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29626cd2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その者。のちに・・・

parent ce844c3f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大概,已经过了两年了吧?
我的名字叫做「瓦茲」。当时刚刚十五岁的我,是有着一头黑,中等身材以及哪裡都有的普通容貌的一般男性。
我的名字叫做「瓦茲」。当时刚刚十五岁的我,是有着一头黑,中等身材以及哪裡都有的普通容貌的一般男性。
住在巨大的大陆南部的伊斯科尔王国的王都,是个有着身为平凡的镇民的父母,还有经常被周圍的人以「可愛的天才」「可愛的天才」这样絶赞好评的小两岁的妹妹的没有什么优点的平凡的哥哥。
只是,就算这样平凡的我,也有着同样是镇民,同年龄的自满的青梅竹馬在。
那个青梅竹馬的名字叫做「亞里亞」
有着一头优质的絲绸般闪耀的金,能够感觉得到溫柔的蓝色的眼瞳,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能够稍微感受得到稚气但将来毫无疑问会成为美人的程度的容貌,和十分匀称的体型。
有着一头优质的絲绸般闪耀的金,能够感觉得到溫柔的蓝色的眼瞳,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能够稍微感受得到稚气但将来毫无疑问会成为美人的程度的容貌,和十分匀称的体型。
性格的話……表面上无论是対谁都能够无差别的溫柔接触的程度,十分稳重总是在微笑着,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会表露出黑暗的一面……不,这种坏話还是不要說比较好……
就在我和亞里亞十二岁的时候,两人互相約定了终生。
到了能够被认为是成人的十五岁之就结婚。
到了能够被认为是成人的十五岁之就结婚。
虽然不知为何暴露给了妹妹就是了……到底是在哪裡暴露了啊。
,因为这件事的暴露妹妹好长一段时間心情都非常不好。
,因为这件事的暴露妹妹好长一段时間心情都非常不好。
为了让她心情好起来回想起来真的是相当辛苦的记忆啊……哎呀,现在是在說亞里亞的事呢。
正是那个亞里亞,在其十三岁的时候被教会选定为「聖女」,为了将在那年出现的魔王討伐,被决定與同样被选定为勇者的人一同进行旅行。対于这个结果她本人是相当的不情愿的。
要說为什么的話,那是因为亞里亞本人并不想去。
但是包含亞里亞的双亲等人,被四周的大人說服了,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些了吧。虽然亞里亞本人仍旧是像往常一样露出这微笑。
但是,就在那个时候,我就这样什么都不說让她走掉真的好么,这样想了。
我是不是也应该采取些什么行动呢……
所以,我就这样跟在教会的人们身向着亞里亞大声喊道。
所以,我就这样跟在教会的人们身向着亞里亞大声喊道。
「请让我也一起去吧!」
听到我的話,回过头来的亞里亞露出了十分高兴的表情,不过周圍的大人们则是带着似乎很为难的表情向我走来。
在那些大人之中分开了人群一般,一名少年出现了。
在那些大人之中分开了人群一般,一名少年出现了。
「像你这样的凡人,也想跟去討伐魔王吗?」
向我投来了品评一般的視线,这样說到的那位少年有着一头浓密的青,與平凡外表的我不同,拥有着一副十分端正的容姿。和亞里亞站在一起,正可谓是俊男美女的感觉,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向我投来了品评一般的視线,这样說到的那位少年有着一头浓密的青,與平凡外表的我不同,拥有着一副十分端正的容姿。和亞里亞站在一起,正可谓是俊男美女的感觉,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尽管如此我也认为在此退缩是不行的,于是提高了声音。
「平凡什么的,无所谓!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去了!」
「呼……那么,就让我来测试一下吧。」
结果,我就那样一败涂地的输给了那名少年。
亞里亞虽然试图治疗受伤了的我,但是少年和大人们以时間非常宝貴为由,向倒下的我扔来了数枚銀币作为治疗费,然便带着亞里亞匆匆的从这个場所离开了。
亞里亞虽然试图治疗受伤了的我,但是少年和大人们以时間非常宝貴为由,向倒下的我扔来了数枚銀币作为治疗费,然便带着亞里亞匆匆的从这个場所离开了。
只留下我因为懊悔與无力感的蔓延而不停地哭泣着……
从那之,我便每天都在祝福着亞里亞旅途平安的同时,日复一日的鍛鍊着自己。
从那之,我便每天都在祝福着亞里亞旅途平安的同时,日复一日的鍛鍊着自己。
虽然从刚开始鍛鍊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将我彻底几百的那名少年正是「勇者」,但我已经不想再次输给那个勇者并因此而发奋起来。
在那个过程之中,我也前往冒険者公会进行了登记,依靠着能够显示自身状态的公会卡,不断地提高着自己的力量……
但是,原本就相当平凡的自己,并不能够急剧变強,也没有什么才能,不管怎么努力也就只是比同年代的平均水平稍微搞那么一点的程度而已。
......@@ -45,10 +45,10 @@
接到了那个通知,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欢喜。
尽管如此,我在没有确认亞里亞的身姿之前还是非常的不安。
在那个通知之不久,勇者的队伍回到了王都。
为了进行平安归来以及将魔王討伐了的报告而回到了这,勇者的队伍在王都之中经过的时候,举办了非常华丽的庆祝凱旋的游行。
我远远地注視着他们的样子,直到在那个中心的勇者队伍中确认了亞里亞的身影之,终于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勇者队伍就这样进入了城中,一段时間之后,在能够将这个王都完全尽收眼底的城堡的阳台之上,伴随着国王大人的身姿一同出现在那里
在那个通知之不久,勇者的队伍回到了王都。
为了进行平安归来以及将魔王討伐了的报告而回到了这,勇者的队伍在王都之中经过的时候,举办了非常华丽的庆祝凱旋的游行。
我远远地注視着他们的样子,直到在那个中心的勇者队伍中确认了亞里亞的身影之,终于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勇者队伍就这样进入了城中,一段时間之後,在能够将这个王都完全尽收眼底的城堡的阳台之上,伴随着国王大人的身姿一同出现在那裡
国王大人就勇敢的勇者们进行了怎样的战斗,将魔王击倒的演讲,就在想着这些赞扬会不会不停地持续下去的时候,不经意間突然停住了,国王大人與身旁的勇者并列而站。
「将魔王討伐一事,做的出色。」
......@@ -61,15 +61,15 @@
「我所期望之事,只有一件──」
勇者这样說着,从在自己身等候着的勇者队伍中,一把将亞里亞拉了出来。
勇者这样說着,从在自己身等候着的勇者队伍中,一把将亞里亞拉了出来。
「将聖女亞里亞作为我的妻子迎娶。」
就在勇者打算就这样夺去亞里亞的嘴唇之际,我紧紧闭上了双眼,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从那个場所逃跑了。
在故事之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节呢……用这种方法自我安慰……
在那之我連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都不记得了。
在那之我連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都不记得了。
只是感到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対着摇摇晃晃的回来的我,虽然不知为何露出十分担心的表情的妹妹似乎向自己搭話了,但是我只是「啊……」或是「嘛……」回答了这之类的話而已。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段时間之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脚边有着水滴落下这件事。在那时,我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疲惫不堪的流着泪水。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段时間之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脚边有着水滴落下这件事。在那时,我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疲惫不堪的流着泪水。
亞里亞现在应该非常幸福的待在王城的阳台上吧……这么一想便十分猛烈的想要从哪个場所……不,是不想再王都待下去了。
在王都实在是有太多與亞里亞的回忆了……
我在这个場所找到的紙上写了几句話,拿了一点就离开了家。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