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c5e6546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ukanshu 炎之魔女的守序信仰

parent bc17681f
......@@ -2,11 +2,11 @@
明明熬夜练到了很高的等级,可是却完全感受不到一点有趣。
我究竟是为什么要玩这种烂游戏啊。
我究竟是为什麼要玩这种烂遊戏啊。
哼哼,不过是因为网站的宣传插画比较萌罢了。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容易被骗。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容易被骗。
窗帘整个被拉上,房间裡也完全没有灯光。
......@@ -16,17 +16,17 @@
但无论是白天黑夜,所能做的事情也寥寥无几。
面对着显示屏,也许是打着网游,也许登陆BBS揭示板查看各种留言,也许是在弹幕网站上看完上一季度完结的动画,也许是用软件下载着盗版的美少女戏,也许是阅读网络小说。
面对着显示屏,也许是打着网游,也许登陆BBS揭示板查看各种留言,也许是在弹幕网站上看完上一季度完结的动画,也许是用软件下载着盗版的美少女戏,也许是阅读网络小说。
但是每一样都会让我数小时都不离开视线,对于我来说几乎无限的时间裡会不断重复着这些事情。
但是每一样都会让我数小时都不离开视线,对於我来说幾乎无限的时间裡会不断重複着这些事情。
不过别误会了。
我并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御宅族……而是一个不工作,不学习,不接受教育的成年人。世界上的人们把我这种人称为“尼特族”。
无论多巧舌如簧的人都应该都无法正面地评价我这类人。
无论多巧舌如簧的人都应该都无法正面地评价我这类人。
人渣,啃老,肥胖或者过瘦,陋,不修边幅这些才是我的标签。
人渣,啃老,肥胖或者过瘦,陋,不修边幅这些才是我的标签。
负罪感?根本不会有那种东西,我的父母早就去世了。
......@@ -38,27 +38,27 @@
只要有网络就够了,我可以获取所有自己想要的情报。
只有动画,漫画,轻小说,戏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动画,漫画,轻小说,戏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现实的那些尽是破事的无聊新闻,今天哪个偶像掉节操,明天哪个教师强暴小学生,全都吃屎去吧!
这种丑陋的现实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只会让我那颗已经坏掉的心变得更加肮脏罢了。
这种醜陋的现实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只会让我那颗已经坏掉的心变得更加肮髒罢了。
在动画,戏的故事裡,无论人物,故事都是美丽的……
在动画,戏的故事裡,无论人物,故事都是美丽的……
那样才是完美的人生!
没错,只有美丽的人才有享受美丽人生的价值。
男人都是陋的,女人才是美丽的存在。
男人都是陋的,女人才是美丽的存在。
丑陋又在男人中位于下等的我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绝对没有半点价值。
醜陋又在男人中位於下等的我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绝对没有半点价值。
呵呵,我一开始就错了啊。从出生开始。
死亡?
别开玩笑了,你根本不知道自杀多恐怖!
别开玩笑了,你根本不知道自杀多恐怖!
光是用刀尖对着自己而不移开视线就需要巨大的勇气了。
......@@ -66,23 +66,23 @@
从此,我害怕着疾病与死亡。
一事无成,胆小卑微,做什都是半吊子。
一事无成,胆小卑微,做什都是半吊子。
我很清楚这不过是过早的自我否定罢了,但是久而久之,我真的变成这样了。
做什么都很快放弃,热度只有几天,尝到了苦头就受不了了。
做什麼都很快放弃,热度只有幾天,尝到了苦头就受不了了。
“算了,我没有才能……”
每次都是这样,我已经找不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了。
明明好不容易挨到大学毕业,却仿佛什都没有学过一样。
明明好不容易挨到大学毕业,却仿佛什都没有学过一样。
面试官面前连停止结巴都做不到。
感受到他们的嘲笑,再也不想去面试工作了。
反正自己什都做不到。
反正自己什都做不到。
完全没有喜欢的女生。
......@@ -98,21 +98,21 @@
在高中的时候我向她告白了。
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现在这糟糕,我的体型很正常,也相当注意打扮的,而且家裡也很有钱。
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现在这糟糕,我的体型很正常,也相当注意打扮的,而且家裡也很有钱。
最重要的是,我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啊!乎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最重要的是,我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啊!乎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简直是被幸运女神眷顾!
可能被拒绝。
可能被拒绝。
是我大胆地向她表述了自己的心意。
是我大胆地向她表述了自己的心意。
那一刻,听到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她露出了一种困扰的笑容。
那一刻,听到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她露出了一种困扰的笑容。
哈哈,那表情简直绝妙,就像是被学校裡的混混缠上却不好推脱的感觉一样。
“非常抱歉,我和小贺想一直做朋友,我害怕一旦变成那种关一切就会变了……我们……”
“非常抱歉,我和小贺想一直做朋友,我害怕一旦变成那种关一切就会变了……我们……”
原来如此啊,我自负的第六感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 -120,9 +120,9 @@
我究竟是哪来的自信啊。
没错,她那优秀,每天告白的男生肯定是不计其数吧。
没错,她那优秀,每天告白的男生肯定是不计其数吧。
我怎会认为只有自己能成功呢。
我怎会认为只有自己能成功呢。
“唉……等等……小贺!”
......@@ -132,7 +132,7 @@
没错啊,她并没有错。
仔细审视一下自己,确实没什突出的地方啊。
仔细审视一下自己,确实没什突出的地方啊。
…………
......@@ -140,11 +140,11 @@
尽管她家住的离我很近,但是只要不去上学就不会再有瓜葛了吧。
父母当然不会认同这种鬼扯的想法,他们一直问我发生了什
父母当然不会认同这种鬼扯的想法,他们一直问我发生了什
我什也不说。
我什也不说。
是他们想领着我去学校找班主任面谈,而我死守着房门。
是他们想领着我去学校找班主任面谈,而我死守着房门。
没有办法的他们只好自己出去。
......@@ -160,7 +160,7 @@
听说了这个消息的我绝望了,完全不在意巨额赔款,亲戚和法官的询问。
已经什都不想知道了,谁都不重要了。
已经什都不想知道了,谁都不重要了。
对着那个赶过来想要安慰我的青梅竹马的声音都觉得吵耳。
......@@ -168,17 +168,17 @@
再也没见过她了。
搬了家换了学校的我什都不想,像个机器人一样度日
搬了家换了学校的我什都不想,像个机器人一样度日
在大学如此多的时代,加上多支付点学费,想上个三流的大学也不是不可以。
四年内我乎没有朋友,浑浑噩噩地毕了业。
四年内我乎没有朋友,浑浑噩噩地毕了业。
再也没有遇上过好事。
上网,上网,偶尔遇到一两个好作品还能让我的心情稍微兴奋一下。
啊,这些制作人真是害啊。
啊,这些制作人真是害啊。
我只要享受他们的成果就好了。
......@@ -186,7 +186,7 @@
呵,下辈子麻烦让我转生成美少女吧。
这种作为陋男人活下去的日子我受够了。
这种作为陋男人活下去的日子我受够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像她那样蔑视着男人,高贵地活着。
......@@ -198,7 +198,7 @@
不知从何处响起了洪亮的声音。
声音。是谁啊!
声音。是谁啊!
【你这种人虽然见过不少】
......@@ -214,7 +214,7 @@
难不成幻听了?那就麻烦了。
听力不正常可就看不了动画玩不了戏了。
听力不正常可就看不了动画玩不了戏了。
【但是貌似很有趣】
......@@ -228,25 +228,25 @@
而是全部的五感都出现了问题。
“你究竟是什鬼东西啊!”
“你究竟是什鬼东西啊!”
【以你这种低位生物连解释也困难。记住,你是数千剧本中的角色,数万棋盘上的棋子,数亿纸张上的墨点!】
【我就实现你的愿望!】
“愿望?你究竟在说什啊。”
“愿望?你究竟在说什啊。”
回过神来我又坐到了电脑桌前。
无论我怎呼唤都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无论我怎呼唤都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角色,棋子,墨点……我是同时感染了会导致幻觉和中二病的病毒吗?真是没救了。
角色,棋子,墨点……我是同时感染了会导致幻觉和中二病的病毒吗?真是没救了。
出门买午饭吧。
我只吃便当就可以了,虽然缺乏营养的我已经变得惨白而消瘦。
胡子拉碴,头也都黏在一起了。
胡子拉碴,头也都黏在一起了。
反正谁也不会在意我。
......@@ -256,7 +256,7 @@
被当做珍惜动物被盯着看才叫伤脑筋呢。
走出门左转,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拼命地活。
走出门左转,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拼命地活。
真是了不起啊,你们。我是肯定做不到的。
......@@ -266,4 +266,4 @@
我向左歪着头,就像当年的父亲一样。
不过,等我真正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拼命的理由时,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什么都没有的纯白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不过,等我真正明白他为什麼那麼拼命的理由时,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什麼都没有的纯白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2,7 +42,7 @@
听了臣下们的讨论後,一直沉默的他开口了。
“不必多言了,巴纳德卿。确实那个小鬼和亚历克斯王不同,我们没必要这顾及他的面子。”
“不必多言了,巴纳德卿。确实那个小鬼和亚历克斯王不同,我们没必要这顾及他的面子。”
“可是,陛下,这样做是相当危险的。正是因为是鹰派掌权我们才需要多考虑一下。”
......@@ -56,7 +56,7 @@
叩叩叩~~
看准时机的她终抬手敲响了会议厅的大门。
看准时机的她终抬手敲响了会议厅的大门。
“进来吧。”
......@@ -68,7 +68,7 @@
果然又是吗……国王无奈地摇了摇头。
“凯瑟琳,我不记得自己什时候变成保姆了。这种事情就交给主管就好,没看到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吗?”
“凯瑟琳,我不记得自己什时候变成保姆了。这种事情就交给主管就好,没看到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吗?”
小公主并不是第一次失踪,应该说自从懂事以来那孩子就不停地到处乱跑。
......@@ -78,9 +78,9 @@
“去图书馆找找吧,不是每次都在那吗?”
“非常抱歉陛下,6个小时前我们就开始不断寻找了。乎已经把王宫翻了个底朝天,如果不是紧急情况绝不敢惊动陛下,但是据侍卫队长的推测,公主很……很可能出城了。”
“非常抱歉陛下,6个小时前我们就开始不断寻找了。乎已经把王宫翻了个底朝天,如果不是紧急情况绝不敢惊动陛下,但是据侍卫队长的推测,公主很……很可能出城了。”
?那还真是非比寻常啊。有一点麻烦了
?那还真是非比寻常啊。有一点麻烦了
“凯瑟琳,通知我的护卫队,换上便服。在城下町仔细寻找,注意不要走漏消息。”
......@@ -114,11 +114,11 @@
机会只有一次。
下次肯定不能再这轻易出来了。
下次肯定不能再这轻易出来了。
黄色的头带束着及腰的长
黄色的头带束着及腰的长
素的农家女孩连衣裙。
素的农家女孩连衣裙。
背着破破烂烂的布制挎包。
......@@ -140,7 +140,7 @@
最後是弄晕守卫的攻击魔术。
再怎有王室血统的加成,精神力也快要见底了吧。
再怎有王室血统的加成,精神力也快要见底了吧。
所以在小巷中补充好精神力再行动才是正确的做法。
......@@ -160,7 +160,7 @@
我看着那个与周围的民居格格不入的高大建筑物。
明显鬼才看不见……
明显鬼才看不见……
入口处有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如同仁王般守着地牢。
......@@ -186,7 +186,7 @@
看到我之後他也低下头来。
“有什事吗?这裡可不是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来的地方哦。”
“有什事吗?这裡可不是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来的地方哦。”
表情还是那样阴沉
......@@ -196,11 +196,11 @@
大哭起来。
“唉?!发生什事了?你别哭啊”
“唉?!发生什事了?你别哭啊”
被我的哭声所吸引,大街上的人们也向骑士投来了指责的视线。
“喂!我什都没做啊。”
“喂!我什都没做啊。”
骑士表现得十分紧张,向周围大喊着。
......@@ -212,9 +212,9 @@
在图书馆时也是经常无法够到书籍。
更何况这世界不存在飞行魔法这方便的东西。
更何况这世界不存在飞行魔法这方便的东西。
“呜……大哥哥,我的爸爸被当兵的抓进去了。呜……他不过是偷了一个包而已,这是生病的妈妈打了一个月工挣得工钱,请让我见见他。呜……”
“呜……大哥哥,我的爸爸被当兵的抓进去了。呜……他不过是偷了一个包而已,这是生病的妈妈打了一个月工挣得工钱,请让我见见他。呜……”
我从包裡掏出几枚银币,同时用左手擦着“眼泪”。
......@@ -242,7 +242,7 @@
甚至有人开始无视阶级开始大叫起来。
“什啊?这就是维护王国的高贵骑士?”
“什啊?这就是维护王国的高贵骑士?”
“净做一些下三滥的事情。”
......@@ -264,7 +264,7 @@
为了荣耀而活的高贵笨蛋们。
么正直的家伙也是少见啊。
麼正直的傢伙也是少见啊。
“这裡就是全部的盗贼了。小姑娘?你的父亲是哪个?”
......@@ -286,7 +286,7 @@
噗通,卫兵倒地。
的犯人们都用惊愕的目光在我和倒下的卫兵间来回扫视。
的犯人们都用惊愕的目光在我和倒下的卫兵间来回扫视。
“唉嘿嘿……”
......@@ -298,7 +298,7 @@
整个地牢一共有五层,这是之前逃出来之前就已经调查好的情报。
这裡的环境就像过去玩过的RPG戏裡一样
这裡的环境就像过去玩过的RPG戏裡一样
每隔五米左右的两边石墙上被安置着火炬,但是依然感觉很昏暗。
......@@ -316,13 +316,13 @@
感受到周围怪物们的视线,一秒也不想在这裡多呆。
再往下走是一段比上面要长倍回转石阶。
再往下走是一段比上面要长倍回转石阶。
脸颊上不禁渗出汗水。
我很清楚接下来要面对的生物有多可怕。
乎翻遍了皇家图书馆的所有恶魔研究者的著作,但涉及到这种生物时一向喋喋不休的学者们只会用寥寥一句话带过。
乎翻遍了皇家图书馆的所有恶魔研究者的著作,但涉及到这种生物时一向喋喋不休的学者们只会用寥寥一句话带过。
【普通人绝对不可靠近的危险存在。】
......@@ -334,17 +334,17 @@
不,更大的可能来源于恶魔们那些未知的谜团。
他们隐藏了什
他们隐藏了什
某些值得部分人抛出性命也要获取的东西。
而现在,我就是这其中的一人。
,到了这裡了。
,到了这裡了。
不出所料,巨大的石门耸立在眼前,这绝非用用下级魔法就能打开的东西。
但是,我早有备。
但是,我早有备。
从挎包裡取出有着风精灵形象装饰项链。
......@@ -368,7 +368,7 @@
高达3米的巨大躯体被十多条紫色的魔法锁链紧紧缠绕着。
镶着红宝石的巨大战靴下的杂封印阵散发着微光。
镶着红宝石的巨大战靴下的杂封印阵散发着微光。
即使这样也绝不能认为自己完全安全。
......@@ -380,17 +380,17 @@
耍些小聪明或者使用魔法也是没用的。
伙是犯规的存在。
伙是犯规的存在。
强大而残忍。
只有遵从内心,说出自己的愿望,用上备了一个礼拜的话术。再加上一点点运气获得他的认可才有可能成功。
只有遵从内心,说出自己的愿望,用上备了一个礼拜的话术。再加上一点点运气获得他的认可才有可能成功。
我等待着他先开口,否则就不能理解这个怪物的想法。
盯着我许久的恶魔在仔细观察我之後,说出了第一句话。
【看来是没什威胁的客人呢。】
【看来是没什威胁的客人呢。】
那是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般的低沉而又嘶哑的男声。
......@@ -398,7 +398,7 @@
我不禁咽下一口口水。
【那么,你想要做什么?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那麼,你想要做什麼?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戏谑的语气表达出了他对我的不屑。
......@@ -412,7 +412,7 @@
难道没察觉到吗?
我为什么敢和他这么说话。
我为什麼敢和他这麼说话。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
......@@ -436,7 +436,7 @@
身上破破烂烂的连衣裙成了华丽的礼装、
黑色的秀也染成了与之完全相反的银色。
黑色的秀也染成了与之完全相反的银色。
睁开双眼,与恶魔肤色相同的赤瞳倒映着他的影子。
......@@ -466,7 +466,7 @@
张开的嘴裡能看见巨大的利齿。
【你是怎知道的?!】
【你是怎知道的?!】
话语权看来落到我这边了。
......@@ -500,9 +500,9 @@
这个最高机密的情报,只有希尔芙利亚的最高者登位时才会被先任国王告知。
为什我会知道这种事?
为什我会知道这种事?
因为我乎对王宫的每一位有名贵族的都用了这种问话的法术!
因为我乎对王宫的每一位有名贵族的都用了这种问话的法术!
好好运用公主的身份和美少女的可爱,并不困难。
......@@ -518,7 +518,7 @@
【那还真是年轻的身份啊,和你完全不符。】
“妾身也是这认为,不过时间十分有限。接下来妾身的请求还请艾利欧格大人一定要允诺。”
“妾身也是这认为,不过时间十分有限。接下来妾身的请求还请艾利欧格大人一定要允诺。”
恶魔沉思了一会,点了一下头,示意我继续往下说。
......@@ -528,17 +528,17 @@
成为魔女,才是最方便的获取不老不死之力的方法。
从两年前学习了一些基本魔法之後,我乎将全部的精力投入研究如何不老不死。
从两年前学习了一些基本魔法之後,我乎将全部的精力投入研究如何不老不死。
重生获得了完美的身体,完美的身份,但是我害怕衰老,因为之前作为尼特而死时我已经30岁了。
要让我眼睁睁看着这样的美少女的容貌慢慢变成30岁的阿姨?
开什玩笑!!
开什玩笑!!
教授魔法的宫廷魔法师不会被催眠迷惑,所以我便拿出一副天真的求知学生的样子。
这群老伙一开始都表现极为谨慎,但一旦从一些简单的问题慢慢提问,最後他们都会喋喋不休地道出我想知道的东西。
这群老伙一开始都表现极为谨慎,但一旦从一些简单的问题慢慢提问,最後他们都会喋喋不休地道出我想知道的东西。
不会有人能猜到年幼公主会怀有这样的想法。
......@@ -560,17 +560,17 @@
【但是和你结下契约後,我就可以百分百控制自己的力量。这样不会违反约定。】
【那,我同意了。用那项链解开这个束缚吧。】
【那,我同意了。用那项链解开这个束缚吧。】
哎呀……
虽然我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
但是乎没有成功的实感。
但是乎没有成功的实感。
简直是顺利过头了。
之前备好的当他拒绝时所要说的台词看来也全都可以省略掉了。
之前备好的当他拒绝时所要说的台词看来也全都可以省略掉了。
难道是恶魔的骗局?
......@@ -606,7 +606,7 @@
“呀啊!”
站不住的我向身後倒去。
站不住的我向身後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