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6ee011f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雪色エトランゼ

parent a3fc5111
......@@ -5,7 +5,7 @@
把我们冲走的河流已经不见了,也看不见唯他们。即使森林的尽头也看不到。
一路中我都不知道叹息多少次了。
优人默默不停地用手拨开树下丛生的杂草和树枝,帮我开路着。起先,对我,那个...变...变成女人这件事,他狠狠的嘲笑着我,但是当查觉到我真的陷入混乱之後,就什么话也不说了。
在现状与原因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笨拙的安慰和同情只会引来不愉快。我这个好友,察觉了这回事。对此,处于混乱中的我表示非常感激。
在现状与原因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笨拙的安慰和同情只会引来不愉快。我这个好友,察觉了这回事。对此,處於混乱中的我表示非常感激。
这样的优人继续开路着,我也紧紧跟随在後。
不久之後,我们初次来到看起来有走过痕迹的小路。
......@@ -29,7 +29,7 @@
立刻寻找可以当武器的东西,最後捡起掉落在附近最衬手的木棍。
拿着木棍正眼和他对上了,但是对手是那只巨大的野狗,木棍什的根本不可能有用。
拿着木棍正眼和他对上了,但是对手是那只巨大的野狗,木棍什的根本不可能有用。
优人焦急的站在我面前。
野狗慢慢地接近。
低吟声深深地回响。
......@@ -68,21 +68,21 @@
我发出像是悲鸣的叫声。
连锐利的木棍都能弹开的身体,区区拳头怎会有效?
连锐利的木棍都能弹开的身体,区区拳头怎会有效?
但是优人闪耀着银色光芒的拳头,却轻易地贯穿了野狗的侧腹。
的确是贯穿了。
但是,血什的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但是,血什的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那个野狗,僵硬了一瞬间後开始融解,最後像雾一样消散了。
“呼呼……”
我坐下不动,整理好混乱的呼吸。梳好轻轻飘落下的头
我坐下不动,整理好混乱的呼吸。梳好轻轻飘落下的头
而一点慌乱样子都没有的优人,侧凝视着渐渐消失银光的右手。
“优人、为什么啊、那是什么?”
“优人、为什麼啊、那是什麼?”
“谁知道……?只是一心想着要救你,就突然发光了。”
......@@ -132,7 +132,7 @@
持续运动着的优人,连一个乎吸也没有促乱。
我真没用……!
我咬紧牙根站了起来。 
真没用。这副身体为什会如此狼狈!
真没用。这副身体为什会如此狼狈!
打算跑出去援助优人的瞬间,我们的旁边传来“碰”的一声破空声。
现在正扑向优人的黑色野狗,被箭矢给刺穿了。
......@@ -141,8 +141,8 @@
优人发出惊讶的叫声。
持续不断地飞来的箭矢,像暴风雨各般插上在黑兽上。箭矢贯穿的瞬间,黑兽们一刹被那银色的光包围随崩坏了。
数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持续不断地飞来的箭矢,像暴风雨各般插上在黑兽上。箭矢贯穿的瞬间,黑兽们一刹被那银色的光包围随崩坏了。
数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你们,快来这边!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吧!”
......@@ -152,7 +152,7 @@
穿过最後的草木繁茂处,出了森林。耀眼的光芒使眼睛一瞬间晕眩了。
声音的主人在森林的出口那裡。
齐整修剪的短金髮。一看就知道有着锻炼过的体格。并且,用银色的薄金属板铠甲裹住身体,跨着在马上。在腰上系上剑。
确实,这是比戏和小说幻想出来的骑马武士有着更雄伟的身姿。
确实,这是比戏和小说幻想出来的骑马武士有着更雄伟的身姿。
其身後的10人。穿着比骑马的武士稍稍简朴的铠甲,手上拿着弓和箭。
看来,帮助了我们的是他们没错了。
可是他们,明明帮助了我们,却简直象看到幽灵般,以发呆的表情一同望着我。
......@@ -162,7 +162,7 @@
“那是,COSPLAY吧??那只马,是真的吗?”
“我怎知道啊”
“我怎知道啊”
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怎样先不论,但帮助我们击退野犬们是事实。所以不好好道谢的话是不行的。不论何时该做时的礼数都该做足,这是祖父所说过的。
......@@ -172,7 +172,7 @@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然後低下头。
哀,从旁落下的头让我好郁闷。
哀,从旁落下的头让我好郁闷。
不知为何发着呆的骑士风男人,惊慌的从马上下来跪在我面前,深深地低下头。
......@@ -187,8 +187,8 @@
简陋,喂。别轻视我们学校的制服阿。
被称为大小姐什的……感觉好受伤阿。
于看到我对菲路德的对应感到为难。于是,优人马上也偏开眼,看起来害羞地挠了脸颊。
被称为大小姐什的……感觉好受伤阿。
於看到我对菲路德的对应感到为难。於是,优人马上也偏开眼,看起来害羞地挠了脸颊。
“……失礼,大小姐。脑筋稍微转不过来”
......@@ -196,11 +196,11 @@
菲路德很大地深呼吸。可是,困惑的态度是就那样。
“可是,大小姐那个身姿略为.....”
把眼看向仰着的菲路德。
把眼看向仰着的菲路德。
我重新看向自己的身姿时,吓了一大跳了。
被黑兽袭击时在森林中用全力狂奔所流出的汗,紧紧地贴在穿着校服薄衬衫的身体上。
连自己也对惊人地带有圆润感的女性的身体感到愕然。
注意到了,为何总能感觉到弓兵们的视线,我惊慌朝向了後面。
注意到了,为何总能感觉到弓兵们的视线,我惊慌朝向了後面。
我的脊背被轻飘飘的布披上了。
回头看去。
是菲路德,取下自己的披风让我披上了。
......@@ -209,13 +209,13 @@
“非常的……感谢”
我小声音嘟哝的说话,菲路德羞涩的把面别向了旁边。
我小声音嘟哝的说话,菲路德羞涩的把面别向了旁边。
从弓兵们发出大量的嘘声。
“菲路德先生狡猾阿!”啦吗“菲路德先生的样子好帅!”之类的
骑士菲路德用视线的压力使弓兵们沉默,故意似的干咳了一声。
“不管怎样,先回到城裡吧。那裡的勇者也一起来吧。晚点会对你做关勇者的事以及现状的说明”
“不管怎样,先回到城裡吧。那裡的勇者也一起来吧。晚点会对你做关勇者的事以及现状的说明”
对能明白现况感到非常庆幸,不过在那之前必须解开一个误解。
......@@ -239,7 +239,7 @@
我和优人互瞪了数秒。然後,我退让了。
“……明白了。那么关于自报姓名?是用唯,还是夏奈?”
“……明白了。那麼关於自报姓名?是用唯,还是夏奈?”
“笨蛋。那两个人有机会像我们一样被保护起来吧。那时一定会立即败露。事态则会发展到想避开避开都不行的地步吧。既然那样,你的名字……”
......@@ -247,13 +247,13 @@
在那裡优人咧着嘴笑了。
姆。
这是什图谋着邪恶的脸。
这是什图谋着邪恶的脸。
“伽娜蒂,怎样? 奏人的奏。读起来就是伽娜蒂。你看,完全没有说谎对吧?”
看着胸有成竹的优人。不行啊,这伙看来非常享受啊……。
看着胸有成竹的优人。不行啊,这伙看来非常享受啊……。
我对着高个子的优人翻了翻白眼之後,迅速回头看去。
为了让对话不被怀疑,试着浮起竭尽全力的笑容。
......
13
我把木剑弃後立即奔向房子。莉莉安娜桑和加雷斯也跟着来。
我把木剑弃後立即奔向房子。莉莉安娜桑和加雷斯也跟着来。
“父亲的病情怎样了!?”
“意识恢了。这样的话也应该没问题。”
“意识恢了。这样的话也应该没问题。”
莉莉安娜从後面的回答。
就目前看来情况来看是安全的。
进入了房子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去。这一身沾染了泥土、汗水和污渍的打扮,无法进入病床。
......@@ -12,12 +12,12 @@
从等候着的女仆军团桑那裡得到沾湿的毛巾,擦拭污渍。
“父亲还在行政府?”
“刚才回来了。现在已经回到房褢”
穿着一直穿的白色连衣裙的便服,一边修整头一边从房间走出去。
穿着一直穿的白色连衣裙的便服,一边修整头一边从房间走出去。
快步走到父亲的寝室,房间的门前聚集起从行政府跟来的警卫骑士和执政官们。
我由莉莉安娜带领着,穿过他们那边。
他们当中有的用掩饰不了的不安眼神注视着我。对这之前还在伊利濑先生那裡。即使样想着父亲的事情,说不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们当中有的用掩饰不了的不安眼神注视着我。对这之前还在伊利濑先生那裡。即使样想着父亲的事情,说不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伽娜蒂大人……”
不安地嘟哝着的执政官,我表现出微笑及点头。
不安地嘟哝着的执政官,我表现出微笑及点头。
莉莉安娜桑教给我的第三项。当被别人注视的时候,要保持稳重的微笑。
进入到父亲的卧室。这裡是第一次和父亲见面的地方。
当时是夜晚。
......@@ -28,7 +28,7 @@
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父亲靠着垫子横躺在床上。
“…伽娜蒂?。让你担心了。”
“不,父亲”
我在阿雷库斯备好的椅子上坐下。
我在阿雷库斯备好的椅子上坐下。
父亲的脸上不是充满霸气的大贵族面容,而是塌陷的眼睛和消痩的脸颊,气色不好的皮肤,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正常的状态的。
“周囲造成太骚动了吧”
即便如此,父亲依然无畏地笑着说。
......@@ -36,7 +36,7 @@
“暂且没问题吧。似乎有点操劳过头了。暂且还是不要勉强吧,先养好身子比较好”
“…谢谢”
我低头。
“大小姐。我们在隔壁待命。有什事情的话,请通知电铃。给主人通传一声吧”。
“大小姐。我们在隔壁待命。有什事情的话,请通知电铃。给主人通传一声吧”。
加雷斯示意的点了点头,全员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
只有我和父亲留在了房间。
“伽娜蒂,最近好似在努力呢。”
......@@ -46,11 +46,11 @@
父亲开玩笑地说着,但没有像平时一样在丹田回响一样的震撼力。
“…父亲,请你不要说太多话了。请好好的休息。我在这裡陪着你。”
“呼……”
我的话,父亲的眼睛像是是看去远处一样。
我的话,父亲的眼睛像是是看去远处一样。
“…不只容貌相似,连说话也像伊莉斯一样”
…说出了和伊莉斯桑同样的说话。
伊莉斯桑她也一定担心死了吧。跟现在我的心情一样。
“对于我看到你的,不只是容貌相似。那种生活方式…不是的…。该怎么说呢,还是应该说那种方式。那相似的感觉。我当时的直觉是正确的,我一天一天开始确信起来”
“对於我看到你的,不只是容貌相似。那种生活方式…不是的…。该怎麼说呢,还是应该说那种方式。那相似的感觉。我当时的直觉是正确的,我一天一天开始确信起来”
伊莉斯桑和我相似?
温柔又优秀的纯粹的公主,和是个男人,而且只是学生的我?
看着远方,就那样慢慢远去的那样的视线,我想起了和祖父相处的最後的一天。
......@@ -59,16 +59,16 @@
夏天最闷热的一天,是夏天结束的日子。
我们家人把祖父从医院带回来。
临终的时候,在自己的家裡迎来最後的时刻,是祖父的心愿。
然後我,乎每日都在被褥上不动,留在虚弱消瘦的祖父的旁边,漫无边际地说话。
然後我,乎每日都在被褥上不动,留在虚弱消瘦的祖父的旁边,漫无边际地说话。
学校的话。剑道的话。朋友的话。新闻的话。对我的话题时而回答,时而点头,但是渐渐一动不动的闭上了眼睛,是在睡觉吗还是在听呢分不清楚的时间增加了。
我怎也是无法相信。
我怎也是无法相信。
对我来说是象征着强大,规范的那个祖父,不久就会离开我了吧。
对还是孩子的我,即使明白意思也没有真实感。
可亲的家人都不在了的事实。
所以。
那个早上,在祖父变得冰冷的那个地方,我没有哭。
只是呆呆的站着而已。
这个丧失感已经不会再恢了吧………………迅速的在我的心裡深处堆积起来。
这个丧失感已经不会再恢了吧………………迅速的在我的心裡深处堆积起来。
父亲用又硬又满是皱纹的手,來轻轻抚摸我的脸颊。
“被爱女用那样的悲伤的表情看着,就算是可以被治好的病,也治不好了哦”
我轻轻地握住父亲的手,把手送回床上。
......@@ -80,7 +80,7 @@
“唔……!”
父亲突然把手放在感到痛苦的胸口上。
“呜…咕……”
然後突然之間又弛了。
然後突然之間又弛了。
“父亲大人!”
我匆忙地站了起来,窥视着那张脸。
内心深处迅速变得冰冷起來。
......@@ -101,7 +101,7 @@
在父亲的床的旁边陪伴着,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周围已经完全入黑了,但房间裡的灯光還未被點亮。
这样的话,还是有着星光的外面更明亮。
雖然是夏天,但是讓病人着涼可不好。我就那朝着阳台前去。
雖然是夏天,但是讓病人着涼可不好。我就那朝着阳台前去。
咕嚕。
聽到了微弱的声音。
認為也許是錯覺的我把手放到玻璃门的手把上,突然发现。
......@@ -119,7 +119,7 @@
扑哧。扑哧。扑哧。
那个,已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黑色人形物質,慢慢的向住房间裡父亲的位置开始走起。
像关节脱落了一样,笨拙的动作不由得使人感到厌恶和本能地使心情變得恶劣。
伙,每前进一步都在自己内侧吞下铠甲。
伙,每前进一步都在自己内侧吞下铠甲。
而当它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已经不仅仅是人型的黑色物質。
黑暗物質脫離了人的形態,但是仍然前进。仿佛没有注意到我般,向着父親笔直地走去。
我的膝盖颤抖着。
......@@ -140,7 +140,7 @@
差勁地舉個例子的话,父亲的身体就像钢琴键盘一样被彈奏着。
但是,不行的!
那樣的話,那樣的話父亲會被带走的!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我为什麼会这麼想呢。
必须阻止!
但是身体动不了。像不是自己的身體般,只能缓慢的动起來。
可惡…!
......@@ -165,7 +165,7 @@
旁边是担心地看着我的阿雷库斯和莉莉安娜。
我不知不觉的,在父亲的床上伏睡了?。
我起身把手放在胸前。
在柔软触感的对面,是像警钟般响起心
在柔软触感的对面,是像警钟般响起心
脖子流出的汗水,流到胸前。冰冷的触感,使那个恐怖感慢慢苏醒过来。
是發梦…了吗?。
發梦吧…。
......@@ -179,7 +179,7 @@
糟糕。
这是要被说教的迹象。
“伽娜蒂大人。在主人这样的时候,連你的身体都弄坏了要怎樣辦?能管理侯爵家的,现在只有你和主人……”
“嘛嘛,莉莉安娜。伽娜蒂大人也很累的。好好的努力盡到責任。那伽娜蒂大人。这裡交給莉莉安娜吧,請先吃晚飯吧。主人的照顧還是回头再來吧”
“嘛嘛,莉莉安娜。伽娜蒂大人也很累的。好好的努力盡到責任。那伽娜蒂大人。这裡交給莉莉安娜吧,請先吃晚飯吧。主人的照顧還是回头再來吧”
阿雷库斯温柔地告诉我,让我站起來。
“来吧,来吧,伽娜蒂大人。对了,莉莉安娜。請关上阳台的玻璃门吧。應該要关上…。夜间的冷空气對主人不太好”
我跟著阿雷库斯一边走,一边想起了那個夢。
......
......@@ -2,20 +2,20 @@
高岗上吹过此处特有的凉爽的风,
在一棵簌簌摇动的大树下,我优雅的将一杯绿茶倒入嘴中
清新的香味,慢慢地渗透到身体深处。
在桌子上摆放着手工制作的小饼,而在那周围随处可见的五颜六色的花圃,很巧妙的将这一切都包围在其中,形成了一道绮丽的景观
我收到了ルベン斯地区的市区长的下午茶邀请,来到了ナトリム(鸡饭是“纳内斯”)的宅邸院,
在桌子上摆放着手工制作的小饼,而在那周围随处可见的五颜六色的花圃,很巧妙的将这一切都包围在其中,形成了一道绮丽的景观
我收到了ルベン斯地区的市区长的下午茶邀请,来到了ナトリム(鸡饭是“纳内斯”)的宅邸院,
有着小圆脸大肚子特征的纳内斯,与温和且笑容满面的纤细的女性纳内斯夫人形成鲜明对比。他们两人在我看来,市区长说话的样子相当有趣
我对他们对此提出的疑问用微笑回答。每次市长这对老夫妇,以微笑的表情看着我的时候。总觉得好像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一样,感到羞涩。
代替父亲出席朝议会以後已经过了三个星期了吧。期间不止是访问行政府的办公室,被市民长们邀请到家中的次数也多了。对此父亲的建议是尽量去接受那些邀请,以便加深交流。
“真是美丽的景色啊”
在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从这个院望向这个旧城区的美丽风景而感叹道
在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从这个院望向这个旧城区的美丽风景而感叹道
“呼ぉふぉ,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们家的骄傲之一啊”
纳内斯摇晃着肚子骄傲地笑道。
“在那条大道上可以看到的舞台(原文是”橹”?)是庆典(祭祀?)用的么”。
“那个啊,其实是这样啊。传说在庆典当天,会有乐队在那个舞台(橹)的上面演奏。在庆典的最後,人们会向那裡投花圈。如果得到那其中的一个花圈,并把它装饰在家裡的话,那一年就会得到神的庇佑的。
纳内斯夫人郑重地回答我。
我想这么看来还是有点时间的,因为最近的夏天祭是在3天后才到。
尽管舞蹈方面是学到勉强足以应付一时的程度,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发挥还真没有那个自信。由于父亲的病情尚未完全康复,因此这些天来除了练习同时还得代表父亲处理相应工作。
我想这麼看来还是有点时间的,因为最近的夏天祭是在3天後才到。
尽管舞蹈方面是学到勉强足以应付一时的程度,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发挥还真没有那个自信。由於父亲的病情尚未完全康復,因此这些天来除了练习同时还得代表父亲处理相应工作。
今天是正式演出前的最後一天假期,各个地区的人们都已经放假了,但是我却没有心情休息。
“呼ぉふぉ,这裡的夜景也是很棒的。下次请务必在晚上过来看看”
“嗯,谢谢你的好意”。
......@@ -29,12 +29,12 @@
我也是这样,明明从纳内斯的房子到家中宅院这段很短的步行距离,却还要由马车和骑士护送。
从摇曳的马车的窗户上,眺望满是花环装饰的街道。
节日啊。真想好好体验一下异世界的祭典啊,不过在这样骑士层层包围的情况下,想好好体验下节日的气氛也是不太可能的吧。
但在这之前,2天的庆典期间内,由于公式行事的缘故,并没有那样的余裕…。
但在这之前,2天的庆典期间内,由於公式行事的缘故,并没有那样的餘裕…。
并不会有人看见这辆马车,因此我将手伸出了窗外,投去羡慕的目光
我回到家裡的宅院後,可以说是一点都帮不上忙。
于要为节日和舞会做准备,屋子裡呈现出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我能做到的事情却什么也没有。
想要帮忙清理打扫什的,结果女仆们都变了脸色不让我做。因为料理也不懂,想到厨房帮忙结果变成捣乱也被料理长给拒绝了。
除了庆典的备之外,一些远方受邀而来的客人也已经到了这裡,为了不亏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佣人们在为了招待他们而在宅院裡来回奔走着。
於要为节日和舞会做準备,屋子裡呈现出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我能做到的事情却什麼也没有。
想要帮忙清理打扫什的,结果女仆们都变了脸色不让我做。因为料理也不懂,想到厨房帮忙结果变成捣乱也被料理长给拒绝了。
除了庆典的备之外,一些远方受邀而来的客人也已经到了这裡,为了不亏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佣人们在为了招待他们而在宅院裡来回奔走着。
拜此所赐最近一段时间的授课裡都不见莉莉安娜的身影,课程净是向舞蹈教师学习如何应对舞会。
我就这样在宅院中到处徘徊,最後的利利安娜过来了冷冷地告诉我。
“伽娜蒂殿下这些事不需要劳烦您亲自动手。”
......@@ -64,7 +64,7 @@
这种挖苦我的口气让我听着很不高兴
“还有谁在那?!”
男子怂了耸肩膀。
么啊,这家伙。
麼啊,这傢伙。
“西里斯,你先来了吗?”
从那个男人的背後,听到了脚踩在砂砾上的声音。是刚才听了的脚步声。然後听到了如银铃般清脆的女子的声音
“你好,小?姐。请到我这裡来”
......@@ -74,25 +74,25 @@
“伽娜蒂姐姐大人。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应侯爵大人邀请,从王统府而来的露娜璐芭苏·阿鲁姆·铃古多维斯。”
铃古多维斯…?
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
在经了动作洗练的完美的少女的问候後,我也站了起来,低下了头
“我是伽娜蒂。我也请您多多关照。那你是露娜璐芭苏小?姐吗?”
在经了动作洗练的完美的少女的问候後,我也站了起来,低下了头
“我是伽娜蒂。我也请您多多关照。那你是露娜璐芭苏小?姐吗?”
“是的,伽娜蒂姐姐大人。我的话,叫我露娜就好了。”
看着微笑面对我的露娜,那样子真是越看越觉得可爱。
在我盯着露娜看着入迷的时候,那个叫做西里斯的男人也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那我露娜和那边的那个护卫兼随从的西里斯。也请多关照。”
“那我露娜和那边的那个护卫兼随从的西里斯。也请多关照。”
“啊,…拜托了,请多关照。”
看到他(西里斯)说话的样子我不禁想到。(俺は思わず後ずさった。)
伙,虽然不是很靠近,明明中间还有一段距离。即便如此仍有种靠近就让人特别不爽的感觉…。
而且,为什他在主人面前还是一副看起来了不起的样子?
伙,虽然不是很靠近,明明中间还有一段距离。即便如此仍有种靠近就让人特别不爽的感觉…。
而且,为什他在主人面前还是一副看起来了不起的样子?
“伽娜蒂姐姐大人,见到你很高兴。在从西里斯那裡听了姐姐的事之後,就一直想见你。现在也是刚刚向侯爵先生告知我们到达的消息後,马上就过来找姐姐大人你了。”
从正统府刚刚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也是舞会的嘉宾啊。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的名字就变得那么有名了吗?
露娜双眼闪闪发光的样子看着我。好像在期待什似的,一直盯着我和手裡的剑。
也就是说我挥剑的样子被西里斯看到了,那伙一脸调皮的笑容看着我。
“我听说了!利穆威尓侯把自己的小女招了回来,明明和我同岁却喜好剑术,我就特别想见一见你那有着的美丽的银髮和挥剑时英勇的样子!”
从正统府刚刚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也是舞会的嘉宾啊。但是不知道在什麼时候,我的名字就变得那麼有名了吗?
露娜双眼闪闪发光的样子看着我。好像在期待什似的,一直盯着我和手裡的剑。
也就是说我挥剑的样子被西里斯看到了,那伙一脸调皮的笑容看着我。
“我听说了!利穆威尓侯把自己的小女招了回来,明明和我同岁却喜好剑术,我就特别想见一见你那有着的美丽的银髮和挥剑时英勇的样子!”
露娜那一脸渴望的目光,让我快招架不住了。
“伽娜蒂。也请务必让我看看你用剑的方式?
一脸无畏笑容的西里斯,敲了敲自己腰间的佩剑
果然,这家伙西里斯什么的真的是非常讨厌…。
果然,这傢伙西里斯什麼的真的是非常讨厌…。
姐姐大人!拜托你!一定要让我看看!
看着露娜一脸期待笑容的样子,我感觉被默默切断了后路。
=================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