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c5e6546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ukanshu 炎之魔女的守序信仰

parent bc17681f
......@@ -2,11 +2,11 @@
明明熬夜练到了很高的等级,可是却完全感受不到一点有趣。
我究竟是为什么要玩这种烂游戏啊。
我究竟是为什麼要玩这种烂遊戏啊。
哼哼,不过是因为网站的宣传插画比较萌罢了。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容易被骗。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容易被骗。
窗帘整个被拉上,房间裡也完全没有灯光。
......@@ -16,17 +16,17 @@
但无论是白天黑夜,所能做的事情也寥寥无几。
面对着显示屏,也许是打着网游,也许登陆BBS揭示板查看各种留言,也许是在弹幕网站上看完上一季度完结的动画,也许是用软件下载着盗版的美少女戏,也许是阅读网络小说。
面对着显示屏,也许是打着网游,也许登陆BBS揭示板查看各种留言,也许是在弹幕网站上看完上一季度完结的动画,也许是用软件下载着盗版的美少女戏,也许是阅读网络小说。
但是每一样都会让我数小时都不离开视线,对于我来说几乎无限的时间裡会不断重复着这些事情。
但是每一样都会让我数小时都不离开视线,对於我来说幾乎无限的时间裡会不断重複着这些事情。
不过别误会了。
我并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御宅族……而是一个不工作,不学习,不接受教育的成年人。世界上的人们把我这种人称为“尼特族”。
无论多巧舌如簧的人都应该都无法正面地评价我这类人。
无论多巧舌如簧的人都应该都无法正面地评价我这类人。
人渣,啃老,肥胖或者过瘦,陋,不修边幅这些才是我的标签。
人渣,啃老,肥胖或者过瘦,陋,不修边幅这些才是我的标签。
负罪感?根本不会有那种东西,我的父母早就去世了。
......@@ -38,27 +38,27 @@
只要有网络就够了,我可以获取所有自己想要的情报。
只有动画,漫画,轻小说,戏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动画,漫画,轻小说,戏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现实的那些尽是破事的无聊新闻,今天哪个偶像掉节操,明天哪个教师强暴小学生,全都吃屎去吧!
这种丑陋的现实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只会让我那颗已经坏掉的心变得更加肮脏罢了。
这种醜陋的现实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只会让我那颗已经坏掉的心变得更加肮髒罢了。
在动画,戏的故事裡,无论人物,故事都是美丽的……
在动画,戏的故事裡,无论人物,故事都是美丽的……
那样才是完美的人生!
没错,只有美丽的人才有享受美丽人生的价值。
男人都是陋的,女人才是美丽的存在。
男人都是陋的,女人才是美丽的存在。
丑陋又在男人中位于下等的我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绝对没有半点价值。
醜陋又在男人中位於下等的我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绝对没有半点价值。
呵呵,我一开始就错了啊。从出生开始。
死亡?
别开玩笑了,你根本不知道自杀多恐怖!
别开玩笑了,你根本不知道自杀多恐怖!
光是用刀尖对着自己而不移开视线就需要巨大的勇气了。
......@@ -66,23 +66,23 @@
从此,我害怕着疾病与死亡。
一事无成,胆小卑微,做什都是半吊子。
一事无成,胆小卑微,做什都是半吊子。
我很清楚这不过是过早的自我否定罢了,但是久而久之,我真的变成这样了。
做什么都很快放弃,热度只有几天,尝到了苦头就受不了了。
做什麼都很快放弃,热度只有幾天,尝到了苦头就受不了了。
“算了,我没有才能……”
每次都是这样,我已经找不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了。
明明好不容易挨到大学毕业,却仿佛什都没有学过一样。
明明好不容易挨到大学毕业,却仿佛什都没有学过一样。
面试官面前连停止结巴都做不到。
感受到他们的嘲笑,再也不想去面试工作了。
反正自己什都做不到。
反正自己什都做不到。
完全没有喜欢的女生。
......@@ -98,21 +98,21 @@
在高中的时候我向她告白了。
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现在这糟糕,我的体型很正常,也相当注意打扮的,而且家裡也很有钱。
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现在这糟糕,我的体型很正常,也相当注意打扮的,而且家裡也很有钱。
最重要的是,我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啊!乎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最重要的是,我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啊!乎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简直是被幸运女神眷顾!
可能被拒绝。
可能被拒绝。
是我大胆地向她表述了自己的心意。
是我大胆地向她表述了自己的心意。
那一刻,听到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她露出了一种困扰的笑容。
那一刻,听到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她露出了一种困扰的笑容。
哈哈,那表情简直绝妙,就像是被学校裡的混混缠上却不好推脱的感觉一样。
“非常抱歉,我和小贺想一直做朋友,我害怕一旦变成那种关一切就会变了……我们……”
“非常抱歉,我和小贺想一直做朋友,我害怕一旦变成那种关一切就会变了……我们……”
原来如此啊,我自负的第六感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 -120,9 +120,9 @@
我究竟是哪来的自信啊。
没错,她那优秀,每天告白的男生肯定是不计其数吧。
没错,她那优秀,每天告白的男生肯定是不计其数吧。
我怎会认为只有自己能成功呢。
我怎会认为只有自己能成功呢。
“唉……等等……小贺!”
......@@ -132,7 +132,7 @@
没错啊,她并没有错。
仔细审视一下自己,确实没什突出的地方啊。
仔细审视一下自己,确实没什突出的地方啊。
…………
......@@ -140,11 +140,11 @@
尽管她家住的离我很近,但是只要不去上学就不会再有瓜葛了吧。
父母当然不会认同这种鬼扯的想法,他们一直问我发生了什
父母当然不会认同这种鬼扯的想法,他们一直问我发生了什
我什也不说。
我什也不说。
是他们想领着我去学校找班主任面谈,而我死守着房门。
是他们想领着我去学校找班主任面谈,而我死守着房门。
没有办法的他们只好自己出去。
......@@ -160,7 +160,7 @@
听说了这个消息的我绝望了,完全不在意巨额赔款,亲戚和法官的询问。
已经什都不想知道了,谁都不重要了。
已经什都不想知道了,谁都不重要了。
对着那个赶过来想要安慰我的青梅竹马的声音都觉得吵耳。
......@@ -168,17 +168,17 @@
再也没见过她了。
搬了家换了学校的我什都不想,像个机器人一样度日
搬了家换了学校的我什都不想,像个机器人一样度日
在大学如此多的时代,加上多支付点学费,想上个三流的大学也不是不可以。
四年内我乎没有朋友,浑浑噩噩地毕了业。
四年内我乎没有朋友,浑浑噩噩地毕了业。
再也没有遇上过好事。
上网,上网,偶尔遇到一两个好作品还能让我的心情稍微兴奋一下。
啊,这些制作人真是害啊。
啊,这些制作人真是害啊。
我只要享受他们的成果就好了。
......@@ -186,7 +186,7 @@
呵,下辈子麻烦让我转生成美少女吧。
这种作为陋男人活下去的日子我受够了。
这种作为陋男人活下去的日子我受够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像她那样蔑视着男人,高贵地活着。
......@@ -198,7 +198,7 @@
不知从何处响起了洪亮的声音。
声音。是谁啊!
声音。是谁啊!
【你这种人虽然见过不少】
......@@ -214,7 +214,7 @@
难不成幻听了?那就麻烦了。
听力不正常可就看不了动画玩不了戏了。
听力不正常可就看不了动画玩不了戏了。
【但是貌似很有趣】
......@@ -228,25 +228,25 @@
而是全部的五感都出现了问题。
“你究竟是什鬼东西啊!”
“你究竟是什鬼东西啊!”
【以你这种低位生物连解释也困难。记住,你是数千剧本中的角色,数万棋盘上的棋子,数亿纸张上的墨点!】
【我就实现你的愿望!】
“愿望?你究竟在说什啊。”
“愿望?你究竟在说什啊。”
回过神来我又坐到了电脑桌前。
无论我怎呼唤都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无论我怎呼唤都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角色,棋子,墨点……我是同时感染了会导致幻觉和中二病的病毒吗?真是没救了。
角色,棋子,墨点……我是同时感染了会导致幻觉和中二病的病毒吗?真是没救了。
出门买午饭吧。
我只吃便当就可以了,虽然缺乏营养的我已经变得惨白而消瘦。
胡子拉碴,头也都黏在一起了。
胡子拉碴,头也都黏在一起了。
反正谁也不会在意我。
......@@ -256,7 +256,7 @@
被当做珍惜动物被盯着看才叫伤脑筋呢。
走出门左转,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拼命地活。
走出门左转,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拼命地活。
真是了不起啊,你们。我是肯定做不到的。
......@@ -266,4 +266,4 @@
我向左歪着头,就像当年的父亲一样。
不过,等我真正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拼命的理由时,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什么都没有的纯白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不过,等我真正明白他为什麼那麼拼命的理由时,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什麼都没有的纯白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7 +4,7 @@
金色的短发也仿佛伴着朦胧的光映射在我蓝色的瞳仁上……
即使靠的这近,我依然不敢呼唤他的名字。
即使靠的这近,我依然不敢呼唤他的名字。
不如说,我甚至已经不敢再继续向前迈出一步了。
......@@ -12,9 +12,9 @@
保持这样的距离就好了。
即使多想从後方抱住他的心情,表达自己的心意的想法也要忍耐住。
即使多想从後方抱住他的心情,表达自己的心意的想法也要忍耐住。
虽然这样下去不会有什结果,虽然继续踌躇现状也不会发生改变。
虽然这样下去不会有什结果,虽然继续踌躇现状也不会发生改变。
但我不能奢求自己可以和罗吉尔大人可以结成连理。
......@@ -26,9 +26,9 @@
我已经22岁了,不再是那种天真的小孩子了。
人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重新再来的,杀人没有什么辩解理由,为了家人也好,为了钱或者和平什么的都一样。
人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重新再来的,杀人没有什麼辩解理由,为了家人也好,为了钱或者和平什麼的都一样。
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流淌出来的鲜血颜色是不会改变的。即使依然像这样装作什也没发生,被杀死的无辜之人也不会活过来了。
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流淌出来的鲜血颜色是不会改变的。即使依然像这样装作什也没发生,被杀死的无辜之人也不会活过来了。
趁罗吉尔大人还没发现赶快回去吧,重新回到修女多萝西娅应该在的地方。
......@@ -50,7 +50,7 @@
“罗吉尔大人……请您……”
可是“放开我”三个字却像卡在喉咙的尖刺,怎也说不出来。
可是“放开我”三个字却像卡在喉咙的尖刺,怎也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多萝西娅。”
......@@ -58,7 +58,7 @@
突然而来的表白让我的语言已经变的支离破碎。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为什麼呢?为什麼要这样做!!为什麼要说这样的话呢。
脸颊很热,即使在这清凉的海风吹拂的深夜裡,我的体温依然在不断上升。
......@@ -72,15 +72,15 @@
那碧绿色的眼睛盯着我被羞耻烧红的脸颊,即使想别过头躲开那炙热的视线也做不到。
如果现在拒绝了罗吉尔大人会怎样呢。
如果现在拒绝了罗吉尔大人会怎样呢。
重新做回修女多萝西娅,抛弃真心戴着假面活下去吗?
即使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您是多么狡猾啊,罗吉尔大人……如果这在里逃跑的话我大概就再也活不下去了吧。
您是多麼狡猾啊,罗吉尔大人……如果这在裡逃跑的话我大概就再也活不下去了吧。
,可以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吗?
,可以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吗?
说吧,要是之前的告白只是开玩笑,随便拒绝我就好了。
......@@ -100,9 +100,9 @@
“…………”
太坏心眼了,脸颊已经红透的我根本没有自信把这句话说出来。为什要追上我抱住我呢?这样我不就不得不厚着脸皮说出喜欢上您了吗?
太坏心眼了,脸颊已经红透的我根本没有自信把这句话说出来。为什要追上我抱住我呢?这样我不就不得不厚着脸皮说出喜欢上您了吗?
泪珠从眼眶裡滑落,控制不住……为什么我会变得这么软弱。
泪珠从眼眶裡滑落,控制不住……为什麼我会变得这麼软弱。
“别,别哭啊!啊啊……是我不好,多萝西娅。”
......@@ -122,7 +122,7 @@
“闭上眼睛唷。”
罗吉尔的大人又以温柔的语调重了一次。
罗吉尔的大人又以温柔的语调重了一次。
“呜唔。”
......@@ -162,19 +162,19 @@
最近莉蒂亚也好像适应了修道院的生活了,偷吃早餐,从书架上掉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了。也会像其他孩子一样来帮忙一起做饭洗衣服。
和大家的关也渐渐的变得融洽起来。
和大家的关也渐渐的变得融洽起来。
莉蒂亚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虽然像我一样没有什魔法天赋。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很认真地听着罗吉尔大人的魔法课程,并可以回答罗吉尔大人提出的理论问题。
莉蒂亚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虽然像我一样没有什魔法天赋。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很认真地听着罗吉尔大人的魔法课程,并可以回答罗吉尔大人提出的理论问题。
不仅如此,她还主动来上我教的礼仪课程。无论什么样的礼仪,她总是可以轻松地掌握。就像已经学过所有宫廷礼仪一样。
不仅如此,她还主动来上我教的礼仪课程。无论什麼样的礼仪,她总是可以轻鬆地掌握。就像已经学过所有宫廷礼仪一样。
这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出身呢?应该不止是乡下贵族这么简单而已。
这孩子究竟是什麼样的出身呢?应该不止是乡下贵族这麼简单而已。
记得当时莉蒂亚刚来修道院的那天,有两位随行的护卫骑士。
身为原暗杀者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等级的对手,区区迪尔兰的乡下贵族怎可能雇佣这样的骑士护卫一个想要遗弃的次女呢?
身为原暗杀者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等级的对手,区区迪尔兰的乡下贵族怎可能雇佣这样的骑士护卫一个想要遗弃的次女呢?
算了,太过深入了解别人的底细是恶趣味,我已经不再想做暗杀者了,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去思考。
算了,太过深入了解别人的底细是恶趣味,我已经不再想做暗杀者了,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去思考。
……
......@@ -206,7 +206,7 @@
我轻轻敲了一下弗洛拉的小脑袋。
“这样的事为什不早点和我说呢!”
“这样的事为什不早点和我说呢!”
“欸?”
......@@ -214,9 +214,9 @@
“难道说多萝西娅修女允许我们这样做吗?”
“我在你心裡到底是怎样的恶人啊……”
“我在你心裡到底是怎样的恶人啊……”
“不……多萝西娅虽然很严但是一直照顾着大家,呜。”
“不……多萝西娅虽然很严但是一直照顾着大家,呜。”
弗洛拉抓着裙角啜泣了起来。
......@@ -224,15 +224,15 @@
我收起那副让人害怕的表情,轻轻抚摸着弗洛拉的头。
“那,让我也能帮一把手吧?”
“那,让我也能帮一把手吧?”
听到这句话,弗洛拉立刻又重新变得精神起来。
“嗯!不过该作的备大家已经基本帮忙完成了唷。”
“嗯!不过该作的备大家已经基本帮忙完成了唷。”
“欸,是什时候?”
“欸,是什时候?”
明明这段时间大家都和平时一样干活学习的。完全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抽出时间做这些事的。果然我作为大家的姐姐还是太失职了吗?完全没有融入到她们的圈子裡。
明明这段时间大家都和平时一样幹活学习的。完全不知道她们什麼时候抽出时间做这些事的。果然我作为大家的姐姐还是太失职了吗?完全没有融入到她们的圈子裡。
“不过,有一个忙只有多萝西娅修女才能做到哦~~”
......
......@@ -4,7 +4,7 @@
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的弗洛拉根本就没考虑我这边的心情嘛。
不管了,先不管这多,不然到了午餐的时间就没时间说了。
不管了,先不管这多,不然到了午餐的时间就没时间说了。
深呼吸~~
......@@ -16,7 +16,7 @@
“请进……”
听到罗吉尔大人的回应,我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头,应该没有乱掉。
听到罗吉尔大人的回应,我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头,应该没有乱掉。
然後缓缓推开办公室的门。
......@@ -26,7 +26,7 @@
“不,并没有,我已经写完了。”
罗吉尔大人温柔地微笑着向我示意没有什么关系
罗吉尔大人温柔地微笑着向我示意没有什麼关係
“是向教廷递送的报告书吗?”
......@@ -38,7 +38,7 @@
“在意的事情?”
“不,没什,请别在意。可以请你帮我把这封信寄了吗?多萝西娅。”
“不,没什,请别在意。可以请你帮我把这封信寄了吗?多萝西娅。”
罗吉尔大人一边说着一边麻利的把写完的羊皮纸叠好封进教廷专用的密信封里。
......@@ -54,11 +54,11 @@
“小莉蒂亚的生日?”
罗吉尔大人一脸惊讶的表情,就像在问为什现在才说一样。
罗吉尔大人一脸惊讶的表情,就像在问为什现在才说一样。
“嗯,没错,莉蒂亚来这裡才一个多月,而且也是41名修女裡年龄最小的一个……”
“对啊,我为什么会忘了问小莉蒂亚这么重要的事情?”
“对啊,我为什麼会忘了问小莉蒂亚这麼重要的事情?”
还没等我说完,罗吉尔大人就非常懊恼地打断了。
......@@ -66,7 +66,7 @@
他烦躁地用双手抓着那清爽的金色短发,看上去後悔不已。
这个反应是怎么一回事?莉蒂亚的生日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这个反应是怎麼一回事?莉蒂亚的生日有什麼特殊意义吗?
“啊,不好意思,是我自己的事情。放心吧,晚餐会我一定会去的。”
......@@ -74,13 +74,13 @@
唔,虽然很在意,但是之後就快到午餐时间了,罗吉尔大人也会变得很忙吧。不能接着打扰他了,现在我该做的就是尽快到镇上帮他把信件寄出去。
“那,失礼了。”
“那,失礼了。”
“嗯,一路平安哦。”
道了别之後轻轻带上门。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不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吧。
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不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瞒着我吧。
…………
......@@ -92,7 +92,7 @@
嗯,没问题的,萝伦一定已经好好监督大家了。
是我走向坐在边上座位的那个栗色中长发的女孩子。
是我走向坐在边上座位的那个栗色中长发的女孩子。
“中午好,多萝西娅修女。”
......@@ -100,7 +100,7 @@
萝伦是修道院裡年纪也较为年长的女孩子,平时如果我不在的话就由她来领导大家。
虽然那较为弱气的性格可能稍微有所不足,但是她比我受大家欢迎多了,这裡也没有会特别为难她的坏孩子。没什好担心的。
虽然那较为弱气的性格可能稍微有所不足,但是她比我受大家欢迎多了,这裡也没有会特别为难她的坏孩子。没什好担心的。
“刚从外面回来?用一起用餐吗,多萝西娅?”
......@@ -120,15 +120,15 @@
“……”
“我们这次可什都没做哦”
“我们这次可什都没做哦”
三人的神色都十分紧张,我说啊,我就这让你们害怕吗?
三人的神色都十分紧张,我说啊,我就这让你们害怕吗?
“放心吧,只是有一点问题想问你们。”
“问题?”
“哎,你们知道关莉蒂亚的生日的事情吗?”
“哎,你们知道关莉蒂亚的生日的事情吗?”
“欸?多萝西娅修女已经知道了吗?”
......@@ -146,11 +146,11 @@
三人很有默契地说出了一致的意见。
为什要瞒着我呢?难道认为我不会同意帮莉蒂亚举办生日会吗?
为什要瞒着我呢?难道认为我不会同意帮莉蒂亚举办生日会吗?
先不说这个。
“嘛,就原谅她吧。但是莉蒂亚的生日是有什特殊意义吧,和罗吉尔大人相关的方面。”
“嘛,就原谅她吧。但是莉蒂亚的生日是有什特殊意义吧,和罗吉尔大人相关的方面。”
“呜……都告诉到这个程度了吗?”
......@@ -158,9 +158,9 @@
“明明是弗洛拉自己提议的!”
看来确实有什么呢。毕竟罗吉尔大人一下子变成那样的态度,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吧,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呢。
看来确实有什麼呢。毕竟罗吉尔大人一下子变成那样的态度,怎麼想都觉得奇怪吧,有什麼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呢。
“那么请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吧。”
“那麼请告诉我究竟是什麼事吧。”
我再次带上那副扑克笑脸,眯起眼睛盯着三人,一如既往的效果显著。就连在一旁不说话的萝伦都开始发抖了。
......@@ -180,13 +180,13 @@
就连一旁一直没加入对话的萝伦也说了些奇怪的事情。
欸?他们在说什?罗吉尔大人在意的人!?
欸?他们在说什?罗吉尔大人在意的人!?
貌似是和罗吉尔大人的私事相关。
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