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375043cf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ウォルテニア戦記

parent 96f0feca
......@@ -10,7 +10,7 @@
羅赛里亚王国
位于西方大陸东部,崇尚霸权的三国之一。在以丰沛水量著称的底比斯河嘉惠下,羅赛里亚拥有十分富饶的粮仓。夹在西边的查魯达王国與东边的米斯托王国中間,这总是処于战乱之中,国政实权被霍德拉姆將軍及格哈特公爵所把持。
位于西方大陸东部,崇尚霸权的三国之一。在以丰沛水量著称的底比斯河嘉惠下,羅赛里亚拥有十分富饶的粮仓。夹在西边的查魯达王国與东边的米斯托王国中間,这总是処于战乱之中,国政实权被霍德拉姆將軍及格哈特公爵所把持。
查魯达王国
......@@ -30,4 +30,4 @@
南部諸王国
聚集在西方大陸南部的小国统称。这里是西方大陸最大的激战区,長年战争不断。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聚集在西方大陸南部的小国统称。这裡是西方大陸最大的激战区,長年战争不断。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奥德梅亚帝国是位于西方大陸中央的霸主。其帝都奥德梅亚郊区的一栋宅邸,有两个男人正在此聚会。
奥德梅亚帝国是位于西方大陸中央的霸主。其帝都奥德梅亚郊区的一栋宅邸,有两个男人正在此聚会。
整个世界笼罩在深夜的黑暗中。
......@@ -8,7 +8,7 @@
再过去的范圍,是拒絶人类踏入的漆黑領域。
在这个世界中,能使用法术的人非常少,因此絶大部分的灯是使用魚油或植物油制成的油灯。不只如此,若以这个世界的平均收入为基准来衡量,灯油其实十分昂貴,尽管不至于买不起,却无法任意挥霍使用。除非发生非常紧急的事件,否则就連中层階級的平民都会在日落之前回到家中,然早早就寝。
在这个世界中,能使用法术的人非常少,因此絶大部分的灯是使用魚油或植物油制成的油灯。不只如此,若以这个世界的平均收入为基准来衡量,灯油其实十分昂貴,尽管不至于买不起,却无法任意挥霍使用。除非发生非常紧急的事件,否则就連中层階級的平民都会在日落之前回到家中,然早早就寝。
其中例外的,大概就是像这栋宅邸所在的闹区之类的地点,以及貴族宅邸林立的地区吧。
......@@ -22,17 +22,17 @@
以前的他应该不曾想过,黑夜竟会让人的内心如此恐惧。
不対,不只夜晚的漆黑而已。从宗教與文化,到贴身的生活习惯、衣服设计及发型等等,他全都忍不住拿来與以前在日本的生活比较,然开始感到怀念。尤其现况愈是比过去悲惨,他就愈发強烈地怀念起以前的好。
不対,不只夜晚的漆黑而已。从宗教與文化,到贴身的生活习惯、衣服设计及发型等等,他全都忍不住拿来與以前在日本的生活比较,然开始感到怀念。尤其现况愈是比过去悲惨,他就愈发強烈地怀念起以前的好。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这不是我们怀念的故乡嘛。但是,几个月不见,我真没想到齐藤老弟竟然会說出那种伤感的話……天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啧啧,下次的例公会议,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包括代表在内,所有人一定会捧腹大笑的。」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这不是我们怀念的故乡嘛。但是,几个月不见,我真没想到齐藤老弟竟然会說出那种伤感的話……天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啧啧,下次的例公会议,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包括代表在内,所有人一定会捧腹大笑的。」
出言調侃他的中年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品尝一瓶颇有年份的红酒。
「请饶了我吧,须藤先生。你要是这么做,我会无地自容的。」
齐藤連忙转头向看,须藤则回以万年不变的笑容。
齐藤連忙转头向看,须藤则回以万年不变的笑容。
「怎么会呢?在组织的新一任干部候选人,你可是特别优秀的,人也年轻,当然会被全都上了年纪的干部们当成开玩笑的対象啦。毕竟,以他们的角度来看,你算是儿辈或孙辈了。这是没有家人的孤軍老人们为數不多的消遣之一,你应该好好配合他们一下才対。齐藤老弟你也经历过失去家人的打击,应该可以体谅他们的心情対吧?」
「怎么会呢?在组织的新一任干部候选人,你可是特别优秀的,人也年轻,当然会被全都上了年纪的干部们当成开玩笑的対象啦。毕竟,以他们的角度来看,你算是儿辈或孙辈了。这是没有家人的孤軍老人们为數不多的消遣之一,你应该好好配合他们一下才対。齐藤老弟你也经历过失去家人的打击,应该可以体谅他们的心情対吧?」
须藤半开玩笑的話等于在挖齐藤的旧伤。齐藤的表情霎时丑陋地扭曲了。
......@@ -62,7 +62,7 @@
须藤的双眼就像毫无情緒起伏的黑洞,刺向齐藤的視线宛如可以看透人心。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在众多的候选人中,选择帮助你。当时的你才刚过完成人式,毫无任何社会经验,既没待过軍队,也没当过間谍,只是一个年轻的上班族……然,为了达成我们的夙愿,才让你负责那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工作。要是你无法达成我的期许,可就伤腦筋了。」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在众多的候选人中,选择帮助你。当时的你才刚过完成人式,毫无任何社会经验,既没待过軍队,也没当过間谍,只是一个年轻的上班族……然,为了达成我们的夙愿,才让你负责那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工作。要是你无法达成我的期许,可就伤腦筋了。」
闻言,齐藤脸上露出一抹嘲笑。他的腦海中,浮现出当时毫无力量又青涩不懂事的自己。年轻时的自己心性傲慢、不懂社会險惡、盲目相信世上没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所以,他失去了一切。
......
「您究竟在想什么!」
谒见厅响起怒吼声。
谒见厅响起怒吼声。
声音的主人,是拥有铁血宰相之称的朵涅斯持。
......@@ -10,15 +10,15 @@
以夏蒂娜及齐藤为首,瑟里雅、罗尔夫、奧兰多等等指挥追捕队的人员,全都跪在皇帝跟前。
齐藤跪在地上,腦海中浮现来几天的发展。
齐藤跪在地上,腦海中浮现来几天的发展。
放任亮真一行人逃脱后,夏蒂娜等到天亮,就把分散在森林里的士兵们集合起来,然后带領所有人开始追捕。
放任亮真一行人逃脱後,夏蒂娜等到天亮,就把分散在森林裡的士兵们集合起来,然後带領所有人开始追捕。
他们在赌一絲希望,想說或许可以追上亮真一行人也說不定。
因为当时没有任何兵力,才会眼睁睁放过他们。士兵全部召集回来,情况就不同了。
因为当时没有任何兵力,才会眼睁睁放过他们。士兵全部召集回来,情况就不同了。
可惜到最,夏蒂娜并没有找到亮真他们。
可惜到最,夏蒂娜并没有找到亮真他们。
「果然追不上了……」
......@@ -36,7 +36,7 @@
夏蒂娜的話,让齐藤的脸色阴沉下来。
他明白,既然抓捕亮真一事已告失败,继续在森林游荡也没有意義。
他明白,既然抓捕亮真一事已告失败,继续在森林游荡也没有意義。
要是不赶紧解除国境的警戒令,可能会影响到经济层面。
......@@ -46,7 +46,7 @@
他们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抓住亮真一行人。
要是完全无法抓到亮真也就罢了。最糟糕的是,亮真是被他们抓住又再逃脱的。
要是完全无法抓到亮真也就罢了。最糟糕的是,亮真是被他们抓住又再逃脱的。
而且騎士団成员还有伤亡。
......@@ -54,7 +54,7 @@
「朵涅斯特会气得满脸通红吧。」
齐藤的腦海清楚浮现──朵涅斯特在谒见厅大声怒罵夏蒂娜等人的場景。拥有铁血称号的他,是一位拥有钢铁般坚強意志,以及牺牲自己性命觉悟的政治家。
齐藤的腦海清楚浮现──朵涅斯特在谒见厅大声怒罵夏蒂娜等人的場景。拥有铁血称号的他,是一位拥有钢铁般坚強意志,以及牺牲自己性命觉悟的政治家。
即使面対身为皇族的夏蒂娜,他的态度也不曾有絲毫变动。
......@@ -76,7 +76,7 @@
話說完,夏蒂娜便离开森林,前去與瑟里雅众人会合。
后,将整件事的来龍去脉說明完毕后,夏蒂娜现在正等著审判结果出炉。
後,将整件事的来龍去脉說明完毕後,夏蒂娜现在正等著审判结果出炉。
「纵使您是公主殿下,这种报告内容也太荒唐了!」
......@@ -84,7 +84,7 @@
「朵涅斯特,安静一下。」
齐藤挥散腦海浮现的回忆,把注意力放到皇帝的話上。
齐藤挥散腦海浮现的回忆,把注意力放到皇帝的話上。
「対于夏蒂娜这次的処理方式,我并不打算责備她。」
......@@ -134,6 +134,6 @@
夏蒂娜的声音在谒见厅中回荡。
这一天,奥德梅亚帝国正式开始进攻东部諸国。然后,原本已经逃走的御子柴亮真也被卷入了这場行动里
这一天,奥德梅亚帝国正式开始进攻东部諸国。然後,原本已经逃走的御子柴亮真也被卷入了这場行动裡
西方大陸开始有了巨大的变动。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8,14 +8,14 @@
当初,因为种种因素,在第二章中途便中止出版,关于这件事我真的深感抱歉。造成各位读者的困扰,实在非常対不起。
或许有读者不清楚整件事,在此请容我简单說明一下状况。原本,这部作品是将在一个名叫「成为小說家吧!」的网站上連载的故事加笔修改,出版成实体書籍。而本作品目前进展到第五章。
或许有读者不清楚整件事,在此请容我简单說明一下状况。原本,这部作品是将在一个名叫「成为小說家吧!」的网站上連载的故事加笔修改,出版成实体書籍。而本作品目前进展到第五章。
当然,本作品今后的剧情发展有一部分已经决定好了,遺憾的是,从前年到去年这段时間里发生许多意料外的状况,虽然想尽办法解决,最终还是只能中止在FEATHER文庫版的出版计画。
当然,本作品今後的剧情发展有一部分已经决定好了,遺憾的是,从前年到去年这段时間裡发生许多意料外的状况,虽然想尽办法解决,最终还是只能中止在FEATHER文庫版的出版计画。
坦白讲,去年我已经做好觉悟,日就只在网站上写完这部作品。结果年底时,却在非常偶然的状况下结识HJ公司的某位人士,邀请我再次出版作品。因此,这次才能有机会在HJ文庫再度出版。
坦白讲,去年我已经做好觉悟,日就只在网站上写完这部作品。结果年底时,却在非常偶然的状况下结识HJ公司的某位人士,邀请我再次出版作品。因此,这次才能有机会在HJ文庫再度出版。
给予我机会的諸位相关人士,以及购买实体書籍版的各位读者,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我会和新的插画家Bob老師共同努力,在HJ文庫完成这部作品,恳请各位继续给予我们支持。
,我会和新的插画家Bob老師共同努力,在HJ文庫完成这部作品,恳请各位继续给予我们支持。
「沃特尼亞战记」今后也请您多多关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沃特尼亞战记」今後也请您多多关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0,7 +20,7 @@
米海爾和亮真打交道还仅仅不过6天,但亮真基本已经掌握了米海爾武断的性格。
他相当厌惡逃跑或是放弃之类的事情。
而対于困难或失败,他极端討厌暂且撤退再重整旗鼓这种事。
而対于困难或失败,他极端討厌暂且撤退再重整旗鼓这种事。
非要說的話大概是那种直到胜利都不会停止斗争的性格。
「这姑且依指挥者的想法。但是战略没有顺利进行的話,会采取重視安全的计策,舍弃之前的策略,再重定策略的吧。」
......@@ -43,7 +43,7 @@
「咕呶呶呶呶……那……那是,形势所迫才……」
这話终于从口中不慎說出,米海爾逃跑般地向方伤员聚集的地方走去,从萝拉的手中領取伤藥。
这話终于从口中不慎說出,米海爾逃跑般地向方伤员聚集的地方走去,从萝拉的手中領取伤藥。
他自己察覺到,无论罗列多少理由,已经进行了的暗杀行动这一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但是,虽然明白,米海爾的心依然烦恼着动摇着。
米海爾仍然在犹豫着,是为自己的荣誉而战还是拯救眼前这个国家于水火。
......@@ -52,7 +52,7 @@
「您是說没错吗?亮真大人。」
看着不知要后悔到何时的米海爾后背,亮真有感而发,听着这番話,在亮真身旁握着缰绳的莎拉问道。
看着不知要後悔到何时的米海爾後背,亮真有感而发,听着这番話,在亮真身旁握着缰绳的莎拉问道。
「啊?啊……选择暗杀这种手段本身并没有问题。要是我的話那一刻也许会做出相同的事情来。」
......@@ -72,7 +72,7 @@
「‘肌肉腦’是什么?」
対于在亮真在最小声說的「肌肉腦」,莎拉报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対于在亮真在最小声說的「肌肉腦」,莎拉报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啊,意思是說連腦子都是肌肉。即是說不会思考。」
......@@ -146,7 +146,7 @@
「嗯,大家的伤势都并无大碍,基本上痊愈不成问题。比起这个,亮真大人的伤势更严重哟?」
說伤势严重也不过是受箭雨所致的许多擦伤,只不过看起来出血严重而已。
实际上伤口都已经结痂了,之只要等伤痕随时間消失就好。
实际上伤口都已经结痂了,之只要等伤痕随时間消失就好。
亮真听了莎拉的話泛起笑容說道:
......@@ -173,11 +173,11 @@
仅一面之缘的佣兵亮真和莉欧奈一行人,與自己的同僚公会会長沃尔斯相比,谁更加值得信任呢?
更何况,対其他城镇的工会会長来說,这就是件让他们巴不得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在没有后盾的情况下,亮真一行人即便到了談判这一步,也有可能被怀疑是试图以此来粉飾己方任务失败一事。
也就是說,亮真他们为了生存,唯有在获得強力后盾之,與沃尔斯以外的公会会長直接談判,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也就是說,亮真他们为了生存,唯有在获得強力后盾之,與沃尔斯以外的公会会長直接談判,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为了自己的主张能够得到公平的判断。
而现在能够成为亮真他们有力后盾的就只有騎士派了。
无论是中立派还是其他国家的当权者,帮助亮真一行人都得不到好処。
而唯有騎士派有可能在战成为亮真他们的后盾。
而唯有騎士派有可能在战成为亮真他们的后盾。
作为交换,亮真他们需要在與貴族派的政治斗争中提供援助。
可这全是亮真他们的自說自話。
......
......@@ -7,22 +7,22 @@
毕竟在亮真原来的世界中王族一类已基本被废除。
不可能会知道対王族表达敬意的方法。
只是模仿米海爾,亮真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可是莉欧奈也和亮真一样不知所措,看来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一般性常识。【我并没有污】
可是莉欧奈也和亮真一样不知所措,看来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一般性常识。【我并没有污】
與此相反,虽說直到數日前还是奴隷之身,不愧是出生于原上流騎士家族的瑪尔菲斯特姐妹,対礼节并不生疏,动作十分流畅,完成得非常出色。
(幸好有事先向萝拉她们请教……)
面看着行礼优雅的萝拉她们,亮真静静地等待王女入室。
面看着行礼优雅的萝拉她们,亮真静静地等待王女入室。
是叫做「谒见之間」吧。
由米海爾带路来到的这个房間,有着相当的纵深,房間深処放置着染成金色的王座。
从王座到入口铺满了红色的地毯,左右并列站着全副武装的士兵。
人數是20。
対于仅仅不过4人的亮真一行人而言是相当危險的状况。
(姑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是肯会见我们就已经算好的了……不过本来要是能够在密室密談的話就再好不过了……)
(姑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是肯会见我们就已经算好的了……不过本来要是能够在密室密談的話就再好不过了……)
进城亮真他们在米海爾指示下,被软禁在城中一个房間内數小时之久。
进城亮真他们在米海爾指示下,被软禁在城中一个房間内數小时之久。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因为他们是来历不明的人啊。
接着,不知道作了什么样的报告,将他们软禁于一室的米海爾,就这样把亮真他们带到谒见之間来。
......@@ -35,12 +35,12 @@
那是露碧絲王女與她的亲信进入房間的声音。
亮真他们依然等着露碧絲的話,保持着低头的姿势。
【译注:原文「ルピス女王と其の側近達の入室する音であろう。亮真達はただルピス女王の言葉を頭を下げた格好のままで待った。」这几个女王絶壁是作者的笔误,此时的露碧絲还未成为女王呢。(这不是剧透!)这我改过来了,王女就是公主这点不用我說吧?】
【译注:原文「ルピス女王と其の側近達の入室する音であろう。亮真達はただルピス女王の言葉を頭を下げた格好のままで待った。」这几个女王絶壁是作者的笔误,此时的露碧絲还未成为女王呢。(这不是剧透!)这我改过来了,王女就是公主这点不用我說吧?】
「抬起头来。」
凛然的女声在谒见之間回响着。
恭敬地抬起头,亮真眼中映出的,是身着全身纯白鎧甲的銀女郎。
恭敬地抬起头,亮真眼中映出的,是身着全身纯白鎧甲的銀女郎。
「米海爾亲卫騎士団副団長。」
......@@ -52,12 +52,12 @@
亮真不由得感谢上苍,因为没想到米海爾是騎士派首腦的亲信。
因为知道米海爾有着耿直的性格,原本轻視米海爾的亮真意外地感到相当侥幸。
「报告已经从梅尔緹娜那收到。只能說対你没有完成使命一事感到非常遺憾。这次失败让众多騎士失去生命……諸位为王国的秩序奉献了生命。而作为指挥者的你却活着站在我面前……我作为王女认为你必须以死来偿还这次的失态。」
「报告已经从梅尔緹娜那收到。只能說対你没有完成使命一事感到非常遺憾。这次失败让众多騎士失去生命……諸位为王国的秩序奉献了生命。而作为指挥者的你却活着站在我面前……我作为王女认为你必须以死来偿还这次的失态。」
露碧絲王女这番可以說是弹劾的話,让谒见之間瞬間冻结。
但是这时露碧絲王女脸上泛起笑容。
「但是,您是非常优秀的騎士,対王家忠心耿耿。在祖国生死存亡之际的现在,失去你简直是莫大的损失。因此我考虑到米海爾至今为止的功绩,以及这次任务原本是貴族派的陷阱,决定把你的刑罚延期到同貴族派的政治斗争结束的那一天。而你的罪,就在今與貴族的战斗中将功补过吧。」
「但是,您是非常优秀的騎士,対王家忠心耿耿。在祖国生死存亡之际的现在,失去你简直是莫大的损失。因此我考虑到米海爾至今为止的功绩,以及这次任务原本是貴族派的陷阱,决定把你的刑罚延期到同貴族派的政治斗争结束的那一天。而你的罪,就在今與貴族的战斗中将功补过吧。」
谒见之間嘈杂起来。
因为这是预料之外的裁决吗?米海爾自己也感到茫然。
......@@ -73,11 +73,11 @@
「定不负王女殿下的期待!」
(原来如此……看重的是实际利益啊。没有必要还特意削弱本已処于劣势的己方派阀啊……而且只是延期执刑而不是无罪。今只要米海爾能立下與性命相匹的功劳就没事了。不错,并不只是宠信他,有好好考虑周圍的感情再下决定。)
(原来如此……看重的是实际利益啊。没有必要还特意削弱本已処于劣势的己方派阀啊……而且只是延期执刑而不是无罪。今只要米海爾能立下與性命相匹的功劳就没事了。不错,并不只是宠信他,有好好考虑周圍的感情再下决定。)
如果单纯只是让米海爾效力的話,这次在他指挥之下,因亮真计谋而受到奇袭的死者家属会无法接受的吧。
但倘若因此就把領导层全都被骗而导致的失败,強加给现場指挥官一个人的話,也很成问题。
既然如此,今将功补过这样折中的做法,在政治的平衡上可以說是恰到好処的选择了。
既然如此,今将功补过这样折中的做法,在政治的平衡上可以說是恰到好処的选择了。
(不错……不,我的运气比预想中要好……要是这样的話就能理解我提案的效果和优点……但是……还有个问题……)
......@@ -102,7 +102,7 @@
(等等……冷静点……我还没有脱离危險。较量现在才开始……王女还有那个女人……要是不小心让她们怀疑起来,說不定馬上就会被杀掉。)
亮真注視着向露碧絲王女提出疑问的女人。
是一个留着黑身材高大的女人。
是一个留着黑身材高大的女人。
再者她佩于腰間的两把劍,应该是用得相当熟练的样子。
而且是相当受露碧絲王女所信赖的吧。
露碧絲王女并没有対被提出疑问一事表现得不满。
......@@ -111,7 +111,7 @@
这么說着的露碧絲王女的視线落在亮真他们4人身上。
「原来如此。确实是銀的15岁左右少女呢……你真的不是羅赛里亚王法尔斯特二世的庶子吗?」
「原来如此。确实是銀的15岁左右少女呢……你真的不是羅赛里亚王法尔斯特二世的庶子吗?」
露碧絲王女首先対最大的悬念询问道。
......@@ -126,7 +126,7 @@
「殿下……并没有收到庶子有姐妹这样的联络。」
的女人轻轻地在露碧絲王女耳边說道。
的女人轻轻地在露碧絲王女耳边說道。
「瑪尔菲斯特这样的家名我有印象……莫非是中央大陸的騎士吗?」
......@@ -153,7 +153,7 @@
亮真の殊勝な態度を見てルピス王女の顔に笑みが浮かぶ。
亮真如此說着,恭敬地低下头。
实际上,亮真他们只是被卷进来的受害者,所以态度可以表现得更加強硬。
但是若考虑今双方的关系,便没有必要给対方以过于高压。
但是若考虑今双方的关系,便没有必要给対方以过于高压。
看着亮真值得称赞的态度,王女露出笑容。
「不用这么拘谨。我们的所作所为可是给你们造成了麻烦……你们有何要求?」
......@@ -161,7 +161,7 @@
亮真対于露碧絲王女的話没有过多深思。
因为他的答案早就已经决定好了。
【译注:「ルピス王女の言葉に亮真は考え込むふりをした。」这看不懂ふり,照上下文理解翻译了】
【译注:「ルピス王女の言葉に亮真は考え込むふりをした。」这看不懂ふり,照上下文理解翻译了】
「虽說这并不是什么要求……请务必让我们尽一份力。」
......@@ -186,7 +186,7 @@
「无礼之徒!竟敢造次!」
好几个人同时怒吼道。
但是王女和他身旁凛立着的黑女子则面不改色。
但是王女和他身旁凛立着的黑女子则面不改色。
发出吵闹的是,站在王座下一个台階上的男子们。
「陛下!対这样的无礼之徒应该立刻処刑!」
......@@ -208,11 +208,11 @@
理论上梅尔緹娜說的才是正确的,但是于人情而言让人难以接受。
尤其是在这样的場合,放任情感就无法做出冷静的判断。
这个將軍就是很好的例子。
为这番没有意義的争吵画上休止符的,是听过亮真的話以后,经过沉思后的露碧絲王女。
为这番没有意義的争吵画上休止符的,是听过亮真的話以後,经过沉思後的露碧絲王女。
「适可而止吧。这可是在客人面前啊!」
說的客人肯定指的是亮真一行人。
說的客人肯定指的是亮真一行人。
在低贱之人面前和同伴争吵。
认识到这有多么可笑的梅尔緹娜和將軍安静下来低下头。
......
......@@ -2,11 +2,11 @@
亮真被允许独自與公主前往密間。
在谒见之間发生了一些骚动,不过,并没有影响公主的决定。
亮真的腦海,浮现了將軍在退出谒见之間时的憎惡的面孔。
亮真的腦海,浮现了將軍在退出谒见之間时的憎惡的面孔。
(呼─────这不是與初次见面的人应有的待遇吧)
虽然真的有一点悔,
虽然真的有一点悔,
本来就是想以加入派阀的形式與公主派合作
但是,在說这件事的时候,时間是不等人的(時間が巻き戻りはしない,这句看不懂)。
......@@ -15,7 +15,7 @@
实际上,亮真一行人还并不是正式的公主派的一员,
那也是当然的。
因为并没有任何的功绩,
但只要今做出成绩就行了。
但只要今做出成绩就行了。
这样亮真的胜负还没有结束。
不如說现在才是正式表演。
......@@ -27,7 +27,7 @@
「同意了那么无礼的愿望,感激不尽,殿下。」
亮真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来深深地低下了头。
思考着今具体的打算,有着大人们的谒见之間已经不合适了
思考着今具体的打算,有着大人们的谒见之間已经不合适了
这是因为这种情况対亮真也好同时也対公主好,两者会面的場所向城中的密室转移了。
除亮真以外并没有叫上警卫的理由。
......@@ -39,7 +39,7 @@
「那么,开始之前的話题吧。」
梅爾緹娜收到露碧絲公主的眼神說到
梅爾緹娜收到露碧絲公主的眼神說到
「貴方也是清楚的吧,想用动用武力是行不通的。」
......@@ -101,12 +101,12 @@
「首先米海爾先生說过騎士派是完全支持公主的,可好像并不完全是这样。」
亮真指出了问题,两人明显露出了动摇的神情。
亮真指出了问题,两人明显露出了动摇的神情。
露碧絲公主掩飾神情,向亮真问到,
「为何你会这么想?」
「当公主免去米海爾先生的死后,下面有人脸色一瞬間变得不好看,现在看了公主的反应后才更加确定了。」
「当公主免去米海爾先生的死後,下面有人脸色一瞬間变得不好看,现在看了公主的反应後才更加确定了。」
「那么,貴方是如何考虑的?」
......@@ -114,7 +114,7 @@
房間的气氛陷入了沉默之中。
听了亮真的話,两人的内心如翻腾的江海一般。
听了亮真的話,两人的内心如翻腾的江海一般。
王女她们的表情已经无法掩飾下去。
......@@ -144,7 +144,7 @@
「我想了解公主的现状,不清楚的話是无法制定対策的。」
听了亮真的話露碧絲公主稍稍沉思,說到,
听了亮真的話露碧絲公主稍稍沉思,說到,
「嗯。确实,首先从騎士派說明吗?」
......@@ -152,9 +152,9 @@
「现在的状况,是不容乐观的。就算是騎士派获得了胜利,但対公主而言,依旧是最坏的。」
听完了說明,亮真說出了这般話。
权力被大厅中的將軍握着,與貴族派的政治斗争结束,露碧絲公主是名副其实的傀儡了。
如果不介意的話,还有可能排除貴族派之,自己在夺取王的宝座。
听完了說明,亮真說出了这般話。
权力被大厅中的將軍握着,與貴族派的政治斗争结束,露碧絲公主是名副其实的傀儡了。
如果不介意的話,还有可能排除貴族派之,自己在夺取王的宝座。
也就是說,想要让公主称王,有两个条件需要解决。
一是與貴族派的斗争取的胜利,另一个则是胜过貴族派之前保証騎士派中的公主党的扩大实力,来削弱將軍的势力。
要达成其中任何一个都是十分困难的,
......@@ -163,19 +163,19 @@
(确实,就算胜过了貴族派,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対公主忠诚的騎士只有3分之1)
她们公主派被逼的走投无路如过街老鼠一般。
而正因为如此真亮如同最一根稻草,让她们开始対他的話感兴趣。
而正因为如此真亮如同最一根稻草,让她们开始対他的話感兴趣。
「我想让殿下成为名副其实的王!你能做到?」
「梅爾緹娜………谢谢………」
听了梅爾緹娜的話,露碧絲公主表述了感谢的話語。
听了梅爾緹娜的話,露碧絲公主表述了感谢的話語。
「是呀,首要条件确认。让公主成为羅赛里亚王国的王,然是摆脱成为騎士派傀儡这两件事,没错吧?」
「是呀,首要条件确认。让公主成为羅赛里亚王国的王,然是摆脱成为騎士派傀儡这两件事,没错吧?」
听了亮真的話,两人都点了点头。
听了亮真的話,两人都点了点头。
「那么有王权确立让騎士派成为公主的力量的办法,这样做倒是有可能。」
「那么有王权确立让騎士派成为公主的力量的办法,这样做倒是有可能。」
「真的吗(当真)?」
......@@ -236,9 +236,9 @@
「大概只有8成吧。但在那之前有一个请求。可以么?」
听了亮真的話,露碧絲王女她们迟疑点了头。
听了亮真的話,露碧絲王女她们迟疑点了头。
「都这么晚了!之该如何是好?(首尾はいかがでしたか?)」
「都这么晚了!之该如何是好?(首尾はいかがでしたか?)」
夜幕随着太阳落幕笼罩着一带。
吃晚饭的时間已经过去,此时城中大部分人已经就寝了。
......@@ -267,9 +267,9 @@
「莉欧奈!說什么多餘的事!」
說道这,莉欧奈收起了笑容,问道,
說道这,莉欧奈收起了笑容,问道,
「那么今如何是好?」
「那么今如何是好?」
「本打算明天和你說的。正好,你们坐过来談。」
......@@ -279,4 +279,4 @@
““我们知道了。””【姐妹丼吗,令人羡慕QAQ】
为了给亮真准備晚饭,两姐妹进入到房間里面,亮真坐下开始說明與公主商談的情况。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为了给亮真准備晚饭,两姐妹进入到房間裡面,亮真坐下开始說明與公主商談的情况。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我该怎么办才好……」
回复的日期是明天为止,貝爾古斯通伯爵在自己的房間不断反问自己。
回复的日期是明天为止,貝爾古斯通伯爵在自己的房間不断反问自己。
那个男人……那家伙說的是很正确的……在受到貴族派的劝诱时为什么没有注意到
后悔的是在那里
後悔的是在那裡
如果貝爾古斯通伯爵还是旁观派的話,老实說哪个战胜一切没有关系的。
但是,在貴族派的甜美的言語中被欺骗,给他做的选择只有两个。
就这样和貴族派下去,还是加入騎士派。
......@@ -13,7 +13,7 @@
因此现在的騎士派是支持公主的母体,不过,伯爵充分理解了那个实权的事。
“那个男人和殿下手下的梅爾緹娜一起来了……这样說的話,那个男的直接和公主殿下說好了。如果可以……这次的劝诱不是対騎士派,而是対公主派的事吧。
在公主的决断如何,與貴族派的战斗,公主派対騎士派的新战役开始了。
在公主的决断如何,與貴族派的战斗,公主派対騎士派的新战役开始了。
在劣势的势力的范圍更是小派系的劝诱,踌躇是当然的。
「如果我要做出选择,就必须拿出决心……」
......@@ -22,7 +22,7 @@
「问题是公主殿下能赢吗……」
所有的问题就在这
所有的问题就在这
対公主派的支持是赢不了的吗?。
貝爾古斯通伯爵絶対不是対王家的无限忠诚,不过,対自己的家族的忠诚但是很有。
正因为1月前梅爾緹娜来劝诱的时候,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在貴族派的劝诱下加入了。
......@@ -33,10 +33,10 @@
为什么?
如果対王家的忠诚和公主的正当性极为重視的人,不可能成为旁观者派。
梅爾緹娜劝诱前向公主发誓了忠诚的吧。
伯爵想问的是在公主帮协助,公主対伯爵的忠義有什么样的奖励呢?。
伯爵想问的是在公主帮协助,公主対伯爵的忠義有什么样的奖励呢?。
対公主帮助是好的。
但是动兵是要花费武具,軍粮,钱财的。
士兵劳动索要的赏赐也必须交。
士兵劳动索要的赏赐也必须交。
决不是「辛苦了!」一句話就可以解决。
这是梅爾緹娜不明白的。
只不过是一个如坏掉的录音机一样反覆的诉說対公主的忠義。
......@@ -47,7 +47,7 @@
并且,从貴族派的劝诱中,有奖励才加入是当然的。
在任意一方能战胜的时候,
能让权力和領地的增加而给予的权力,更让人心动。
但是在这伯爵是大烦恼的事。
但是在这伯爵是大烦恼的事。
今天来的公主派的使者,御子柴亮真的缘故。
「那个人真不明白……但是……到底。他到底対局势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 -56,10 +56,10 @@
伯爵不被认为是公主派対突然出现的智囊。
虽然只是白天的一次见面,但是那个男人的対状况的判断能力可以信赖。
待人接物的态度也很好,外交方面也发挥出相当大的力量。
这样一来,公主派的今也会有变化的可能性。
这样一来,公主派的今也会有变化的可能性。
而貴族派也会像対待自己一样,拿出利诱去诱惑其他的旁观派,以此召集他们进入帐下。
但是,听了那个男人的話基本没有还会相信貴族派的傻瓜吧。
但是,听了那个男人的話基本没有还会相信貴族派的傻瓜吧。
可以說是加入公主派的可能性很大。
同样,騎士派中有対將軍不满的人,转移到公主派的事也不是不可能吧。
那样,如果有那个男人的力量的話,可能会让公主掌握实权吧。
......@@ -76,7 +76,7 @@
「你?很担心吗?」
看见吃完晚饭后再回到办公室里的丈夫,自从会见了使者之后,就一个在房間里呆了很久。
看见吃完晚饭後再回到办公室裡的丈夫,自从会见了使者之後,就一个在房間裡呆了很久。
「你是怎么了……怎么也不說話。你怎么了?晚上到底出什么事了吗?」
......@@ -93,7 +93,7 @@
「是因为今天招待的客人的原因吗?」
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事的伯爵从午突然把办公室关上了。
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事的伯爵从午突然把办公室关上了。
我认为原因是使者他们他们造成的是理所当然的了。
看了伯爵的脸,夫人开口說了。
或许,“难道……是王宮的关系吗?
......@@ -111,7 +111,7 @@
听到夫人清楚的說了,伯爵的内心依然踌躇不决中。
「那是懂得的」。但是问题不在那里。我就算是帮助了,最后公主殿下是否赢的了呢!
「那是懂得的」。但是问题不在那裡。我就算是帮助了,最後公主殿下是否赢的了呢!
这連夫人都說不中。
在劣势的公主身边没有人才吧。
因此,赢了就被重用。
......@@ -121,7 +121,7 @@
夫人的話,伯爵已经楞了。
「你是个才能丰富的人」。我嫁到你家以一次也没有怀疑过你的才能……我深深相信这在这个国家担任职务的大人您。所以我不想看你犹豫的身影!我対大人你有信心!12年前的你在这个样子的时候都没有迷惑!那样曾经的你
「你是个才能丰富的人」。我嫁到你家以一次也没有怀疑过你的才能……我深深相信这在这个国家担任职务的大人您。所以我不想看你犹豫的身影!我対大人你有信心!12年前的你在这个样子的时候都没有迷惑!那样曾经的你
曾经的……我……”
在伯爵的腦海中浮现出,曾经的自信的自己的身影。
......@@ -130,20 +130,20 @@
那时,夫人的父亲,伯爵的后盾,高貴的羅赛里亚王国宰相欧内斯特侯爵和格哈特公政治斗争失败的时候。
欧内斯特侯爵領地被没收,家族被灭门。
大部分的血脉在那个时候被王国内驱逐和処分。
欧内斯特侯爵的血统在王国剩的,只有嫁出去的貝爾古斯通伯爵夫人,侯爵的妹妹而已。
欧内斯特侯爵的血统在王国剩的,只有嫁出去的貝爾古斯通伯爵夫人,侯爵的妹妹而已。
其结果是貝爾古斯通伯爵从中央的政治中被逐出。
他的才能不是个问题。
他娶了曾经的政敌的女儿,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貝爾古斯通伯爵才会被格哈特公盯上了。
从那以后12年,伯爵只为了守护領地而拼命。
因为属于旁观派也不显眼,是为了等待着暴风雨过去。
守护的心,那一点一点点地,确实地在那个地上,那个地,那个地中,慢慢发着芽。
守护的心,那一点一点点地,确实地在那个地上,那个地,那个地中,慢慢发着芽。
「曾经的我也没有烦恼」……或者………
一直也没有烦恼吧。
対自己的能力有絶対的自信。
12年前的自己现在的立場怎样了?納尔蒂納的劝诱在等待着吧?不,不……不,不!我自己成了公主派的力量了吧。是吗?我不知道殿下能赢吗?可惡!如果不好好判断的話,我的力量为什么会帮助公主战胜!
夫人的話,12年前自己只不过是为了她做出决断了的男人,让心生了锈。
是年轻时候的野心和燃烧的自信心。
是年轻时候的野心和燃烧的自信心。
“我加入公主派只有共同胜利或无荣耀的两个结果。当然你也会成为共同的命运……没关系吗?
......@@ -164,7 +164,7 @@
“対了。御子柴先生回复到明天截止。但是明天如果答覆只是单纯的帮助,那样不是很无聊吗?
エルナン・ゼレーフ伯爵。
那是一个在與伯爵的領地和边境的旁观的另一个貴族。
,那个人物也有在一个迎娶过来的妻子。
,那个人物也有在一个迎娶过来的妻子。
当然和貝爾古斯通伯爵一样,被格哈特公瞪着。
我劝诱貴族派的翻身到了公主派的功绩,引荐我加入进来的御子柴先生帮我說明的話,那就会是我的功绩。而且エルナン和兄弟……說是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 -172,7 +172,7 @@
现在,貝爾古斯通伯爵只是被亮真先生的劝诱下,从貴族派翻身加入公主派这样而已
但是,如果自己的翻身同时带其他的貴族一起去呢?
那是一个属于伯爵的功绩。
所以伯爵翻身在公主派中的立場,为了确保,也决不能失败。
所以伯爵翻身在公主派中的立場,为了确保,也决不能失败。
“你明天尽量的拖住御子柴先生。好,好!絶対要等我回来之前哦!
......
......@@ -7,7 +7,7 @@
那是什么!?說什么嘛!
实际上作为格哈特公的亲信的他也完全掌握了事情的详细情况。
他们带来的是,約定了的旁观派这几日之間多有翻身导向公主派的事实而已。
他们带来的是,約定了的旁观派这几日之間多有翻身导向公主派的事实而已。
翻身了相当多的拥有領地的貴族。
哪个都是貴族派拥相当好的条件拉进来的。
而且自己要求的条件是按兵不动的事和対庶民公主的支持,只有这个。(忘记庶民公主的名字了)
......@@ -18,9 +18,9 @@
原本按照正确的计算,約定的貴族的領地加起来的部分,就有王国近一半的領土。
稍微考虑的話,約定的那个事当然是不可能的。
「明白的只有2点」。約定了帮助的貴族不断地转身対公主派宣布忠诚的事。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