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8c3d442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俺の死亡フラグが留まるところを知らない

parent 8ebf074f
......@@ -7,7 +7,7 @@
「真的十分抱歉!还请原谅……噫!」
「开什么低劣的玩笑!」
男性的表情充满了愤怒。用語言来描述他现在的样子的話大概是惡鬼吧。
男性的表情充满了愤怒。用語言来描述他现在的样子的話大概是惡鬼吧。
仅仅是打破一个花瓶就让他如同烈火般愤怒,対着眼前跪在地上就連头也磕在地板上哭
着不断谢罪的佣人吐出污秽的語言。
在这样的他旁边有个身着华丽礼服,抱着少年,用着轻蔑的眼神看着佣人的妙龄女性的
......@@ -23,9 +23,9 @@
的場景酷似。
能够瞬間回想起来时因为一希是这个游戏的死忠粉。他的通关次数两隻手都数不过来。
在各个場景个角色的台词也都大致记得,所以不会搞错。
穿着军服的男人和礼服的女人是主角双亲都是在游戏登場的Character,一边留着眼泪
穿着军服的男人和礼服的女人是主角双亲都是在游戏登場的Character,一边留着眼泪
一边请求宽恕的人也是主要角色的母亲。
把握到这个状况,从刚才开始就被礼服女性抱着的一希陷入了极度混乱的状态。
把握到这个状况,从刚才开始就被礼服女性抱着的一希陷入了极度混乱的状态。
为什么游戏中的角色动了起来,还是說这就是现实?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思考着一个接一个出现的疑问。
在这样突然来访的修罗場中不理解的事情越来越多,即便如此,仍有一件事十分明确。
......@@ -37,7 +37,7 @@
(最关键的哈洛特去哪了?这个場景确实是被担心他的母亲抱……等等,该不会)
,不断确认细节事实。现在,自己所処的位置和哈洛特是一样的。
,不断确认细节事实。现在,自己所処的位置和哈洛特是一样的。
之所以会接連不断的产生违和感。那是因为視线的高度导致的。
不论是双脚的站立点还是視线都很低。
根据対作品中的場景来回想。虽然没有說详细的年龄,不过那个时候的哈洛特大概是10
......@@ -65,9 +65,9 @@
「你的求饶没有听取的價值。这污秽的血脉就由我来肃清。」
「父亲等等。这个女人的処刑就由我来吧。」
男人让佣人去取挂在墙上的劍。从他的背传来哈洛特的制止声。
男人让佣人去取挂在墙上的劍。从他的背传来哈洛特的制止声。
那対一希来說是在游戏画面上看惯了的台词。
自己用着听惯了的哈洛特的声音,說着原本游戏没有語音的台词。然而在那之中自己
自己用着听惯了的哈洛特的声音,說着原本游戏没有語音的台词。然而在那之中自己
的意志完全没有介入。
「你来?你打算怎么処理?」
......@@ -90,10 +90,10 @@
「终究只是个劣等种。只能成为哈洛特的魔法试验品。」
「哼,那就这样吧。」
就好像看到什么污物一样,毫不隐藏眼的嫌惡感。这対夫妇完全不把佣人的克拉拉桑
就好像看到什么污物一样,毫不隐藏眼的嫌惡感。这対夫妇完全不把佣人的克拉拉桑
当人看。
通常来說,一希也会露出不快的感觉。
但是対于混乱的一希来說那対夫妇的言行是传达不到一希的耳朵的。即使收到了也没
但是対于混乱的一希来說那対夫妇的言行是传达不到一希的耳朵的。即使收到了也没
有好好去听那个内容。
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希一个人深深的坐在从来没见过的沙发上迷茫的注視着虚空。
......@@ -107,9 +107,9 @@
用力让颤抖着的膝盖站了起来,一步一抖的走向穿衣镜。
一步步,每靠近一步,心脏的跳动就变得愈发激烈。呼吸也变得越发急促。尽管如此一
希也没有停下脚步。
终于站在了穿衣镜的前面。
终于站在了穿衣镜的前面。
慢慢将視线从自己的脚部上移至脸。
対着梳妆台,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脸。照映在那的是不争的事实──
対着梳妆台,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脸。照映在那的是不争的事实──
「骗人的吧…」
......
虽說得到了重要的情报但离解决问题还很远。为了帮助克拉拉和柯蕾特需要制定具体的対策。
总之一希打算让两人离开斯托克斯的領地,移居到原作主人公莱納一家所居住的布罗修村庄去。
在克拉拉存活的情况下柯蕾特和莱納的相遇几率也应该是很高的。从玩过的原作来看布罗修村絶対不算大,从游戏里莱納的发言也可以知道他是认识村子里全部的孩子的。
在克拉拉存活的情况下柯蕾特和莱納的相遇几率也应该是很高的。从玩过的原作来看布罗修村絶対不算大,从游戏裡莱納的发言也可以知道他是认识村子裡全部的孩子的。
问题是柯蕾特和莱納会不会变成和原作一样的亲密关系,还不知道。
克拉拉活着的話就很难出现柯蕾特和莱納一家一起生活的状况了。
......@@ -30,7 +30,7 @@
贵族的面子,就是这种东西。
「是吗。候补的城镇在哪?」
「在,在这……」
「在,在这……」
但是哈洛特就好像没事一样的作出回应,諾曼的警戒落空了。
关键的哈洛特听着諾曼的話的同时一边浏览着諾曼拿过来的资料。那个姿势非常认真。
......@@ -40,12 +40,12 @@
「个人的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制。但是被送到不习惯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的話生活也很难进行下去。需要最低限度的物资……」
这样的話有必要使用小型运货馬车。当然是斯托克斯家的运货馬车。
贵族和商人的馬车想要通过的話必须要有通行証。
贵族和商人的馬车想要通过的話必须要有通行証。
「这些需要的东西,把女儿也算上那就不得不使用馬车了啊。通行証也不得不想办法,……全都麻烦到不行的事儿啊」
和說的話相反眼睛一个也没有离开资料。
哈洛特这理算当然似的掌握着克拉拉和其家人的状况这件事让諾曼感觉到吃惊。平常可是和父母一样是什么都不关心的。
哈洛特这理算当然似的掌握着克拉拉和其家人的状况这件事让諾曼感觉到吃惊。平常可是和父母一样是什么都不关心的。
(万一……不,应该是这样吧。哈洛特少爷在这个年纪就认真的考虑民众的事情了)
......@@ -54,7 +54,7 @@
这样考虑的話就能理解了。
大声說什么魔法的试验品也是为了把快要被杀掉的她暂时隔离到安全的地方吧。
只是一个人等同于完全没有任何实际利益的劳动力和税收的转移,没有因为虚荣而対这件事露出为难的神色,可以說是认真的想要救助她的吧。
为今的事情考虑克拉拉最好逃到斯托克斯家的力量所不能涉及到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这样的話就没理由拒絶这个提案了。
为今的事情考虑克拉拉最好逃到斯托克斯家的力量所不能涉及到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这样的話就没理由拒絶这个提案了。
他从最开始就是为了帮助她才行动的。対于没有预料到的提出帮助的自己想要确认是不是认真的这是当然的事情吧。
諾曼的胸中有一股熱量涌了上来。同时也为自己怀疑哈洛特而感到羞耻。
......@@ -82,28 +82,28 @@
迷惑的是在哪天来实行。从玩过原作的感觉来看到哈洛特杀掉克拉拉为止没有经过很长时間。
最短的話是在当天晚上,长的話也就是第二天了。
没有大幅延迟的話就不会対原作有太大影响了吧,作为保險想要在算上今天的3日之内执行。也要避免因为过于焦急而让父母感到疑惑的事态。
虽然这么說但今天来做并不现实,那么就是明天或天了吧。
虽然这么說但今天来做并不现实,那么就是明天或天了吧。
「諾曼」
「在」
「明天晚上执行。通行証我来想办法。你也在那之前开始准備吧」
「了解」
烦恼到最,一希选择在明天执行。
烦恼到最,一希选择在明天执行。
以哈洛特的性格来看杀掉克拉拉的恐怕是当天,也就是今天的晚上。为了尽可能的去制造出接近的状况于是下了这个判断。
目送着諾曼离开,变成一个人之在夕阳的沐浴下対接下来到明晚为止的台词和行动进行多次的模拟。
目送着諾曼离开,变成一个人之在夕阳的沐浴下対接下来到明晚为止的台词和行动进行多次的模拟。
决不允许失败的一发胜负。怎么說也是背负着人的性命的。
这样很难不紧张。
为了摆脱这个紧张一希一心一意的重覆着模拟。
到了晚饭时間,才把埋头沉浸的意识给拉了回来,在那之前一直没有停止。
是因为这个的效果吗。
到晚饭开始之为了欺骗父亲的谎話可以顺利的說出来了。
到晚饭开始之为了欺骗父亲的谎話可以顺利的說出来了。
「対了,父亲。有件事情想要拜托」
「怎么了?哈洛特」
「最近赖泽好像开了铁匠铺,那的劍很厉害的样子。我也想要挥一下试试」
「嗯,那么就让商人到那适当的买上几把吧」
「最近赖泽好像开了铁匠铺,那的劍很厉害的样子。我也想要挥一下试试」
「嗯,那么就让商人到那适当的买上几把吧」
「那太花时間了。我现在立刻就想要」
「哈洛特真是勇敢呢。将来会向老公你一样成为出色的贵族呢」
......
哈洛特的双亲対报告說的克拉拉和他女儿的死深信不疑。完全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儿子。
哈洛特的双亲対报告說的克拉拉和他女儿的死深信不疑。完全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儿子。
自己的孩子対女性做了这样的事情却还是夸赞「真有魔法才能」,看到他们的这个形象,,一希深深感到自己與父母之間有着一生都无法填补的鸿沟。
多虧那个妄信才没有被怀疑,现在只要这样考虑就足够了。
克拉拉和珂蕾特的救出计划姑且可以說是成功了。
......@@ -12,36 +12,36 @@
特别是近年来,每年都有自然灾害发生导致农作物收获不理想,因此收入降低甚至财政赤字的农家也有不少。
因此,农民中希望暂时减税的呼声越来越大,但那対夫妇的耳朵才听不进这种声音。反而威胁道「如果继续这样闹下去,就进一步提高赋税。」
游戏里虽然有提到領民在暴政下的痛苦,但这个部分没有细致的描写。諾曼的资料里没有的話一希也会注意不到吧。
游戏裡虽然有提到領民在暴政下的痛苦,但这个部分没有细致的描写。諾曼的资料裡没有的話一希也会注意不到吧。
如果现状长期持续下去,那対于斯托克斯家的暴政造成的不满爆发出来是毫无疑问的。
那是宣告着斯托克斯家没落的第一步。
吗,対一希来說并不知道这个家会怎样,但是自己被卷入悲惨的事情中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所以不能坐視不理。
「失礼了…这是在干嘛?」
在哈洛特门口草草的敲门然后等待回应的脸是克拉拉救出计划里担当馬车车夫的千。
在哈洛特门口草草的敲门然後等待回应的脸是克拉拉救出计划裡担当馬车车夫的千。
不知为何目前明明没什么事情,却还是缠上了哈洛特。就算被这张嘴再怎么无情的対待也还是卡拉卡拉的笑着完全没有忍耐的样子。
千是个19岁的孩子,和一希同世代的青年。在宅邸的同性之間和哈洛特的年纪最为接近,从一希的心看来也是容易相処的存在。
千是个19岁的孩子,和一希同世代的青年。在宅邸的同性之間和哈洛特的年纪最为接近,从一希的心看来也是容易相処的存在。
总觉得用像狗一样容易亲近来描述千的性格也没有太大偏差。
他现在正対着一希《哈洛特》的奇特行为侧头盯着。
奇怪的行为是指记录着在房間的阳台上培育的約50厘米高的植物的成长。
「和你没关系。快点关门。」
「哎呀,这有着秘密的气味。」
「哎呀,这有着秘密的气味。」
反手关上门,一边說着狗腿子一般的台词一边窥視着阳台。态度也变得不敬起来。
反手关上门,一边說着狗腿子一般的台词一边窥視着阳台。态度也变得不敬起来。
阳台上摆着20个左右的花盆,分割成3块培育着总计三种植物。为什么在那之中有一个长得格外好的个体。
「スズイモ(Suzuimo)和 ブルーナ(Buruna)、那边是赤グルト(红Guruto)…是在培育食物吗?」(X2:这植物估计是原创,换了7/8种語言都没找到対应的植物,暂且用原文,罗馬音在括号
「スズイモ(Suzuimo)和 ブルーナ(Buruna)、那边是赤グルト(红Guruto)…是在培育食物吗?」(X2:这植物估计是原创,换了7/8种語言都没找到対应的植物,暂且用原文,罗馬音在括号
「想要把肠子割开然連同花盘一起塞进你的胃吗?」
「想要把肠子割开然連同花盘一起塞进你的胃吗?」
「容我拒絶!」
「…」
这样下去可能一生都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対話了啊。这样认输的同时持续着动手记录。
千所說的这些都是可以食用的蔬菜,スズイモ之类的果实都结在地下,地上能看见的只有叶子。
额外多說一句,这些是斯托克斯領主要栽培的农作物排前三位的。
额外多說一句,这些是斯托克斯領主要栽培的农作物排前三位的。
「即便如此,那个培养方法还真是乱七八糟的。」
......@@ -50,7 +50,7 @@
「把这个混在水里什么的,看起来不是这样吗」
一希的手是《Brave Hearts》里常见的半透明的水色瓶子。游戏序章里的宝物,能够恢復2点体力的Item。
一希的手是《Brave Hearts》里常见的半透明的水色瓶子。游戏序章里的宝物,能够恢復2点体力的Item。
其名为《生命Portion》。
「把庄稼泡在生命Portion…?」
......@@ -60,14 +60,14 @@
《Brave Hearts》的System中是存在「調和」这一說的。材料與材料的合成制作,一部分的材料可以通过培育入手,但也存在培育无法入手的东西。
况且培育那个材料的成功率也很低,所以玩家们几乎是抱着抽奖的心态去种植的。
不久把生命Portion和《以太》混入能使收获率上升的事实被公布了,勇勇者兼农場主的玩家开始往田喷洒回復道具。
不久把生命Portion和《以太》混入能使收获率上升的事实被公布了,勇勇者兼农場主的玩家开始往田喷洒回復道具。
顺便一提,一希也是其中一人。
在这里这方法也能适用吗。一希通过諾曼获得了花盆和田里的土还有事物的种子,然后在斯托克斯的仓庫里找到了即将过期的生命Portion。
在这裡这方法也能适用吗。一希通过諾曼获得了花盆和田裡的土还有事物的种子,然後在斯托克斯的仓庫裡找到了即将过期的生命Portion。
但是只以生命Portion来培育的話,在长出果实之前就会很快枯萎了。于是和水在一起反覆进行试验,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比例。
一希取下几个赤グルト的果实丢给千。
「おっとっと(O To To)」
(X2;这只是是接果子时的語音词,所以我只放罗馬音就不翻成啊呀呀什么的煞风景了)
(X2;这只是是接果子时的語音词,所以我只放罗馬音就不翻成啊呀呀什么的煞风景了)
「吃吧」
「生吃吗?」
......@@ -92,7 +92,7 @@
只要看到那个反应就知道。生命Portion培育法的效果超出了一希的预想。
虽然是值得高兴的误算但是只有千的話样本太少了。
「把那些拿到厨房让厨師们吃吃看。然关于味道的感想、一般作物收获的时长,市場上的售價、还有其他的消息都打听过来。」
「把那些拿到厨房让厨師们吃吃看。然关于味道的感想、一般作物收获的时长,市場上的售價、还有其他的消息都打听过来。」
「了解了!」
千Ping的一下敬了个礼。左手不像样的抱着赤グルト。
......@@ -106,7 +106,7 @@
溫柔,会为身份低微的人担心,精神上成熟聪明。
了解那一点后哈洛特那惡毒的語言也似乎看不见了。某种意義上这也是哈洛特作为孩子唯一一部分被人诟病的地方。
就这样闯入到房間,虽然很介意但也只有那种程度的惡言而已。
就这样闯入到房間,虽然很介意但也只有那种程度的惡言而已。
以哈洛特的年龄来說是能够认识到身份的差距的。如果是从年幼开始一直是亲密的关系的話那还好說,但千和他第一次說話是最近才有的事。
面対这样的人所作出的不敬的态度也完全不在意。就好像在說対于虚有其表的东西没兴趣这样的态度。
対于千来說,名为哈洛特・斯托克斯的少年意外的是个好人。
......
离开了和室,一希被繪理香带領著逛遍各処后步下了庭院。
离开了和室,一希被繪理香带領著逛遍各処后步下了庭院。
伴随著繪理香所穿著代替鞋子的漆黑木屐发出的「喀啦、喀啦」声缓缓前行著。
步行于止的地方是颗約20米以上的大树之下。樱色的花瓣飞舞著如同幻想一般的景色之中,她转头看向了一希。
......@@ -6,7 +6,7 @@
「向您重新问候一遍。我是佑・皇的子女,名为繪理香・皇。」
「哈洛特・斯托克斯」
彼此在交换完名字就陷入了沉默。哈洛特的話語裡没有包含任何
彼此在交换完名字就陷入了沉默。哈洛特的話語裡没有包含任何
友好的气氛。
(不知不觉間語調就回復了过去了……)
......@@ -14,7 +14,7 @@
这么說来、我记得在原作裡哈洛特対繪理香都是用指摘的口气。
看来敬語只会対比自己要高贵的人使用呢。
「这棵树叫做『樱花』,是我们皇家*故乡中有代表性的花。虽然在这片土地上不存在,但是当时的領主在移居至此的时候带了树苗并种植在这裡了。那是500年前以上的事情了,在来被当作是皇家的象徵了。」
「这棵树叫做『樱花』,是我们皇家*故乡中有代表性的花。虽然在这片土地上不存在,但是当时的領主在移居至此的时候带了树苗并种植在这裡了。那是500年前以上的事情了,在来被当作是皇家的象徵了。」
(*姓皇的家族,而不是指王族的那种皇家)
......@@ -66,7 +66,7 @@
在这坏印象打入之前我拿出了一封密封文件给了繪理香。
「……这是甚么呢?」
「闭嘴收下。在我们回去给交给你父亲。」
「闭嘴收下。在我们回去给交给你父亲。」
「我拒絶。」
无法和対方好好交談也是理所当然的,完全是自作自受阿。
......@@ -86,13 +86,13 @@
她就是如此的溫柔。换句話說就是个大好人、不管事痛苦的人还是有麻烦的
人都不会放弃。
在游戏裡打败了怪物还会描写她心痛的模样。
在游戏裡打败了怪物还会描写她心痛的模样。
如果告诉这样的繪理香,只要卧在床上或许就能拯救这些痛苦的領民们的話会发生甚么事情。
就算是没什么信凭力、又是纯种主義这样跟自己想法不同的我好了提出的方案好了,肯定还是无法无視这样的話語。
一陣风吹了过来,夹带著樱花花瓣飘舞在两人旁。
在沉默了片刻,繪理香先行动了。
在沉默了片刻,繪理香先行动了。
「虽然我不相信您所說的話……」
......@@ -102,7 +102,7 @@
「不需要理由或信任,自己判断吧。」
看到了这十岁小孩荒唐无稽的信件相信與否、实践于否我不知道,真怎么样了到时候再說了,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思考呢。
看到了这十岁小孩荒唐无稽的信件相信與否、实践于否我不知道,真怎么样了到时候再說了,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思考呢。
一希吐出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樱花树,越过了此天空泛蓝有云。
......@@ -138,7 +138,7 @@
这份心情不是在說谎。
但是现在的話希望能有些时間独処心静。
「父亲大人、这个。哈洛特大人希望在他们回去让我将这个交给父亲大人。」
「父亲大人、这个。哈洛特大人希望在他们回去让我将这个交给父亲大人。」
繪理香将怀裡的密封文件拿出来交與了过去。
......@@ -151,7 +151,7 @@
「那么我回房間了。」
「恩、慢慢休息吧。」
佑対繪理香露出关愛的笑容繪理香低下头走离了开来。
佑対繪理香露出关愛的笑容繪理香低下头走离了开来。
佑與曆対繪理香是真正的关心著的,然而现在双亲的溫柔只能带给繪理香多馀的痛苦。
看著表现成善于决断的女儿把一切重担背负下来佑就只能责備自己。
更其他、没有不伤害繪理香就结束的方法吗。
......@@ -167,7 +167,7 @@
跟同年代相比较的話很有礼貌與教养也說不定。在此佑対哈洛特印象不坏。
拿著信的手不自觉的出力了不少,读完以佑的眉头深深皱著。
拿著信的手不自觉的出力了不少,读完以佑的眉头深深皱著。
「来人阿!?叫鬼龍院(キリュウ)来!」
......@@ -179,7 +179,7 @@
「这裡没办法說,过来。」
佑选择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在这将哈洛特的信给鬼龍院读。
看见鬼龍院读完佑就将信切割了。
看见鬼龍院读完佑就将信切割了。
「这是哈洛特的信,你怎么看?」
......@@ -218,7 +218,7 @@
然而这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但是因这效果获得了寻找解决办法的时間。如同信上所說这样就能放弃婚約,并让繪理香自由了。
「鬼龍院,把需要的东西收集好,対說明了危險性依然希望尝试的人使用。」
「鬼龍院,把需要的东西收集好,対說明了危險性依然希望尝试的人使用。」
不能确性信上所說的都是真的,但是这是迷雾之中透来的一絲光明。
就算这是在谁的掌中跳舞也好,佑决定把握住这次机会。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3周不见,斯托克斯府没什么特别的改变。要說有什么不一样的話杰克在自己家的庭院有凭借LP農耕法开始栽培的东西。
3周不见,斯托克斯府没什么特别的改变。要說有什么不一样的話杰克在自己家的庭院有凭借LP農耕法开始栽培的东西。
看来是対听到的話将信将疑的样子。
但是是看到了解决财政难题的希望的杰克精力充沛的的进行着有價值的LP農耕法试验运用。
諾曼也在幕后为了不让双亲发现而熟练的糊弄者他们。当然,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自去过皇家的領地之的10天左右,眼看LP農耕法的实验运用即将来临。正在做着日常鍛鍊的一希被告知了有找他的来访者。
自去过皇家的領地之的10天左右,眼看LP農耕法的实验运用即将来临。正在做着日常鍛鍊的一希被告知了有找他的来访者。
「居然有找我的客人?」
「是的,就是这样子。」
......@@ -19,15 +19,15 @@
在LP農耕法试验御运用开始之前这段非常微妙的忙碌时期麻烦事就饶了我吧,就这就一希毫不伪装的心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想不出対于初次见面就口吐惡言的人特地亲自来会面的意图。
能想到的就是対于那封信的回应了。无法理解选择繪理香为什么会被选作信使。
不管怎么說,手拿着劍站在内院里也没办法搞明白。
不管怎么說,手拿着劍站在内院里也没办法搞明白。
「就让她在露台那等一下吧。」
「就让她在露台那等一下吧。」
海登因为工作不在但是母亲杰西卡还在房子里。因为今天也有在宴会室里召开优雅贵族階层的联谊会,虽然在来宾室里遇到的几率会比较低,但因为信的事情必须尽量选择不会被妨碍的地方。
本来自己的房間是最合适的但是突然被婚約者带到那会遭到误解所以得自重。虽然10岁小孩之間发生的误解也没什么,但是要小心啊。
海登因为工作不在但是母亲杰西卡还在房子裡。因为今天也有在宴会室裡召开优雅贵族階层的联谊会,虽然在来宾室裡遇到的几率会比较低,但因为信的事情必须尽量选择不会被妨碍的地方。
本来自己的房間是最合适的但是突然被婚約者带到那会遭到误解所以得自重。虽然10岁小孩之間发生的误解也没什么,但是要小心啊。
一希暂且擦去汗水换好衣服走向了露台。
在那的是享受着斯托克斯家茶房所制红茶的繪理香的容姿。
在那的是享受着斯托克斯家茶房所制红茶的繪理香的容姿。
和之前穿着的衣服不同,今天的着装是穿着和服的书生般的姿态。纯和风的容姿在西洋风的木椅上坐着还真是不搭的景象啊。
「为了什么事情而来呢?」
......@@ -54,7 +54,7 @@
「首先,请让我作为皇家的代表来表示谢意。拯救了这么多的人民真的是非常感谢。」
繪理香深深的低下了头。拯救啊,这么說来看上去已经制作并使用了一希的信上记载的道具。
佑收下信是在大概20天前,这是在一希离开之就立馬进行试验造成的时間差。
佑收下信是在大概20天前,这是在一希离开之就立馬进行试验造成的时間差。
比想象的还要行动迅速啊。
「这么着急的样子,看上去皇家也是有着相当的困境啊」
......@@ -83,7 +83,7 @@
(制作了…藥?)
繪理香的腦海闪过了疑问。
繪理香的腦海闪过了疑问。
那就是哈洛特究竟是什么时候制作了这种藥。
因为和繪理香之間的婚約已经定下,所以說这样做也不会有什么好処。即使没有专业知识的繪理香也知道没有数日的开发,做出这种藥物是不可能的事情。
并非哈洛特传授并制作这东西吗?之前対于繪理香說的「哈洛特大人的藥」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 -105,18 +105,18 @@
可能是因为佑觉得不用信件来直接表达谢意是失礼的行为。
対于繪理香本身的不情愿而対她感到同情的一希阅读了佑写的信。
内容和设想的一样。
关于藥物的起效,出现副作用的注意事项,会対还没有发生的事件留意,还有対于哈洛特的感激之言也包括在面。
关于藥物的起效,出现副作用的注意事项,会対还没有发生的事件留意,还有対于哈洛特的感激之言也包括在面。
暂且能报告的就是这么多了。
本来在读完了信,明白了佑想要传达的事情之没有别的要做的事情了。
本来在读完了信,明白了佑想要传达的事情之没有别的要做的事情了。
(嗯?)
忽然在原以为有2张的信紙面发现了另1张重叠在一起的信紙。在那之上写了「追加」的文字。
忽然在原以为有2张的信紙面发现了另1张重叠在一起的信紙。在那之上写了「追加」的文字。
就像您知道的那样,皇家的領土正遭受着異常事件,疲于寻找解决方案。我们无法了解史无前例的变故所导致的难以预料的事件。
虽感到难过但望與您商榷。诚然感到非常抱歉,但能否将繪理香暂寄于斯托克斯府。掺杂了私人感情可能算是当家的失格,但这也是作为挂念最重要的独女的父亲的立場──】
读到这里的一希目光离开了信,觉得是眼睛疲劳了,于是揉了一下眼角。然后視线又回到了信的开头重新阅读。
读到这裡的一希目光离开了信,觉得是眼睛疲劳了,于是揉了一下眼角。然後視线又回到了信的开头重新阅读。
但是信上写着的希望能帮助保护繪理香的文字絲毫没有改变。
虽然用双手抱头一下子埋在了桌子上,但即使如此任然无法阻止埋怨的声音颤露出来。
......@@ -124,7 +124,7 @@
「怎么了呢?」
一希一言不发的把写了追加文字的信紙放到了繪理香的面前。
读完了的繪理香,看上去是震惊的样子,从嘴說出演员対词般冷漠的調子组成的語句。
读完了的繪理香,看上去是震惊的样子,从嘴說出演员対词般冷漠的調子组成的語句。
「嘛,这可真是困扰。虽然是婚約者,但变成了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给您添麻烦的状况了呢。」
「…喂」
......@@ -138,11 +138,11 @@
「被您这么褒奖感到非常荣幸」
繪理香対哈洛特充满讥讽的脸色继续反击。这件事情看上去并不是佑的独断,她应该也是知道的。
也就是說,繪理香是有着什么目的才待在这的。
也就是說,繪理香是有着什么目的才待在这的。
并不是单纯的用婚約者作为理由,因为佑已经被告知不用繪理香嫁到斯托克斯家就能解决问题办法。
完全明白了佑的信上的内容所传达的意思,但是対于吧繪理香送到这来的理由却没有头緒。
完全明白了佑的信上的内容所传达的意思,但是対于吧繪理香送到这来的理由却没有头緒。
让一希更加困惑的还有繪理香的言行。
游戏确实有繪理香被惡作剧的描写,那也只是回应了対話,繪理香絶対不是会报復的性格。
游戏确实有繪理香被惡作剧的描写,那也只是回应了対話,繪理香絶対不是会报復的性格。
精神上还没有完全成熟吗,这种差距让一希感到非常疑惑。
「没有道理去听这种片面的要求」
......@@ -167,9 +167,9 @@
虽然不是想象中那种恭敬的跪拜但也是非常恭敬的礼节,可以从中感觉到繪理香絲毫没有伪装的本心。
一希能感觉到她是真心为着人民着想。所以說刚才所說的要留下来当食客给一希造成的火气也一点也没有剩下。
「这份债之会盛大的追討的,趁现在尽量增加手中的筹码吧。」
「这份债之会盛大的追討的,趁现在尽量增加手中的筹码吧。」
「被您挂念不胜惶恐,那么我就失礼了。」
就这样說着,繪理香用着没有絲毫停滞的脚步离开了斯托克斯府。
这样淡然离去给人一种可疑的感觉,不久后也想到了馬车都没有了到底是怎么回去的这一个问题。
在数小时后,在海登的口中得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数小时後,在海登的口中得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当一希读着杰克在黄昏写的报告的时候,他被回到宅邸的海登传唤了
在被过来的侍从叫住的时候,他一边想着不会吧,一边走向海登家的书房
看着一直等在那的海登的脸,他就知道那份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因为那个一直摆着严肃的脸的海登,现在似乎心情很好。
看着一直等在那的海登的脸,他就知道那份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因为那个一直摆着严肃的脸的海登,现在似乎心情很好。
哈洛特刚进门,海登便說
「恭喜,哈洛特,我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你」
......@@ -10,7 +10,7 @@
虽然一希知道他要說什么,但还是装作第一次听到的样子,问道
虽然这是一件徒劳的事情,但他还是做了
「从佑大人那收到了通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間里,繪理香会待在斯托克斯家一段时間」
「从佑大人那收到了通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間里,繪理香会待在斯托克斯家一段时間」
果然呢… 一希想
......@@ -19,28 +19,28 @@
「我一点也不想跟那货同居」
「有什么可害羞的,你繪理香大小姐的关系已经是两家公认的了啊」
海登误认为他是因为害羞才說出这样的話。也许是因为他太过于兴奋了吧,他并没有好好理解哈洛特的話。即便他之后又尝试着去推翻这件事,繪理香的留宿这件事已经不能改变了。没办法,一希最后勉強的决定去迎接她
海登误认为他是因为害羞才說出这样的話。也许是因为他太过于兴奋了吧,他并没有好好理解哈洛特的話。即便他之後又尝试着去推翻这件事,繪理香的留宿这件事已经不能改变了。没办法,一希最後勉強的决定去迎接她
第二天,一希向着那个斯托克斯領地與街道交界処的东门去迎接繪理香。依照预订,她们应该是今天早上到这边,不过毕竟昨天她已经来过了,现在应该是在某処的旅館落脚吧。
带着灰暗的心情,一希坐上了摇摇晃晃的馬车
(这计划是不是有点太赶了啊)
从繪理香那边到这最少也需要6到7天,但既然她们在第二天就到了,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他们根本就不想管你如何回应,要么就是他们确定海登一定会接受这件事。嘛,估计是因为后者吧
从繪理香那边到这最少也需要6到7天,但既然她们在第二天就到了,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他们根本就不想管你如何回应,要么就是他们确定海登一定会接受这件事。嘛,估计是因为后者吧
(注:里面似乎有一个寄到信还是收到信的,英翻里并没有,就先把原文放在这吧
(注:裡面似乎有一个寄到信还是收到信的,英翻裡并没有,就先把原文放在这吧
原文:急いでも片道6、7日はかかる旅路のはずなのに手紙が届いた翌日に到着するというのは返答を聞く気がないか、ヘイデンが承諾するのを分かっていたかのどちらかだ。まあ恐らく後者なのだろうが。)
无论如何,这件事很可能不是原作面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的开端应该是一希写的信
无论如何,这件事很可能不是原作面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的开端应该是一希写的信
这也是自作自受吧。一边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間他已经来到了东门。
当他从馬车上迈着沉重的步伐下来的时候,繪理香和一名没见过的在她右后方的女性正站在那里
当他从馬车上迈着沉重的步伐下来的时候,繪理香和一名没见过的在她右後方的女性正站在那裡
「哈洛特大人您亲自迎接,不胜惶恐。」
「你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吧」
今天哈洛特・Mouth也依然在破坏人际关系的道路上一往直前。
在这张嘴相処了3个月之,一希已经开始佩服起它花式嘲讽的能力了
一边感受着这无意義的成长,一希看向了繪理香面的那位女性
在这张嘴相処了3个月之,一希已经开始佩服起它花式嘲讽的能力了
一边感受着这无意義的成长,一希看向了繪理香面的那位女性
她的年龄大概在15 到20岁之間,用一个大大的白色絲带将她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及腰栗色长发扎了起来。(年齢は10代後半から20そこそこ、毛先近くを大きな白いリボンでひとまとめにして房のようになっている腰まで伸ばした栗色の髪が印象的だ。)
「这货谁啊」
......@@ -48,9 +48,9 @@
「您好,我是郁乃~」
拉长了句尾,郁乃缓缓地鞠了一躬。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让她身边充满了柔和的气氛
不过问题是是一希并不认识她。也就是說她并不是在原作面出现的角色。
不过问题是是一希并不认识她。也就是說她并不是在原作面出现的角色。
「再告诉你们一遍,老子可没有什么时間照顾你们。既然是你们自己决定住在这,那就别来烦我」
「再告诉你们一遍,老子可没有什么时間照顾你们。既然是你们自己决定住在这,那就别来烦我」
既然现在并不知道対面的目的以及郁乃的身份,他决定先告诫一下対方
因为她们在LP耕作刚刚开始投产的时候来,一希希望能够尽可能地排除不确定因素。
......@@ -60,22 +60,22 @@
「了解啦~」
(你们要真了解了能不能赶紧回去啊我說…)
就算是他対此抱怨,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毕竟繪理香并不能改变她家面的安排,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去管她们
就算是他対此抱怨,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毕竟繪理香并不能改变她家面的安排,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去管她们
显然,事情并不总会向他想的那样简单
他们在回到宅邸的路上一言不发。到了宅邸之,迎接一希的,是一盘杯具
他们在回到宅邸的路上一言不发。到了宅邸之,迎接一希的,是一盘杯具
「作为前几天的回礼,明天带着繪理香醬去城镇逛一逛吧。做一名护花使者也是贵族所必要的能力之一。从现在开始练习的話不是很好嘛」
「作为前几天的回礼,明天带着繪理香醬去城镇逛一逛吧。做一名护花使者也是贵族所必要的能力之一。从现在开始练习的話不是很好嘛」
想当然,这是海登的建议
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很麻烦了,不过既然対象是繪理香的話,除了用像是「感谢您的关心」之类的来表达接受下来的意思,也没什么能說得出口的了
因为最近都在忙于跟繪理香有关的事情,一希现在感到很疲倦。
不过如果放到哈洛特过滤器面的話,这份疲倦完完全全转变成了愤怒
不过如果放到哈洛特过滤器面的話,这份疲倦完完全全转变成了愤怒
「真是一张可怕的脸呢,你要是摆出这样一幅脸色,你的未婚妻不会害怕么」
当千进到房間,一看到哈洛特的脸,就这么直勾勾的說了出来。神奇的是,他與摆出这样一副表情的贵族說話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当千进到房間,一看到哈洛特的脸,就这么直勾勾的說了出来。神奇的是,他與摆出这样一副表情的贵族說話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那个死未婚妻就是原因本身啊,神烦」
「那么可愛的妹子,你有什么不满嘛」
......@@ -83,13 +83,13 @@
「根本就不対好吗,误解,全是误解。我喜欢的可是郁乃这样的呢」
千拼尽了全力试图否定这份误解,嘛,反正只要千不是什么正太控一希一点也不想知道他的口味。
千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当繪理香她们到达宅邸的时候,海登集中了宅子面所有的人,隆重的将他们以未婚妻與其侍从的的身份介绍给了大家。大概海登只是想造成既成事实吧,不过,対于一希来說,这不过是公开処刑罢了
千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当繪理香她们到达宅邸的时候,海登集中了宅子面所有的人,隆重的将他们以未婚妻與其侍从的的身份介绍给了大家。大概海登只是想造成既成事实吧,不过,対于一希来說,这不过是公开処刑罢了
顺便說,当将繪理香以哈洛特的未婚妻介绍的时候,九成看向她的是可怜她的視线。
「不要再叽里呱啦乱叫了,帮我把諾曼和杰克叫过来,我需要改变一下明天的日程」
「我真的是喜欢成熟的女性啊!!」
千在不停的反驳之离开了哈洛特的房間。当他正在满屋子招人的时候,繪理香和郁乃也在烦恼。不用說,原因正是哈洛特
千在不停的反驳之离开了哈洛特的房間。当他正在满屋子招人的时候,繪理香和郁乃也在烦恼。不用說,原因正是哈洛特
「虽然有听人說过,不过他真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子呢」
......@@ -114,4 +114,4 @@
「这件事可有点麻烦呢~」
在郁乃用繪理香听不见的声音偷偷的叹了口气的同时,她袖子里面藏的暗器也发出了叮的一声轻响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郁乃用繪理香听不见的声音偷偷的叹了口气的同时,她袖子裡面藏的暗器也发出了叮的一声轻响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6,7 +36,7 @@
「郁乃,我们不是来玩的。这你也理解吧?」
「嗯嗯,真是可惜呢~」
郁乃在判断没有交涉的馀地把連衣裙收回行李。
郁乃在判断没有交涉的馀地把連衣裙收回行李。
当然这个対話也不是认真的,这只是为了缓解繪理香的警张感而刻意营造的气氛。
繪理香正是因为查觉到如此才没有给予太严厉的责備。
......@@ -59,7 +59,7 @@
(是說这也和利用也没什么差别了啊……)
原本为了不要让繪理香的好感度提高不打算认真的嚮导。但可能有著拿到此可以利用的情报的机会也說不定,只是这样而已。
原本为了不要让繪理香的好感度提高不打算认真的嚮导。但可能有著拿到此可以利用的情报的机会也說不定,只是这样而已。
儘管如此这个状况还是稍微在预料之外的。
「那、那个哈洛特大人………」
......@@ -80,8 +80,8 @@
不,恐怕那个变化是从一希他们进入这个街道的那一瞬間就开始的吧。
那是彷彿能刺痛耳朵的寂静。
如果要从一希的记忆中选出相似的情况的話,感觉接近在中学的时候把校规违禁物在放学的教室中打开时被全校学生都害怕、负责生活指导的体育老師看到的那瞬間的衝击。
在这个場合中的体育老師就是哈洛特。
如果要从一希的记忆中选出相似的情况的話,感觉接近在中学的时候把校规违禁物在放学的教室中打开时被全校学生都害怕、负责生活指导的体育老師看到的那瞬間的衝击。
在这个場合中的体育老師就是哈洛特。
看到哈洛特的身姿出现在街道的人们停止了动作、一走人潮就如同避开他一样分开来。被搭話的店主脸色变的铁青,从远処观察情况的住民的視线裡包含了明确的敌意。
无论如何被異样的寂静包圍的街道対心情很差。这种态度也把一希的精神值(Mental)消耗地一点不剩。
......@@ -94,7 +94,7 @@
因为他们不知道繪理香的事情所以和一希在一起会有这样的反应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馬上就会公开发表繪理香是哈洛特的婚約者,斯托克斯的佣人们投向这裡的怜悯視线也许也会改变。
虽然这么說,总觉得再在街上漫步的話失去的东西会比得到的多。主要是精神的方面。
在到街道参观了一个多小时,一希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在到街道参观了一个多小时,一希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已经够了吧。要回去了喔」
「……好的」
......@@ -103,11 +103,11 @@
原因是持续曝晒在斯托克斯的住民们的饱含敌意的視线中。
対于受到双亲的宠愛、也被侧近及自己的領民敬愛的她来說沐浴在嫌惡的感情中还是人生中的初次经验。
所以対哈洛特說的話也没有反対的力气,遵从他所說的选择了回去的路。
在那之一直到回到斯托克斯的宅邸前两人都没有対話。
在那之一直到回到斯托克斯的宅邸前两人都没有対話。
「回来得真快呢~」
回去之郁乃就向繪理香搭了話。
回去之郁乃就向繪理香搭了話。
但是并没有问理由。
要說为什么的話,因为郁乃一直从远処观察,所以大致上能够把握事态。
......@@ -151,7 +151,7 @@
所以心裡某処认为哈洛特和他的双亲是不同的,繪理香是这么想的。
也因此郁乃的話語给了她不小的衝击,繪理香覆盖在嘴上的手微微颤抖。
「調查会持续下去,今请尽量不要跟哈洛特大人两人独自相処~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調查会持续下去,今请尽量不要跟哈洛特大人两人独自相処~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嗯、会注意的」
「没事的繪理香大人~因为有我在~」
......
......@@ -4,14 +4,14 @@
「遺憾的是在此之上继续扩大规模的話,我们就没有足够的人手了」
「如果监督不力的話,也可能会导致被利益冲昏头腦的农民自說自話的开始种植啊」
从LP農耕法的开始实验运用已经过了两周了,一希一边和諾曼还有杰克一起确认这那成果一边說着対今的展望。
地点当然还是在哈洛特的房間。现在他已经很少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間了。多数时候諾曼,千和杰克中的谁会待在房間
从LP農耕法的开始实验运用已经过了两周了,一希一边和諾曼还有杰克一起确认这那成果一边說着対今的展望。
地点当然还是在哈洛特的房間。现在他已经很少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間了。多数时候諾曼,千和杰克中的谁会待在房間
「我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人手不足的问题。府上没有别的能使用的人么…」
「现状非常麻烦啊。即使让阿里阿斯和塞克逊来帮忙也只是暂缓么…」
諾曼列举出了为营救克拉拉计划出力的士兵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