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29626cd2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その者。のちに・・・

parent ce844c3f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大概,已经过了两年了吧?
我的名字叫做「瓦茲」。当时刚刚十五岁的我,是有着一头黑,中等身材以及哪裡都有的普通容貌的一般男性。
我的名字叫做「瓦茲」。当时刚刚十五岁的我,是有着一头黑,中等身材以及哪裡都有的普通容貌的一般男性。
住在巨大的大陆南部的伊斯科尔王国的王都,是个有着身为平凡的镇民的父母,还有经常被周圍的人以「可愛的天才」「可愛的天才」这样絶赞好评的小两岁的妹妹的没有什么优点的平凡的哥哥。
只是,就算这样平凡的我,也有着同样是镇民,同年龄的自满的青梅竹馬在。
那个青梅竹馬的名字叫做「亞里亞」
有着一头优质的絲绸般闪耀的金,能够感觉得到溫柔的蓝色的眼瞳,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能够稍微感受得到稚气但将来毫无疑问会成为美人的程度的容貌,和十分匀称的体型。
有着一头优质的絲绸般闪耀的金,能够感觉得到溫柔的蓝色的眼瞳,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能够稍微感受得到稚气但将来毫无疑问会成为美人的程度的容貌,和十分匀称的体型。
性格的話……表面上无论是対谁都能够无差别的溫柔接触的程度,十分稳重总是在微笑着,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会表露出黑暗的一面……不,这种坏話还是不要說比较好……
就在我和亞里亞十二岁的时候,两人互相約定了终生。
到了能够被认为是成人的十五岁之就结婚。
到了能够被认为是成人的十五岁之就结婚。
虽然不知为何暴露给了妹妹就是了……到底是在哪裡暴露了啊。
,因为这件事的暴露妹妹好长一段时間心情都非常不好。
,因为这件事的暴露妹妹好长一段时間心情都非常不好。
为了让她心情好起来回想起来真的是相当辛苦的记忆啊……哎呀,现在是在說亞里亞的事呢。
正是那个亞里亞,在其十三岁的时候被教会选定为「聖女」,为了将在那年出现的魔王討伐,被决定與同样被选定为勇者的人一同进行旅行。対于这个结果她本人是相当的不情愿的。
要說为什么的話,那是因为亞里亞本人并不想去。
但是包含亞里亞的双亲等人,被四周的大人說服了,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些了吧。虽然亞里亞本人仍旧是像往常一样露出这微笑。
但是,就在那个时候,我就这样什么都不說让她走掉真的好么,这样想了。
我是不是也应该采取些什么行动呢……
所以,我就这样跟在教会的人们身向着亞里亞大声喊道。
所以,我就这样跟在教会的人们身向着亞里亞大声喊道。
「请让我也一起去吧!」
听到我的話,回过头来的亞里亞露出了十分高兴的表情,不过周圍的大人们则是带着似乎很为难的表情向我走来。
在那些大人之中分开了人群一般,一名少年出现了。
在那些大人之中分开了人群一般,一名少年出现了。
「像你这样的凡人,也想跟去討伐魔王吗?」
向我投来了品评一般的視线,这样說到的那位少年有着一头浓密的青,與平凡外表的我不同,拥有着一副十分端正的容姿。和亞里亞站在一起,正可谓是俊男美女的感觉,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向我投来了品评一般的視线,这样說到的那位少年有着一头浓密的青,與平凡外表的我不同,拥有着一副十分端正的容姿。和亞里亞站在一起,正可谓是俊男美女的感觉,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尽管如此我也认为在此退缩是不行的,于是提高了声音。
「平凡什么的,无所谓!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去了!」
「呼……那么,就让我来测试一下吧。」
结果,我就那样一败涂地的输给了那名少年。
亞里亞虽然试图治疗受伤了的我,但是少年和大人们以时間非常宝貴为由,向倒下的我扔来了数枚銀币作为治疗费,然便带着亞里亞匆匆的从这个場所离开了。
亞里亞虽然试图治疗受伤了的我,但是少年和大人们以时間非常宝貴为由,向倒下的我扔来了数枚銀币作为治疗费,然便带着亞里亞匆匆的从这个場所离开了。
只留下我因为懊悔與无力感的蔓延而不停地哭泣着……
从那之,我便每天都在祝福着亞里亞旅途平安的同时,日复一日的鍛鍊着自己。
从那之,我便每天都在祝福着亞里亞旅途平安的同时,日复一日的鍛鍊着自己。
虽然从刚开始鍛鍊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将我彻底几百的那名少年正是「勇者」,但我已经不想再次输给那个勇者并因此而发奋起来。
在那个过程之中,我也前往冒険者公会进行了登记,依靠着能够显示自身状态的公会卡,不断地提高着自己的力量……
但是,原本就相当平凡的自己,并不能够急剧变強,也没有什么才能,不管怎么努力也就只是比同年代的平均水平稍微搞那么一点的程度而已。
......@@ -45,10 +45,10 @@
接到了那个通知,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欢喜。
尽管如此,我在没有确认亞里亞的身姿之前还是非常的不安。
在那个通知之不久,勇者的队伍回到了王都。
为了进行平安归来以及将魔王討伐了的报告而回到了这,勇者的队伍在王都之中经过的时候,举办了非常华丽的庆祝凱旋的游行。
我远远地注視着他们的样子,直到在那个中心的勇者队伍中确认了亞里亞的身影之,终于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勇者队伍就这样进入了城中,一段时間之后,在能够将这个王都完全尽收眼底的城堡的阳台之上,伴随着国王大人的身姿一同出现在那里
在那个通知之不久,勇者的队伍回到了王都。
为了进行平安归来以及将魔王討伐了的报告而回到了这,勇者的队伍在王都之中经过的时候,举办了非常华丽的庆祝凱旋的游行。
我远远地注視着他们的样子,直到在那个中心的勇者队伍中确认了亞里亞的身影之,终于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勇者队伍就这样进入了城中,一段时間之後,在能够将这个王都完全尽收眼底的城堡的阳台之上,伴随着国王大人的身姿一同出现在那裡
国王大人就勇敢的勇者们进行了怎样的战斗,将魔王击倒的演讲,就在想着这些赞扬会不会不停地持续下去的时候,不经意間突然停住了,国王大人與身旁的勇者并列而站。
「将魔王討伐一事,做的出色。」
......@@ -61,15 +61,15 @@
「我所期望之事,只有一件──」
勇者这样說着,从在自己身等候着的勇者队伍中,一把将亞里亞拉了出来。
勇者这样說着,从在自己身等候着的勇者队伍中,一把将亞里亞拉了出来。
「将聖女亞里亞作为我的妻子迎娶。」
就在勇者打算就这样夺去亞里亞的嘴唇之际,我紧紧闭上了双眼,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从那个場所逃跑了。
在故事之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节呢……用这种方法自我安慰……
在那之我連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都不记得了。
在那之我連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都不记得了。
只是感到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対着摇摇晃晃的回来的我,虽然不知为何露出十分担心的表情的妹妹似乎向自己搭話了,但是我只是「啊……」或是「嘛……」回答了这之类的話而已。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段时間之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脚边有着水滴落下这件事。在那时,我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疲惫不堪的流着泪水。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段时間之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脚边有着水滴落下这件事。在那时,我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疲惫不堪的流着泪水。
亞里亞现在应该非常幸福的待在王城的阳台上吧……这么一想便十分猛烈的想要从哪个場所……不,是不想再王都待下去了。
在王都实在是有太多與亞里亞的回忆了……
我在这个場所找到的紙上写了几句話,拿了一点就离开了家。
......
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陆中央,有着谁也不敢踏足靠近的山在。在到了某种程度的海拔之,像是为了阻止他人向上爬一般,天气变得十分的多变。无论多小的足迹都无法留存下来的程度,正可谓是平时便処于天地異变的状态。
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陆中央,有着谁也不敢踏足靠近的山在。在到了某种程度的海拔之,像是为了阻止他人向上爬一般,天气变得十分的多变。无论多小的足迹都无法留存下来的程度,正可谓是平时便処于天地異变的状态。
,在这座山上栖息的被称为魔物的生物,按照世界共同所设计使用的等級制度「S、A、B、C、D、E、F」来表示的話,无论哪个魔物都是最上位的S等級。
,在这座山上栖息的被称为魔物的生物,按照世界共同所设计使用的等級制度「S、A、B、C、D、E、F」来表示的話,无论哪个魔物都是最上位的S等級。
简单的說明一下S等級的魔物的強度的話,就是大国所拥有的尽是精锐的騎士団付出很大的牺牲才总算得以击退,反过来己方则是近乎全灭的程度。事实上也被认为应该是无法打倒的,可以說是是灾害水平。但是,就算說是最上位的S等級,这也只是人类擅自决定的等級,这座山栖息的魔物之中有着甚至能够超过那个S等級的魔物存在,可以說是没有做什么准備的話决不能踏入的山。
简单的說明一下S等級的魔物的強度的話,就是大国所拥有的尽是精锐的騎士団付出很大的牺牲才总算得以击退,反过来己方则是近乎全灭的程度。事实上也被认为应该是无法打倒的,可以說是是灾害水平。但是,就算說是最上位的S等級,这也只是人类擅自决定的等級,这座山栖息的魔物之中有着甚至能够超过那个S等級的魔物存在,可以說是没有做什么准備的話决不能踏入的山。
像这样的以前曾经听过的事情现在回想了起来。
......@@ -33,11 +33,11 @@
一般来說,猫不是应该会袭击鱼的吗?那么为什么又会协力向我袭击过来呢?是因为是在这种一般常识不通用的地方的缘故吗?
啊,麻烦啊,真是麻烦。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这……
啊,麻烦啊,真是麻烦。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这……
在山脚処的森林就已经是这样了。到了山上到底会有何种程度的魔物啊……
我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想着这样的事,虽然一点点的向退去,但是伴随着我的行动,那两只也一点点靠近过来。
我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想着这样的事,虽然一点点的向退去,但是伴随着我的行动,那两只也一点点靠近过来。
确实在这两年之間,坚持鍛鍊着自己,完成冒険者的委托與魔物战斗的经验虽然也并不少,但是就算是我自己也明白,面前的两只與我至今为止與其战斗的魔物,是完全不同格的存在,从其产生的氛圍上就能感受得到。
......@@ -53,11 +53,11 @@
我立即調转脚步往回跑去,在森林中穿梭,以山上为目标……
后方感到了那两只追来的气息。虽然被想要向后看确认的冲动所驱使,我还是拼命的甩开了那个想法,我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向前跑了过去。
後方感到了那两只追来的气息。虽然被想要向後看确认的冲动所驱使,我还是拼命的甩开了那个想法,我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向前跑了过去。
虽然說拼命地迈动着脚步在森林中跑着,但是果然还是因为本身的力量有着很大差别的缘故吧,馬上就被追上了。
一瞬之間,是因为第六感起作用了吗,背突然一陣发寒,我猛的向旁边飞扑过去。虽然因为撞到了树上悲伤感到有些疼痛,但是在我原本所在的地方可是有着手套之上长出了长长的锐利爪子的猫的身影在。
一瞬之間,是因为第六感起作用了吗,背突然一陣发寒,我猛的向旁边飞扑过去。虽然因为撞到了树上悲伤感到有些疼痛,但是在我原本所在的地方可是有着手套之上长出了长长的锐利爪子的猫的身影在。
──真是好險啊。
......@@ -65,7 +65,7 @@
我対于自己的生命刚才很有可能就那样简单的结束这件事感到了恐惧,身体自然的颤抖了起来。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拼命的往后退去,但是馬上便撞到了后面那棵树上无法继续后退了。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拼命的往後退去,但是馬上便撞到了後面那棵树上无法继续後退了。
──啊,我会在这种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吗。
......@@ -75,9 +75,9 @@
到底怎么回事啊?
仔细观察着两只魔物,他们的視线并没有看向我,而是看着我的方凝固了。
仔细观察着两只魔物,他们的視线并没有看向我,而是看着我的方凝固了。
追随着那个視线,我也向自己身后树丛的阴影之中确认起来,在那里有巨大的「龍」存在着。
追随着那个視线,我也向自己身後树丛的阴影之中确认起来,在那裡有巨大的「龍」存在着。
是「龍」。再說一遍,是「龍」呢。
......@@ -85,13 +85,13 @@
看着那副場景仿佛觉得有些无聊的黑龍,这次将視线转向了我。
──果然就要在这死去了呢。
──果然就要在这死去了呢。
已经可以說是除了笑以外什么都做不了的状况了,所以我也做好了死的觉悟,但是黑龍就和看着那两只魔物一样,看起来有些无聊的看了看我,「呼哇」打了个哈欠然后张开了翅膀,从这里离开了。
已经可以說是除了笑以外什么都做不了的状况了,所以我也做好了死的觉悟,但是黑龍就和看着那两只魔物一样,看起来有些无聊的看了看我,「呼哇」打了个哈欠然後张开了翅膀,从这裡离开了。
在那一段时間之内,我就这样呆愣在那个場所,之才注意到了自己已经得救了这一事实。
在那一段时間之内,我就这样呆愣在那个場所,之才注意到了自己已经得救了这一事实。
从两匹魔物的袭击之下奇迹般的的旧之我虽然想要立即离开这座森林,但是,那两匹魔物在森林之中来回徘徊着,看起来是在寻找我的样子。──真是纠缠不清,差不多也该放弃了吧。
从两匹魔物的袭击之下奇迹般的的旧之我虽然想要立即离开这座森林,但是,那两匹魔物在森林之中来回徘徊着,看起来是在寻找我的样子。──真是纠缠不清,差不多也该放弃了吧。
看起来,似乎是完全将我当做是目标了。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为什么非要追过来啊。是追着我的气味提前到达了吗,经常先我一步出现在前方。
好像不想让我从森林出去一般。
那样一来的話,我能采取的手段也变得很有限了。
......@@ -103,7 +103,7 @@
──只能去山上了吗。
看起来森林中的魔物使絶対不会靠近山上去的。
大概,本能的不愿靠近那吧。
大概,本能的不愿靠近那吧。
前往山上这件事,直接联系着死亡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
但是,现在我能选择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而且如果說S等級的魔物们都像刚才的黑龍一样,対我没有兴趣,說不定还会让我就这样直接通过呢。話說当记忆希望的只有这点的时候开始就变成了被将死一样的感觉了,但是这种事就算呆在森林中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 -115,12 +115,12 @@
一个接一个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天气交互替换着……完全不行啊。
翻阅那样的山实在是太勉強了啊。
有多少鍛鍊了一些?那可以說完全没有意義的。
因此,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位于山脚的森林與山之間,有一个正好能够隐藏的洞窟,我就呆在了那。附近有着河流,水的问题也不会困扰作为藏身之処来說可以說是非常理想的。
因此,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位于山脚的森林與山之間,有一个正好能够隐藏的洞窟,我就呆在了那。附近有着河流,水的问题也不会困扰作为藏身之処来說可以說是非常理想的。
因为啊,外面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去森林的話,有着以我为目标的魔物在。
去山的話,那个異常的天气根本无法前进。
去山的話,那个異常的天气根本无法前进。
让我怎么办才好啊?什么也没法做不是吗。
里也完全没有让人同行的地方,我就会这样在这里腐朽而终吧……
裡也完全没有让人同行的地方,我就会这样在这裡腐朽而终吧……
「咕唔……」
......@@ -131,16 +131,16 @@
不管做什么都要活下来的心情萌生而出。
无论做什么都想要活下去的心情并非妄言。
虽然并非妄言……但是现实,可以說是非常严酷的。
确实在森林的話,果实與藥草之类的小型的食物都能够入手,但是只是这样怎么也无法填饱肚子。
确实在森林的話,果实與藥草之类的小型的食物都能够入手,但是只是这样怎么也无法填饱肚子。
完全没有感到满足,总是会感到空腹感。
那么该怎么办好呢?
已经经过了好几天之,答案就在眼前了。
只能吃森林的魔物们吃剩的东西了。
已经经过了好几天之,答案就在眼前了。
只能吃森林的魔物们吃剩的东西了。
最初本来想要削一削石头與树枝,设法创造些武器,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武器就能解决的魔物在这座山上與森林中都是不存在的。
而且即使制造出了武器准備去狩猎森林住的魔獸们,稍微一出手我也会反过来被当做是下个目标吧。
而且即使制造出了武器准備去狩猎森林住的魔獸们,稍微一出手我也会反过来被当做是下个目标吧。
特别是那个鱼的魔物和猫的魔物,都是非常执着的将我当做目标呢……
所以我所能采取的手段,就只有去搜刮魔物们吃剩的猎物了。
去搜刮尸体什么的老实說心情实在不是很好,但是这也不是能够由于的場合了。
去搜刮尸体什么的老实說心情实在不是很好,但是这也不是能够由于的場合了。
即使有着腐臭味即使味道很不好,无论如何我还是将其放入嘴中。
──难吃。
......@@ -160,8 +160,8 @@
这么想到的头飾舌头上的**蔓延开来,手指也感到**了起来。
我急忙回到洞窟,走到的时候**已经扩散到了全身,連站着都做不到了,就这样倒了下来。虽然說托**了的福感觉不到疼痛,但是連被狠狠地撞到了。
我想尽办法仰起头来,望向天空。
也许多虧了进入洞窟之立刻就变成这副状态的缘故,能够看得到天空。
能够看得到太阳落下接近黄昏的天空。就这样,眺望着天空的时候,发着光的球在那飞着。不知不觉視线就追随着那个光球了。
也许多虧了进入洞窟之立刻就变成这副状态的缘故,能够看得到天空。
能够看得到太阳落下接近黄昏的天空。就这样,眺望着天空的时候,发着光的球在那飞着。不知不觉視线就追随着那个光球了。
因为**不能动弹,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了。
本来认为光球会就这样在空中飞下去的时候,它突然停下了那个动作,不知怎么的朝我这边肥来了。
动不了的我,啊,这样就完蛋了吗……像这样想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 -170,7 +170,7 @@
考虑着这样的找不出答案的问题,果然还是得不出答案呢,因为**身体还无法动弹的缘故,我就这样睡了过去……
那一天,我做个了将从出生开始至今为止的的事情再次体验一遍的梦。
做了那个再体验一般的梦之的第二天,身体的状态莫名的变好了。
做了那个再体验一般的梦之的第二天,身体的状态莫名的变好了。
满足的进食了的身体能够感觉到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
......@@ -180,7 +180,7 @@
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从那之后过了多少天已经不知道了,我每天为了满足自己的饥饿感,渐渐的吃了生长在各种各样地方的野草,原本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死尸也吃了下去然后呕吐起来。数小时間,数日之中,反覆的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从那之後过了多少天已经不知道了,我每天为了满足自己的饥饿感,渐渐的吃了生长在各种各样地方的野草,原本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死尸也吃了下去然後呕吐起来。数小时間,数日之中,反覆的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在这过程中身体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呢,虽然不知道是否已经习惯了,但是呕吐的次数也减少了,若是在作为根据地的洞窟附近的东西的話已经都没问题了。
......@@ -196,7 +196,7 @@
就这样一边考虑着这样的事一边想尽办法生存下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严重的消瘦了下来这件事。随着体力的下降,筋力似乎也下降了的样子。
說起来,公会卡就放在口袋
說起来,公会卡就放在口袋
因为想要确认一下现在的我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我将自己的手指用石头稍微弄伤,使渗出的血落了一滴在公会卡上。
......@@ -262,7 +262,7 @@
我为了再度确认而看向了自己的状态。
这一次要看到最
这一次要看到最
前半部分还和刚才一样没有变。
......@@ -334,8 +334,8 @@
一下子之間发生了太多事情了,稍微有些混乱了呢。
不,虽然只是在公会卡内发生的呢。
……好了……一个一个的看一下吧……如果好好看的話一定能够明白的……
首先名字和年龄都没有错。这要是变了的話才真的是叫人吃惊呢。
但是种族这有些奇怪。我是人族这点不会错,虽然不会错但是……
首先名字和年龄都没有错。这要是变了的話才真的是叫人吃惊呢。
但是种族这有些奇怪。我是人族这点不会错,虽然不会错但是……
纯度100%是什么啊?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显示呢?
这是不需要的吧?一般来說这种是不需要的吧?
被这样表示了的話,也只会被不安所驱使而已呢……
......@@ -360,25 +360,25 @@
总体来說就是「弱」,或者說「弱极了」
只有这点我是知道的,只有这点不知道不行。
那就是今后若是想要在这里活下去的話,最好再好好鍛鍊一下呢。
如果說,公会卡上所言属实的話,那么差不多只要吃了攻击就会死了呢……不,这点的話从来到这开始就是这样了呢。
那就是今後若是想要在这裡活下去的話,最好再好好鍛鍊一下呢。
如果說,公会卡上所言属实的話,那么差不多只要吃了攻击就会死了呢……不,这点的話从来到这开始就是这样了呢。
……哈……嘛,反正也知道了自己真的非常弱这件事,所以也罢呢……
顺便也缺人一下技能吧。
关于劍术的話没什么。在王都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问题是之前没有见过的「惡食」與「異常状态差不多耐性」呢。
关于「惡食」的話,最初虽然想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到了这里之后还真是什么都吃呢。是哪个的影响吗?真的是一找到什么就往嘴里放呢……
这个「異常状态差不多耐性」也肯定是因为这抓到什么都往嘴放的行为的缘故呢。
因为吃下的东西而呕吐、**、倒下,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呢……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不好的回忆呢。最近就算抓着什么都往嘴放也没什么事了就是因为有了这个耐性吗。
关于「惡食」的話,最初虽然想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到了这裡之後还真是什么都吃呢。是哪个的影响吗?真的是一找到什么就往嘴裡放呢……
这个「異常状态差不多耐性」也肯定是因为这抓到什么都往嘴放的行为的缘故呢。
因为吃下的东西而呕吐、**、倒下,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呢……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不好的回忆呢。最近就算抓着什么都往嘴放也没什么事了就是因为有了这个耐性吗。
嘛,关于这一部分的技能的話,能够习得我认为还是能够理解的呢。
毕竟过着这样的生活呢……
但是,问题果然是「女神的同情」呢。
真的是闹哪样啊这个?这可是被女神大人所同情了啊,我吗?
看到了这个反而是感到自己的辛苦了呢!要生存下来真的是痛苦呢……今真的会有好的事情发生吗……哈……
看到了这个反而是感到自己的辛苦了呢!要生存下来真的是痛苦呢……今真的会有好的事情发生吗……哈……
就这样,就这样看向「女神的同情」这部分的时候,在那周圍所表示出来的内容改变了。
「女神的应援」(固有)
加油啦!因为有我在呢,今一定会幸福的啦!
加油啦!因为有我在呢,今一定会幸福的啦!
放心好了!尽管依靠我的加護就好了呦!
被鼓励了啊────!!给我等下!
这什么啊?难道說能够读取我的想法吗?我应该没有說出口吧?那就是說是单方面的读取吗?就在我因为这件事而抱起头来的时候,文字再次改变了。
......@@ -386,8 +386,8 @@
「女神是懂得等待的女人」(固有)
如果寂寞了的話,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說出来哦。
我会一直在这等着你的……没错一直呦……
好可怕啊!文字的最真的有些恐怖啊!
我会一直在这等着你的……没错一直呦……
好可怕啊!文字的最真的有些恐怖啊!
我想都没想的就将公会卡扔到了地上。
虽然哈哈的穿着粗气气息变得有些紊乱,但是头腦之中反而变得冷静了下来。
仔细想想的話,这可是得到了女神大人的加護呢……就结果来說得到了积极的影响。只考虑这件事的話真的是要感谢女神大人呢,但是……
......@@ -395,17 +395,17 @@
我大大的叹了口气,拾起了扔到地上的公会卡,为了不看到上面显示的文字直接将其装回了口袋之中。
因为好久没有表露感情的缘故吧,所以感到有些累了呢。
我就这样躺在了一边准備稍稍休息一下。
确实确认了状态之很糟糕,但是也看到了微弱的希望。
确实确认了状态之很糟糕,但是也看到了微弱的希望。
按「惡食」所說,它有着状态上升補正(微)这样的效果。
那么,在这个技能的影响之下若是提高了状态的数值的話,說不定就能够胜过森林的魔物了呢……說不定会演变成这样呢。
那么,在这个技能的影响之下若是提高了状态的数值的話,說不定就能够胜过森林的魔物了呢……說不定会演变成这样呢。
从那以后,我开始最大限度的使用技能「惡食」的状态上升補正(微)的力量,到现在为止也是将各种各样的东西放入了口中。
当然,就算是「異常状态差不多耐性」,也不能完全防住这些。微妙的变得**,轻微的目眩,呕吐出来,以及短时間内中毒,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但也许是女神大人的加護的影响,一段时間过就完全恢复了。好那么既然治好了于是便接着吃起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
当然,就算是「異常状态差不多耐性」,也不能完全防住这些。微妙的变得**,轻微的目眩,呕吐出来,以及短时間内中毒,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但也许是女神大人的加護的影响,一段时間过就完全恢复了。好那么既然治好了于是便接着吃起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
技能的磨合很顺利的样子,前几天的饥饿仿佛就像做梦一般,逐渐变得能感受到饱腹的感觉了
当然,鍛鍊身体这件事也没有忘记。
因为没有劍的缘故,所以无法提高「劍术」,但是相対的,彻底的鍛鍊了自己的身体。
早就已经没有了时間的感觉,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天了。
我到这应该已经经历了半年左右了,不过这也不一定就是了。
我到这应该已经经历了半年左右了,不过这也不一定就是了。
但是,我确实是变強了……我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状态的内容确实有了变化。
......@@ -427,9 +427,9 @@
「女神的激励」(固有)
像这样变化了。现实了这些的仍然是女神大人。
技能「格闘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并不太清楚,看来一如既往的从魔物们那逃走的同时身体方面也得到了提升。入手了这个技能。
技能「格闘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并不太清楚,看来一如既往的从魔物们那逃走的同时身体方面也得到了提升。入手了这个技能。
技能的内容只有Lv:1,只是这种程度的内容而已。
,「惡食」也转变为了「食人」
,「惡食」也转变为了「食人」
当然也要确认一下才行。
......@@ -439,18 +439,18 @@
等價高的东西若是吃了的話有着状态上升補正(普通)
很美味的。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确实,最近放到嘴的东西都会觉得很好吃。
确实,最近放到嘴的东西都会觉得很好吃。
而且状态上升補正从(微)提升至(普通)了。
变得更加容易上升了呢。
,终于,虽然只是些许倒是获得了状态異常无效。
,终于,虽然只是些许倒是获得了状态異常无效。
我想这大概是多虧了经常送入嘴中的,**與毒的影响吧。
……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女神大人所写的文字。
……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女神大人所写的文字。
「女神的激励」(固有)
好耶好耶!
就照着这个状态下去呦!变得相当的強了呢!
照这个情形的話从这出发去旅行的那一天,没错說不定也不远了呢。
照这个情形的話从这出发去旅行的那一天,没错說不定也不远了呢。
就是像这个样子的。
该怎么說呢。太轻松了。完全就像是在說别人的事一样。不,虽說确实是别人的事情没错。
尽管如此,多少还是有些让人感到无力的部分……
......@@ -467,25 +467,25 @@
我在一旁等待着。虽說准備的陷阱是非常古朴的,落穴的陷阱。
很简单,但是效力却很大。依靠着上升了的状态挖了这个洞。
再怎么說现在我的能力已经到了足以対付熊的程度了,所以挖了很深。作为遮盖物使用了很脆弱的枯树枝。为了将其伪装隐藏起来还使用了四周的落叶。
我便在陷阱附近隐藏身形等待起来。
我便在陷阱附近隐藏身形等待起来。
当然,喂了在肚子饿的时候享用,也懈怠了一些能吃的草與树木的果实。
此外,还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四周。毕竟若是在等待対方的时候,我这边反过来被其他的魔物发现了就没意義了。
但是幸运的是,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洞窟中生活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袭击非常危險的缘故,我対于气息的察觉也是有些自信的。最初的时候,每天晚上只是听到远吠声就会非常敏感的做出反应尽是些无法入眠的日子……毕竟只是听到的話,没办法知道対方离这有多远呢。
但是幸运的是,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洞窟中生活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袭击非常危險的缘故,我対于气息的察觉也是有些自信的。最初的时候,每天晚上只是听到远吠声就会非常敏感的做出反应尽是些无法入眠的日子……毕竟只是听到的話,没办法知道対方离这有多远呢。
可是,现在的話只是远吠就立即起床的事已经不会发生了,睡得特别的香。
还真是变成了相当大胆的神经了呢。対方不接近到某种程度的話就不会起来。还真是作为野生儿一般的成长了呢。就在我一个人嗯嗯的点着头的时候,感到了有什么东西接近了的气息。
我向那个靠近过来的方向确认起来。
在那出现的是……是史萊姆。
在那出现的是……是史萊姆。
是史萊姆呢。
……不是吧──!!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为什么是史萊姆啊──!!为什么会是史萊姆啊──!!不対的吧──!我所追求的才不是史萊姆啊──!!在更加的……多一些骨头……附带点肉就更好了……身体形状更好……附带有肉更好……不如說,是肉啊!就是肉呢!
并不是扑棱扑棱的果冻状物体,而是能撕咬着吃掉的肉啊!
……啊,在我因各种各样的事而郁闷着的时候史萊姆掉进了陷阱了……
……啊,在我因各种各样的事而郁闷着的时候史萊姆掉进了陷阱了……
我一边挠了挠头一边向陷阱那边接近过去。
陷阱的底部,史萊姆在那晃晃悠悠的。
陷阱的底部,史萊姆在那晃晃悠悠的。
从上方眺望着那副摸样,叹了口气的我建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着陷阱底部的史萊姆,尽情的投掷了过去。
想要击退史萊姆,就要用魔法将体表的果冻状的部分烧尽,或是破坏其身上存在的某个核就可以了。
,我所透出的石头完美的一次就破坏了史萊姆的核。
,我所透出的石头完美的一次就破坏了史萊姆的核。
「……空虚啊。」
......@@ -495,15 +495,15 @@
这么做是有意義的,若是一些小动物的話,就会作为猎物陷入圈套了。
像这样迟到肉真的是想当久违了,真的非常好吃。挤扁只是烤着吃而已也是如此……
正因为原本就没有过着能够满足的饮食生活,所以說即使只是烤过的肉,状态也就这样上升了。
,终于在那一天我遇到了这座森林之中生活的真正的魔物。
,终于在那一天我遇到了这座森林之中生活的真正的魔物。
虽然說能够得到野獸的肉就已经足够了,但是既然遇到了那也没办反呢。我絶対,并不是因为対最近提高了一些的饮食生活感到了满足,就忘记了要离开这座森林的这件事。着的呦。
在有毒的陷阱之中的是被俗称喂波瓦的豬型魔物。
轻易地超越了人类的大小的巨大的波瓦确认到我的身姿之,它的脸上寄宿着愤怒,为了用口中那巨大的獠牙将我貫穿而一根筋的冲了过来。我虽然惊異于那與巨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速度,但还是立即向旁边躲开了。
轻易地超越了人类的大小的巨大的波瓦确认到我的身姿之,它的脸上寄宿着愤怒,为了用口中那巨大的獠牙将我貫穿而一根筋的冲了过来。我虽然惊異于那與巨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速度,但还是立即向旁边躲开了。
波瓦就这样冲撞到了大树之上,输给了这冲击的是大树这边,根部的树干殘留了下来,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一同折断了。目睹了波瓦的突击的威力的我出了一身冷汗。
真,真不愧是……就这样从正面接下的話啊不可能会没事的吧?
根据状态上VIT的表示是钢铁一般的肉体,但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信任女神大人,所以那句話也并没有完全相信。所以现在就决定专心的进行回避。
既然波瓦已经中了毒陷阱,那么我所应该采取的手段,就是直到波瓦被毒的倒下为止之前令自己平安无事。
看向这我的波瓦能看得出是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那双眼睛之中更加的充满了愤怒。用前脚数度踏向地面之,再度突击了过来。在回避了突击的同时,我的目光也没有离开波瓦的样子。
看向这我的波瓦能看得出是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那双眼睛之中更加的充满了愤怒。用前脚数度踏向地面之,再度突击了过来。在回避了突击的同时,我的目光也没有离开波瓦的样子。
若是不看好対方的动作,读出,并加以预测着行动的話,反而是我这边会被杀掉呢。
就像看到那样的感觉,波瓦也是相当痛苦的吧,拼死一般多次疯狂的袭击了过来。
是因为有着相当巨大的身躯所以要让毒素扩散到周身需要一些时間吧,一时之間,这場攻防战就这样持续着。
......@@ -511,10 +511,10 @@
「波瓦啊啊啊啊啊啊!」
波瓦一边使出了最的力量竭尽全力的咆哮着,一边用到现在为止最快的速度突击了过来。在咆哮的那一瞬間注意到了我,回避稍微延迟了一些。
波瓦一边使出了最的力量竭尽全力的咆哮着,一边用到现在为止最快的速度突击了过来。在咆哮的那一瞬間注意到了我,回避稍微延迟了一些。
尽管如此,还是勉勉強強避开了。衣服的一部分被獠牙所連累,破掉了。波瓦就这样从我身旁冲过,也许是因为毒素已经扩散到了周身,好像力气用尽一般的倒下了。
我深深的呼了口气。
說实話真的是非常危險,若是状态没有上升到现在的程度的話,可能没办法避开最的冲锋吧。
說实話真的是非常危險,若是状态没有上升到现在的程度的話,可能没办法避开最的冲锋吧。
但是,还是赢了。是我赢了。
呼嘿嘿……肉,肉……久违了的能好好吃一顿的肉。
忍不了呢……口水止不住呢。
......@@ -527,8 +527,8 @@
「……很痛的說啊!」
像是要将身上所感受到的伤痛发泄出来一般,我一边大喊着,一边想着波瓦的眉間尽情的打出了一拳。确实的感觉到了拳头的冲击传到到了之,波瓦身体的姿势崩溃,向地面倒了下去,这次其生命迹象终于消失了。
我看了看倒下了的波瓦的样子之,确认起了自己的腹部衣服破损了的地方。
像是要将身上所感受到的伤痛发泄出来一般,我一边大喊着,一边想着波瓦的眉間尽情的打出了一拳。确实的感觉到了拳头的冲击传到到了之,波瓦身体的姿势崩溃,向地面倒了下去,这次其生命迹象终于消失了。
我看了看倒下了的波瓦的样子之,确认起了自己的腹部衣服破损了的地方。
……在肚子之上的部位很清楚的表现了出来,变得一片通红……
到了现在还陣陣的感到腹部的疼痛。
状态上所說的钢铁般的肉体,虽然似乎也可以說算不上错但是……现在我的服装,也没有什么可以换的,因为长时間在洞窟中生活袖子也不见了,裤子的部位大腿以下都消失了。再加上这次的影响腹部也露了出来……
......@@ -536,21 +536,21 @@
总而言之,不准備一下自己穿的衣服可不行呢……
波瓦的肉好好的烤了一番,非常的好吃。
真的是久违的吃到了这么好吃的肉,我非常满足。
内心充斥着满腹感的同时,我考虑起了今的事情来。
身体很脏这个问题的話,在洞窟附近有一条河不管怎样都能清洗的干净,但是没有衣服穿的話就很困扰了。因为从现在往将会迎来冬天,会变得越来越冷的吧……我并不擅长寒冷呢……就算是魔物的皮也好什么都行,来制作点衣服吧。
内心充斥着满腹感的同时,我考虑起了今的事情来。
身体很脏这个问题的話,在洞窟附近有一条河不管怎样都能清洗的干净,但是没有衣服穿的話就很困扰了。因为从现在往将会迎来冬天,会变得越来越冷的吧……我并不擅长寒冷呢……就算是魔物的皮也好什么都行,来制作点衣服吧。
而且比起其他的那些事,只是解决一匹魔物就花费了这么长时間,那么即使能够从森林当中穿过,在那前方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也令人担心呢。
既然如此就算多少会花些时間也还是在这里鍛鍊一下变得更強比较好吧?在这里的話,也不用担心鍛鍊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就算多少会花些时間也还是在这裡鍛鍊一下变得更強比较好吧?在这裡的話,也不用担心鍛鍊的事情了。
环境是最糟的,魔物很多,最重要的是现在我的技能构成的話,在非同寻常的环境之下应该更加容易变強吧……回顾一下之前吧……
大概,也有着这样的心情吧……两年前,输给勇者的那件事还扎根在心理也說不定呢。
好了!决定了!就在这尽情的变強吧!
好了!决定了!就在这尽情的变強吧!
状态也要尽情的提高,变成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強大吧!
已经不想再因为输掉而失去任何东西了。
因为这样只是呆在森林之中的話是不行的呢。必须要挑战山上的魔物才行。从那时开始我的行动就转变成了只是为了变強而进行的行动了。
一边充分的注意着,一边挑战着森林中的魔物们,作为战利品的东西全都吃掉。毛皮之类的多餘的素材就做成自己的衣服,作为针的代替使用牙之类的东西,缝制了防寒的衣服。奔赴山上让身体习惯严酷的环境。
在山上那气候经常变化的严酷环境习惯了之,就如同森林中的战斗方式一样,首先用毒和**令魔物的动作迟钝,无论花费多少时間,都要在重視自己的生命的前提下将其打倒。絶対不能大意。
,将打倒的魔物全都吃掉,使其化作自己的力量。
在山上那气候经常变化的严酷环境习惯了之,就如同森林中的战斗方式一样,首先用毒和**令魔物的动作迟钝,无论花费多少时間,都要在重視自己的生命的前提下将其打倒。絶対不能大意。
,将打倒的魔物全都吃掉,使其化作自己的力量。
在那之,就在题干上感觉大概是在一年半左右的时候……不,实际上到底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大概就是那样的吧。
在那之,就在题干上感觉大概是在一年半左右的时候……不,实际上到底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大概就是那样的吧。
虽說为了确认状态需要弄伤手指,但是由于不管什么样的魔物都无法令我受伤了,所以說只好用自己的牙咬开渗出血来确认起来。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
......@@ -576,8 +576,8 @@
「女神的惊愕」(固有)
就,像这样。各种各样的地方都想要吐槽……話說,老实說做过头了的感觉无法否认呢……
首先最先赶到奇怪的部分……或者說,那就是不知为何下降了的部分的「人族(88%)」这了。
诶?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只看这段文字字面上来說的話难道說88%是人族,剩下的12%不是的吗?那么,那12%到底是什么啊?真是让人対于从今往要通往的前方感到相当不安的写法啊……这个写法可以停下来吗,女神大人……
首先最先赶到奇怪的部分……或者說,那就是不知为何下降了的部分的「人族(88%)」这了。
诶?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只看这段文字字面上来說的話难道說88%是人族,剩下的12%不是的吗?那么,那12%到底是什么啊?真是让人対于从今往要通往的前方感到相当不安的写法啊……这个写法可以停下来吗,女神大人……
「MP」是没有的这点我是知道的,原本就是这样呢。但是啊,「HP」的这个无论什么都能够承受是怎么回事啊?也就是說,比如說大魔法和古代魔法,即使連续进行了无论多高威力的直接攻击也不会死这么回事吗?不不不,那种事不可能有的吧?一想到如果并不是这样的話……太可怕了所以不会去确认这个哦!
......@@ -587,10 +587,10 @@
「INT」忽視就好……「MND」是魔法没有意義……也就是說,从HP那部分的文字来看的話,就算挨下了魔法也没有意義这么回事吧?能承受下来呢……
「AGI」是大概,比光还要……请告诉我后面的内容,请不要在中途断掉。写了不会吧也就是說是有着这样的可能性的吗?之后偷偷试试好了。
「AGI」是大概,比光还要……请告诉我後面的内容,请不要在中途断掉。写了不会吧也就是說是有着这样的可能性的吗?之後偷偷试试好了。
「DEX」的話是修炼的成果吧。不知多少次将牙做的针扎到了手指上呢……最近那样的事情也没有发生了呢,中途针那边就碎裂了……只是,也制作出了总算能够接受的衣服,所以这个部分的話还是值得夸耀的吧。
……总觉得,看到了这样的奇怪的状态之就头痛了起来。
……总觉得,看到了这样的奇怪的状态之就头痛了起来。
但是,还有後續。接下来是技能。
「劍术」已经怎样都好了,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想要再提高什么的了,该怎么說呢與我自己的个性稍微有些不合。正因如此,才会以「格闘術」为主进行战斗,水平提升到了这个地步吧。
......@@ -598,7 +598,7 @@
……这么說来,最近都只是稍微一打、一踢就已经结束了……那样的話也难怪不会涨太快了呢。
「气息察觉」是达到最大值了,若是不能敏感的察觉敌人的气息的話,就会反过来是我这边被杀掉了吧。所以說,关于这边是能够理解的。
是的,到这里为止可以說是在某种意義上来說理所当然的结果……没错只是到这里为止……說道问题的話。
是的,到这裡为止可以說是在某种意義上来說理所当然的结果……没错只是到这裡为止……說道问题的話。
「极食人」(固有)
......@@ -611,7 +611,7 @@
「状态異常基本无效」
将几乎一切状态異常无效化。但是,只有一部分仍有效。
中了各种各样的毒與**……因为头晕而倒下……投身于这样严酷的山的环境之中……终于到了这个地步呢我不禁想要表扬自己一番。真的办到了呢。只是,问题是只有一部分的仍有效的部分……虽然只是预测,但是說不定是在这座山與森林中所没有发生过的状态異常仍然有效呢。现在的我的話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酒了……嘛,反正也不喝所以没关系呢。
中了各种各样的毒與**……因为头晕而倒下……投身于这样严酷的山的环境之中……终于到了这个地步呢我不禁想要表扬自己一番。真的办到了呢。只是,问题是只有一部分的仍有效的部分……虽然只是预测,但是說不定是在这座山與森林中所没有发生过的状态異常仍然有效呢。现在的我的話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酒了……嘛,反正也不喝所以没关系呢。
「女神的惊愕」(固有)
......@@ -620,7 +620,7 @@
……嗯?给我等一下啊,女神大人……我比神明还要強了吗?骗人的吧?
嘛,实际上也是没法尝试的事情,也只是女神大人擅自这么說而已……
关于这一部分还是不要去考虑了吧。
能够明白的是,现在的我的話,就算山的天气变化袜厂也完全不在乎了,出现的魔物们也完全无法成为我的対手,正可谓,达到了異常程度的強度了呢。
能够明白的是,现在的我的話,就算山的天气变化袜厂也完全不在乎了,出现的魔物们也完全无法成为我的対手,正可谓,达到了異常程度的強度了呢。
稍微有点做过头了。
变得这么強了的話,这次反过来变成了対手这方面很困扰了。
自己到底变強到了怎样的地步了呢,能够测试的対手根本找不出来。
......@@ -633,11 +633,11 @@
在这必要之事所驱使之下能够手下留情到适当的程度。
但是,现在我所需要的,能让我対自己力量感到的实感,能够推测出这些的対手。
于是,为了寻求與強敌相遇而登上了山。
登到山上之注意到了一件事。
确实到达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天气变得十分混乱,但是到达云层之上之后,就早已和天气什么的没有关系了。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登到山上之注意到了一件事。
确实到达了一定的高度之後天气变得十分混乱,但是到达云层之上之後,就早已和天气什么的没有关系了。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說,感觉空气稍微变得稀薄了一些,但是対于现在的我来說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身体馬上就适应了,就这样继续走了起来。偶然的向一旁望去之后,为云层之上的宏伟风景而感叹起来,于是便暂时逗留在了那里眺望了起来。
不知已经眺望了多久,听到了吧嗒吧嗒的展翅飞行的声音我再度被拉回了现实。我为了寻找那个声音的出処,将視线向四周投去,天空之上巨大的漆黑物体,就这样降落到了我的面前。
身体馬上就适应了,就这样继续走了起来。偶然的向一旁望去之後,为云层之上的宏伟风景而感叹起来,于是便暂时逗留在了那裡眺望了起来。
不知已经眺望了多久,听到了吧嗒吧嗒的展翅飞行的声音我再度被拉回了现实。我为了寻找那个声音的出処,将視线向四周投去,天空之上巨大的漆黑物体,就这样降落到了我的面前。
那是黑龍。
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話,那就是在最初被鱼和猫的怪物袭击的时候可以說是間接的帮助了我的,那条黑龍。
黑龍立起身来,一边用那副巨大的身躯俯視着我一边粗暴的呼吸着。
......@@ -651,7 +651,7 @@
我因为是在太过突然的冲击而大叫了起来。
黑龍対于我的大喊声感到非常不耐烦似的将自己的前爪贴到脸旁。
有耳朵吗?
有耳朵吗?
黑龍就这么顶=盯着露出了惊讶表情的我。
「……真实的,突然就大声喊起来……吾可是活了超过千年的龍。只是人类的話这种程度很简单啊!」
......@@ -660,7 +660,7 @@
也就是說龍只要是长寿的話說話什么的都能简单的做到吗。
我対于那句話嗯嗯的点了点头,黑龍那边再度发出了声音。
「人类啊。到底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里可不是人类能到达的地方呢。」
「人类啊。到底是如何来到这裡的?这裡可不是人类能到达的地方呢。」
「就算你问我怎么来的……靠走着?」
「走?不不不,一般来說怎么想都不是能走上来的地方吧!」
「就算被这么說了,我也确实是走着来的啊……」
......@@ -675,7 +675,7 @@
该怎么說好呢,确实过去是被这个黑龍間接的帮助过,现在的話怎么說呢,龍啊……都是些这样的感觉的家伙吗?印象稍微有些崩塌呢……
我大大的叹了口气,好好地與黑龍対視起来,继续了談話。
「不需要担心没问题的。已经好好的走到这了。」
「不需要担心没问题的。已经好好的走到这了。」
「这,这样啊,那么吾就相信汝的这句話好了。嗯嗯,絶対不是在怀疑,请不要忘记这点呢。」
不,这不是怀疑的一塌糊涂吗。不如說,真要是信了的話才怪了吧。
......@@ -683,7 +683,7 @@
「那么,汝为何会在此処?是带着怎样的目的才会来到这座山的顶端附近的?」
「目的吗?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硬要說的話,那就是寻求着強敌吧?」
対于黑龍的提问考虑了一下之回答道结果黑龍一下来了兴致,高兴的向上吊起了嘴角。
対于黑龍的提问考虑了一下之回答道结果黑龍一下来了兴致,高兴的向上吊起了嘴角。
「吼吼,強者吗!那样的話正好呢!最近都没有来这边的家伙,所以感到有些空闲呢。若是要追求強敌的話那么就由吾来做対手吧!」
「不,就算你說了由吾来吧这种話,我也完全不知道你的事情啊?」
......@@ -696,19 +696,19 @@
「……龍王拉格尼尔这个名字呢?」
「不,不知道呢。」
我老实的回答了之黑龍不知为何闹起别扭来了。在地面上不停地画着「の」字。那个身影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哀愁。
我老实的回答了之黑龍不知为何闹起别扭来了。在地面上不停地画着「の」字。那个身影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哀愁。
诶?这个,难不成是我的错吗?
只是偶然的我这边不知道,难不成在世界上是被公认的事吗?
就在我还在为了如何向在那闹别扭的黑龍搭話而烦恼的时候,黑龍突然一口气站了起来,用半哭着一般的瞳孔看向这边分开的說道。
就在我还在为了如何向在那闹别扭的黑龍搭話而烦恼的时候,黑龍突然一口气站了起来,用半哭着一般的瞳孔看向这边分开的說道。
「诶!怎样都好啦!你是在寻求着強者吧!那样的話,就让吾这个龍们的王来做汝的対手吧!」
「龍们的王?啊,刚才說的龍王拉格尼尔是指你自己啊。」
我如此指摘到之,不知为何黑龍脸上变得通红。不,老实說那个身体一団漆黑,所以我也不太明白这些。只是觉得从气氛上来看应该是这样的吧。
我如此指摘到之,不知为何黑龍脸上变得通红。不,老实說那个身体一団漆黑,所以我也不太明白这些。只是觉得从气氛上来看应该是这样的吧。
「吵,吵死了!安心好了!不会取汝性命的!只是,要让汝彻底的尝尝苦头呢!絶対不是因为焦急什么的,被指出这点十分羞耻什么的,这种事情絶対不会做的哦!」
该怎么說呢喋喋不休的站在那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俗气了,真的是龍王吗?有了想问这种事的心情。
该怎么說呢喋喋不休的站在那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俗气了,真的是龍王吗?有了想问这种事的心情。
「算了……既然說了做我的対手,那就当你的対手好了。」
「好,死吧──!」
......@@ -725,8 +725,8 @@
「真有趣呢!能够接下吾的爪子的程度的強者吗!这样一来吾也不得不久违的认真起来了呢!」
黑龍一边这么說着一边拉回了前脚,双翼张开稍微在方一点的地方落下,口中吸入了空气。
老实說,以现在的我的状态的話,有着在这个空隙之中就能够一击将其击沉的感觉,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将対方葬送掉的。我来到这的目的是找到能够确认自己现在的力量的強大対手,这一点上黑龍作为龍们的王可以說是在这个世界拥有最顶級实力的対手。
黑龍一边这么說着一边拉回了前脚,双翼张开稍微在方一点的地方落下,口中吸入了空气。
老实說,以现在的我的状态的話,有着在这个空隙之中就能够一击将其击沉的感觉,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将対方葬送掉的。我来到这的目的是找到能够确认自己现在的力量的強大対手,这一点上黑龍作为龍们的王可以說是在这个世界拥有最顶級实力的対手。
也就是說,是很棒的対手。
我対于遇到了最棒的対手一事,浮现出了自然的笑容。
......@@ -740,7 +740,7 @@
简单的就能将人吞没的祸害毫不留情的逼近了过来,我周圍的地面都燃烧殆尽了不过我还是坦然的站在那片火海之中。不,有一部分并不是没问题的。
亲手制作的衣服被烧尽了。
明明那么努力的制作了的說……我此刻变回了自己出生时的样子。
嘛,反正这也没有人在,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所以我堂堂正正的架起了手臂,等待着火海的消失,與黑龍対峙起来。
嘛,反正这也没有人在,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所以我堂堂正正的架起了手臂,等待着火海的消失,與黑龍対峙起来。
「……」
「……」
......@@ -752,14 +752,14 @@
「再有点羞耻心啊汝!」
「羞耻……哈!难不成黑龍你是雌性的吗?那样的話,就早点說啊。」
「吾是雄性的啊!」
「如果是这样的話这除了男人就没有别人了吧,没有什么会感到羞耻之事吧……那不成你有那种兴趣吗?」
「如果是这样的話这除了男人就没有别人了吧,没有什么会感到羞耻之事吧……那不成你有那种兴趣吗?」
「才没有!」
「那么,就没问题了吧!」
黑龍好像在說着这家伙在說些什么啊?一般,脸上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真是失礼啊。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呢!
「話說,给我等一下啊!为什么受了吾的火焰吐息之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啊?」
「話說,给我等一下啊!为什么受了吾的火焰吐息之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啊?」
「不,才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啊……我精心制作的衣服都被破坏了啊,老实說心灵上受到的伤害也很明显……」
「是在担心衣服啊!」
「啊,那个火焰吐息稍微有些溫吞呢,我觉得再提高一些溫度比较好呦。」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