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fe5e473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黒の創造召喚師

parent 23206227
......@@ -68,7 +68,7 @@
「魔法存在著,沒有像是地球那樣科學技術發達。……雖然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種族似乎由人族、獸人族、魔族為主要構成呢。獸人雖然似乎仔細地被區別,在這邊做出省略!」
「好的好的。……嗯? 話雖如此,國家不是稍微小了點嗎?」
一邊眺望著眼前的地圖,繼那突然這樣吐露出來。
「那似乎是因為,有被稱為魔物或魔獸的存在是很大的原因呢。似乎有些森林或山和山之間、連海邊也有被這樣稱呼的生物存在。而因為有那樣的外敵的存在,即使成為國家,似乎也不能隨心所欲地擴張領土。最大的障礙是,在大陸的中央有大片的森林擴展開來,在那裡似乎有特別強力的魔物或魔獸棲息呢。如果把這當做自己國家的領土的話,雖有叫做大陸中央的地理上的好處,但因為那般必須要支付莫大的勞力。一邊從外敵中保身,而且一邊讓自己國家的領土擴大很困難吧。如果要付出那樣的犧牲,乾脆不做比較好……因在暗地有這種想法,哪裡也無法擴張版圖吧」
「那似乎是因為,有被稱為魔物或魔獸的存在是很大的原因呢。似乎有些森林或山和山之間、連海邊也有被這樣稱呼的生物存在。而因為有那樣的外敵的存在,即使成為國家,似乎也不能隨心所欲地擴張領土。最大的障礙是,在大陸的中央有大片的森林擴展開來,在那裡似乎有特別強力的魔物或魔獸棲息呢。如果把這當做自己國家的領土的話,雖有叫做大陸中央的地理上的好處,但因為那般必須要支付莫大的勞力。一邊從外敵中保身,而且一邊讓自己國家的領土擴大很困難吧。如果要付出那樣的犧牲,乾脆不做比較好……因在暗地有這種想法,哪裡也無法擴張版圖吧」
神詳細地順著世界的構成,在繼那的身旁給予解說。「原來如此」點了點頭的繼那說「那麼就在這個世界」意外地爽快地決定了轉生目的地的世界。
「那麼……」
......
......@@ -13,16 +13,16 @@
――转生到这个世界的原异世界人、继那。
那样的他『二次的人生』从这个世界开始前进、度过了五年的岁月。
「诶~,月光草是夜晚隐约闪闪发亮的草吧。然後精灵水是纯净的水用金的魔法生成的水……和」
「诶~,月光草是夜晚隐约闪闪发亮的草吧。然後精灵水是纯净的水用金的魔法生成的水……和」
教本に書かれた説明を読みながら、将制作顺序记下来。就这样累积知识是继那他每一天的功课。
那个晚上、继那隔壁房间裡自己的父母『被诅咒的孩子诞生了』那听到。亲生的父母发言中、继那预测到了之後的展开
然後,那是现实的东西。
「听好了、你从现在开始要在这裡生活」
「为什?」
「为什?」
3歳时、开始懂事的那时候。继那被海尔鲁家的主人である伊莉雅丝に带到这个房间裡。
「烦死了。不要一一提问」
伊莉雅丝切断关系的话裡、继那那个以上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同意。
伊莉雅丝切断关係的话裡、继那那个以上什麼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同意。
「但是偶尔从这裡开始叫人,那个时候还是老实坦率地说」
「我明白了……」
少许的会话後,继那在这个牢狱一样地方,一日复一日的度过。原来,作为书库被使用着很多的书被收藏在架子上。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在住宅地下很少有人来。地下室裡存在的书籍,包含现在的两本从那时开始贪婪的吸收知识,直至现在。
......@@ -32,7 +32,7 @@
然後获得知识的过程,继那是这个世界的事一点一点地理解了。继那转生前的知识相比,名称作为不同的东西性构成,没有了不起的区别
首先是时间、特别是一年的周期和星期相关。这乎和地球的标准一样。
首先是时间、特别是一年的周期和星期相关。这乎和地球的标准一样。
读了书库中书籍的结果、1年由12个月构成、月名和天数不同的对应地球的东西如下的事判明了。
1月→光月 5月→空月 9月→雷月
......@@ -64,8 +64,8 @@
「是」
「雷因大人叫你」
「……我知道了」
在这裡「有什么事?」也不会回我。继那知道被叫肯定是为了雷因(那家伙)『练习台』的。
(……呀嘞,呀嘞。那么喜欢欺负人吗?性格是最坏的。嘛、『那样的父母,会有这样孩子』虽然我这么认为)
在这裡「有什麼事?」也不会回我。继那知道被叫肯定是为了雷因(那傢伙)『练习台』的。
(……呀嘞,呀嘞。那麼喜欢欺负人吗?性格是最坏的。嘛、『那样的父母,会有这样孩子』虽然我这麼认为)
コリコリ挠头的继那、抓起横立在床边的伙伴。那表情看不到绝望的颜色。从转生前考虑的话,精神年龄超过了20岁。继那不是对无理的要求一一大声呵斥的笨蛋。应该做的事给看、等待即将到来的时机。(剑:听不懂哇!)
到达继那的目的还需要少许时间。
......@@ -76,20 +76,20 @@
◆◇◆◇◆◇◆◇◆◇◆◇◆◇
继那跟往常一样、吱吱……眼前沉重的木制门打开く。雷因多次被叫去了那个地方是宅邸内的训练场。
不仅限于海尔鲁家、レバンティリア神圣国的各种贵族的宅邸不少拥有这样的训练场。家臣团和御子们对剑技的魔法进行每天锻炼,确保一定以上的练习度。根据家裡的关系,偶尔也会和双方在一起进行联合训练等。
不仅限于海尔鲁家、レバンティリア神圣国的各种贵族的宅邸不少拥有这样的训练场。家臣团和御子们对剑技的魔法进行每天锻炼,确保一定以上的练习度。根據家裡的关係,偶尔也会和双方在一起进行联合训练等。
海尔鲁家的训练场总之要说就是大。以继那的感觉、相比学校裡的体育馆更大? 也会这样认为。
嘛、说不定因为是年幼的继那才这想。
「终来了吗」
嘛、说不定因为是年幼的继那才这想。
「终来了吗」
是先来了吗?,雷因在训练场的中心等待着。训练场的一端有数名女仆,拿着毛巾和饮料等。
「让您久等了……」
「招呼就算了。赶快到位置上去」
继那既然那就什也不说,只是轻轻地降低了头开始。两者之间是10米远,继那的视线的前方是今後进行『练习』想象了吗,稍微笨蛋吗微笑的雷因
继那既然那就什也不说,只是轻轻地降低了头开始。两者之间是10米远,继那的视线的前方是今後进行『练习』想象了吗,稍微笨蛋吗微笑的雷因
(真是的……。明明这边知道情况啊……)
那样的一个人继那面前、雷因「啊对了……」附加说明规则。
「你攻击魔法、强化魔法也不能使用。……嘛、『即使有魔力也不能使用』无才能的你没有关吧。」
「你攻击魔法、强化魔法也不能使用。……嘛、『即使有魔力也不能使用』无才能的你没有关吧。」
「……」
在这裡顶回去也没有意义继那很明白。因为这个互动到现在为止进行无数次了「程序」所以。
「那、要上了……」
「那、要上了……」
雷因手持自己最擅用的武器的未開锋的鐵劍。就算未开封的铁剑搞不好会受到骨折程度的伤。相对继那持有的木刀和铁相比,非常脆弱很明显的不利。
但是,即使现在发牢骚也没有意义。
「哈啊啊啊啊!」
......@@ -100,8 +100,8 @@
这是在这个世界上广泛渗透的技术。
就像在地球上的“科学”一样,是洗练先人的智慧、体系化、社会的发展而被使用的。
其属性大致有七个。火、地、雷、风、水五系的基础魔法、辅助金两个类型的特殊属性魔法共计七大魔法。
在使用魔法时,根体内流动的魔力的颜色也被分类。
其属性大致有七个。火、地、雷、风、水五系的基础魔法、辅助金两个类型的特殊属性魔法共计七大魔法。
在使用魔法时,根体内流动的魔力的颜色也被分类。
赤 是 火属性。
橙 是 地属性。
......@@ -113,13 +113,13 @@
紫 是 錬金属性。
这两个属性。
例外的,这七系統以外的属性魔法(比如光属性,暗属性,时空属性)的存在被确认的,但那是限定了使用者。(光属性魔法大多是教会的关者、暗属性魔法则是魔族使用的比较多。时空属性魔法(转移和飞行等)使用的是有限的血族只给与的特质的魔法)
例外的,这七系統以外的属性魔法(比如光属性,暗属性,时空属性)的存在被确认的,但那是限定了使用者。(光属性魔法大多是教会的关者、暗属性魔法则是魔族使用的比较多。时空属性魔法(转移和飞行等)使用的是有限的血族只给与的特质的魔法)
它们通常魔法体系一点距离放置的领域的魔法,因此被广泛的概念是“魔法”另类的存在。
继那也能使用的「状态」看上去像魔法但、这只是使用自身的魔力,在脑内再生自己的状态。
在外边发挥不了作用的东西「状态」魔法没有考虑到。
在外边发挥不了作用的东西「状态」魔法没有考虑到。
一般来说,上述的七系统魔法使用的、在这5个基础魔法中也会有一个「適性」被认可的很多。
,在这裡向训练场的双方的目光、
,在这裡向训练场的双方的目光、
雷因·海尔鲁被称为「四属性之力」魔法使。魔力值(MP)高、能使用除地以外的火、雷、风、水四个属性。
年幼就具备这样的素质的人物レバンティリア(剑:领地的名字...大概)以内暂时没有。最近剑术的人也说具有能力、在将来成为有前途的人物的一个人。
......
......@@ -5,21 +5,21 @@
“没有魔法适性......居然?”
过去,【继雷恩之】继那也进行魔法适性检测时看见那个颜色的伊利亚斯所说的最初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过去,【继雷恩之】继那也进行魔法适性检测时看见那个颜色的伊利亚斯所说的最初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在这个世界裡所诞生以来到了1、2岁时候的孩子进行魔法适性检测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基本上都是去各处所设置的教会或公共设施等一般的地方,但是身份高贵的家族的话会专程把那些关者直接招进家裡来进行测定。
在这个世界裡所诞生以来到了1、2岁时候的孩子进行魔法适性检测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基本上都是去各处所设置的教会或公共设施等一般的地方,但是身份高贵的家族的话会专程把那些关者直接招进家裡来进行测定。
顺带一提测定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手放在所制定的水晶球上面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事先刻入水晶球里的魔法就会自动读取对象者的魔力并测定其魔法适性。
雷恩测定那时所看见的是红?黄?绿?青都混杂在一起的四色发光。颜色则是显示出属性,种类则是显示出适性所拥有的属性。(渣渣:我晕了)
雷恩测定那时所看见的是红?黄?绿?青都混杂在一起的四色发光。颜色则是显示出属性,种类则是显示出适性所拥有的属性。(渣渣:我晕了)
雷恩之後则是继那的魔法适性测定。把手放在镇坐在眼前打的水晶球上面的继那,然而却没有看见水晶球有任何发光。
虽然魔法适性的结果是惨不忍睹的,但是继那所拥有的魔力确实与同世代相比要高出很多。然而这是在水晶球之後进行别的测定时,状态测定的时候所显示出来的数据。
“但是,为什么.....?明明魔力值那么高但是却没有适性这种事我可是前所未闻啊?”
“但是,为什麼.....?明明魔力值那麼高但是却没有适性这种事我可是前所未闻啊?”
包括伊利亚斯在内,关者全员都带着疑问的表情思考着。如果是因为魔力值很低所以没有适性这种事倒是在情理之中。那个场合的话,水晶球所确认出来的大概是只有一种属性的微弱的发光吧。这种case也不是很少见,一般人的话大约有半数都是这个结果。
包括伊利亚斯在内,关者全员都带着疑问的表情思考着。如果是因为魔力值很低所以没有适性这种事倒是在情理之中。那个场合的话,水晶球所确认出来的大概是只有一种属性的微弱的发光吧。这种case也不是很少见,一般人的话大约有半数都是这个结果。
但是继那则是非常的异常。
......@@ -63,9 +63,9 @@
仿佛被风吹着的柳树一般,继那凭着身体窍路以及柔和的刀术进行了长时间的比试。旁观者来看的话继那大概是非常有望的吧。
继那之所以能和雷恩交战这长的时间是有理由的。那就是技能《刀术》的恩惠。
继那之所以能和雷恩交战这长的时间是有理由的。那就是技能《刀术》的恩惠。
转生之前,在继那还是以《佐伯继那》生存着的时候。由他的父亲是警察官,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继那自幼就开始学习剑道。即便自己死了之後继那也持续的练习,直到获得大招(=奥义的极致,只有在师范代才有资格的人)为止。当然,不单只是用木刀来训练,就算是用真刀实剑来训练也不能说没有。
转生之前,在继那还是以《佐伯继那》生存着的时候。由他的父亲是警察官,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继那自幼就开始学习剑道。即便自己死了之後继那也持续的练习,直到获得大招(=奥义的极致,只有在师范代才有资格的人)为止。当然,不单只是用木刀来训练,就算是用真刀实剑来训练也不能说没有。
转生之前的年幼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刻入身体深处的刀术(地球称作是剑术),是继那用来对抗雷恩唯一有优势的武器。
......@@ -73,7 +73,7 @@
“咕...!”
迫近过来的风之刃继那用木刀承受住了。但是,进行了多次战中的损伤,磨耗过的木棒果然还是有界限了。刀的中央部分发出了ボキリ这种令人讨厌的声音,然後断成了两节。
迫近过来的风之刃继那用木刀承受住了。但是,进行了多次战中的损伤,磨耗过的木棒果然还是有界限了。刀的中央部分发出了ボキリ这种令人讨厌的声音,然後断成了两节。
近距离就用剑术、远距离就用魔法吗。
......@@ -117,14 +117,14 @@
试着把右手举了起来,连接着的肩膀,後背,侧腹都在申诉着痛苦。
血已经止住了血不会渗透出来了,因为全身都有割伤,每次只要一移动,很多地方就会发出悲鸣似的在继那的身体裡申诉着。
血已经止住了血不会渗透出来了,因为全身都有割伤,每次只要一移动,很多地方就会发出悲鸣似的在继那的身体裡申诉着。
「……今天就这样睡吧」
就快到了----这想到的继那喝了一口水就这样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就快到了----这想到的继那喝了一口水就这样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是因为配合了雷恩的『練習』吗,还是是因为疼痛而产生的精神疲劳呢。
闭上眼睛的继那的意识就只要往黑暗中落下。在掉落的途中,继那像是被什牵引一般和他再回了。
闭上眼睛的继那的意识就只要往黑暗中落下。在掉落的途中,继那像是被什牵引一般和他再回了。
「やぁ、好久不见」
......@@ -3,10 +3,10 @@
「雷因桑叫你」
「明白了」
那个呼唤,继那还是像平时那样的回答。今天是对自己来说是成为转换点的日子,内心有些小激动。
继那把新加工的木刀和,魔书「克鲁苏」拿在手。把木刀夹在腋下,把魔术塞进左手手腕。【总觉得後面那句多此一举啊,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对】
那个呼唤,继那还是像平时那样的回答。今天是对自己来说是成为转换点的日子,内心有些小激动。
继那把新加工的木刀和,魔书「克鲁苏」拿在手。把木刀夹在腋下,把魔术塞进左手手腕。【总觉得後面那句多此一举啊,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对】
魔书进入身体中的情景,是一个大写的恐怖,和其他魔术比较起来也是如此。发现了这个现象真的是一个偶然。
是趴在桌之上睡着的时候把手不小心放在了打开的魔书上,然後魔书就什阻碍也没有的往身体裡挤进去了。
是趴在桌之上睡着的时候把手不小心放在了打开的魔书上,然後魔书就什阻碍也没有的往身体裡挤进去了。
「搞啥啊啊啊!」
......@@ -14,17 +14,17 @@
「倒不痛……真是便利啊,便利啊……不过也没有必要一直被别人注意到。」【或许是说把书放进身体的过程看上去恶心归恶心,但是这样就不会被人注意到魔书了。或许……】
的从身体裡放入拿出魔书,继那像是无关者一样只嘟哝了这几句。
的从身体裡放入拿出魔书,继那像是无关者一样只嘟哝了这几句。
◆◇◆◇◆◇◆◇◆◇◆◇◆◇
「——咦?」
推开训练场的门的继那,因为视线中的人群变大了而漏出了细微的疑问声。平时的话总是只有站在中间的雷因和在两边服侍雷因的几位侍女罢了,不过,这回除此之外又加上了作为领主的伊利亚斯和他的妻子爱莎,以及双胞胎的女儿丽娜和亚里亚的身影。
推开训练场的门的继那,因为视线中的人群变大了而漏出了细微的疑问声。平时的话总是只有站在中间的雷因和在两边服侍雷因的幾位侍女罢了,不过,这回除此之外又加上了作为领主的伊利亚斯和他的妻子爱莎,以及双胞胎的女兒丽娜和亚里亚的身影。
【我看到这个アリア的时候还楞了一下,跑去问度娘居然直接跳出来神崎·H·亚里亚,然後我就觉得有点愧对我这个宅男的身份了】
总之,呈现包括雷因的全家族聚集状态。
【这裡用中文有点难讲明白啊,总之就是“呈现出besides雷因,全家族都到齐了的状态”的那个语法结构,但是中文只能表达出“呈现expect雷因,全家族都到齐了的状态”的意思怎破。】
【这裡用中文有点难讲明白啊,总之就是“呈现出besides雷因,全家族都到齐了的状态”的那个语法结构,但是中文只能表达出“呈现expect雷因,全家族都到齐了的状态”的意思怎破。】
「这次因为想看我通过实战而成长了的身姿的父亲请求了,就劝说妹妹们一起参加和我一样使用魔法的实战演练。」
(总之就是以儆效尤和公开刑……)
(总之就是以儆效尤和公开刑……)
【原文要是翻成公开表演觉得不太符合文意】
一边看笑嘻嘻高兴地说着的雷因,继那一边正确地判断着那个意图。自己被这个家认定是没有必要的存在已经是一致通过的决定了。
但是,独自生活所需要的知识现在还没有。
......@@ -33,14 +33,14 @@
可是
「那个……如果能像那样方便就好了呢」
「什?」
「什?」
继那无畏的吊起嘴角,用空洞的眼神绽开笑颜。
虽然继那已经完全看开了,但是从未有过的黑暗感情在内心如同天壤劫火般席卷着。
「竟敢这样残忍地对待人家,你们这群人渣!把我关在地下室裡,自己却在温室裡茁壮成长着……哈哈哈,三番五次嘲弄什么都不会的我就有那么让人愉悦么!哦,那么看来你们都是一群小肚鸡肠的混蛋狗屎了啊!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神明的错误!怎么不早点滚回和你们身份所般配的下三滥的猪窝里去啊!」
「竟敢这样残忍地对待人家,你们这群人渣!把我关在地下室裡,自己却在温室裡茁壮成长着……哈哈哈,三番五次嘲弄什麼都不会的我就有那麼让人愉悦么!哦,那麼看来你们都是一群小肚鸡肠的混蛋狗屎了啊!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神明的错误!怎麼不早点滚回和你们身份所般配的下三滥的猪窝里去啊!」
「你——! 你!」
对明显的挑衅,雷因满脸通红地瞪视着面前的继那。但是如果本人那愤怒的话到可以成为这边的笑料。
对明显的挑衅,雷因满脸通红地瞪视着面前的继那。但是如果本人那愤怒的话到可以成为这边的笑料。
「哎呀。是真的事吧?是要看你日渐提高的欺负人的水准咯?喂喂,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啊。只是一个人在那裡愉快地攻击嘲弄着我也会让魔法的技巧有所增长什么的怎么可能!」
「哎呀。是真的事吧?是要看你日渐提高的欺负人的水准咯?喂喂,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啊。只是一个人在那裡愉快地攻击嘲弄着我也会让魔法的技巧有所增长什麼的怎麼可能!」
「已经!听腻了你的蠢话了!」
那样一喝,雷因就拔出了没开刃的铁剑。一边把不断逼近的雷因放到视野的一角,一边「哎呀」地叹气。
......@@ -51,10 +51,10 @@
◆◇◆◇◆◇◆◇◆◇◆◇◆◇
「那是什……!」
一个紧急制动停下脚步,用惊讶的表情询问的雷因,继那谈了一大口气之後抚摸了身边那头巨狼的背脊。
「你说什?这个的话是我的魔术。」
「别调戏我了!你应该没有魔术的适应性才对!即使有,你这样的被恶魔诅咒的倒霉鬼又怎么能使用魔术!这种不该生下来的东西就乖乖去死不就好了么!」
「那是什……!」
一个紧急制动停下脚步,用惊讶的表情询问的雷因,继那谈了一大口气之後抚摸了身边那头巨狼的背脊。
「你说什?这个的话是我的魔术。」
「别调戏我了!你应该没有魔术的适应性才对!即使有,你这样的被恶魔诅咒的倒霉鬼又怎麼能使用魔术!这种不该生下来的东西就乖乖去死不就好了麼!」
像是所有人都同意雷因的发言么?伊利亚斯和爱莎也掺杂着惊愕与疑问的视线看向继那。
『——能闭嘴么小僧。你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像那样几次三番地侮辱着我的主人……能让我咬碎那个小僧的喉咙吗?』
......@@ -66,14 +66,14 @@
『但是!』
「嘛嘛,等一会啦。过一会就让你玩个痛快。」
【这是在训狗么……话说北欧女仆神狼啊,祝福麦子的神狼啊,用AK的白狼族啊,怎么都和狗没两样,还有没有作为狼的尊严了。等等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这是在训狗么……话说北欧女仆神狼啊,祝福麦子的神狼啊,用AK的白狼族啊,怎麼都和狗没两样,还有没有作为狼的尊严了。等等我是不是暴露了什麼。】
继那一边苦笑一边抚摸了命名为里尔的巨狼-芬里尔-的喉咙。是因为心情相当舒畅吗,尾巴猛烈地左右摇摆着。
巨狼顺从地跟随继那的样子就连在对面看着的雨也感到嫉妒的那样放出着强烈的存在感。
裹紧全身的银色毛发放出象群星一样的光辉,狰狞的红色瞳孔像是抓住猎物就永不放开般的巨狼。
「那么。现在安静了,所以可以开始问候了么?」
「那麼。现在安静了,所以可以开始问候了麼?」
Nikoniko笑着的继那,完全不理睬那些感到惊讶的人们只是死死盯住父母。
「还有到今天为止的一切也请让我一做出感谢」
「还有到今天为止的一切也请让我一做出感谢」
「问候?感谢?」
突然被搭话的伊利亚斯一边轻皱眉头一边瞪着继那。
「啊。
......@@ -81,14 +81,14 @@ Nikoniko笑着的继那,完全不理睬那些感到惊讶的人们只是死死
其次『谢谢你关』
然後『谢谢衣食住』。嘛嘛,出门的时候有给我买吃的啦,不过,知道吗,平日给我吃的那些你们吃剩的饭菜也算啊。」
就和浮起嘲笑的表情的继那指出的一样,到现在为止自己就只被给予破破烂烂的衣服,吃饭也只是不定时地给予剩饭,住也只是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裡关着。
继那半夜在房间裡徘徊的时候从值班的厨师那裡听到了这些。不知是不是厨师也对继那感到避忌,只是最低限度的对话。不过不过关自己饮食的状况的话题能了解多少是多少了。
继那半夜在房间裡徘徊的时候从值班的厨师那裡听到了这些。不知是不是厨师也对继那感到避忌,只是最低限度的对话。不过不过关自己饮食的状况的话题能了解多少是多少了。
嘛嘛,就算听了那个质量还是很差啊。
「……」
「因为正好是像家族聚会一样所以打算好好报答一下至今的待遇。」
「所谓报答……」
在说出什之前,继那向伊利亚斯笑了一下。
在说出什之前,继那向伊利亚斯笑了一下。
注入让人会打冷战那样程度恶意的笑容。
用充满了漆黑的仇之焰的空洞浑浊的眼睛看向对方。
用充满了漆黑的仇之焰的空洞浑浊的眼睛看向对方。
「里尔,在不会弄死人的程度下尽情玩弄(雷因)吧」
瞬間,狼像爆炸般地衝出去。
......
【真是的!......师傅真的除了研究以外都不行啊。】
【啰嗦。说到底是因为你谁都招待到家,我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也是没办法的吧。】
【啰嗦。说到底是因为你谁都招待到家,我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也是没办法的吧。】
【......即使你说没办法,对自己的私生活再稍微认真点比较好吧。】
师傅被弟子教训的这幅景象诱发出了暖人心放的氛围。在那个冲击性的会面後不久,睁开了眼睛的继那他们现在正围着饭桌进餐中。
眼前的饭桌上铺展开来好几道漂亮的料理,看起来比在地下室吃的东西好吃上好几倍。是高阶层的贵族?在社交界中,只有自己被作为“异质”的存在被处理了。比起贵族那吃的伙食,这张饭桌上使用的食材要高上数倍的价格,继那感觉到这似乎不太适合自己。
眼前的饭桌上铺展开来好幾道漂亮的料理,看起来比在地下室吃的东西好吃上好幾倍。是高阶层的贵族?在社交界中,只有自己被作为“异质”的存在被处理了。比起贵族那吃的伙食,这张饭桌上使用的食材要高上数倍的价格,继那感觉到这似乎不太适合自己。
(嘛、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我也是人类啊)
对这样无缘无故对现状做出评论的自己,继那不禁苦笑起来,“空谈莫若善诱”首先把触手可及的食物收入胃中吧。(低调菌:空谈莫若善诱——日本俗语,指谈恋爱没有吃东西来的美好,大概...)
【是是、我知道了。......然後呢?这个孩子是?】
就这样认输了的女性突然记起了什么,强行把话题转移到继那身上。这位被西尔维称为“师傅”的女性,齐肩处平整切口的银色头发,紫色的眼瞳。用柔和曲线描绘出轮廓的脸颊自然散发出蛊惑人心的煽情。
那样的她坐在饭桌旁,边用手指指着继那边像突然想起什一样询问起来。
就这样认输了的女性突然记起了什麼,强行把话题转移到继那身上。这位被西尔维称为“师傅”的女性,齐肩处平整切口的银色头髮,紫色的眼瞳。用柔和曲线描绘出轮廓的脸颊自然散发出蛊惑人心的煽情。
那样的她坐在饭桌旁,边用手指指着继那边像突然想起什一样询问起来。
【他是继那。是独特技能的使用者哟。】
【哈!喂喂、西尔维。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吧?这样的孩子怎会是独特魔法的使用者?】
西尔维的师傅冷笑着,像是说着“这样的小鬼?”一般、将紫色的眼瞳和纤细的指尖转向继那。那瞳孔的深处,看得到她的坚决、怀疑以及警戒。那样的态度使继那有点坐立不安,他吞下了包,缓缓地从左臂将“克苏鲁”取出,将在一旁睡觉的裡尔归还到书中。
【哈!喂喂、西尔维。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吧?这样的孩子怎会是独特魔法的使用者?】
西尔维的师傅冷笑着,像是说着“这样的小鬼?”一般、将紫色的眼瞳和纤细的指尖转向继那。那瞳孔的深处,看得到她的坚决、怀疑以及警戒。那样的态度使继那有点坐立不安,他吞下了包,缓缓地从左臂将“克苏鲁”取出,将在一旁睡觉的裡尔归还到书中。
归还的瞬间,里尔冲继那摆出了些许不满的表情。但听了继那“之後再把你召唤出来”後重振精神了。
【现在你相信了吗?】
继那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对视回去,一副痛快又得意的模样。
【那......那、那是什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那、那是什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噢!】
高兴得浑身发抖的女性一人,就在那裡。
......@@ -38,16 +38,16 @@
精神(MID)500
灵巧(DEX)493
技能:
速度提高(HP/MP)
量提高(HP/MP)
速度提高(HP/MP)
量提高(HP/MP)
火属性魔法
风属性魔法
水属性魔法
金魔法
金魔法
魔力消费削减
剑术
弓术
调药
解析
固有技能:
......@@ -68,14 +68,14 @@
理解了莉莉亚话裡的真意,继那坏笑着回答。莉莉亚也“原来如此”的同继那一样露出黑色的笑容。
只有一个人,只有西尔维听不懂两个人说的话的背後真意而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
【原来如此......能够召唤并使役那本书中所描绘的东西的魔法啊。】
【好、好害......】
【好、好害......】
莉莉亚和西尔维一边端详着“克苏鲁”一边漏出了声音。从刚才开始,两人的视线都被继那手中的魔书吸引住了,但是当事人毫不在意地开始了自己魔法的说明。
(但是,因为我开始使用这个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也说不出多少事情呢。)
(低调菌:这男主在前世估计也是呗骗的命...)
事实上,“克苏鲁”中所描绘的东西、包括裡尔在内屈指可数。这魔法觉醒的时间还不长,数量少也不奇怪。不能随心随意描绘自己喜欢的东西可能是致命的。但是,这个缺点继那大体上推测得到。
【但是,也有限制多的缺点。实际使用时需要的MP也很多,想象若不具体连描绘都做不到。】
这是事实。在那个地下室觉醒了这个“创造召唤魔法”的继那。魔书“克苏鲁”最初描绘的就是银狼——芬里尔的“里尔”。
注入了魔力的笔尖按照书中描绘的样子动起来,与此同时脑中有“什”流过一样的感觉。
注入了魔力的笔尖按照书中描绘的样子动起来,与此同时脑中有“什”流过一样的感觉。
(那个时候......里尔的身姿、特点、能使用的魔法种类、状态的增长趋向等具体的想法,就像是临摹这些想象似得手不知觉地动了起来。要诞生出新的事物,需要有强烈的想象、能独处集中注意力的场所和时间......是这样吗?)
一边思考着这些假说,一边将视线移回眼前的魔书。这个推测从结论来看是正确的,但继那还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个假说。书的周围像是燃烧着火焰一般缠绕着黑色的气息,看起来比当初刚得到书时显得平静。
【独特魔法的话当然会有如此的制约呐】
......@@ -84,10 +84,10 @@
【......哈?】
【——诶?】
【嗯?】
看着“啪呛”瞬间呆然的莉莉亚和西尔维的脸,继那歪着头纳闷着。刚准备要说什么时就被打断了——
看着“啪呛”瞬间呆然的莉莉亚和西尔维的脸,继那歪着头纳闷着。刚準备要说什麼时就被打断了——
【你......。好像完全没明白“自己的价值”吧?】
莉莉亚叹息着说道。听到“自己的价值”这话的继那吃惊地朝她看去。
【怎了啊,只是稍微罕见点不是吗?不就是固有技能么?】(低调菌:真不知道这男主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他在卖萌吧...)
【怎了啊,只是稍微罕见点不是吗?不就是固有技能么?】(低调菌:真不知道这男主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他在卖萌吧...)
【持有固有技能确实很罕见、你说的也没错。但是,仅以罕见程度来看,你的“魔法”也是与众不同的。】
莉莉亚断言,西尔维也跟着不断点头。
【继那。在这伊库利亚大陆、独特魔法的持有者,你认为有多少人?】
......
[说要测试实力……具体是怎样的测试呢?]
[说要测试实力……具体是怎样的测试呢?]
继那脸色忽暗揣测着该不会把我丢到地下城[把怪物杀光光!]这样的事情吧。尤蒂丝就像看透继那的想法一样说道
[麻烦的解释我就不说了,刚才也说过了,是让你完成简单的【委托任务】。根是否能完成这个任务而评估你的实力。当然会附带见证人哦]
[麻烦的解释我就不说了,刚才也说过了,是让你完成简单的【委托任务】。根是否能完成这个任务而评估你的实力。当然会附带见证人哦]
[那是为了证明我是否完成委托吗?]
[那也是原因之一,还有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虽说是简单的任务、但内容是讨伐。对新人来说实战是很危险的,虽然没有出现过死亡人员、骨折和重伤的例子可是实实在在的哦。还是说你想一个人去、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死掉吗?]
[那种情况可不想遇到啊]
继那表示理解说明之後与尤蒂丝走出了房间。再次来到了柜台收到了一张叫做[临时证明]的粗糙的证明书(上面印有工会印章)
[出的时候会叫你的、在这之前轻在这裡等一下]
[出的时候会叫你的、在这之前轻在这裡等一下]
从[拷问室]出来後用开朗温柔的声音说话的尤蒂丝、这角色高低切换的速度就连老练的演员也甘拜下风。
(你到底是何种程度的演员啊……)
对着完全不把自己那含有些许怨恨的视线放在心上的她、继那轻轻的叹了口气。
[哇……尤蒂丝小姐今天也非常漂亮呀]
[就算一次也好、好想和她约会啊……]
像这样愚蠢的发言稀稀落落的传到的继那的耳,[如果看到那个抖S女王的真实面目也就不会说出这些梦话啦]感受到现实的落差而默默接受的继那,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话说、登记居然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吗,果然没法像动画、小说里那样一下就弄好啊)
想着些无聊事情的继那打起了哈切。他本以为登记不会花这么多时间。本来计算着[迅速的登录立马接受委托]却没想到出现这意料之外的情况。由于必要的手续而不得已放弃。
像这样愚蠢的发言稀稀落落的传到的继那的耳,[如果看到那个抖S女王的真实面目也就不会说出这些梦话啦]感受到现实的落差而默默接受的继那,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话说、登记居然要花这麼长的时间吗,果然没法像动画、小说裡那样一下就弄好啊)
想着些无聊事情的继那打起了哈切。他本以为登记不会花这麼多时间。本来计算着[迅速的登录立马接受委托]却没想到出现这意料之外的情况。由於必要的手续而不得已放弃。
(嘛 无所谓啦、也不是很紧急的事情啦)
莉莉娅给予的期限是1个月。在这期间只要做到能1个人独立生活就可以了,并没有说到哪天为止要获得倍数的资金或是通过完成委托将等级提升到XX为止。对继那来说给予的时间很充裕、就算在登记上花费多余的时间也并不会对自己造成困扰。
正打算稍微休息睡一下的时候
[喂、喂,工会什么时候成了照顾儿童的托儿所啦?]
[喂、喂,工会什麼时候成了照顾兒童的托儿所啦?]
视线瞥到的是发出叫喊声的一个体格高大的男人
[为毛你这样小鬼会在冒险者工会裡啊?]
[你问我为什?我只是来做冒险者登记的]
[你问我为什?我只是来做冒险者登记的]
继那一脸认真的回答着男人的质问,听到回到瞬间、男人大声的笑了起来。
[哇哈哈哈!这还真是有意思、开什么玩笑呢这是!这么个乳臭味甘的小鬼居然想登记冒险者?像你这么个小鬼还是赶快回家吃奶去吧]
[哇哈哈哈!这还真是有意思、开什麼玩笑呢这是!这麼个乳臭味甘的小鬼居然想登记冒险者?像你这麼个小鬼还是赶快回家吃奶去吧]
继那并没有愚蠢到对这明显的挑衅而动干戈。
[不、我没有家可回,而且师傅也说了[我的话没问题]]
他说的师傅毫无疑问是指莉莉娅和希尔薇。正因为两人不在这裡继那才说的出口。继那对她们的恩情从心裡感激并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家人来看待。即使没有血缘关系,比起自己出生的那个家、她们对把自己更像是家人一样对待生活的她们由衷的感激着。
[那么、那个所谓的师傅还真是没眼光啊,这种小鬼头能成什么事呢?那个师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你说什!?]
[那麼、那个所谓的师傅还真是没眼光啊,这种小鬼头能成什麼事呢?那个师傅也没什麼大不了的嘛!]
[……你说什!?]
男人多余的话语触碰的继那的逆鳞。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是继那不能忍受他人说莉莉娅和希尔薇的坏话。听到继那愤怒的质问男人露出了下贱的笑容。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周围响起了[喂、那个是……]之类的细语。不知是不是看出了现场的僵持空气而在绝佳的时机尤蒂丝喊住了继那,就像是在传达在这裡刀剑相向的话还是饶了我吧。
[那么开始吧……哦呀、看上去心情不好呀,发生什么事了么?]
[那麼开始吧……哦呀、看上去心情不好呀,发生什麼事了麼?]
[看到这充满杀气的情况、你还真能说啊]
[因为看上去很有趣嘛]
[喂、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了哦]
[嘛……工会裡发生争执是家常便饭的啦、不过法伤流血事件的话还是饶了我吧,所以赶紧喊你咯]
[那么、那个找茬的男人是什么人,我可是非常困扰啊]
[那麼、那个找茬的男人是什麼人,我可是非常困扰啊]
稍稍瞥了一眼後面那个瞪着这边的男人,应付的[啊……]的叹气道
[他是大型军团《炎热的霸者》中的一人、琉克·塔库拉斯]
[军团?……是什?]
继那通过青梅竹马般的御宅知识推测【Rank】应该是由工会设置用来显示个人实力的。但是却怎么也不明白【军团】是什么
[军团?……是什?]
继那通过青梅竹马般的御宅知识推测【Rank】应该是由工会设置用来显示个人实力的。但是却怎麼也不明白【军团】是什麼
[那个要等你顺利登记成为冒险者後再告诉你哦]
面对一脸坏笑的尤蒂丝、继那没有发表感想而催促她接着说下去。
[最近爬到Rank:C- 貌似感觉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啊。给周围的人带来了不少麻烦的样子,要稍微调教一下比较好]
听着她那抖S的发言继那接近呆然着想着[你还真是能啊]。在男人如针般的视线下、继那打开了尤蒂丝指引的那扇门。
[那、请加油哦]
[最近爬到Rank:C- 貌似感觉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啊。给周围的人带来了不少麻烦的样子,要稍微调教一下比较好]
听着她那抖S的发言继那接近呆然着想着[你还真是能啊]。在男人如针般的视线下、继那打开了尤蒂丝指引的那扇门。
[那、请加油哦]
[好、好、好……]
敷衍的应付着一脸营业微笑的尤蒂丝、继那穿过门扉时想起了刚刚嘲弄自己的那个男人——琉克·塔库拉斯,悄悄的通过鉴定之眼来比较他和自己的状态栏。
(嗯……那个就是C-么?到底是什么程度的厉害呢…… 实力上是比D Rank高差不多是D+的程度吧)
(嗯……那个就是C-么?到底是什麼程度的厲害呢…… 实力上是比D Rank高差不多是D+的程度吧)
名前:琉克·塔库拉斯
性別:男
Lv :22
......@@ -62,7 +62,7 @@ Lv :22
精神(MID) 89
速度(DEX) 87
技能
技     Lv.2
技     Lv.2
剑术      Lv.2
- 二段突刺
- 斜劈斩
......
(可恶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可恶啊……为什麼……这是为什麼啊……)
被怨念和不合理所包围的继那颤抖着低着头
[那个……你怎了?]
[那个……你怎了?]
[不、我没事……]
[是么]副会长并没有在意继那拼命挤出的回答而继续手中的工作。看着手中的名单一个一个喊着参加者的名字确认着。
继那看向眼前这位工作着的名叫库罗斯的人、观察着他那不时抖动的猫耳和摇摆着的尾巴。
(为什么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啊……第一次接触的兽人居然是个纯爷们儿什么的……)
(为什麼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啊……第一次接触的兽人居然是个纯爷们儿什麼的……)
内心想象着初次见面的猫耳美少女,难得转生到了存在兽人族的世界,抱着那淡淡的期待。正因为遇到了莉莉娅和希尔薇、才会更加的期待接下来的相遇。现实总是不尽人意啊。想着想着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继那为了转换心情开始环顾四周。
聚集在这裡的申请登记冒险者的人有数十名。对继那来说哪个都是年长的长辈。
[真少见啊,居然会有像你这样的小孩子]
不知什时候靠过来的、突然从旁边传来搭话的声音。继那朝对方看去——一瞬间流露出了出神的表情。
不知什时候靠过来的、突然从旁边传来搭话的声音。继那朝对方看去——一瞬间流露出了出神的表情。
茶色的头发配上细长的眼睛、留有少许稚嫩的脸庞在这之上还留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暗含着[今後肯定会成长成为非常漂亮的人吧]的美感。
最大的特征是头上耳朵吧、越往上越细、耳尖为白色。与库罗斯的猫耳不同换句话说是[狐耳]的少女。视线看向少女的脚,在双脚间可以看到毛茸茸的尾巴。
[怎了?]
[啊、没什……说是身少见、虽然我还是个小孩,姑且还是得到了师傅的认可哦]
继那因为到此为止经的都是充满争执的不好回忆而浮现出苦闷的神情。[嘛、对本人来说确实是那样的呢]少女爽快的低头向继那谢罪。
最大的特征是头上耳朵吧、越往上越细、耳尖为白色。与库罗斯的猫耳不同换句话说是[狐耳]的少女。视线看向少女的脚,在双脚间可以看到毛茸茸的尾巴。
[怎了?]
[啊、没什……说是身少见、虽然我还是个小孩,姑且还是得到了师傅的认可哦]
继那因为到此为止经的都是充满争执的不好回忆而浮现出苦闷的神情。[嘛、对本人来说确实是那样的呢]少女爽快的低头向继那谢罪。
[我叫索亚菈·蕾敏顿,叫我索亚菈好了]
[继那·佐伯、叫我继那吧]
是很中意对方么、索亚菈开心的微笑着耳朵不停的抖动着。这时传来了库罗斯的声音
[很好,全员到齐手续也办完了。现在我将带领大家前往城镇附近的森林]
该说不愧是副会长么、熟练的处理着工作、顺利的进展着。
[那给大家的考验是——每人狩猎15匹以上,对象是工会长期委托中的魔物森林狼、哥布林、小树精这三种。不论哪个都是D-级别的]
[那给大家的考验是——每人狩猎15匹以上,对象是工会长期委托中的魔物森林狼、哥布林、小树精这三种。不论哪个都是D-级别的]
说完的瞬间,库罗斯的脸色稍微显得有点严肃起来,面对淡然着叙说着任务目标的库罗斯,志愿者们统一变成一脸暗淡的神情。
[居然要15匹以上……]
站在旁边的索亚菈一脸困惑的小声嘟囔着。按照1人15匹来算的话,这裡全员一起估计需要狩猎超过200匹以上。再怎说是等级低下的D-程度,讨伐数太多的话同样会加深危险系数。
[啊还有,就算全员都完成指标都关,因为它们的繁殖速度很快。因此才会提出[时常讨伐委托]]
站在旁边的索亚菈一脸困惑的小声嘟囔着。按照1人15匹来算的话,这裡全员一起估计需要狩猎超过200匹以上。再怎说是等级低下的D-程度,讨伐数太多的话同样会加深危险系数。
[啊还有,就算全员都完成指标都关,因为它们的繁殖速度很快。因此才会提出[时常讨伐委托]]
若无其事叙说着的库罗斯、与之相对的志愿者这边是有相当的压力吧,面对满脸阴沉的志愿者们库罗斯继续着叙说。
[姑且、我也会跟着一起去基本上还是要大家自己来完成指标。我将以向导和监督官的身份同行。几个人一起组队或是单干都可以。只是伪造结果或者在他人战斗中抢夺猎物的行为是不被认可的。向我提讨伐对象的身体部位以完成检验]
[姑且、我也会跟着一起去基本上还是要大家自己来完成指标。我将以向导和监督官的身份同行。幾个人一起组队或是单干都可以。只是伪造结果或者在他人战鬥中抢夺猎物的行为是不被认可的。向我提讨伐对象的身体部位以完成检验]
就是说、即使受伤那也是各自的责任。接着库罗斯从腰间道具袋中取出纯色的金属板分发给参加者。
[……全员都拿到了吧?这个金属板附加一个特殊的魔法,狩猎的魔物数量将会记录在上面,还有违反规则的情况也会被记录下来]
说完稍作停顿、志愿者裡有个人浮现出坏笑的表情,看到这个表情的库罗斯淡定的补充道。
......@@ -46,8 +46,8 @@ Lv :79
精神(MID) 272
速度(DEX) 231
技能
速度上升(HP/MP)  Lv.2
量提升(HP/MP)   Lv.3
速度上升(HP/MP)  Lv.2
量提升(HP/MP)   Lv.3
魔力消耗降低          Lv.4
火属性魔法           Lv.3
- 劫火球
......@@ -69,14 +69,14 @@ Lv :79
(原来如此……不愧是副会长。Lv还行、就魔法技能来看能提出这种委托话……该不会是会长计划好的吧)
不留神就孤身一人的继那、叛变的索亚菈对沉默的他打出了招呼
[一个人15匹以上、包括今天一共3天时间啊…… 我们能顺利完成指标么?]
[那开始吧、等会儿,你说的[我们]是指?]
[诶?你看撒、我不是和继那一起组队了]
[那开始吧、等会儿,你说的[我们]是指?]
[诶?你看撒、我不是和继那一起组队了]
索亚菈就像下定决心一样、歪着头嘟囔着。对着她继那一脸嫌弃的抗议道
[开什玩笑,我要自己一个人执行]
[开什玩笑,我要自己一个人执行]
[诶!?太鲁莽啦!肯定组队话会更好的!效率也会很高、我也能帮上忙的哦……]
是感觉会被拒绝么、索亚菈拉拢着狐耳沮丧的恳求着。即使露出这样的表情,继那也展示着拒绝的态度。
[那个……不行么?]
不愧是兽耳美少女。毫无保留的发挥着自己的优势展开着攻击、终冲破了继那的心裡防线。
不愧是兽耳美少女。毫无保留的发挥着自己的优势展开着攻击、终冲破了继那的心裡防线。
[真是的、知道啦,但是不要扯後腿哦]
继那挠着头做着生硬的回答
[太好了!谢谢你继那!]
......
......@@ -2,10 +2,10 @@
[这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啊……]
看到眼前这个瞪视着己方的怪物、继那喃喃的说着。虽说其身姿看起来像是这个森林裡常见的森林狼,但却与原本瘦小的体型有着格外的差异。
森林狼就如名字一样是有着狼一样外形的魔兽。阴暗的灰色体毛外加翡翠色的瞳孔是它的一大特征。但是、如今出现在继那他们面前看似森林狼的生物,左右一对锐利的木质长鞭触手,背上长着4只绿色的手臂。原本特征性的灰色毛发间杂着绿色、形成了一个看似参杂毒性的另一种颜色。
是乎——
是乎——
[唔……]
站在後面的索亚菈捂着嘴抑制着喘息。听到这沉闷喘息的继那打从心底认同她的行为“你的心情我很明白啊……”就连自己也有想跟着叹息的心情。
因为、这头狼的腹部显现着张[脸]。哥布林、同族的森林狼还有就是人类的脸也有。
因为、这头狼的腹部显现着张[脸]。哥布林、同族的森林狼还有就是人类的脸也有。
[咿、呀…………]
[啊啊啊啊……]
[咕、嗷呜呜呜呜……!]
......@@ -13,21 +13,21 @@
[给我振作一点!稍有松懈就会成为那个肚子裡那群东西的一员哦!]
[啊、嗯!]
就像是要警戒自己一样继那直白的告诫着索亚菈。是因为指责而重新取回了镇定么、索亚菈总拼命回应着继那。
[那、接下来,索亚菈]
[怎、怎了?]
[那、接下来,索亚菈]
[怎、怎了?]
[接下来我所做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哦]
[诶?哦~。知道了……但是——]
索亚菈没能说完最後的话、而目瞪口呆的站在了原地。因为站在前方的继那、从他的左腕里出现了一本缠绕黑色气场的书。
[噫、呀……!]
[那、魔力也很充足,这次就用豪华阵容来迎战吧…… 现身吧【芬里尔】、【芙兰梅尔】、【咲月】!]
[那、魔力也很充足,这次就用豪华阵容来迎战吧…… 现身吧【芬里尔】、【芙兰梅尔】、【咲月】!]
继那愉悦的笑着从左腕取出的显现着压抑氛围的黑色书本——【魔书·克苏鲁】中召唤着自己的创造之物。
(这到底是、什啊……)
(这到底是、什啊……)
因跟不上眼前事态的发展、勉强维持镇定的索亚菈在心中搜索着答案。继那喊出名字的瞬间,光粒子不断集中而形成了3大块。原以为这些粒子已经消散的索亚菈,出现在她眼前的是2人、一只姿态的物体。面对接二连三出现在眼前的惊异事态、也不怪乎索亚菈会摇摇欲坠、站不住脚。
[YaHooo……☆ 那就是妨碍主人的伙么!原来如此……。这样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想彻底研究的对象呢★]
[YaHooo……☆ 那就是妨碍主人的伙么!原来如此……。这样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想彻底研究的对象呢★]
笑嘻嘻地说着惊人话语的是一身白衣的少女。背後长着一对类似蝙蝠翅膀的黑色羽翼,紫色的双马尾配上单片眼镜的少女释放者[吼吼、原来如此~]这种与现场的紧张完全不同的气氛。
[真是的、芙兰你还真是热衷新鲜事物啊。我只想赶紧把它揍扁切碎,哎我自己一个人把它收拾算了]
夸张的仰着身体做着鬼脸说话的是比继那稍微高一点的男人。双手分别拿着一把暗红之剑和一把散发着苍蓝色光芒的剑。从体格上来看是个强壮的男人、但双眼所见就知道其并非人类。赤铜色的肤色、额头长有2根犄角。
[你们还真是血气方刚啊,咲月,别只为了自己的望也稍微为了主人做出点行动啊]
夸张的仰着身体做着鬼脸说话的是比继那稍微高一点的男人。双手分别拿着一把暗红之剑和一把散发着苍蓝色光芒的剑。从体格上来看是个强壮的男人、但双眼所见就知道其并非人类。赤铜色的肤色、额头长有2根犄角。
[你们还真是血气方刚啊,咲月,别只为了自己的望也稍微为了主人做出点行动啊]
责备他的是一头银色的毛发的狼。在那头狼的背上站着刚才在继那头顶盘旋的黑鹰——黑曜,[真的希望你们稍微矜持一点啊]黑鹰点头赞成着。
继那抚摸着银狼——芬里尔(爱称:里尔)的头微微苦笑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 -67,7 +67,7 @@ Lv :22
精神(MID) 118
速度(DEX) 120
技能
金属性魔法  Lv.2
金属性魔法  Lv.2
-复合合成
-精密炼成
土属性魔法   Lv.2
......@@ -94,17 +94,17 @@ Lv :25
固有技
魔力转换   Lv.2
[我说、你们呐……稍微有点紧张感好]
[我说、你们呐……稍微有点紧张感好]
言毕、继那便抽出左腰的刀摆出架势进入临战姿态。深呼吸向他们继续说道
[芙兰、解析敌人的战力!里尔和咲跟我一起上!黑曜空中辅佐援护!然後索亚菈远距离支援拜托了!]
[[[[如我主所愿!!]]]]
[了、了解!]
愉快应答的裡尔一群和努力回应的索亚菈。得到回的继那锋芒并开冲了出去。
愉快应答的裡尔一群和努力回应的索亚菈。得到回的继那锋芒并开冲了出去。
对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群保持着的警戒、狼姿态的奇美拉一直端详着继那他们。再确认了眼前的各个猎物之後,长在左右两边的触手直接向着继那伸了过去。
[援护交给我了!]
从後方传来声音的同时,只见魔钢丝指向性的朝着触手缠绕过去阻止了触手的行动。不用说这便是索亚菈的魔钢丝术——【天钢锁缚】
[库……好强的力量!]
虽然想要阻止束缚触手,果然由对方的力量比较强,索亚菈额头不断渗出汗水,两者的平衡渐渐崩溃,扑哧扑哧的传来了魔钢丝的断裂声。
虽然想要阻止束缚触手,果然由对方的力量比较强,索亚菈额头不断渗出汗水,两者的平衡渐渐崩溃,扑哧扑哧的传来了魔钢丝的断裂声。
[不、不行了……!]
对露出苦言的索亚菈伸出了援手
[哈!!!真碍事!!!]
......@@ -113,7 +113,7 @@ Lv :25
性能上来说是称之为【魔剑】的稀品,在它面前钢铁就如同纸片一样。
[哇…… 好险呐]
站在筋疲力尽索亚菈旁边的少女、托着闪光的单眼镜片观察者敌人。
[那、就让我把你连同骨髓一起看个精光把~★]
[那、就让我把你连同骨髓一起看个精光把~★]
芙兰坏笑着抬着眼镜用用固有技开始了解析。
芙兰梅尔所持有的技能【详细情报解析】可以说是继那的【异界鉴定之眼】的升级版。可以通过魔力连接将解析结果报告给同伴,即使没有确立连接、也可以通过接触传达信息(继那和通过创造召唤而现身的召唤兽,通过魔书而立刻就确立了连接)
解析结果会在视野的一角显示、并非平面情报而是如同经过3D扫描一样的立体构造附加情报结果而显示。
......@@ -139,7 +139,7 @@ Lv :37
刚力
咆哮
木鞭(触手)
技       Lv.2
技       Lv.2
固有技
吸收
再生
......@@ -155,16 +155,16 @@ Lv :37
情报解析结束後、就像失去兴趣一样抱着瘫软的索亚菈看着奇美拉的方向。
[详细的情报已经发送给你们咯~ 加油哟~]
[喂、喂!为什么只有你这么悠闲呐喂!]
[喂、喂!为什麼只有你这麼悠闲呐喂!]
[吵死了!因为我是辅助!有抱怨的闲情的话就快点给我把它达到,笨蛋月!]
芙兰一边玩弄着索亚菈的狐耳一边悠闲着跟咲斗着嘴。已经听过好次这2人之间的贫嘴了、索亚菈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前方。
[什呀、这是……视线的角落裡的这是……敌人的状态信息!?]
芙兰一边玩弄着索亚菈的狐耳一边悠闲着跟咲斗着嘴。已经听过好次这2人之间的贫嘴了、索亚菈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前方。
[什呀、这是……视线的角落裡的这是……敌人的状态信息!?]
面对索亚菈茫然惊讶的声音。抱着她的芙兰将下巴靠在她肩膀上说道
[嗯,这个是我的技能【详细情报解析】的能力哦。不只是状态信息,对方的特性、弱点甚至身体构造都能显示。是非常便利的技能哦]
[便利……我觉得不是这种话能够说明的啊……]
芙兰笑嘻嘻的把脸靠向索亚菈。而索亚菈根据听到的解释和眼前看到的信息得出了平常的话“这种逆天的技能怎么可能有”这种否定的不可能的事实。
芙兰笑嘻嘻的把脸靠向索亚菈。而索亚菈根據听到的解释和眼前看到的信息得出了平常的话“这种逆天的技能怎麼可能有”这种否定的不可能的事实。
[这个是——独特技么……?]
如果是使用魔法的魔法师的话,就肯定知道的东西。是已经被证实存在的仅仅只极少数人才持有的特殊能力。
索亚菈对这个自己总结出来的答案深信不疑。
(肯定是这个 如果是独特技的话…… 果然——)
心不在焉思考着关独特技能的索亚菈将视线投向前面挥刀的少年身上。
心不在焉思考着关独特技能的索亚菈将视线投向前面挥刀的少年身上。
......@@ -14,7 +14,7 @@
奇美拉想要捏碎苍白的突击枪而伸出手臂。但就在触碰到的瞬间、袭来的高温与散布全身的麻痹感让它痛苦的大叫着。
仅此而已的话牺牲一只手腕还算好的,里尔所释放的【白岚枪】是毫无保留无情的攻击。如同散开一样伴随着枪的形态崩溃迸发着轰隆的声响和无数的风刃向着奇美拉袭去。
【白岚枪】是裡尔所持攻击技能中的一个上位技能。由雷之枪刺向对方的同时以枪为中心形成暴风而将对手切碎的可怕魔法。不言而喻这是有雷属性魔法和风属性魔法复组合的复合魔法。就算是持有双重属性及双重以上属性的魔法师也并不是谁都能使用复合魔法。使用复合魔法需要相当的魔法悟性和高度技术,通常情况要到达使用的程度是需要非常艰苦的修炼的。
里尔的之所以能够轻易使用这种高等技术毫无疑问是由于继那在设计之初就是如此设定的。就继那来说[能够使用双重魔法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却被希尔薇[为什么这么轻易擅自决定啊……]这样非常沮丧的吐槽之後决定在这方面要自重了这又是另一位回事了。
里尔的之所以能够轻易使用这种高等技术毫无疑问是由於继那在设计之初就是如此设定的。就继那来说[能够使用双重魔法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却被希尔薇[为什麼这麼轻易擅自决定啊……]这样非常沮丧的吐槽之後决定在这方面要自重了这又是另一位回事了。
风暴渐渐消散、在其中心地带显现出了一头体格硕大的狼的身姿,然而那个身姿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凄惨可悲怪物。
[呜嗷……]
嘴角流淌的黑色的血液、原本的4只手臂其中3只已经碳化消散。
......@@ -41,13 +41,13 @@
妖魔刃——外表是赫、苍、紫、缠绕着刀身。
赫、苍、紫三种颜色缠绕着的这把刀、铭刻在其中的美,想要描述它的外观反而会让人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形容。
紫色的刀身中如血管般延伸着众多赤色、青色的纹路,感觉就像相互之间想要互相吞噬一样的色彩组合。继那握着刀、刀身不停的震动着就像要自爆一样蕴藏着凶暴的力量。
继那跳到晃动着身体的奇美拉面前,其动作过平淡、在对方看来就像是送上门的食物一般。然而拿着如此险恶的刀、散发着赤铜气场的这个姿态着实令人恐惧害怕。
继那跳到晃动着身体的奇美拉面前,其动作过平淡、在对方看来就像是送上门的食物一般。然而拿着如此险恶的刀、散发着赤铜气场的这个姿态着实令人恐惧害怕。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变成这样的,也不知道将你变成这样有何意义……只有一点——请安心的逝去吧]
继那表示着哀悼之意,举起赫苍紫刃静静的说道
[不留痕迹、漂亮的消散吧——一闪万破]
向前挥刀的瞬间、踩踏的地面发出声响而下沉。继那持有的刀技之一【一闪万破】与同为刀技的【百花缭乱】不同、不同斩而是遵循突刺的技能。
向前挥刀的瞬间、踩踏的地面发出声响而下沉。继那持有的刀技之一【一闪万破】与同为刀技的【百花缭乱】不同、不同斩而是遵循突刺的技能。
继那的双刀短剑术裡有【徒花】这个技能、硬要说的话应该是类似这个技能吧。可以说是双刀短剑术【徒花】的刀术版本……
但是、刚刚继那释放的【一闪万破】不仅仅是突刺这简单。
但是、刚刚继那释放的【一闪万破】不仅仅是突刺这简单。
[哈!!]
刺向缠绕着黑色的火焰的奇美拉的瞬间,吸嗜了血液的赫苍紫刃如同露出痴迷的表情一般砰的从中浮现出来。
刀身上显现着赤龙和苍龙、张开大嘴嗜杀着猎物。继那看着眼前的光景、继续施展着技能。
......@@ -59,7 +59,7 @@
[咔……咕……]
缠绕着的黑色火焰逐渐消散、奇美拉缓慢的闭上了眼睛、轰然倒下,带着满足的神情逐渐化为尘埃。
[咕……哈……!真的是好累啊!]
确认了安全之後、继那大声喊着扑通的倒座在原地。解除缠化、咲月跟他一样四肢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确认了安全之後、继那大声喊着扑通的倒座在原地。解除缠化、咲月跟他一样四肢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没、没问题吧主人!?]
[没问题!?]
[呀、幸苦了呢☆]
......
考試最終日的今天也差不多要進入黃昏的時間帶。結束討伐奇美拉拜因特[1]的繼那們稍微休息一會兒後,朝森林的路口前進。雖然已經完成委托所負擔的標準,但不知是否除了被指定討伐對象以外不會被記錄,奇美拉拜因特的名字沒有寫進牌子上。
(總之如果有的話,似乎也會變得麻煩,現在這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