海相望的新大陆才对,这可谓绝好的逃生之地啊!
而且照目前的话来看,潘多拉大陆还未完成殖民化,那样的话应该也不会进行大规模的搜查才对。
深入未知大陆一个人生活啊,就像某个不知道二战结束的旧日本兵一样啊,嘛,对现在的我来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了。
虽然应该不会是舒适的生活,但是要是与实验设施时相比肯定是天国没错。
说不定还能请求那些所谓的“魔族”帮助我呢。
不知道这的“魔族”是指指恶魔,还是对当地居民的蔑称。但是看来被认定和怪兽同一等级,那样应该和那些假面混球没有关系才对。
毕竟这的人们外表特征和那些假面混球很相似,应该是同一人种才对。那么潘多拉大陆被蔑称为“魔族”的至少不会是同一人种才对。
不知道这的“魔族”是指指恶魔,还是对当地居民的蔑称。但是看来被认定和怪兽同一等级,那样应该和那些假面混球没有关系才对。
毕竟这的人们外表特征和那些假面混球很相似,应该是同一人种才对。那么潘多拉大陆被蔑称为“魔族”的至少不会是同一人种才对。
目前最重要的是要逃离那群假面混球,那么,搭乘这艘船前往潘多拉大陆就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才对。
好,就这样前往潘多拉大陆吧!可是
“要怎样偷偷潜入啊!?”
......@@ -34,7 +34,7 @@
随着低语而出,沙利叶的头上出现了放着淡白色光辉的圆环。【天使?】
虽然和实验体49号的外形不同,但是这个圆环也毫无疑问是实验体必须着装的思考制御装置。
犹达斯用手指轻轻触碰了这个圆环。
“魔力限制80%、术式连锁冻结、武装使用不可——最大封印状态啊”【意思是沙利叶最弱的情况下把男主虐了,这也是男主之悲剧的由来】
“魔力限制80%、术式连锁冻结、武装使用不可——最大封印状态啊”【意思是沙利叶最弱的情况下把男主虐了,这也是男主之悲剧的由来】
圆环记录着着装者的健康情况、行动等等,以便管理者随时阅览,犹达斯正在阅览沙利叶与49号的战斗记录。
“是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寻求封印解除的许可”
“枢机主教应该就在身边才对···果然,他对使徒的力量还是太过于相信了啊”
......@@ -44,7 +44,7 @@
“···”
就算为了万一情况考虑,也应当做好随时封印解除的准备才对。就算是使徒,在最大封印状态下也只不过能算是个一流的魔法使。
,
“这说的话,不要多言哦”
“这说的话,不要多言哦”
“可是,就算是封印解除的状态下,也不能防止49号的逃跑”
“那是当然,故意放跑的话,就算有多少力量也是无济于事的”
对于犹达斯的说辞,沙利叶微微蹙眉表示不悦。
......@@ -56,13 +56,13 @@
“算了,这样事情就算办完了,在圣都的生活虽然平淡但也不是很闲啊。”
犹达斯再次触碰沙利叶头上的光环,低语
“···消失吧”
,圆环粉碎成光粒子,消失了。
“这样你的束缚就不存在了,就算在这把我杀了也是可以的哦”
,圆环粉碎成光粒子,消失了。
“这样你的束缚就不存在了,就算在这把我杀了也是可以的哦”
“十分感谢,可是,玩笑话请适当”
“从封印中解除的人总是喜欢杀我这个老不死,不过,完全解除封印的你才是第二个就是了”
从封印里最初逃走的是49号啊,要是自己在的话就不会出这种纰漏了吧,但是也不认为49号会来找自己复仇,毕竟好不容易才从生不如死的生活中逃脱,要是被抓到就会重回地狱般的每一天,那样比起复仇肯定会选择自由的生活吧。
虽然有着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如此非人道的自觉,但是犹达斯心中完全没有一丝悔和罪恶感。
虽然有着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如此非人道的自觉,但是犹达斯心中完全没有一丝悔和罪恶感。
“好了,事情办完了。你也还有工作吧,下次是要去杀谁、杀多少人啊?”
“魔族和怪兽,直至新大陆的开拓完成为止”
“开拓是吗,那么下次派遣的地方是那啊”
“开拓是吗,那么下次派遣的地方是那啊”
“是潘多拉大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0,27 +10,27 @@
“好痛……好不开心……”(翻译卖萌无视就好)
不只感觉疼痛,同时还不知为何(原来翻译用的是不明觉历,应该不是我认识有问题吧,不然男主是抖s么?)受到拷问般的折磨,气就不打一处来。
但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自由了,先确定状况。
现在的我,还是躺在刚才那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白色房间
中央的祭台不见了,房间只剩下覆盖四周的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
现在的我,还是躺在刚才那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白色房间
中央的祭台不见了,房间只剩下覆盖四周的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
前面那个像墙壁一样雪白的门,不清楚是否还开着,也许被锁上了吧。
房间里死气沉沉的,完全没有一扇窗户,这里是地下室吗?
应该不是,这应该是关押我的监狱。
房间裡死气沉沉的,完全没有一扇窗户,这裡是地下室吗?
应该不是,这应该是关押我的监狱。
我身上穿的衣服与刚才虐待我的白衣面具人差不多。
区别在于没有面具和披风,衣服是不分上下装的连体的套装。
内衣姑且还是穿着的。
囚衣?我被别人关到监狱面了吗?
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不是在日本。
囚衣?我被别人关到监狱面了吗?
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不是在日本。
用听不懂的外语对话的面具人,奇怪的衣服。要知道现在即使在发展中国家都可以穿机器制造的洋装,所以这种纯手工制的衣服是比较少见的。
不,等等,说不定那些家伙是有着超危险思想的宗教成员,那谜一般的外语很像中二病患者常在嘴边说的原创语言(翻译:安藤...),这件衣服说不定也许是有着深层含义的手工制作的cosplay(校对:男主有着很合理的脑洞)。
如果这样想的话,这里可能不是遥远的国外,这里也许是在日本深山中进行秘密实验的宗教设施。
如果这样想的话,这裡可能不是遥远的国外,这裡也许是在日本深山中进行秘密实验的宗教设施。
可是,我为什么会被卷入这种事情啊……
我现在四肢健全没受伤,说明我对他们还有用,他们暂时不会杀了我。
就是因为不杀我,所以就要在我头上戴上这个环吗?
真是糟糕的情况,我是咬舌自尽呢,还是向他们求饶以求多活一会呢。
总之,不管这里是外国还是日本,还是快点考虑怎么从这里逃出去比较好。
总之,不管这裡是外国还是日本,还是快点考虑怎么从这裡逃出去比较好。
但是戴着这个拷问道具快速移动很长距离而不被发现应该是很难的吧。
不过,现在我首先要做到事情就是确认前面那扇门是不是锁上了。
我站了起来,然朝着门一步步总去,走到门前时,呲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我站了起来,然朝着门一步步总去,走到门前时,呲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
自动门?没有理由啊,应该是外面有人把门大看了。
不出所料,是之前那个面具人把门打开了。
......@@ -39,9 +39,9 @@
面具人依然说着意义不明的原创语言。
仔细听着话,有点英语发音的风格……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但是面具人好像没注意到我似的继续与面的人交谈。好像外面还有其他人
但是面具人好像没注意到我似的继续与面的人交谈。好像外面还有其他人
随后又俩个面具男走了进来,我被吓的连忙与他们保持距离缩到了墙角。
,第三人进来了,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家伙将目光集中到我身上了。
,第三人进来了,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家伙将目光集中到我身上了。
那家伙与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他没戴面具能看到他的脸。
那家伙一看就不是日本,轮廓确实是属于白色人种的老人。
头发因为戴着帽子所以看不见,不过恐怕已经全白了,青色的瞳孔,年过60的老爷爷。
......@@ -74,7 +74,7 @@
但我认为我还是不能跟这些家伙用语言沟通。
——步
在他传达这条指令的同时,我向着老人背走去。
在他传达这条指令的同时,我向着老人背走去。
不能抵抗的我摇摇晃晃的跟随着那个背部刻有十字架的人。(一群用阿拉伯语对话的宗教份子。。。。吐槽不能)
穿过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通道。
这条道路就像我的未来那样黑暗,说不定今等待我的说不定是比死还难受的地狱。
穿过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通道。
这条道路就像我的未来那样黑暗,说不定今等待我的说不定是比死还难受的地狱。
不久前我黒乃真央还每天过着早上7点起床,8点从家里到学校,上课也不打瞌睡也不窃窃私语的认真听讲,下课后去社团进行活动,晚上7点就睡觉的健康而又和平的高中生活。
不久前我黒乃真央还每天过着早上7点起床,8点从家裡到学校,上课也不打瞌睡也不窃窃私语的认真听讲,下课後去社团进行活动,晚上7点就睡觉的健康而又和平的高中生活。
正确来说,那是不久之前的生活。
突然一天,我在活动室突然觉得头痛然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陌生的房间了。
突然一天,我在活动室突然觉得头痛然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陌生的房间了。
自从我头上戴上了有恐怖针的头套,难以想象的地狱生活大概就开始了吧。
从我醒来那时起算起,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在这个秘之设施呆了多久。
从我醒来那时起算起,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在这个秘之设施呆了多久。
虽然不能准确知道每天的长度,但隐约觉得至少过去1个月了。
虽然每天过的昏昏沉沉,但我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首先,我是那些以老头为首的有着十字架标志的基督徒的实验材料。
还有就是老人和面具人可以通关操控我头上这个环状物,然后环状物通过针状物直接对我大脑发出指令,以此来支配我的行动。(翻译:我靠那么高大上,老板,给我来一堆我要用它打10个妹子。校对:....我才不会像翻译那么邪恶呢,我只要一个来操控最后之作好了,用一个活泼的loli来操控一堆无口妹妹,这真是...太有爱了)
还有就是老人和面具人可以通关操控我头上这个环状物,然後环状物通过针状物直接对我大脑发出指令,以此来支配我的行动。(翻译:我靠那么高大上,老板,给我来一堆我要用它打10个妹子。校对:....我才不会像翻译那么邪恶呢,我只要一个来操控最後之作好了,用一个活泼的loli来操控一堆无口妹妹,这真是...太有爱了)
托这个东西我福,我身上除了这个环以外没有其他束缚我的道具。
在人体试验中,即使感觉到想在地上打滚程度的剧痛,因为这个环的压制,我做不出任何动作。
之前他们只是单纯的向我身体打入各种药物,那些实验大概单纯只是想试试他们新药的效果吧。不过这次不同,我的肉体,这次是从头到脚的全部改造了,这完全就是某个邪恶秘密才会做的事情吧。
之前他们只是单纯的向我身体打入各种药物,那些实验大概单纯只是想试试他们新药的效果吧。不过这次不同,我的肉体,这次是从头到脚的全部改造了,这完全就是某个邪恶秘密才会做的事情吧。
比起这些,这个改造试验不是运用科学力量改造的,应该说类似魔法那样的东西吧。
试验中,身体里感觉有种不明的力量,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很难形容,大概是那种在身体里打入魔力的感觉
这么说来好像是觉醒了新的能力似得。不过这个实验是至今为止最痛苦的,身体有种被灌入铁的感觉,但是因为环的控制晕过去什么的是做不到的。
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身体残存的燥热感还是没有平息。
试验中,身体裡感觉有种不明的力量,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很难形容,大概是那种在身体裡打入魔力的感觉
这么说来好像是觉醒了新的能力似得。不过这个实验是至今为止最痛苦的,身体有种被灌入铁的感觉,但是因为环的控制晕过去什么的是做不到的。
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身体残存的燥热感还是没有平息。
通过我这次的亲身体会,我深刻了解了魔力这种魔法一般的存在。
但是,可以理解与实际使用是两码事,因为我没有用过,所以我不知道我究竟能用什么魔法。
我戴着的头环应该也魔道具吧。
从初次魔改造之,他们每天仍然在我身上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实验。
比如每天注入颜色奇怪的液体,把我泡在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液体,还在我体内植入许多像金属片和石头一样东西。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对待我到底处于什么目的。
每个实验过,除了会感到连续的头痛,腹痛,恶心,高热等症状,有时候还会出现幻觉、幻听、失明、全身麻痹,甚至呼吸停止等致死的状况、
从初次魔改造之,他们每天仍然在我身上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实验。
比如每天注入颜色奇怪的液体,把我泡在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液体,还在我体内植入许多像金属片和石头一样东西。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对待我到底处于什么目的。
每个实验过,除了会感到连续的头痛,腹痛,恶心,高热等症状,有时候还会出现幻觉、幻听、失明、全身麻痹,甚至呼吸停止等致死的状况、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我就是死不了。
不管怎么说,魔法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东西呢。
即使肉体被破坏了,还会再生,然再破坏,再生,无限循环,简直生不如死。
即使肉体被破坏了,还会再生,然再破坏,再生,无限循环,简直生不如死。
说到底,我的身体被改造成什么样我也不大清楚。
不过慢慢的,我开始能确实感受到魔力这东西的存在了,老人和面具男一起对话也慢慢觉得像日语一样能理解了。
还有就是,像这样能自我思考的时间明显越来越短了,感觉大部分的时间我好像是陷入噩梦之中,有知觉但是身体就是动不了。
大概每天真正陷入睡眠的时间不到两小时,其他很多时间都在对我进行各种各样的改造。
来到这里以后每天除了白色的墙壁外没看过其他任何场景。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阳光明媚的天空和生机盎然的大地。
不过最近已经注意到了,这不是我原来的世界,我好像是通过转移魔法被传送到了异世界。
来到这裡以後每天除了白色的墙壁外没看过其他任何场景。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阳光明媚的天空和生机盎然的大地。
不过最近已经注意到了,这不是我原来的世界,我好像是通过转移魔法被传送到了异世界。
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慢慢想不起过去的家人们和学校的朋友们的脸了。
即便如此,每当在自己的牢房,头和身体觉得不痛的时候,还是会模糊的回想起以前和平的高中生活,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脸上流淌的泪水。
即便如此,每当在自己的牢房,头和身体觉得不痛的时候,还是会模糊的回想起以前和平的高中生活,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脸上流淌的泪水。
回家,我想回家——
“出来,49号”
门打开,面具人对我命令道。
49号,是我在这的名字。
门打开,面具人对我命令道。
49号,是我在这的名字。
它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去考虑比较好。
“快走”
他说着这些话的同时像往常一样,我的头立马痛了起来,随后身体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我今天也像往常一样向着黑暗通道的另一边迈进。
从最初使用了黑魔法的机动实验之不知道又过了多久。
从最初使用了黑魔法的机动实验之不知道又过了多久。
从受了濒死的重伤仍然击退了10个人形的「那一天」之、一直以来的生活产生了变化。
从受了濒死的重伤仍然击退了10个人形的「那一天」之、一直以来的生活产生了变化。
当然是朝向不好的方面。
尽管这样、又短之上还不规则的睡眠时间、以及唯一的饮食只有非常难吃、看起来象是呕吐物的粥啊、汤啊、和无法理解、谜一般的液状物质什么的、这种最糟糕的地方还是老样子。
......@@ -12,31 +12,31 @@
总而言之、通过和各种的怪兽以及不知道是什么的一些东西战斗、我每天都稍微变强了一点。
各式各样的武装人形轻型哥雷姆(Light Golem)、哥布林群、独目巨人、狼男、有着两颗头的奇美拉、看起来像恐龙的龙、会喷火的黑魔法龙等等…
不只是一次两次差点被吃掉、还有着肚子破了一个大洞、手脚断掉这种经验。
虽然如此、在打倒对手之、面具众还是会对我施加最低限度的治疗、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
虽然如此、在打倒对手之、面具众还是会对我施加最低限度的治疗、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
不过当我束手无策的败给眼前的怪兽的时候、想必他们也不会治疗我、只会把我当作尸体一般舍弃掉吧。
反正我就只是49号、一个不被当作是人、只以号码称呼的一个实验体而已、无法在实验中做出结果的话,就没有让我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不过我还是不打算就这样死去。
尽管每天都有着死了会更好的这种想法、但只有真的死亡还是算了吧。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一定能从这出来、回到原本那和平的生活――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一定能从这出来、回到原本那和平的生活――
事到如今、我连这种如梦中故事一般、幸福的妄想还能持续多久都不知道了。
虽然今天也有着死亡的可能性、不过该担心的不只是如此。
在那一天之发生在我身上还有一个变化、那就是我像这样保持着清楚的自我意识的时间锐减这件事。
在那一天之发生在我身上还有一个变化、那就是我像这样保持着清楚的自我意识的时间锐减这件事。
现在在我醒着的状态下、甚至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时间比较长。
在那种时候我对于做了什么、正在做什么、虽然有着记忆、不过却完全没办法浮现出实感。
就好像是操作游戏面的人物一样没有体感、没有苦乐一般轻松自在。
就好像是操作游戏面的人物一样没有体感、没有苦乐一般轻松自在。
不过如果这个状态永远的持续下去的话、想必我也会变得不再是我了吧。
不是黑乃真央、而是成为了49号。
我为这个即将在不远的以来临的现实感到恐慌、难以忍受――
我为这个即将在不远的以来临的现实感到恐慌、难以忍受――
我把这个已经看习惯的圆形大厅随意的叫作竞技场。
毕竟做的事情几乎一样嘛。
、今天的对战对手是
、今天的对战对手是
「只有一台轻型哥雷姆?」
简直就象是第一天的再现一般、只有戴着面具的一台、在它的身上穿着钢铁做的铠甲、赤手空拳出场。
「不太一样呢…是新型吗?」
轻型哥雷姆主要是使用剑和枪等近战武器。
会使用魔法的种类目前还没遇过、不过能清楚的感受从眼前站着的这家伙身上散发出来的魔力。
而且这个魔力的本质、有着和我的黑色的魔力一样的、熟悉的压迫感。
而且这个魔力的本质、有着和我的黑色的魔力一样的、熟悉的压迫感。
也就是说、和我一样是黑魔法使的同士吧。
「……」
这一次看起来并没有来自面具的说明、换句话说、就是随时都可以开始了。
......@@ -81,8 +81,8 @@
那是设定上禁止向人类射击的大口径步枪。
如果对人类射击的话可能会变成绞肉也说不定、我用魔法实现的就是这种想象。
在最大限度的情况下、想象出更详细、更明确的东西。
脑海浮现出来的是、军火宅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向我夸耀的全金属穿甲弹(FMJ)的影像。
再加上通过膛线释放的想象、形成的黑色子弹用高速的回转击发了出去。
脑海浮现出来的是、军火宅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向我夸耀的全金属穿甲弹(FMJ)的影像。
再加上通过膛线释放的想象、形成的黑色子弹用高速的回转击发了出去。
咚!
代替火药炸裂的黑色魔力、产生了黑色的枪口闪光和冲击声。
也许是预测到了我要攻击了吧、对手早就已经展开了坚固的盾了。
......@@ -96,13 +96,13 @@
这种程度的控制是贯穿龙鳞不可或缺的技巧、在之前就已经学会了。
而且破坏某种程度以上的盾的话、一定会产生防御的空隙。
实际上、对手正因盾被破坏造成的冲击而失去平衡。
也是能再用一发Anti-Material的、不过在这个距离下、比起再次生成子弹还是直接用刺的比较快。
也是能再用一发Anti-Material的、不过在这个距离下、比起再次生成子弹还是直接用刺的比较快。
而且在战斗中有迅速的攻击手段比什么都还要重要、在对手做了什么前先打到他、那麽就是最好的!
「Pile Bunkerrrr(注二)!」
我最初使用的黑魔法、贯穿人形的一击、那就是「Pile Bunker」了、
在还不成熟的时候也用过的、能很简单的发动这个魔法、因此也能用最快的速度发动。
在用了「Anti-Material」以上的高密度压缩、填装在右手的黑桩前、没有耐魔力的一片钢铁就跟纸没两样。
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贯穿了铠甲、和在那之下的身体。
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贯穿了铠甲、和在那之下的身体。
在那瞬间、血飞溅了出来。
「诶……」
满溢的赤红鲜血在视线中蔓延开来。
......@@ -117,22 +117,22 @@
有了讨厌的预感。
冷静一点、不可能是这样的、这家伙不是轻型哥雷姆的话、那麽他的真面目就一定是别的人形怪兽没有错了。
是这样的啊、血也是红色的怪兽什么的至今也遇过了好几次了不是吗。
在被我贯穿的这家伙的铠甲面大概是这个样子吧。
如果能够这样想、然后像以往一样回到自己的牢房里就好。
在被我贯穿的这家伙的铠甲面大概是这个样子吧。
如果能够这样想、然後像以往一样回到自己的牢房裡就好。
不过我突然注意到、这个胸口仍然流着血的家伙有些熟悉、于是拿掉盖住了他原来面貌的面具。
「怎么可能、骗人的吧」
拿下了面具之后的那家伙的样子是、和我一样的、黑发黑眼、日本人的少年。
拿下了面具之後的那家伙的样子是、和我一样的、黑髮黑眼、日本人的少年。
「这是骗人的!」
我杀了吗?杀了人?还是同乡的少年?
怎么可能、不是的、我没有这样的打算啊。
因为这家伙是怪兽、如果不杀的话就是我被杀了、不知道、对手是人类什么的我才不知道。
……不过、稍微考虑一下的话不是也能猜到吗?
如果我被称作49号的话、和我一样的家伙应该还有48个不是吗。
是这样啊、这个少年和我一样、突然被带到了这里、被改造了身体、之后
是这样啊、这个少年和我一样、突然被带到了这裡、被改造了身体、之後
和我一样使用了黑魔法一样「被制造了出来」。
「抱歉……」
伴随着如此痛苦的感受、原本已经很久流不出来的泪水再一次满溢出来。
我边流着泪、边蹲在那
我边流着泪、边蹲在那
在我一个劲的说着谢罪的话语的同时、我的意识不知何时完全消失了。
----------------------
那一天、我的自我意识一次都没有回来。
......
“欢迎光临,白的秘迹、第三研究所,阿尔斯红衣主教猊下,第七使徒沙利叶卿——”
他们和恭敬地低头壮年的男人寒暄了几句,便从研究所的正门进去了。
“犹达斯主教已经不在这了吗?”
“犹达斯主教已经不在这了吗?”
走在依旧昏暗的通道的途中,走在前面的白斗篷的男人问道。
“抱歉,昨天对圣都召集的命令下来了,半年内是不会回来这边了”
“毕竟不可能每边都照顾到呀,这边也突然访问,没有办法,但是没有碰面稍微有点可惜。”
......@@ -10,11 +10,11 @@
那个男人的样子,没有特别责备的感觉,也没有安定的气氛,两人只能默默地走着。
路上,设施相关的事情有アルス陆续神父的同时,去拜访目的地去会议室和三人到达了。
“欢迎光临,阿尔斯红衣主教猊下,第七使徒沙利叶卿——”
会议室,多个穿着像神父一样的白斗篷的研究者们前来迎接的。
会议室,多个穿着像神父一样的白斗篷的研究者们前来迎接的。
神父为首的白斗篷的男人们,都比红衣主教和使徒的两人年长了,但每个人都敬意低下头来。
“来,这边请您坐吧。”
在白色的椅子坐下的阿尔斯衣主教(为什么都是白色!!原来主角是黑色会被迫害是这个原因么?),至今30岁,但这个精悍的男人缠绕着非常多的头衔。
秘银制的特别法衣裹住身体,丰富的金上青瞳尖锐的看向前方。有着就像古代的英雄形象的雕塑般端正的容貌的阿尔斯在扶手椅子上坐下,那个身姿实在让人惊叹。
秘银制的特别法衣裹住身体,丰富的金上青瞳尖锐的看向前方。有着就像古代的英雄形象的雕塑般端正的容貌的阿尔斯在扶手椅子上坐下,那个身姿实在让人惊叹。
30岁的红衣主教是十分值得惊叹年轻的,但第七使徒沙利叶之称的她,却在主教之上。
白银的长发,红色的光充满眼睛,好像红宝石一样,与纯白的法衣同化。看起来像那样,通透的白细嫩的少女,那就是沙利叶。
那个人偶一般的容貌,年轻的,不如说是年幼这个形容比较合适。
......@@ -22,21 +22,21 @@
那幺小,奢华的身材。
沙利叶有着与这个场面十分不协调的身姿的。但使徒,这样的特别的地位有着重要的意义,正是他们紧张的。但是动摇和困惑的样子并不是看不到的。(指那些研究所的人看到沙利叶娇小的身材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那么,项目说明一下。”
两个人都坐下,资料都过看过了,大祭司谈起来了。
两个人都坐下,资料都过看过了,大祭司谈起来了。
“——这神兵计划,共和国的居住的神民的牺牲没有完成,圣战是很人道的理念的项目。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电弧大陆东侧和潘多拉大陆中邪教逞凶,并且邪神的支配领域也非常广泛。
对抗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我们教会的自豪的神圣魔法,即所谓白魔法的,不过,这个奇迹的使用者神父和白魔术士的数量却有着绝对不足的现状。
共和国,甚至现在的十字教圈保持白魔法的使用者是被分配到不同地方,东侧是当然,对边境的潘多拉大陆防备是必须的。
尽管如此,为履行使命的几个圣职者们到潘多拉大陆去,为那个征服事业尽一份力,那的白魔术使用人数十分充足。
尽管如此,为履行使命的几个圣职者们到潘多拉大陆去,为那个征服事业尽一份力,那的白魔术使用人数十分充足。
于是,那些家伙们使用了一样的对抗策略,这边也一样有着被他们派来的黑色魔法使。
当然,向神民灌输黑色魔法是邪恶的术这样的话,就能巩固白色的神的信仰,将异端定为重罪。
因此,异教徒,魔族,异邦人这样的人,被利用来进行实验,以制造黑色魔法的使用者。
人外者之间,相同的邪恶的力量相互破坏,也可以说是以毒攻毒。这样的方法论,以神兵计划实行直到被执行搭配现在,项目的进展很顺利。(制作黑魔术师对抗他国的黑魔术师,但制作的黑魔术师只是纯粹的工具)
特别是,三个月前召唤出的异邦人,实验号码49号,有着到现在为止的研究的集大成的能力。
它的性能,就是是对大人来说,我们还是有着能让您满意的信心。
,以49号为首,其他人有些能力下降,但在黑色魔术士的量产计划的调整范围内,研究的进展顺利。
今天是49号最的洗礼处置计划实施的日子。本年度,不,这个月内,就能在圣都中披露性能——”
,以49号为首,其他人有些能力下降,但在黑色魔术士的量产计划的调整范围内,研究的进展顺利。
今天是49号最的洗礼处置计划实施的日子。本年度,不,这个月内,就能在圣都中披露性能——”
语气火热的神父的话突然被打断了,到现在为止,一句话也没发出的人说话了,那就是沙利叶。
“红衣主教猊下”
小到快要消失的微弱的声音,阿尔斯却清楚的听到了。
......@@ -57,17 +57,17 @@
对那样的气氛而言,沙利叶的举动是当然不能被理解的(翻译:像总统和总理在国会上突然钻入桌子底下一样的违和感?),
但阿尔斯却并没有在意。
因为,被称为使徒萨利埃尔的语言,阿尔斯相信是值得信赖的。
那个信赖的结果,阿尔斯在这个瞬间理解了。
那个信赖的结果,阿尔斯在这个瞬间理解了。
轰——
从地底发出了轰鸣般的回响,建筑物破裂的不祥的声音,然,产生了让全身摇晃的强烈的震动。
从地底发出了轰鸣般的回响,建筑物破裂的不祥的声音,然,产生了让全身摇晃的强烈的震动。
“什么?地震了!?”
有一个人发出了呼喊,这个状况实在是正确的表示。
现在这个时候,好像6强的地震袭击了这
现在这个时候,好像6强的地震袭击了这
“吧,哇啊啊啊啊啊!”
到处都在上升的悲鸣,椅子是当然的,会议室内充斥着设置的书架颠覆的声音。
那样的中阿尔斯听到凄惨的呻吟,沙利叶看到了阿尔斯理解的表情。
共和国中是很少发生地震这样的天灾。同时也在这状况下,阿尔斯想到了如果之前不听从的话,连请求神保护自身的安全的祈祷的时间都没有了。
后,研究所地震的摇晃几十秒后就完了。
後,研究所地震的摇晃几十秒後就完了。
两个人聚在桌子下面开始爬出,地板的研究者们一个不漏地趴倒在地上。(真是6级?倒在地上应该是给书架砸的吧)
“大家,没事吧?”
幸运的是,被压在书架下,头部受到强烈撞击晕的人似乎都没有,大家都呻吟声不断地用不稳的动作站起来了。
......@@ -85,7 +85,7 @@
“冷静点,在红衣主教猊下和沙利叶卿的御前的哟,而且地震的摇晃平息了吧”
连行礼都没有,紧急研究者的司祭用告戒一样的口吻说。
“不一样,现在的地震——”
说了的紧接之,从楼下的轰鸣声和振动响遍了。
说了的紧接之,从楼下的轰鸣声和振动响遍了。
“那,又地震了吗!?”
面向出冷汗神父,研究者的继续呼喊出刚刚被打断的话。
“——49号,逃脱了!!”
自从到地狱般的魔法世界,这是我第一次深睡眠体验。
在实验中,由于杀死了同样身为实验体的少男少女之,自我意识经常没有回归本体,过着如同行尸一般的生活。
自从到地狱般的魔法世界,这是我第一次深睡眠体验。
在实验中,由于杀死了同样身为实验体的少男少女之,自我意识经常没有回归本体,过着如同行尸一般的生活。
所以对于同为实验体的少男少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意识开始逐渐模糊,漂浮到天上,感觉在下面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深度的睡眠,意识终于开始消失,我黒乃真央这个人记忆也感觉完全消失了呢。
尽管如此,但我已经很痛苦了,我已经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就这样慢慢自己消失的倒正合我意。
算了,我原来的地方是回不去了,开始连父母的脸都想不起来。脑海复苏的,是那个背上有十字的老爷爷和白色口罩的那群男人,还有,我杀了的怪兽和实验体们的身影。
所以,已经没关系了,在这消失的话反而变得轻松,这个努力让自己活下来的必要性完全没有——
后,在渐薄的意识中全部放弃了之后
算了,我原来的地方是回不去了,开始连父母的脸都想不起来。脑海复苏的,是那个背上有十字的老爷爷和白色口罩的那群男人,还有,我杀了的怪兽和实验体们的身影。
所以,已经没关系了,在这消失的话反而变得轻松,这个努力让自己活下来的必要性完全没有——
後,在渐薄的意识中全部放弃了之後
咣当——
那样的轰鸣声一起,立马好像受到了强大的冲击,我的意识快速觉醒了。
“——!?”
......@@ -13,7 +13,7 @@
并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醒来的我的头脑突然清晰了,到现在为止脑内和意识的朦胧感漂亮整洁地消失了。
心情爽快就是现在的状况吧。
太好了,自我意识久违地回来,我的头脑清醒,全身血液和魔力不断循环,全身充满力量。
“这是……实验室?”
“这是……实验室?”
原来应该是在中央的实验台上,所以现在滚落到地板上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另外两名带口罩的家伙和我一样滚到地面。
实验中出现事故了吧?
......@@ -45,18 +45,18 @@
身体是处于完全状态的,黑色魔力瞬间凝聚到右臂。
“黒乃真央!!”
可恨的白色口罩,身体被轰爆炸了。
在他发出尖利并且充满恐惧的临终的声音不久,他的头部变得粉碎,变成了一具无头尸。
在他发出尖利并且充满恐惧的临终的声音不久,他的头部变得粉碎,变成了一具无头尸。
“你在干什么。49号!”
另一个口罩从背向我飞扑了过来。
另一个口罩从背向我飞扑了过来。
让他发出叫声的机会也没有,用一只手瞬间压制了他。
我拿走了口罩的玻璃制的注射器。
“危险啊”
就那样拿着注射器,用右手把他按在墙上。
“不要——”
到脖子覆盖着白色斗篷,所以从脖子将注射器打入。
将注射器狠狠的扎进了血管,但我还不满足,又将注射器疮痍色的药液直接注入。
将注射器狠狠的扎进了血管,但我还不满足,又将注射器疮痍色的药液直接注入。
“啊啊啊啊……”
按住自己的脖子,斗篷痛苦的挣扎着,最向地面倒下。
按住自己的脖子,斗篷痛苦的挣扎着,最向地面倒下。
“步枪”
指尖已经形成完毕了黑色子弹,向他的头射击。血和脳浆华丽的飞溅到地板上,口罩被焚毁。
不知道那个药液会有怎样的效果,所以姑且为了慎重起见,如果变强复活的话会很麻烦的。
......@@ -64,7 +64,7 @@
环的绝对的拘束已经是不存在了。
而且,托这帮家伙喜欢随便的改造肉体的福,有着龙也能杀的那样的力量。
并且,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已经犯了杀人的禁忌,还是对他们憎恶的理由太多了,杀这个白色面具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在这两人的口罩能简单的杀害了,研究者程度来抑制我是不可能的吧。
在这两人的口罩能简单的杀害了,研究者程度来抑制我是不可能的吧。
自作自受,提高了我怪物般的能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帮家伙自己。
自由的身体了的我,这场脱离的妨碍早已不存在。
,
......
......@@ -10,7 +10,7 @@
毕竟井的底下可以听见水流的声音,认为下方应该是地下水脉,那么就应该和外面相通才对。
结果看来是顺利成功了,我终于回到了地面。
由于我所在的设施看来是在地下深处,因此实际跳入地下水脉时,真的是一片漆黑,外加地下水实在冷得要命,漂流的过程中内心几乎都要被不安和恐惧压垮了。
好在运气不错,地下水脉确实是通向了地表的河流,总算是游到了岸边,然就失去了意识的样子。
好在运气不错,地下水脉确实是通向了地表的河流,总算是游到了岸边,然就失去了意识的样子。
“啊,到外面了”
太阳高照,小溪流淌,周围树木欣欣向荣,远处还有巍峨的群山,置身于如此完美的自然环境中,我不禁高呼
“终于、我终于自由——”
......@@ -20,8 +20,8 @@
从树木丛中出现了和鹿很像的动物。
看来是到河边来饮水的,仔细看的话,深处可以看见似鹿群。
至于为什么说是“像鹿的生物”,那是因为可以断言那至少不是鹿。
那个拟鹿的头上长了三个优美的绿角,至少我在的世界没有长那种奇妙的角的鹿。
可能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鹿的进化的样子吧。毕竟这可是有喷火龙的魔法世界啊!
那个拟鹿的头上长了三个优美的绿角,至少我在的世界没有长那种奇妙的角的鹿。
可能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鹿的进化的样子吧。毕竟这可是有喷火龙的魔法世界啊!
归根到底,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这个世界是否通用都很可疑就是了。
“不对不对,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应该趁现在逃到更远的地方去才行”
虽然多少还有些疲劳感,但是被沙利叶所伤的地方都已经治好了,对行动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
......@@ -29,11 +29,11 @@
可是,就算拥有如此破格的身体的我,还是有完全无法比较的怪物存在。
搞不好,那种危险的家伙在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如果那样的话,还是不要对自己的力量太过自信比较好。
要是那种家伙成群过来抓我,那肯定就玩完了。
虽然还不清楚哪里安全、往哪里逃比较好,但是至少还是要尽量远离那个研究设施。
虽然还不清楚哪裡安全、往哪裡逃比较好,但是至少还是要尽量远离那个研究设施。
“走吧”
虽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但是首先还是延这条河走下去吧。
想到现在沙利叶可能还在追捕我,因此我决定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不眠不休持续在森林走了三天三夜,只有喝水和上厕所时我才会停下脚步。
不眠不休持续在森林走了三天三夜,只有喝水和上厕所时我才会停下脚步。
由于至今为止一直吃的都是难吃到死的汤,因此清澈的河水感觉特别的美味,一不小心就喝多了,结果真的把肚子搞坏了。偶尔还遇到了不知是狗还是狼的野兽,不过只用了散弹和来复枪就简单的赶跑了。
终于第四天晚上
“···有灯光”
......@@ -50,25 +50,25 @@
看来我到达的是一个港口镇,周围环绕着灰色的石壁,镇上充满了海风的咸味。
我一边避开守卫士兵们的视线,大致观摩了一下小镇。看来以我的世界文明标准判断,这个世界正处于中世纪的文明水平。
如果只有石壁的话,还可以算是文化遗产,但是石壁明显还在使用中,而且道路也没有铺沥青,士兵也都是身穿铠甲携带金属长枪,晚上的照明也只有篝火和油灯,至少没有发现我所知道的任何一样现代产品。
在实验设施的时候,从没看见电气设备,武器也不是枪而是弓和剑,多少也想到了这不是现代。这样看到普通的小镇,让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这真的是异世界啊···”
在实验设施的时候,从没看见电气设备,武器也不是枪而是弓和剑,多少也想到了这不是现代。这样看到普通的小镇,让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这真的是异世界啊···”
稍微感受到了绝望,但是现在的我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比起寻找回归原本的世界的方法,现在必须逃到更远的地方去才行。
首先目前还是要回去街上。
里是港口镇对我来说也正好,比起陆路,还是海路要更快,而且也能逃到更远的地方去。在这个没有飞机的世界里,船应该就是移动距离最长速度最快的交通工具了,当然前提是没有跳跃和瞬间转移的魔法装置存在的前提下。
对想尽可能逃到远方的我来说,船具有非凡的魅力,因此一定要在这乘上尽可能远航的船只才行。
裡是港口镇对我来说也正好,比起陆路,还是海路要更快,而且也能逃到更远的地方去。在这个没有飞机的世界裡,船应该就是移动距离最长速度最快的交通工具了,当然前提是没有跳跃和瞬间转移的魔法装置存在的前提下。
对想尽可能逃到远方的我来说,船具有非凡的魅力,因此一定要在这乘上尽可能远航的船只才行。
,
当然,对于要尽可能避人耳目而且又身无分文的我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正规的登船,自然是要偷渡。
“好,目标也已经决定了,到街上去吧”
确认周围没有他人,我开始攀登石壁。垂直精密组合起来的石壁并没有让手脚攀登的空槽,这只好使用黑魔法了。凝聚黑色魔力在手脚前端生成锐爪,只要集中精神的话,我甚至能生成贯穿龙鳞的强度,只是贯穿石壁的话还是很简单的。
确认周围没有他人,我开始攀登石壁。垂直精密组合起来的石壁并没有让手脚攀登的空槽,这只好使用黑魔法了。凝聚黑色魔力在手脚前端生成锐爪,只要集中精神的话,我甚至能生成贯穿龙鳞的强度,只是贯穿石壁的话还是很简单的。
于是我开始初次挑战攀岩,与手指一体化的锐爪像切纸一样简单的嵌入了石壁,脚也一样轻松固定在墙上。
石壁的高度只有5米,虽然是没有安全绳的攀岩,但是就算这个高度摔下去,对现在的我而言完全是不痛不痒,更何况下面是柔软的地面。
逐渐我也掌握了攀岩的窍门,突然想到
“哦,现在的我和忍者一样啊”
于是感受着忍者气氛,我迅速攀上了石壁。站在石壁上实在还是太显眼了,因此我蹲在石壁上观察小镇的情况。
“哦,虽然有预想过,但是还真是很美啊”
面前的是只有在电影和动画才见到过的欧式风格的小镇。
白色装饰的民居并排而立,镇里的道路是铺石的,也看见了点着油灯的夜店。到了白天,道路上肯定会有载满货物的马车通行吧。然后小镇中央街道上耸立着有高高尖塔的教会,从那里延大路走就可到达停留了众多帆船的港口。
面前的是只有在电影和动画才见到过的欧式风格的小镇。
白色装饰的民居并排而立,镇里的道路是铺石的,也看见了点着油灯的夜店。到了白天,道路上肯定会有载满货物的马车通行吧。然後小镇中央街道上耸立着有高高尖塔的教会,从那裡延大路走就可到达停留了众多帆船的港口。
不过,毕竟是夜里,只有大路上还有些许人流,住宅区连灯火都已经熄灭了。
“到港口的话,延石壁前进比较好啊”。
大致将城镇布局计入脑海,掌握了到港口的大致路线后,我跳下了石壁,对于经历了螺旋阶梯和深井的我来说,5米的高度已经完全没放在心上了。
一边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警戒,我在住宅区的小道里疾驰。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大致将城镇布局计入脑海,掌握了到港口的大致路线後,我跳下了石壁,对于经历了螺旋阶梯和深井的我来说,5米的高度已经完全没放在心上了。
一边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警戒,我在住宅区的小道裡疾驰。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