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34130c2d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乙女ゲームの悪(中略)ヒロインが鬼畜女装野郎だったので、助けて下さい

parent c3cc568d
......@@ -50,7 +50,7 @@
調教,这即是究級虐待狂所应前往的道路。
在鞭子之后,就要发糖。
虐待之的溫柔的言語才能铭刻于心。
虐待之的溫柔的言語才能铭刻于心。
你看,萨拉姆的表情泛起了高兴的红潮。
「Master……!!」
......@@ -65,6 +65,6 @@
「……Master……应该,知道,分寸」
「喂,听到了哦,你们这些家伙」
看来得在近日亲自教教这些家伙们何为主从关系了。真是可愛又令人困扰的家伙们。
看来得在近日亲自教教这些家伙们何为主从关系了。真是可愛又令人困扰的家伙们。
我名为露庫蕾婭・伯雷亞,现在正值闭月羞花朝气蓬勃的17岁。
虽然转生到了类似前世玩过的乙女游戏的充满幻想的異世界,但是被分配的角色位置是给主人公恋愛铺垫的惡役千金,现在正打从心底享受着这样的生活。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0,7 +10,7 @@
可是,实际情况却是把那份过多的才能在可惜的地方充分的活用了,而且明明欺负了乙女游戏的女主,然而所有的欺凌全部都转化成了女主和攻略対象的Love Event,也就是說即是所谓的没有报应的给主人公恋愛铺垫的辅助系角色。
实在是小家子气的事实。
乙女游戏【看见了你背的羽翼】是由某大企业的団队贩卖的,内行人都知道的狂熱系同人乙女游戏。
乙女游戏【看见了你背的羽翼】是由某大企业的団队贩卖的,内行人都知道的狂熱系同人乙女游戏。
在有着魔法存在的異世界,回復魔法特化的庶民女主某时遇到了个突然倒地的男人并対他进行了治疗。
男人対于女主的回復魔法震惊了。
女主的回復魔法居然不是单纯的回復魔法,而是曾经只有聖女才能使用的失落的神聖魔法!!
......@@ -34,22 +34,22 @@
明明又没有用毒的展开。
明明也没有鬼畜的妹控兄长。
話說,首先虽然我是大贵族的女儿却并不是王族。
个人来說总觉得制作者只是因为想惡役的名字很麻烦,所以才把惡女的轶闻适当的翻翻书归納整理一下,然就盯上了有着显眼的名字的文章不是吗。
个人来說总觉得制作者只是因为想惡役的名字很麻烦,所以才把惡女的轶闻适当的翻翻书归納整理一下,然就盯上了有着显眼的名字的文章不是吗。
対我来說虽然不觉得她是惡女,但不知为何就会被当作惡女対待非常可怜的角色。
(注:波吉亞家族=ボルジア家;意大利語是Borgia,女主家系ボレア和波吉亞家很像读起来也就差一点。波吉亞家族是惡名昭彰的家族,是个笼罩着财富、毒藥、乱伦的家族,特别是毒藥很出名。但也是支持文艺復兴使艺术家发展的家族。而和女主名字很像的应该就是ルクレツィア・ボルジア=卢克雷琪婭・波吉亞;女主是ルクレア・ボレア。老实說插图也和女主长相描述一样以美貌著称,很有才气対文化艺术很有熱情,但和兄长有着不伦之恋。顺便說一下有这个电視剧就叫波吉亞家族,这个梗我找了好久)
其它的攻略対象比如說其中一个王子大人的角色名字是『奧金』(名字オージン;王子=おうじ读起来很像),还有纯朴的文学系角色叫『笪扎・奧萨姆』这种界线模糊的名字。(ダーザ・オーサム;ダーザ,德萨,电影《龍騎士》里的登場人物,オーサム,Awesome就是好厉害的意思;不过这个梗不太确定)虽然直接过头的安洁也有点那个,但这种感觉很微妙的名字是最让人心里疙瘩的了。原本的捏他实在太过直截了当了,合不合适根本搞不清啊,像这样我好几次一个人在房間里叫唤着结果招来了家里人的白眼,这已经是很久远的話题了。
其它的攻略対象比如說其中一个王子大人的角色名字是『奧金』(名字オージン;王子=おうじ读起来很像),还有纯朴的文学系角色叫『笪扎・奧萨姆』这种界线模糊的名字。(ダーザ・オーサム;ダーザ,德萨,电影《龍騎士》里的登場人物,オーサム,Awesome就是好厉害的意思;不过这个梗不太确定)虽然直接过头的安洁也有点那个,但这种感觉很微妙的名字是最让人心裡疙瘩的了。原本的捏他实在太过直截了当了,合不合适根本搞不清啊,像这样我好几次一个人在房間裡叫唤着结果招来了家里人的白眼,这已经是很久远的話题了。
接着是结局。
通常的结局就是普通的实现乙女的梦想心动的结局,但除此之外的隐藏结局大多都很过份。
女主攻略了全部的攻略角色并使他们下仆化,作为一国的女王君临的逆後宮结局还好。(end7:你是我们的女王大人)
全部都是梦,实际上女主是生在现代的女子高中生结局。(end6:然面向日常)还有突然用劍砍了攻略対象的结局。(end13:愛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吾,在霸道之路上前行)
全部都是梦,实际上女主是生在现代的女子高中生结局。(end6:然面向日常)还有突然用劍砍了攻略対象的结局。(end13:愛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吾,在霸道之路上前行)
女主实际上是夢魘,攻略全是靠的那个能力的缘故的结局。(end20:承蒙款待。甜点在哪裡)………
由于正规路线以外的隐藏结局多过头了,而且条件都比主线要细微的原因,陆续出现了无法全线通关的客户,结果导致一时間游戏団队的主页像祭典一样熱闹的时期也有。
虽然我也写了但回答太迟了,结果没能全线通关就开始玩别的游戏了,但成为当事者之后才第一次感到后悔了。毕竟根本不知道会有怎样恐怖的未来在等着自己………
虽然我也写了但回答太迟了,结果没能全线通关就开始玩别的游戏了,但成为当事者之後才第一次感到後悔了。毕竟根本不知道会有怎样恐怖的未来在等着自己………
除此之外,明明是幻想世界却时不时的出现先代机器啦,物理法则很奇怪啦,SF要素和阴阳道的要素混杂啦,各种混沌的要素过分的混合在一起的作品。
注意到转生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世界里时,当初可是非常头疼的,但习惯了之后感觉是比原来的世界更令人愉悦的世界。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注意到转生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世界裡时,当初可是非常头疼的,但习惯了之後感觉是比原来的世界更令人愉悦的世界。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2,20 +12,20 @@
因为是独生女,肯定就算我成为了尼特整天闲着不做事双亲肯定也会惯着我吧。
(因为是现在进行时的,如同掌上明珠一般被溺愛着),而且不能让伯雷亞家直系的血脉断絶……,所以肯定会适当的帮我找到有能并且相貌优良的老公吧。只要能保障三餐午睡附带游手好闲的生活的話,我就算是没有愛也无所谓。像「愛才是一切……!」般燃烧起熱情什么的,我由于前世了解了过多的各种各样的现实。所以已经做不了梦想着恋愛的少女了。
対方入手了伯雷亞家的门第以及财富就会幸福。而我只要能过上游手好闲的堕落生活就能幸福。希望能是这样的双赢关系。然后我有着能够选择满足这个条件的最相应的老公的立場。有着从亲属里选择的立場。
対方入手了伯雷亞家的门第以及财富就会幸福。而我只要能过上游手好闲的堕落生活就能幸福。希望能是这样的双赢关系。然後我有着能够选择满足这个条件的最相应的老公的立場。有着从亲属裡选择的立場。
啊啊,何等的,我的未来是何等的充满光芒!!实在是太美妙了,我的人生!!
比方說,一边対劣等感和人际关系抱有烦恼一边対模糊的将来抱有不安的同时苦闷的过着日子啦。因为没有得到内定带着死了一般的眼神拼死的参加数百次的就职活动啦。即使终于成功就职了的公司也超Black,一边対自己能力的低下感到絶望一边充满压力的生活啦。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到结婚适龄期了,看着周圍人明明都渐渐结婚了,但自己别說是结婚了連恋人都没有,就这样逃避着现实一心沉迷在游戏中度日啦。今也将会没有养老金也没有伴侣,一个人寂寞的生活吧………
比方說,一边対劣等感和人际关系抱有烦恼一边対模糊的将来抱有不安的同时苦闷的过着日子啦。因为没有得到内定带着死了一般的眼神拼死的参加数百次的就职活动啦。即使终于成功就职了的公司也超Black,一边対自己能力的低下感到絶望一边充满压力的生活啦。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到结婚适龄期了,看着周圍人明明都渐渐结婚了,但自己别說是结婚了連恋人都没有,就这样逃避着现实一心沉迷在游戏中度日啦。今也将会没有养老金也没有伴侣,一个人寂寞的生活吧………
然而这也只不过是「假如」的話,将来的我可是和那样「假如」的未来毫无关系的生活下去。这真是何等的美妙啊!!
……咦,好奇怪啊。这明明只不过是「假如」的話,为什么我会渗出泪水呢。
顺便說一下我前世是在告别20多岁的最后一年里(就是29岁),决心这次一定找到要中意的人去往相亲Party的途中,运气不好被卷进了交通事故中死了,嘛,不过实在是没什么关系的話题呢!!
顺便說一下我前世是在告别20多岁的最後一年裡(就是29岁),决心这次一定找到要中意的人去往相亲Party的途中,运气不好被卷进了交通事故中死了,嘛,不过实在是没什么关系的話题呢!!
……咦,好奇怪啊。总觉得有什么溫溫的液体划过脸颊的感觉。不过肯定是错觉吧,嗯。肯定是错觉没错。
……嘛,总之我今世可是非常的得天独厚。是个幸福的人。
虽然记得前世挺喜欢流行的网络小說常有的转生成为乙女游戏的惡役角色为了回避悲惨过头的未来而艰苦奋斗的身姿,但这个游戏不管面临怎样的未来(当然除了我不知道的隐藏结局)最终露庫蕾婭・伯雷亞受到女主严酷的復仇这样的展开并不存在。
女主也就是安洁是个強气率直充满正義感的少女。她不管受到露庫蕾婭怎样殘酷的虐待,都不会让攻略対象惩罚露庫蕾婭,一个人战斗到最。対于安洁这样的坚強,攻略対象渐渐的提高了好感度,这种展开是全角色共通的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部分不管攻略谁都不会改变。
要說露庫蕾婭被復仇的話,顶多也就是在露庫蕾婭眼前和攻略対象卿卿我我,然安洁浮现出夸耀胜利的笑容这种程度而已。那时我只要咬紧手帕懊悔就行了。
虽然记得前世挺喜欢流行的网络小說常有的转生成为乙女游戏的惡役角色为了回避悲惨过头的未来而艰苦奋斗的身姿,但这个游戏不管面临怎样的未来(当然除了我不知道的隐藏结局)最终露庫蕾婭・伯雷亞受到女主严酷的復仇这样的展开并不存在。
女主也就是安洁是个強气率直充满正義感的少女。她不管受到露庫蕾婭怎样殘酷的虐待,都不会让攻略対象惩罚露庫蕾婭,一个人战斗到最。対于安洁这样的坚強,攻略対象渐渐的提高了好感度,这种展开是全角色共通的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部分不管攻略谁都不会改变。
要說露庫蕾婭被復仇的話,顶多也就是在露庫蕾婭眼前和攻略対象卿卿我我,然安洁浮现出夸耀胜利的笑容这种程度而已。那时我只要咬紧手帕懊悔就行了。
作为补偿,只要有这种高规格的人生的話,不管多少条不管是怎样素材的手帕我都能咬给你看。
既然没有特别悲惨的展开等待着我的話,即使被给予了『惡役千金』这个角色,我也毫无不满。不如說,这个角色対我来說是非常有魅力的。
......
......@@ -18,17 +18,17 @@
是啊,被这么一說的話。不正是如此吗。
真心发觉到了,自己対现在这种状况感到屈辱……似乎有这种感觉。
想要让把我当成笨蛋的家伙屈服,让那张脸因屈辱而歪曲,打从心底一直这么想的……肯定没错。
想象到她们哭泣的表情和害怕的表情,总觉得心深処熱熱的东西涌了上来……像是这样,又不像是这样。
想象到她们哭泣的表情和害怕的表情,总觉得心深処熱熱的东西涌了上来……像是这样,又不像是这样。
不行,不能伪装自己。
至今为止我一直在伪装自己,強行的做出角色生活着。今我要率直的,就这样遵从着性癖生活。
至今为止我一直在伪装自己,強行的做出角色生活着。今我要率直的,就这样遵从着性癖生活。
高校生的我,握紧了拳头,一个人下定了决心。
我今要究級虐待狂的极致!!
我今要究級虐待狂的极致!!
全部都是为了真正的我,为了取回被压抑被扑杀的本来的自我!!
然而,这样的决心只是空洞的,此就算并非本意因为一直処于被玩弄角色的位置度过了长久的岁月,就这么保持着这个角色死掉了。真是何等的可悲。
然而,这样的决心只是空洞的,此就算并非本意因为一直処于被玩弄角色的位置度过了长久的岁月,就这么保持着这个角色死掉了。真是何等的可悲。
这样的我保留着前世的记忆,转生成了可以飾演我自己的惡役千金的角色。
这肯定是为了实现前世没能实现的欲求、神的指引,准是这样没错。不,絶対是这样。这肯定没错。
我要完成惡役千金的角色所应当的职责,这対于游戏的进行是必不可缺的,这是対于促进女主:安洁的恋愛的一大要事。也就是說这是使安洁幸福的一种助人行为。
......@@ -45,6 +45,6 @@
我,当时还不知道。
我欺负安洁的行为,就宛如毫不在意的把惡魔的尾巴,随意的玩弄着。
唤醒被封印的惡魔,完全是一种自杀的行为。
如果我知道的話,岂止是不会去欺负,不管是转校还是什么的,肯定会从欺骗自身为『安洁』的惡魔那,全力的逃出去。
如果我知道的話,岂止是不会去欺负,不管是转校还是什么的,肯定会从欺骗自身为『安洁』的惡魔那,全力的逃出去。
可是等知道的时候,已经彻底为时已晚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9,14 +9,14 @@
我一边为滴着水的美少女因濡湿而紧贴着的头发之間瞪視着我的那双眼睛感觉到嗜虐心的满足,一边高笑着背対安洁离开了。
……不过,高笑意外的难呐。毕竟前世没这么笑过呢。也许只是单纯的没有遇到能說出「哦~嚯嚯」的状况吧。要知道这从旁听起来的話可是相当的蠢呢。非常令人羞耻的。
……嗯,嘛,反正至今为止谁也没吐槽过,也没被笑过所以没问题的吧。毕竟为了听起来不会不自然,并且不会触怒対方的神经一直努力练习过了嘛。就連我那虽然很可愛却嘴不饶人的精灵们都没吐槽过。所以肯定没问题,没问题的。
一边考虑着这些苦恼我一边快步的从安洁那边离开,然在走廊的拐角処停了下来躲在了背阴処。
嗯,位置OK。Nice位置。能够好好的确认安洁醬。然肯定从那边应该看不到我才対。
一边考虑着这些苦恼我一边快步的从安洁那边离开,然在走廊的拐角処停了下来躲在了背阴処。
嗯,位置OK。Nice位置。能够好好的确认安洁醬。然肯定从那边应该看不到我才対。
这可是偷窥的最完美的位置。
「怎么了?Master。明明往常都很快就回去了的說」
対于我至今为止从没有过的行为,蒂涅不可思议的歪了歪头。
没错,虽然我至今为止为了给安洁立Flag而进行了欺凌,但之的Event一次都没有看过。顶多也就是偶尔听到一些攻略対象和安洁接近的传闻程度罢了。
没错,虽然我至今为止为了给安洁立Flag而进行了欺凌,但之的Event一次都没有看过。顶多也就是偶尔听到一些攻略対象和安洁接近的传闻程度罢了。
因为你想想就知道了。
再怎么說是前世玩过的游戏中的Event,你会积极的想要看着他人这样那样的吗?这可是高中生差不多的男女卿卿我我的样子哦。正所谓现充满满的样子哦。
会想着「爆炸・吧」是当然的吧!!
......@@ -28,7 +28,7 @@
「…因为这次,是【那个】板着脸的混蛋的幸运色狼Event。所以不看不行啊!!」
现在,我和游戏的攻略対象几乎没有扯上关系。
因为包含我在内大家都是学校的名人,常常能够听到传闻,知道长相也只是義务性的打招呼的程度,正经的談話还从没有过。
因为包含我在内大家都是学校的名人,常常能够听到传闻,知道长相也只是義务性的打招呼的程度,正经的談話还从没有过。
因为攻略対象中也有王族,所以你也许会說既然作为贵族在社交界出身怎么会没談过話,但在被设计的社交場合会面又不会只有我一个。想要接近身份高贵的名人,想着說不定碰巧就被看中了的学生像山一样多。不用說超高规格名人的我,攻略対象的角色们在那种場合也都立即就被众多的学生们包圍住拉扯着了。只要不是刻意想要談話,基本上接近都很困难。况且,我也不会有把聚集在他们身边的学生们全都剥开也要和他们亲近的想法。毕竟各方面都很麻烦……不如說就是麻烦。
毕竟就算不用女儿特意去交流,対名门伯雷亞家来說也算不了什么。不是会因为那种程度就动摇的家族。……能作为这样的家族的女儿出生真的非常感谢!!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一定会充分的享受这个地位的!!
即使是被给予的交流机会都是如此。更何况是普通的学園生活,又没有亲近的机会。必然的,対我来說他们就処于只知道脸和名字的他人的位置。
......@@ -45,10 +45,10 @@
「……撒,板脸男,给我充分的吃吃苦头吧!!」
「──你这家伙在这种地方,嘟囔着什么意義不明的話啊」
从身听到了声音,我吃了一惊的回过了头。
从身听到了声音,我吃了一惊的回过了头。
「馬歇尔・美涅佳!!」
在我欺凌之后就应该引起幸运色狼事件的正派眼镜混蛋,为什么,还在这里!?
在我欺凌之後就应该引起幸运色狼事件的正派眼镜混蛋,为什么,还在这裡!?
(マジメガネ真面目+眼镜(真面目是认真、严肃、正派的意思),マシェル・メネガ,读起来差不多,估计又是在玩名字梗)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討人厌的—正派眼镜混蛋,叫作馬歇尔・美涅佳。(注:依旧是名字梗)
水色的头发,青色的眼瞳,全体都是寒色調,是冰魔法的好手。
总是保持着『Cool』、冷静的馬歇尔在学園里被称为【冰的贵公子】(这里,是笑点。应该指着他,「被取了令人羞耻的称号了吧—噗呼呼」的取笑他的地方)
总是保持着『Cool』、冷静的馬歇尔在学園裡被称为【冰的贵公子】(这裡,是笑点。应该指着他,「被取了令人羞耻的称号了吧—噗呼呼」的取笑他的地方)
馬歇尔的冰魔法理所当然的是学園测试的顶級层次的成绩,是个秀才。他的家族美涅佳家的家主,是我们住的内德奧凱王国(不能深入多想……深入了就正中制作者的下怀了)的现任宰相同时也兼任当主,是个纯粹文官的家系。一族人都很优秀,但即便如此也是其中的佼佼者的馬歇尔,可以說就是下任宰相了。
......@@ -49,7 +49,7 @@
「……身份、身份、身份。你这家伙就会說这个。这是出生时被给予的东西,依仗并非你实力的东西,不觉得不知羞耻吗」
「啊啦,虽然这是你没有的东西,但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嫉妒吗?身份是很重要的哟。毕竟是身为贵族,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问题哦」
「至少,在学園所有的学生都是平等的!!人人平等,这是由校规决定的!!」
「至少,在学園所有的学生都是平等的!!人人平等,这是由校规决定的!!」
「表象,是呢。不过校规再怎么规定,出了学園就是毫无关系的話了哇。还有,学園发生的事就是学園发生的事,能够完美切换的学生真的存在吗?学園就是社会的缩图。身份低的学生就应该服从身份高的我们哇」
「所以你是說,伤害无罪的一般学生也好吗!!」
......@@ -61,7 +61,7 @@
激动的馬歇尔,突然把話咽了下去凝固了。
睁开的眼睛注視着一点。那么,究竟是怎么了。
追寻着視线的前方,那是比起前世要膨大的,我自豪的胸部。(欧派真的能浮在水面上呢。真是感谢让我实际体验的神明大人)
追寻着視线的前方,那是比起前世要膨大的,我自豪的胸部。(欧派真的能浮在水面上呢。真是感谢让我实际体验的神明大人)
……啊啦,嘛。
胸罩透出来了呢。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8 +3,8 @@ A:因为蒂涅的水魔法势头太猛了,連我的衣服都浸上了水。
……各位请不要深入询问为什么自己也是淋湿状态还要去嘲笑女主好吗!!
因为你看,在那种状况下你能說出「呀!連我都淋湿了哇」这种話吗?这实在是蠢过头了吧。
因此,得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般的吐出准備好的台词飒爽的离开才行哇!!有什么不対的吗!!
以白色为基調的制服因为含着水粘粘糊糊的紧贴着,不用說面豪华的内衣,連丰满的胸形都清清楚楚的浮现了出来。
因此,得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般的吐出准備好的台词飒爽的离开才行哇!!有什么不対的吗!!
以白色为基調的制服因为含着水粘粘糊糊的紧贴着,不用說面豪华的内衣,連丰满的胸形都清清楚楚的浮现了出来。
咿呀~,我真性感~。不管什么时候看都令人着迷呢,这个巨乳。
「为,为,为,为什么連你这家伙都湿透了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啊!!」
......@@ -58,5 +58,5 @@ A:因为蒂涅的水魔法势头太猛了,連我的衣服都浸上了水。
结果好不容易才抚慰了萨拉姆,并通过萨拉姆和谢露菲还有蒂涅的合体技,做出了附带除湿的干燥机一般的魔法把濡湿的衣服给烘干了。(没有出場的諾姆在睡觉……总有一天要彻底的肆意使唤他一通才行)
后衣服干了之后我注意到了。
後衣服干了之後我注意到了。
……该不会,我抢了女主的Event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8 +3,8 @@
这是我前世看过的乙女游戏转生(惡役以及支援役)的小說定番的Event。
把本来命运中应该是和女主卿卿我我的攻略対象变成自己的恋人的行为。
看来身为惡役千金的我做了那个呢。
也就是說今如果按照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就是馬歇尔和我的Love Event了呢。过去在游戏中玩过的众多Love Event都会稍有变质的降临在我和馬歇尔身上。
即使困惑着,无论如何也都会互相在意起来的两人……対于不知多少次的接受和理解馬歇尔的自卑情节,溫柔的,时而严厉的呵斥馬歇尔的我,馬歇尔渐渐的迷上了。而我,知道了无法坦率起来的馬歇尔真正的姿态,逐渐対那样的他心怦怦直跳起来……然两人终于……
也就是說今如果按照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就是馬歇尔和我的Love Event了呢。过去在游戏中玩过的众多Love Event都会稍有变质的降临在我和馬歇尔身上。
即使困惑着,无论如何也都会互相在意起来的两人……対于不知多少次的接受和理解馬歇尔的自卑情节,溫柔的,时而严厉的呵斥馬歇尔的我,馬歇尔渐渐的迷上了。而我,知道了无法坦率起来的馬歇尔真正的姿态,逐渐対那样的他心怦怦直跳起来……然两人终于……
……嗯,试着想象了一下馬歇尔结局的未来。
......@@ -20,9 +20,9 @@
你・可・不・行!!
这家伙在我入学以来,给我积累了太多的仇恨了。就算今再怎么迎来了娇羞期,顶多也就是不会被纠缠的程度吧。毕竟仅仅从旁边经过就很不快了。不管发生什么Event,陷入愛河的未来首先都根本无法想象。
这家伙在我入学以来,给我积累了太多的仇恨了。就算今再怎么迎来了娇羞期,顶多也就是不会被纠缠的程度吧。毕竟仅仅从旁边经过就很不快了。不管发生什么Event,陷入愛河的未来首先都根本无法想象。
再說,性格根本合不来啊。像小姑娘一般神经质的那家伙,和基本堕落随意的我。相性不可能好。
即使万分之一、亿分之一、兆分之一,迷上了那家伙。那家伙的实家,美涅佳家都是像那家伙一样的正派眼镜集団。嫁到那样的家去,或者說馬歇尔入赘,两家間亲戚的来往……只是想象就觉得胃疼了。柔弱纤细的我絶対不行。请容我拒絶。
即使万分之一、亿分之一、兆分之一,迷上了那家伙。那家伙的实家,美涅佳家都是像那家伙一样的正派眼镜集団。嫁到那样的家去,或者說馬歇尔入赘,两家間亲戚的来往……只是想象就觉得胃疼了。柔弱纤细的我絶対不行。请容我拒絶。
嗯,不管是怎样的帅哥,高规格,不行的东西就是不行呢!!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实哟!!
「Event……得要让安洁醬好好的引发Event才行呢……」
......
......@@ -8,14 +8,14 @@
神聖魔法专家设定的安洁醬。虽然魔法的倾向有着若干的不同的部分,但似乎結界魔法也是得意的分野。展开了相当復杂难以解除的魔法式。
不过,请不要忘了。我可是超高规格的人物。除了精灵召唤以外,魔法分野的各方面也很优秀。即使不依靠精灵,也有着能够展开所有分野的中級程度的魔法的实力。
况且,伯雷亞家可是获得魔法知识的最佳环境。就算是最強結界魔法的解除知识,一般人无法知晓的机密情报,使用大贵族伯雷亞家的情报网都可以简单的入手。并且,我対于安洁醬展开的結界魔法的解除方法,特地获取并习得了。
将魔力聚集在指尖,用手指抚弄着展开的魔力式般摆弄着,啊啦简单。然在此処变更術式打开仅能通过一人的眼睛看不见的洞。
将魔力聚集在指尖,用手指抚弄着展开的魔力式般摆弄着,啊啦简单。然在此処变更術式打开仅能通过一人的眼睛看不见的洞。
我只需要悠然的潜入洞里就行了。
顺便說一下契約精灵通过改写結界被視作了契約者的一部分,所以萨拉姆们通过也完全没有问题。
我不让面的安洁醬注意到一般通过了結界,在那前方的洗面台前,发现了垂着头两手叉腰弯着身子的安洁醬的身姿。
我不让面的安洁醬注意到一般通过了結界,在那前方的洗面台前,发现了垂着头两手叉腰弯着身子的安洁醬的身姿。
──Bingo!!果然在这。不愧是我!!天才!!
──Bingo!!果然在这。不愧是我!!天才!!
我一边在内心自夸自赞,一边悄悄的用墙壁挡住身子,观察着安洁醬的样子。
我一边在内心自夸自赞,一边悄悄的用墙壁挡住身子,观察着安洁醬的样子。
突然搭話也有点太那个了,机会难得就伺候着登場的时机吧。总觉得有点小激动呢,这种像是間谍一样的行动。
安洁醬没有注意到我的登場,向着洗面台自言自語的嘟囔着什么。
……嗯,总觉得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感觉呐。有点恐怖哟,安洁醬。
......@@ -32,12 +32,12 @@
……話說,安洁醬。还真是相当的嘴不饶人呢。明明原作是像普通的女孩子一般的人来着。
莫非安洁醬也是转生者?所以才产生了这么多误差之类的,是这种展开吗!?
就这么把困惑着的我放在一边,在此之更加冲击性的展开等待着我………
就这么把困惑着的我放在一边,在此之更加冲击性的展开等待着我………
「……吸了水真重呐,好郁闷……」
不高兴似的說着,边把手放在头上的安洁醬。
后,稍有粗暴的猛抓起,仿佛天使的光圈一般闪耀着光辉的有着最高发质的金发
後,稍有粗暴的猛抓起,仿佛天使的光圈一般闪耀着光辉的有着最高发质的金髮
「…哎」
......@@ -45,8 +45,8 @@
「──啊啊……清爽了……真是碍事呐,这玩意」
像是放松僵硬的脖子一般,咕噜咕噜的扭着脖子发出响声的安洁醬,叹息着的同时挠着她那金下隐藏的漆黑的短发。
像是放松僵硬的脖子一般,咕噜咕噜的扭着脖子发出响声的安洁醬,叹息着的同时挠着她那金下隐藏的漆黑的短发。
……哎,哎,哎哎──!?
那个美妙的金发,居然是假发!?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那个美妙的金髮,居然是假发!?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这是怎么回事。不留神头发剪过头了吗?
发色是黑色,是那个吗。因为前世是日本人所以眷恋着黑,染成黑色的吧?呐?快给我說是的。
发色是黑色,是那个吗。因为前世是日本人所以眷恋着黑,染成黑色的吧?呐?快给我說是的。
在我半分逃避现实之間,安洁醬采取了更为凶惡的行动。
「……濡湿了贴在身上真不舒服,果然还是把上面脱了吧」
......@@ -21,7 +21,7 @@
总觉得,不妙啊。我看到了安洁醬的上半身一事,以及知道了她实际上是男的一事,如果暴露给安洁醬的話,总觉得会发生很不得了的事啊。可惜的是,从以前开始我的这种直觉就从没歪过呢。
冷静,冷静啊,我。来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如果这么做了的話也许会发出声音暴露了也說不定,所以冷静的吸气。轻轻的吐气。……嗯,没问题。
总之,逃吧。首先要在被安洁醬发现之前,从这个場所逃出去。这是第一事项。
她的真身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女装呢,这些疑问等以再慢慢考虑、調查就好。首先,要从这个場所离开。
她的真身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女装呢,这些疑问等以再慢慢考虑、調查就好。首先,要从这个場所离开。
我絶不发出声音般的,慢慢的向厕所的入口前进。
还有,三步。
......
「──有一种叫作费洛蒙魔法的魔法,你知道吗?」
不知道,第一次听說。怎么說呢,那种就像エロ同人出现的卑劣的魔法一般。
不知道,第一次听說。怎么說呢,那种就像エロ同人出现的卑劣的魔法一般。
「嘛,一般就像淫魔和夢魘那样,以人的精气为主食的只有淫魔才能使用的魔法,所以如果不是特别细致的学习魔法的話是不会知道的吧。不过,非常非常稀少的,会出现即使是人类也能使用的特異体质呢。……恐怕是因为不是纯粹的人类,而是哪个先祖继承了淫魔的血统吧」
......@@ -9,21 +9,21 @@
「费洛蒙魔法的一般效果是引出性的欲求的【催淫】。不过根据使用方法,改变放出物质的成分就可以対目标造成别的效果呢。……比如說,放出含酒精成分的费洛蒙就能使対手醉酒啦,放出包含催眠成分的费洛蒙就能使対手睡眠之类的」
嘿~嘿~嘿~,怎么說呢就是那个。是叫作费洛蒙么,就像植物系的魔物或妖精使用的,孢子或是花粉之类的感觉呢。确实有呢。睡眠啦,麻痹啦,混乱啦,散发出让人エロエロ的物质啦,这样的魔物呢。怎么說呢,能使用非人类的魔法呢,安洁醬。其实不是淫魔混血,而是真正的半分魔物不是吗。
……話說回来,从刚才开始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是我的错觉吗。刚才总觉得啊,是从我身传来的声音呢,但肯定是错觉吧。
……話說回来,从刚才开始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是我的错觉吗。刚才总觉得啊,是从我身传来的声音呢,但肯定是错觉吧。
啊,說起来我,还摔在厕所的地面上来着,可以站起来吧?是吧?站起来了哟?
「……呣嘎!!」
站起来的瞬間,背感觉到了冲击,我再次和地面成为了朋友。
站起来的瞬間,背感觉到了冲击,我再次和地面成为了朋友。
紧紧的,压迫着我的背部的这是,这,莫非是………
我战战兢兢的,把脖子扭上去仰望着。
「──哟,粪女醬。一直想和你这混蛋慢~慢~的来一次两人的私密談話呐。你这家伙能自己做出这种机会我实在是很高兴啊。呐?」
抬起头仰望,那有个一边紧紧的踩着我背部,一边满面笑容的俯視着我的惡魔。
抬起头仰望,那有个一边紧紧的踩着我背部,一边满面笑容的俯視着我的惡魔。
fukyaaaaa!!!恐怖,恐怖过头了吧!!怎么說呢,那个漆黑的笑容!!
而且,明明很可怕,却是上半身全裸,下面穿着裙子的变态打扮,这更煽动了恐怖感!!
是变态哟!!女子厕所有个变态哟!!
是变态哟!!女子厕所有个变态哟!!
谁来,谁来救救我!!
対了,呼救,只要呼救的話!!
......@@ -36,11 +36,11 @@ fukyaaaaa!!!恐怖,恐怖过头了吧!!怎么說呢,那个漆黑
「啧……真麻烦呐,总之先搞定了吧」
突然刚以为背的压迫没了,手臂就被抓了起来拉了上去。
突然刚以为背的压迫没了,手臂就被抓了起来拉了上去。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总之先站了起来还在发呆的我,安洁醬的脸逼近了。
啊啦嘛,即使从近処看来也没有一点胡须,漂亮的女颜呢。能顶的住特写的脸真好呢。眼福哇~。
話說,哎,好近,近过头了,哎,哎,哎
──就这样,我和安洁醬的嘴唇,重合了。
……哎哎—!为什么,这里要Mouth・To・Mouth!?(嘴対嘴亲吻)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哎哎—!为什么,这裡要Mouth・To・Mouth!?(嘴対嘴亲吻)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7 +3,7 @@
简直就像沁入腦髓一般,使人心神荡漾一般,如此甘甜的香味。
想想吧。
普通,在厕所被变态打扮的男人突然Kiss还会因喜悦而心怦怦跳的女人哪裡有啊。
普通,在厕所被变态打扮的男人突然Kiss还会因喜悦而心怦怦跳的女人哪裡有啊。
就算対方再怎么美型,普通都会感到惡心也是当然的吧。
就算是我也是如此。即使用这么反常的……唯美的視线看着我,由于这有些滑稽过头的状况,也没有心潮澎湃而心脏高鸣的兴趣。即便因为恐怖的原因引起了某种程度的吊桥效应,也请不要和恋愛的心脏高鸣搞错了。話說能忍吗。在这种最糟糕的状况下。更何况还是我的初吻,简直悲惨过头了吧。
......@@ -64,9 +64,9 @@
「──【隷属】」
从惡魔伸出的手放出的光,集中在我的脖子上,形成了特殊的印记。
从惡魔伸出的手放出的光,集中在我的脖子上,形成了特殊的印记。
惡魔的魔力沁入了全身,大腦,体内,対于这仿佛全部被改写一般不快的感觉,我发出了无声的悲鸣。
身体被灼烧般,強光包裹了我的全身,然瞬間消失了。
身体被灼烧般,強光包裹了我的全身,然瞬間消失了。
用手支撑着女子厕所的地面,无力的低下了头的我的面前蹲着的惡魔,一边抓起我的下颚让我抬起脸,一边邪惡的笑道。
「──撒,成为我的下仆的感觉如何?粪女醬?」
......
......@@ -26,11 +26,11 @@
【隷属魔法】
那是曾经奴隷贸易作为国家重大的收入来源的时代蔓延开来的,黑暗魔法之一。
隷属魔法的行使者,只要让対方做出承认自己是主人的发言,就能使対象奴隷化。
隷属魔法的行使者,只要让対方做出承认自己是主人的发言,就能使対象奴隷化。
通过魔法【仆人】除了关于自身的生杀予夺之类的事态以外,不管是怎样的命令都必须遵从【主人】所說的才行。
被展开魔法的【仆人】脖子上,会刻上表示自身立場的印记。这就是【隷属之印】。
持续拒絶命令的話,脖子上的印记就会侵蝕【仆人】的体内,被课以【主人】所期望的形式的【惩罚】。由于那个惩罚的形式,完全交由【主人】的意志判断,所以从像教育不听話的孩子一般轻微,到想要遮住眼睛一般的悲惨,实在是各种各样。虽然有着形形色色的惩罚,但从殘留在文献的过去的资料来看,设定的【惩罚】一般都是很殘酷的。
持续拒絶命令的話,脖子上的印记就会侵蝕【仆人】的体内,被课以【主人】所期望的形式的【惩罚】。由于那个惩罚的形式,完全交由【主人】的意志判断,所以从像教育不听話的孩子一般轻微,到想要遮住眼睛一般的悲惨,实在是各种各样。虽然有着形形色色的惩罚,但从殘留在文献的过去的资料来看,设定的【惩罚】一般都是很殘酷的。
隷属魔法蔓延的结果,导致了太多无視人权的极其悲惨的事件,因而在英雄艾丽卡使奴隷制崩坏的时候,隷属魔法是最先被禁止的禁咒。
通过持有干涉理的特别能力的神官使【隷属】的術式被破坏了,那个瞬間全部的人类都想不起那个術式了。
记有那个術式的书只留下了一册由王家保管,剩下的全部都被烧掉了。
......
......@@ -5,7 +5,7 @@
靠在洗面台上放松的惡魔大人,即使我抬起眼睛朝上看的和他搭話也被一刀两断了。
顺便說一下,惡魔大人的衣服和头发已经装備完成了。身为下仆的我,虽然不胜惶恐但也提出了使役契約精灵(【酩酊解除完毕】),和之前的自己同样,献上了附带除湿功能的干燥机一般的魔法。嗯。
顺便說一下,対我的受到的暴举感到勃然大怒而奋起反抗的萨拉姆,被惡魔大人尽情的握住了,最后受到了激烈的搅拌的拷问。魔法行使结束后,萨拉姆紧紧的抱在我的肩上,如同小动物一般瑟瑟发抖着……虽然挺好的,但你震动的我脚痛哦,萨拉姆。必要的时候会召唤你的,所以就像其它的精灵一样逃回精灵界也没关系哦。担心主人的你的心意虽然很高兴。虽然很高兴没错,但直截了当的說现在很碍事耶。
顺便說一下,対我的受到的暴举感到勃然大怒而奋起反抗的萨拉姆,被惡魔大人尽情的握住了,最後受到了激烈的搅拌的拷问。魔法行使结束後,萨拉姆紧紧的抱在我的肩上,如同小动物一般瑟瑟发抖着……虽然挺好的,但你震动的我脚痛哦,萨拉姆。必要的时候会召唤你的,所以就像其它的精灵一样逃回精灵界也没关系哦。担心主人的你的心意虽然很高兴。虽然很高兴没错,但直截了当的說现在很碍事耶。
……啊!!不要摇晃啊!!要摔倒了!!話說摔倒了的話,就会被惡魔大人【惩罚】的!!我明白,你的恐惧也好,你勇敢的面対惡魔大人也好我都明白,所以会好好的接受你的愛,拜托了给我暂且先回精灵界吧!!說真是!!
「──不过,你和平时的氛圍还真是不同呢」
......@@ -15,7 +15,7 @@
「平时总是盛气凌人的挖苦人,一副装模作样的表情典型自以为是的粪千金的感觉,但现在看来就像个笨蛋一样。什么啊,平时的那个。是做出来的角色吗」
「──不,不対,才没有那回事哇!!刚才只是因为意料之外的事态动摇了而已……」
「說谎的話就要【惩罚】呐。在这一小时,四肢趴地的当我的椅子哟」
「說谎的話就要【惩罚】呐。在这一小时,四肢趴地的当我的椅子哟」
「是做出来的角色啊啊!!真正的我就是像这种感觉的,仅仅是个笨蛋而已!!」
虽然用平时的伯雷亞家千金模式掩飾了一通,但还是立馬举起了白旗。
......@@ -27,7 +27,7 @@
浮现出如同微笑的天使一般笑容的惡魔大人打从心底的可怕。虽然先前为止变态打扮的惡魔大人也很恐怖,但如同天使一般可愛的美少女姿态的惡魔大人在别的意味上也很恐怖。从这么可愛的少女口中,一个接着一个的脏話脱口而出,真心让人觉得难道不是出了什么Bug吗。这是欺诈啊。絶対。
可是,対于惡魔大人的问题,到底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如果像「为了完成抖S的愿望」这样老老实实的回答的話,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対待。就算說「为了应援你的恋愛……」之类的装作好人的話,但如果这么回答了的話,就有必要說出关于乙女游戏世界转生的各种事情。說了这种話的話,普通人的話絶対会觉得我腦子有问题的。不可能会相信。然惡魔大人『不想和腦子有问题的家伙扯上关系』的話就万岁了,但真的会这么顺利吗………那么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如果像「为了完成抖S的愿望」这样老老实实的回答的話,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対待。就算說「为了应援你的恋愛……」之类的装作好人的話,但如果这么回答了的話,就有必要說出关于乙女游戏世界转生的各种事情。說了这种話的話,普通人的話絶対会觉得我腦子有问题的。不可能会相信。然惡魔大人『不想和腦子有问题的家伙扯上关系』的話就万岁了,但真的会这么顺利吗………那么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沉默和說谎同等対待」
「为了实现抖S愿望的說!!顺便想应援身为乙女游戏女主的安洁醬的恋愛!!」
......@@ -48,4 +48,4 @@
「才不是啊。我怎么可能会說出那种腦子不好的話啊,白痴。──又是【转生者】又是乙女游戏什么的,瞎說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話的,是我家的愚姐」
然后惡魔大人开始述說起关于真正的乙女游戏的女主,安洁・露琪的故事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然後惡魔大人开始述說起关于真正的乙女游戏的女主,安洁・露琪的故事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20 +3,20 @@
虽然是二卵性(顺便說一下这个世界没有这种概念。双子就是单纯的双子。可是,机会难得就交杂着前世的知识简单易懂的說明一下吧),性别也不同的双子们,但两人除了发色以外看起来完全一模一样。即使迎来了思春期,第二次性徽开始发生时也依然如此,他们之間的差别非常细微而且也没有扩大的征兆,被评判为非常相似的可愛的姐弟。……特别是露琪醬看起来格外的中性而且个子也不是很高,这就是惡魔大人被搞错性别的……不対,是成长的状况不太令人满意……不対,是成长期稍微比别人要晚一些才是原因。不过这种話嘴咧开了我也不会和本人說的。
就在那样的某一天,安洁醬的传记开始了。没错,就是最初說明过的,照顾Event。就是拯救了王族,然后被判明了是失落的神聖魔法的使用者,被召集到学園里的那个。
安洁醬就这样普通来到学園里的話,就完全没有问题了。普通的乙女游戏就要开始了。然而,这里(対我来說)悲剧发生了。
就在那样的某一天,安洁醬的传记开始了。没错,就是最初說明过的,照顾Event。就是拯救了王族,然後被判明了是失落的神聖魔法的使用者,被召集到学園裡的那个。
安洁醬就这样普通来到学園裡的話,就完全没有问题了。普通的乙女游戏就要开始了。然而,这裡(対我来說)悲剧发生了。
安洁醬是转生者。而且还是玩过这种小众的同人乙女游戏的,和前世的我一样的重度宅,即是所谓的交流障碍和家蹲。
安洁醬是转生者。而且还是玩过这种小众的同人乙女游戏的,和前世的我一样的重度宅,即是所谓的交流障碍和家蹲。
哎,和攻略対象的Love Event?才不要,虽然二次元可以,但三次元的男人好可怕。帅哥好可怕。周圍嫉妒的視线好可怕。話說,恋愛本身就好可怕。
欺凌?不要不要不要。絶対会哭的。露庫蕾婭的欺凌,真的很过分啊。好可怕。
話說,根本不想出门。不想去学校。想要一直宅在家,偶尔的给受伤或者生病的患者桑治疗赚钱,靠这个活下去。游戏什么的,真心不需要。当女主什么的絶対討厌。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外面,可怕。
話說,根本不想出门。不想去学校。想要一直宅在家,偶尔的给受伤或者生病的患者桑治疗赚钱,靠这个活下去。游戏什么的,真心不需要。当女主什么的絶対討厌。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外面,可怕。
……似乎就是这样。
然而,說让安洁醬去学園的是王族。看起来是提案,实际是命令。虽說还算富裕,但庶民的露琪家根本无法违抗。虽然周圍人拼死的說服,但害怕的不寻常的露琪醬不管說什么都不肯点头,终于采取了強硬措施。
使用神聖魔法,展开了結界魔法最上級的魔法【異次元别离】。那是在别的次元里做出特别的空間蛰居在里面闭门不出,这种最強的家里蹲魔法。除了神聖魔法的使用者以外,不管怎样都无法干涉的魔法。
使用神聖魔法,展开了結界魔法最上級的魔法【異次元别离】。那是在别的次元裡做出特别的空間蛰居在裡面闭门不出,这种最強的家裡蹲魔法。除了神聖魔法的使用者以外,不管怎样都无法干涉的魔法。
……呼呣。安洁醬。虽然家族非常的可怜,但能把家里蹲貫彻到这种地步也很厉害呢。这是何等的浪费才能……不,某种意義上也可以說是,上天把神聖魔法的才能给予了與其非常相称的人物。真是家里蹲的榜样呐。
……呼呣。安洁醬。虽然家族非常的可怜,但能把家裡蹲貫彻到这种地步也很厉害呢。这是何等的浪费才能……不,某种意義上也可以說是,上天把神聖魔法的才能给予了與其非常相称的人物。真是家裡蹲的榜样呐。
那么,困扰的露琪家的各位。变成这样了的話,安洁醬去学園上学这事就根本不可能了。虽說如此,但也不能违抗王族。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就在此时被选中的,就是和安洁醬一模一样的惡魔大人了。让他戴上假发穿上女装的話,啊啦不可思议。另一个安洁醬转眼間就这么诞生了。
......
......@@ -2,9 +2,9 @@
惡魔大人一边抱着胳膊,一边斜視着我。
「本来是当作妄想処理的,不过还真是相当的猜中了呐。那家伙的粪预言。那家伙在闭门不出之前說漏嘴了,学園入学会被一个叫作露庫蕾婭・伯雷亞的该死的蛮横女欺凌一事。这实在是没法当作仅仅的偶然来処理吧?」
「本来是当作妄想処理的,不过还真是相当的猜中了呐。那家伙的粪预言。那家伙在闭门不出之前說漏嘴了,学園入学会被一个叫作露庫蕾婭・伯雷亞的该死的蛮横女欺凌一事。这实在是没法当作仅仅的偶然来処理吧?」
「……」
「然今天,你又和愚姐同样,說出了乙女游戏之类的意義不明的单词。况且你这家伙又和愚姐不认识呐。这样的話就算是我也不得不开始认为那家伙的妄言是真实的了呢」
「然今天,你又和愚姐同样,說出了乙女游戏之类的意義不明的单词。况且你这家伙又和愚姐不认识呐。这样的話就算是我也不得不开始认为那家伙的妄言是真实的了呢」
「……你没有想过神聖魔法的范圍内有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预言能力?」
......@@ -14,8 +14,8 @@
仿佛从喉咙深処发出鸣响般笑声的那个身姿,正恰如惡魔一般。
好可怜,安洁醬。
看来一直过着被这个惡魔虐待的日子。从幼小的时候开始十年以上一直如此实在是可怜过头了。身为元家蹲阿宅肯定非常辛苦吧。如果是我的話,絶対不要。
……嗯,这么想想的話,莫非这次闭门不出也是瞅准了得手的話就能把惡魔的弟弟推给学園远离自己的行动?被当成替身的,怎么想都会是惡魔大人呢。自身宅在家。把碍事的惡魔赶到外面的学園。対安洁醬来說的話,现在是最完美的环境了。
看来一直过着被这个惡魔虐待的日子。从幼小的时候开始十年以上一直如此实在是可怜过头了。身为元家蹲阿宅肯定非常辛苦吧。如果是我的話,絶対不要。
……嗯,这么想想的話,莫非这次闭门不出也是瞅准了得手的話就能把惡魔的弟弟推给学園远离自己的行动?被当成替身的,怎么想都会是惡魔大人呢。自身宅在家。把碍事的惡魔赶到外面的学園。対安洁醬来說的話,现在是最完美的环境了。
是刻意瞄准的吗?还是偶然?到底是哪个啊?这件事。
「嘛,虽說现在可以相信那家伙的話了,但因为至今为止从没认真听她讲过,到底說了什么想不起来了呐。毕竟没听呢」
......@@ -37,7 +37,7 @@
于是,我就这么全部坦白给惡魔大人了。
关于前世。关于乙女游戏。关于知道的各种各样的结局(隐藏结局)。以及关于我的性癖。
全部,我知道的全部,全都向惡魔大人毫不隐蔽的說了出来。(毕竟要是万一遺漏了之要是暴露了感觉会很恐怖)
全部,我知道的全部,全都向惡魔大人毫不隐蔽的說了出来。(毕竟要是万一遺漏了之要是暴露了感觉会很恐怖)
在那之中,听到某个单词的瞬間,惡魔大人的眼睛,きゅぴんと,きゅぴんと闪现出了妖艳的光芒。(虽然是漫画效果音的表现,但我看起来真的是这样。是由于惡魔大人混杂着魔物的血吗,还是我恐惧的错觉呢)(注:きゅぴんと效果音翻不出来…)
......
......@@ -2,7 +2,7 @@
「攻陷那些混小子……就是所谓的攻陷角色吗?那些家伙们,不管哪个都是贵族的大人物的儿子是吧?」
「是的,正如您所說。就連身为王族的传言为次期的王的奧金第一皇子也包含在内」
攻略角色们,大家都是乙女的梦的象徽。包含正派眼镜混蛋在内大家都是有着高门第、高能力的帅哥们。毫无疑问将担当着将来国家中枢的存在的家伙们,所以迎来那个结局的話安洁醬想要支配国家估计会是非常简单的事吧……现实的安洁醬其实应该以那个结局为目标才対吧。这样就能悠闲自在的任意驱使着男人们,然后自己尽情过着家里蹲的生活哦。……嘛,没有比控制復数的男人更麻烦的事了,如果是我的話絶対不干。嗯,想都不用想対三次元苦手的现实中的安洁醬肯定是不行的呢。只是试着想像了一下而已。
攻略角色们,大家都是乙女的梦的象徽。包含正派眼镜混蛋在内大家都是有着高门第、高能力的帅哥们。毫无疑问将担当着将来国家中枢的存在的家伙们,所以迎来那个结局的話安洁醬想要支配国家估计会是非常简单的事吧……现实的安洁醬其实应该以那个结局为目标才対吧。这样就能悠闲自在的任意驱使着男人们,然後自己尽情过着家裡蹲的生活哦。……嘛,没有比控制復数的男人更麻烦的事了,如果是我的話絶対不干。嗯,想都不用想対三次元苦手的现实中的安洁醬肯定是不行的呢。只是试着想像了一下而已。
不过,対于这样的结局,惡魔大人表示出了别的反应。
「……不错呐,这种展开」
......
......@@ -9,7 +9,7 @@
「…………」
果然进行过啾~上去的实验了呢!!我懂的!!
顺便說一下,因为和【魅了】毫无关系的対于惡魔大人的可愛发狂的男人的错,造成心理阴影了,才导致了那个根性扭曲成这样,是这样的吧!!……咦,不行呢。这样的話【魅了】就算成功了吧。要假设实验失败的話……対了,肯定,惡魔大人其实是喜欢男孩子的,所以才下定决心展开了魅了魔法啾~上去了,然而却没有效果,反而被說了「好惡心」之后被甩掉了,就是这么回事吧!!然后,就各种各样的扭曲了……好可怜。可怜的惡魔大人。不过没关系哒哟!!男人什么的多的去了!!只要惡魔大人能改正性格露出微笑的話,觉得就算是男人也没问题的家伙肯定……
顺便說一下,因为和【魅了】毫无关系的対于惡魔大人的可愛发狂的男人的错,造成心理阴影了,才导致了那个根性扭曲成这样,是这样的吧!!……咦,不行呢。这样的話【魅了】就算成功了吧。要假设实验失败的話……対了,肯定,惡魔大人其实是喜欢男孩子的,所以才下定决心展开了魅了魔法啾~上去了,然而却没有效果,反而被說了「好惡心」之後被甩掉了,就是这么回事吧!!然後,就各种各样的扭曲了……好可怜。可怜的惡魔大人。不过没关系哒哟!!男人什么的多的去了!!只要惡魔大人能改正性格露出微笑的話,觉得就算是男人也没问题的家伙肯定……
「────────!!!」
......@@ -30,7 +30,7 @@
「……說起来,刚才你这家伙,用奇怪的绰号称呼我,真是討厌呐」
「哎!?」
明明已经安心过了,居,居然玩时間差!?而且还是在刚処置完之,又接着提出処置的案件!?不是明摆着処置会更加的殘酷嘛。这,这是何等的鬼畜……!!
明明已经安心过了,居,居然玩时間差!?而且还是在刚処置完之,又接着提出処置的案件!?不是明摆着処置会更加的殘酷嘛。这,这是何等的鬼畜……!!
不过,刚才我应该及时住口了才対!!应该不可能明白我究竟說了什么才対!!这样的話肯定能避免最糟糕的処置才対!!
「记得是【惡魔大人】来着?」
......
......@@ -13,11 +13,11 @@
……呜呜……是因为高规格補正的缘故吗,就算不用特别的保养也滑溜溜的美丽脸蛋,如果因为这个原因皮肤变得粗糙了怎么办啊………
対于一边泪目着,一边抚摸着脸颊的我,惡魔大人說出了不得了的事实。
「我只說一遍。因为只說一遍,所以给我好好的刻在你那低劣的腦子
「我只說一遍。因为只說一遍,所以给我好好的刻在你那低劣的腦子
这么說着抬起嘴角的惡魔大人的背,我仿佛看见了漆黑的羽翼一般。
这么說着抬起嘴角的惡魔大人的背,我仿佛看见了漆黑的羽翼一般。
────【在你的背看见了羽翼】(注:游戏名)
────【在你的背看见了羽翼】(注:游戏名)
染成漆黑的,美丽的暗色之翼。
......@@ -46,13 +46,13 @@ Devil
完。
……話說,别给我简单的完结啊!!虽然很遺憾,这之还有後續哟!!
……話說,别给我简单的完结啊!!虽然很遺憾,这之还有後續哟!!
谁来,切实的,救救可怜的我啊!!
【露庫蕾婭不知道的游戏情况】
end8:你是我们的大王大人
和全部的角色都不发生幸运色狼Event,尽可能的把好感度提高到最大值的場合发生的Event。
大致和end7:你是我们的女王大人相同,但在此之判明了安洁实际上是真正的安洁的双胞胎的弟弟德威特・露琪。
大致和end7:你是我们的女王大人相同,但在此之判明了安洁实际上是真正的安洁的双胞胎的弟弟德威特・露琪。
可是,从馬歇尔・美涅佳开始,幸运色狼Event是全攻略角色都会发生的Event,更何况要避免那些Event,还要让好感度达到MAX是非常困难的缘故,所以又被称为幻之Event。
再者,在结局中,因为有着原作的露庫蕾婭被德威特当作下仆一般対待,被安上了狗项圈用锁牵着的描写,所以虽然很遺憾但这是不可回避的事态。(合掌)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2,13 +12,13 @@
大家的憧憬,有着超凡領袖能力的抖S惡役千金,露庫蕾婭・伯雷亞在此。
当前正在作为学生的范本,努力学习,虽然是午休却打开了已经预习完毕的笔记。不対,虽然身为才女却不惜努力的我,实在是出色。
対于害怕着恐怖的惡魔的支配的我来說,因为班級不同不用和惡魔大人扯上关系的自己的教室正可谓是绿洲。
在这个教室的話,我就可以像至今为止的我一样。
在这个教室的話,我就可以像至今为止的我一样。
保持着仿若触碰的話就会伤人一般的,高尚且美丽的毒花。
「────露庫蕾婭前辈?我有話要說请问可以稍微借用您一点时間吗?」
連这样的绿洲,都被惡魔侵害了。
带着如同天使般可愛的脸庞,一边口齿不清的编织着可愛的言語,一边抬起眼睛稍稍的歪斜着腦袋。嗯,知道正体普通的毛骨悚然了。
带着如同天使般可愛的脸庞,一边口齿不清的编织着可愛的言語,一边抬起眼睛稍稍的歪斜着腦袋。嗯,知道正体普通的毛骨悚然了。
啊,实际上我,比安洁醬要年长一年哟—。而我们学園学年不同的話区域也不同。虽然普通的学校就是这样所以也没有在意,但重新想想的話就会觉得设计者真棒。太美妙了。明明再顺便张开一下让其它学年的学生无法进入的結界就好了。
在我逃避现实的走神时,恼怒的德威特在背地里偷偷的踩着我的脚。
......@@ -28,7 +28,7 @@
嘛请不要惊讶。毕竟就在不久之前还如同蛇蝎般互相討厌并加以欺凌的我,対安洁醬回以了亲近的反应呐。那当然会觉得发生了什么哟。
「我有无论如何都要和露庫蕾婭前辈相談的事……现在,可以稍微借用一点时間吗?」
「……対不起呢。安洁。虽然想要听取可愛的你的愿望,但我现在还有些课题需要预习呢。放学可以吗?」
「……対不起呢。安洁。虽然想要听取可愛的你的愿望,但我现在还有些课题需要预习呢。放学可以吗?」
虽然早就搞定了。课题。
不过,我短而贵重的午休。不想被惡魔嘎吱嘎吱的削减精神力,所以爽快的說谎了!!虽然說谎的話就要被惩罚,但因为我一生都不会說出来的所以这个应该无效!!是在演技之上,必要的說谎呢!!
......@@ -42,15 +42,15 @@
「请不用在意,安洁。我光是看到你的脸就很高兴了。你的話我一直会很欢迎的哇。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教室玩哦」
啊啊,流利的說着违心的話語,真是討厌連演技都这么高规格的我。
我一边微笑着一边轻轻的抚弄着德威特的金
啊啊,流利的說着违心的話語,真是討厌連演技都这么高规格的我。
我一边微笑着一边轻轻的抚弄着德威特的金
气氛是百合。百合百合的姐姐大人。如何,諸君。看起来就像是越过亲密,稍微有点危險的倒错的关系吧。
然而其实态是,女装的鬼畜男,和下仆的美少女哟!?已经超过倒错的关系感觉意義不明了呢!!
德威特虽然稍微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但立刻又浮现出了无畏的笑容,接上了我的演技。
「────十分感谢!!露庫蕾婭前辈。那么放学我还会再来的呐」
「────十分感谢!!露庫蕾婭前辈。那么放学我还会再来的呐」
那仿佛背景散落着花朵般明亮的表情……呜哈。这家伙也挺能干的嘛。
那仿佛背景散落着花朵般明亮的表情……呜哈。这家伙也挺能干的嘛。
惡魔大人的欺凌痕迹也能在数分钟内消失的一干二净的我美丽的脸蛋上,被仿佛掠过一般的啾~了一下。
同性間的亲脸颊,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友情表现。普通的朋友是不会这么干的。如果那不是所谓的挚友的关系的話。
斜視着恐慌的一般群众们,德威特飒爽的离开了教室。
......
......@@ -5,7 +5,7 @@
「おねぇ……露庫蕾婭大人。那个,和安洁小姐关系变好了吗?」
(注:おねぇ是お姉さま没說完就把話收回去了)
现在,浑圆的琥珀色的瞳孔泪眼汪汪的向我询问的她是,托莉艾特・修伽。入学时就开始仰慕我的支持者一号,游戏中也一瞬間出现过的群众角色。
现在,浑圆的琥珀色的瞳孔泪眼汪汪的向我询问的她是,托莉艾特・修伽。入学时就开始仰慕我的支持者一号,游戏中也一瞬間出现过的群众角色。
如果把安洁比喻为天使的話,她就如同妖精一般可愛。小巧的身体呼噜呼噜的颤动的样子,让人不由得想要紧紧抱住程度的可愛。从那份可愛以及名字上,我内心深処把她称为【砂糖果子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